郝贵生:必须批判封建主义和资本主义


1.jpg

不批判封建主义和资本主义,我们还叫共产党吗?

——观电视专题片《零容忍》感受之八

  电视专题片《零容忍》揭露出来的大量官员的腐败现象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权钱交易”。不仅该片中的腐败现象,近几十年来的腐败现象都离不开“权钱交易”。当代中国任何痛恨腐败现象的人都能够从媒体揭露和自己身边接触到的腐败现象中举到许许多多这样的典型事例。那么人们自然会思考?为什么会发生“权钱交易”现象?“权钱交易”的深层次根源究竟是什么?究竟如何防止“权钱交易”?笔者认为,中国当代发生“权钱交易”的深层次的经济根源就是私有化市场化的“GG”方向,笔者在前几篇谈感受文章中已经做了阐述。除此之外,“权钱交易”深层次的文化根源就是封建文化和资本主义文化的猖狂泛滥,以及二者之间的相互结合。

  一、封建文化的核心是“权力之上”,资本主文化的核心是“金钱至上”

  唯物史观认为,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一个社会的文化正如毛主席所说,是一定社会的政治和经济关系的观念形态上的反映。封建的生产关系和政治结构产生封建社会的文化。这种封建社会的经济关系是封建土地所有制,是地主阶级依靠地租方式剥削农民阶级,在政治领域就形成以皇帝为最高权力的金字塔型的国家权力机构。马克思说过,人们的任何活动都同人们的利益有关。封建主义的经济关系和政治结构也都是为了少数地主阶级的根本利益。为了维护这种少数人的经济利益,表现在文化上就是宣扬“权力至上”的封建等级观念。封建社会的官僚统治阶级就是依靠这种“权力至上”的权力机构和文化观念无限占有劳动人民创造的物质财富,“一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就是封建社会以权力谋取私利的形象、具体的典型写照。

  资本主义的经济关系是典型的商品经济,它不仅把劳动产品推向市场,也把劳动力、土地及社会的几乎所有的因素都推向市场。形成了从外表和表面上所谓人人平等的“商品交换”,且一切都通过媒介物“金钱”来实现。因此,在资本主义社会里,占有商品、占有金钱就占有一切。这就是马克思经济学理论揭示的商品拜物教、货币拜物教,也就是我们今天所说的“金钱至上”、“拜金主义”观念。这种观念逐渐就形成了资本主义全部文化的核心内容。《共产党宣言》中就具体描写了“金钱至上”的资本主义文化占绝对统治地位的客观现状。“它使人和人之间除了赤裸裸的利害关系,除了冷酷无情的‘现金交易’,就再也没有任何别的联系了。……它把医生、律师、教士、诗人和学者变成了它出钱招雇的雇佣劳动者。资产阶级撕下了罩在家庭关系上的温情脉脉的面纱,把这种关系变成了纯粹的金钱关系。”(《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第274-275页)

  二、毛泽东时代对封建文化和资本主义文化进行了深入的批判

  唯物史观认为,社会意识受社会存在决定的同时也具有相对对立性,也反作用于社会存在。新中国社会主义改造完成后,封建主义和资本主义文化的经济基础虽然已经为社会主义公有经济所取代,但封建主义和资本主义文化并没有伴随其立即消亡。列宁谈到旧社会的意识形态对新社会的影响时讲到:“人死后尸体可以抬出去,但是旧社会在灭亡了的时候,很可惜,资产阶级的这个尸首,那就不可能把他一下子钉在棺材里埋葬在坟墓里,资产阶级的尸首在我们心里头腐烂着,他把毒气传染给大家,他在发散着臭气!”(电影《列宁在1918》)。所以毛主席建国以后,就非常重视对封建文化和资本主义文化的批判。他在批判《武训传》电影时就指出,某些知识分子“不去触动封建经济基础及其上层建筑一根毫毛,反而狂热地宣传封建文化,并为了取得自己所没有的宣传封建文化地位,就对反动的封建统治者竭尽奴颜婢膝的能事,这种丑恶的的行为,难道是我们应当歌颂的吗?向着人民群众歌颂这种丑恶的行为,甚至打出‘为人民服务’的革命旗号来歌颂,甚至用革命的农民斗争的失败作为反衬来歌颂,这难道是我们所能容忍的吗?”(《毛泽东选集》第5卷,第46页)毛主席还说,对武训和《武训传》的吹捧,“说明了我国文化界的思想混乱达到了何等的程度”(同上)。同时,以金钱为核心的资本主义文化也影响到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由于毛泽东时代坚持无产阶级政治挂帅,重视对封建主义和资本主义文化的批判,特别重视思想政治工作,对广大党员、干部坚持进行“为人民服务”和正确的权力观、利益观、金钱观的教育。虽然干部队伍中也发生以权谋私、贪污腐败现象,其危害性相对较小。但毛主席始终强调不能放松对封建主义和资本主义文化的批判,否则的话,中国就会出现严重的资本主义复辟。

