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碧晴: 也谈共产党人“初心”

2022-03-21
作者: 周碧晴 来源: 昆仑策网

1.jpg

  大凡人们反复强调一样东西,不仅说明它特别重要,又因把它不慎弄丢了、或是已经缺少了。在2016年7月1日举行的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首次号召全党同志“不忘初心,继续前进”。从此,“初心”一词迅速火爆,几乎成了大众交流的口头禅,并被泛化应用到各行各业、各类人生。我们党内更是天天过目,几乎逢会必讲,有讲必提。“初心”二字,早已嵌入广大党员同志的政治语汇。然而,究竟如何把握“初心”?为啥忘了“初心”?又该怎样坚守“初心”?理应知其然,更要知其所以然。就此谈点拙见,以期就教于同仁。

  一、如何把握“初心”

  174年前,马克思恩格斯合著《共产党宣言》的公开发表,不仅是马克思主义创立的根本标志,同时也是共产党人的真正诞生。这是人类史上的伟大事件,由此拉启了共产党人谋求无产阶级以至整个人类解放运动的斗争序幕。如果说1871年3月18日开创的“巴黎公社”是这场革命大戏的前奏,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的胜利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的建立是这场大戏的开场,那么,1921年中国共产党成立后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的伟大征程,则是这场大戏的胜利延展。能否将其推向新的高潮?必将取决于中国共产党人“初心”的坚守与使命的担当。

  过去常说,“共产党人是特殊材料制成的”。这“特殊材料”,最根本的是共产主义信仰,与此紧密相关的,则是一颗彪炳千秋的“初心”。

  共产党人的“初心”,就是马克思主义的革命初衷。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向世人告示:“共产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这就是通过无产阶级革命,推翻资本主义及一切剥削制度,解放无产阶级和劳苦大众,继而通过社会主义革命,最终消灭私有制、解放全人类。简而言之,马克思主义的革命初衷,就是谋求无产阶级和全人类的解放。由此可见,共产党人的初心是“革命初心”,撇开“革命”,哪有党魂?又谈何“初心”?

  若说共产党人的“初心”有颜色,那一定是革命红。这是科学理解和准确把握共产党人“初心”的关键所在。习近平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明确指出:“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就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而后在接见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时,进一步提出“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人民谋幸福,为民族谋复兴,为世界谋大同。”这“三谋”,充分体现了马克思主义的革命理想、全面而精准地阐释了中国共产党人伟大而崇高的“初心”。而这“三谋”的使命担当,哪个可以舍弃共产党人的革命斗争?

  就拿“为人民谋幸福”来说,没有革命斗争行吗?在民主革命年代,毋庸赘言。在社会主义和平建设时期,倘若失去革命的政治警觉,只搞社会主义建设,不要社会主义革命,难免事与愿违。凡事不能走极端,这是中国古人都有的常识。然而曾几何时,当我们摈弃“阶级斗争为纲”、把工作重点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时,没有合理阐释“抓革命”与“搞经济”的辩证关系,而是因噎废食,甚至在那段时期党的文件和大会报告中,除了批判之用,很难见到“革命”的字眼,“阶级斗争”更是唯恐避之不及。在这样的氛围中,很多同志以为从此“刀枪入库、马放南山”了,大脑中原有的两条道路、两种思想斗争之弦自觉或不自觉地扯断了,就此“告别革命”了,似乎只要集中精力、一门心思搞经济,就可以让人民很快幸福起来。

  可是,树欲静而风不止。我们的敌人却从未放下他们的“阶级斗争”,而且是真正的“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直到新冠病毒在武汉肆虐之时,一位混进党内的知名作家居然连篇推文,借此煽动对政府的不满情绪,竭力献媚西方资本集团,为其提供攻击社会主义中国的炮弹。再往前说,以老美为首的西方政客,利用文革后“拨乱反正”和对外开放之机,在中国大力培植西方“第五纵队”,这些崇美西化分子与国内其他敌对势力前呼后应、沆瀣一气,组成了反共统一战线,从对伟大领袖思想与人格的污损、对革命先烈英雄形象的诋毁、对党的辉煌业绩的虚无,到对社会主义主流意识形态的搅乱,几乎无孔不入、无所不用其极,连中小学生的语文课本都不放过。对此,有关部门竟然不管不问,任其泛滥了很长一段时间。同志们啊,就算毛主席号召的“抓革命促生产”“抓”过头了,那么,只顾经济发展、不要革命斗争就对吗?三十年后一觉醒来,发现了什么?当人们惊奇GDP的快速提升、综合国力显著增强时,确有“一部分人”非常“幸福”了,挥金如土的大富豪一批批地冒出来了;而占人口绝大多数的普通百姓呢,却是怨声四起,住房难、上学难、治病难、办事难,难难叠加、苦苦相连,幸福指数不升反降了!贫富严重分化、官场严重腐败、环境严重污染……,谈何人民幸福?对此,人民满意不满意、答应不答应?还用说吗?

  问题出在哪里?想想便知。既然“改革也是一场革命”,这场革命怎能不讲社会主义方向、道路?怎能让奉行西方自由主义、代表资本阶级利益的“专家”“精英”成为改革智囊?怎能让私有化的浪潮涌进医疗、教育和国企领地?怎能让已经社会主义集体化的农村重陷一盘散沙的境地?怎能让充斥西方价值观的传媒文化占据舆论阵地和娱乐场所?怎能让黄赌毒及拐卖妇女儿童的历史沉渣大肆泛起?某些权力者整天讲代表人民利益,为何会被这股反社会主义潮流挟持着,作出那些“亲者痛、仇者快”的错误决策,甚而一错再错,仍置若罔闻!显然,他们早把党的“初心”丢了!可这“初心”究竟怎么丢的?又为啥彻底忘了?这一沉痛教训到底是什么?不该好好反思吗?

  共产党人为革命而生、为革命而存,这是向旧世界宣战的历史注定。不想革命、不要革命,那就愧称共产党人。因此,矢志不移的革命信念,是共产党人“初心”的根本所在和必然支撑。没有革命精神的“初心”,终将成为空谈。

  二、何以忘失“初心”

  哲学大师黑格尔有句格言:凡是现实的都是合理的。这个“合理”,无关正确,是指合乎事物变化生成之理,亦即前因后果。历史雄辩证明,共产党的“初心”始终与革命相联,须臾不可分离。忘了初心,缘于不想革命;丢了初心,缘于抛弃革命。

  尽管建国前夕,毛主席反复告诫全党同志:“夺取全国胜利,这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也就是说,成为执政党后的革命征途会很漫长、任务更为艰巨。这里涉及一个马克思主义题中应有之义的重大问题:无产阶级夺取政权之后,尤其是处于初级阶段的社会主义时期,革命为何还要继续?

  客观而论,有些从枪林弹雨一路走来的党员干部,虽然具有坚定的新民主主义革命信念,但未必都有坚定的马克思主义信仰。他们即使口头相信、情感认同,但并不真正懂得科学社会主义制度设计的根本原则。这些原则,绝非“打土豪、分田地”那么简单,除了消灭阶级剥削、让人民