  三、近四十年来封建主义和资本主义文化死灰复燃

  近四十年来,在整个社会范围内成为压倒性倾向的是,否定和取消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关于阶级和阶级斗争的基本理论,否定在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实践中形成的鞍钢宪法、大庆经验、大寨经验中包含的无产阶级政治挂帅思想,同时又实行私有化市场化的GG方向,毛泽东时代整个社会形成的共产主义、集体主义、大公无私、劳动光荣、互相关心、互相爱护等优良的社会风气逐渐消退和淡化。人与人之间、包括干部与群众之间的“利益交换”关系开始占据上风。这实质是封建文化和资本主义文化在当代中国的死灰复燃。

  一就是表现在对权力的追求。上世纪90年代,在多部清宫电视剧中扮演善于溜须拍马、阿谀奉承也是大贪污犯和珅的演员王刚,有一次接触到一基层干部。这位干部握住王刚的手说,你演的和珅太好了,我从和珅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王刚感到很悲哀,他想,我演的和珅是个反面人物,人们应该憎恶他,现在一些干部倒把和珅作为学习榜样了。这究竟为什么?其实原因很简单,就是这些干部很喜欢“和珅”身上的封建主义“权力”气味。这种“气味”能够帮助他们获取许多利益。再如,在中央电视台红得发紫的北京师范大学某位女士,在《百家讲坛》大讲特讲被她称之为“现代人心灵鸡汤”的封建儒家思想,号召共产党人和青年学生“学而忧则士”。众所周知,十多年前,深圳大学几十位教授争抢一位处长职务。为什么?因为有权力的处长在学校可以捞到许多名利地位,而毫无权力的教授除搞纯学术研究之外,什么也捞不到。

  二就是表现在对金钱的追求。某些权力者和公知分子大肆鼓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鼻祖亚当·斯密的所谓“看不见的手”的思想——实质是“人本性自私论”思想,且这种思想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在中华大地泛滥和蔓延开来,对于部分干部、知识分子和青年学生影响极大。“一切向钱看”、“谁发财谁光荣”、“时间就是金钱”等口号充斥于各种媒体、电视、广告,似乎人们做任何工作都是为了钱。前不久暴露的广东东莞某医院手术室年终总结大会上“手术室里全是钱”的横幅,不仅是折射出医务界,也折射出整个社会各行各业已经被资本主义的“金钱”观念洗脑和浸透到何种严重程度。而被某些人不懈推进的所谓“GG”方向是不要什么社会主义的,只要私有化市场化。私有化的本质是把公有制企业变为私有制企业、把公有财产变为私有财产,它决定了市场化的性质和目的;市场化的本质就是把整个社会的一切要素,不仅是劳动产品、土地和劳动力一律推向市场,当然,在私有化目的的支配下,连“权力”这种社会生活中极其重要的政治因素也可以被推向市场,也奉行彻底的“交换”原则了。“权钱交换”就是“权力至上”的封建文化与“金钱之上”的资本主义文化相互结合、相得益彰的典型产物,也是当代具有中国特色的腐朽文化的典型特征。

  毛主席晚年最担心的就是无数革命先烈、革命前辈流血牺牲换来的革命成果、革命政权白白丧失掉,特别担心作为“资产阶级权利”的“商品交换”原则浸入到党内和整个社会生活领域。任何一个正常思维的共产党人和中国人都能够从自己身边和媒体报道的大量事实,痛感到这种“交换原则”尤其是“权钱交易”(由此还派生出“权权交易”、“权学交易”、“权色交易”、“学色交易”等)现象对党内生活、对整个社会经济、政治、文化的极其严重的破坏和危害性。如《零容忍》片中揭露出来的孙力军“公安五虎”、马林昆(云南省昆明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原党委副书记、院长)、胡怀邦(国家开发银行原党委书记、董事长)、王富玉(贵州省政协原党组书记主席)、陈刚(中国科协原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原北京市委常委、北京市规划委员会原党组书记主任)、刘国强(辽宁省政协原党组副书记副主席)、刘川生(北京师范大学原党委书记)、张涛(云南省政协原经济委员会主任)、白向群(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原党组成员、副主席)、云光中(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常委、呼和浩特市委书记)、云公民(内蒙古自治区原副主席)、孙德顺(中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杨宏伟(重庆是黔江区原区委书记)、周江勇(浙江省委原常委、杭州市委书记)、张琦(海南省委原常委、海口市委书记)等高中级干部中都存在极其严重的“权钱交易”现象。

  同时,这种现象还发生在专门反腐机构——中央和地方各级纪委和监察部门。2017年初,中央电视台播放了中央纪委宣传部、中央电视台联合制作的三集电视专题片《打铁还需自身硬》,着重揭示的就是中央和地方纪委、监察部门人员利用手中纪检、监察“权力”进行“权钱交易”的犯罪事实。那个片中涉及的中央纪委的腐败官员有:中央纪委第四纪检监察室原主任魏健、中纪委第九纪检监察室原副主任明玉清、中央纪委第六纪检监察室原副局级纪律检查员监察专员罗凯、中纪委法规室原副局级纪律检查员监察专员曹立清、中纪委第十一纪检监察室原副局级纪律检查员监察专员刘建营、中纪委第六纪检监察室原副处长袁卫华、中纪委第八纪检监察室原处长原屹峰等。如中央纪委第四纪检监察室原主任魏健“涉案总金额达数千万元,数额之大、物品之多,令人震惊。向魏健送钱送物的人员达到一百多人,其中既有官员、也有老板,既有同学、也有同乡。利益输送的背后,自然是交易,而魏健能用来为人办事的,正是手中的监督执纪权。”“翻开罗凯的案卷,金条、名表、珠宝、商人赠送的礼品琳琅满目。这些贵重礼品足以告诉人们,他们只需在饭局上出个面,就能为商人带来巨大的利益。”“这个金条不是说一根两根,有50克一根的,有100克一根的,累计下来给他的金条都是以公斤计的。还会送给他珠宝玉石啊,这些名贵的东西,贵重物品。另外比如说变相地送房子,就是我们说低价购房,三折多,这个折扣他这个中间的利益输送有多少。”谈到广东省纪委原书记朱明国“落马后,从这座别墅里搜出了大量财物。经调查,他收受各项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41亿余元,另有9104万余元的财产不能说明来源。”片中谈到曾任山西省纪委书记、省政法委书记、省委副书记、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的金道铭时说:“从2007年到2014年,金道铭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在煤矿资源整合、职务晋升、压案瞒案等事项上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23亿元,以受贿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片中谈到原北京大学法学院高材生,大学毕业后进入中纪委的原中纪委第六监察室副处长袁卫华时说:“袁卫华众多违纪行为中最为突出、最为恶劣的问题,是故意泄露案情。他不止一次将工作秘密拿来做交易,其中第一次发生在2004年,他主动向某副部级干部泄露举报内容。”“这名副部级干部任职的地区,属于袁卫华所在的第六纪检监察室对口联系的地区之一,袁卫华因此有机会掌握反映该地区党员领导干部的问题线索。而第一次泄密,就换来了一个超乎他想象的大工程。”“这就是袁卫华泄露问题线索交换来的第一个工程,这个保护区所有的基础设施建设,被交给了袁卫华父亲的工程队。在儿子到中纪委工作之前,袁卫华的父亲手下只有一支三五个人的小包工队,只能承接一些防水、房屋翻修的小工程,但他儿子却帮他逐渐成为当地有名的承揽工程专业户。多年来,袁卫华利用自己的权力,承揽到总金额超过10亿元的工程项目。”袁卫华甚至置家庭伦理亲情关系于不顾,把这种交易关系用来处置父子关系。由于他多年来利用手中权力为父亲“承揽到总金额超过10亿元的工程项目”,于是则要求父亲订立遗嘱,写明“将家庭财产全部给大儿子袁卫华”。

  片中还提到曾办大案出名在联络地以职务影响力谋私的原中央纪委法规室原副局级纪律检查员、监察专员曹立新。片中说:“他曾经在第六纪检监察室工作十多年,长期联系山西。2008年的9.8山西襄汾特大尾矿库溃坝事故调查,他是主要调查人员之一,在山西形成了较大的影响力。曹立新联系山西期间,正处于山西政治生态恶化的时期。而后来主要的行贿人,几乎都是通过饭局结识他的。饭局绝不只是吃饭这么简单,不少人怀着各自的心思而来。冯朝辉(山西省交通厅高速公路管理局原纪委书记)就是其中之一,他结交曹立新,打一开始就目的明确——帮助自己晋升职务。”“在饭局上结识曹立新后,冯朝辉经常找各种机会和他见面,从吃饭喝茶,到过年过节送卡送物,直到有一次直接送了十万块钱。思想的堤坝一旦开了口子,溃坝的速度就是惊人的。曹立新的违纪违法事实包括收受好处为他人谋取职务晋升,甚至帮助他人逃避调查等情形。”

  片中还提到天津市纪委信访室原副主任刘忠竟然利用其所掌握的受举报的腐败官员的信息谋取私利。原天津公安局长武长顺在天津是极具权势的人物,号称“武爷”却人前人后对刘忠以哥们儿相待,十分热情。其原因就是他经常收到刘忠透漏给他的举报自己的信息。对于刘忠的请托,武长顺从来是有求必应。武长顺帮刘忠用低价买过房子,还帮刘忠的家人安排工作。一个普通纪委信访室副主任竟然有如此之大的本事让“武爷”俯首称臣,根本原因就是其掌握腐败官员问题线索的权力。就是这么点权力,换取如此之大的物质利益。片中还说:“信访干部看似权力不大,但能接触到的信息却很特殊。刘忠作为信访部门的领导干部,不仅像武长顺这样的领导干部有意和他交往,还有一些商人为此和他拉近关系。在向武长顺泄露信息的同时,他也托武长顺帮商人打招呼拿工程,并从中收受了商人数百万元贿赂,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权钱交易”这个提法只是中国当代官员腐败表现出来的一种现象,除深层次的经济根源外,思想文化的根源就是封建主义和资本主义文化及其相互结合的中国特色的腐朽文化对干部队伍的影响。因此反对中国当代腐败现象,必须揭露和加大对封建文化和资本主义文化的批判。然而我们的官方及主流媒体近几十来,基本放弃对封建文化和资本主义文化的批判斗争。尽管这些年党中央一再强调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但却不敢也不直接批判封建主义和资本主义及其在当代的重要表现。***同志曾经说过:“旗帜鲜明地讲政治是我们党作为马克思主义政党的根本要求。”“共产党不讲政治我们还叫共产党吗?”同理,政治就是各阶级之间的斗争,共产党的阶级斗争就是要同封建主义、资本主义做斗争。从这个意义上说,批判封建主义、资本主义也是马克思主义政党的根本要求。共产党不批判封建主义、资本主义,我们还叫共产党吗?

  【相关阅读】
  郝贵生:孙力军等公安五虎腐败的本质究竟是什么?
  郝贵生:王富玉真“不知道要钱干什么”吗?
  郝贵生:为什么煤炭资源要私有化市场化?
  郝贵生:“手术室里全是钱”是医疗私有化的典型产物
  郝贵生:教书育人的大学党委书记为什么也搞腐败?
  郝贵生:腐败官员行为不是个人行为,而是剥削阶级行为
  郝贵生:不能用资产阶级反腐理论反对中国的腐败现象
  郝贵生:腐败官员为什么没有“羞耻感”?

    
【文/郝贵生,高校退休教授,红歌会网专栏学者。】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固定金额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红色书店

评论(共10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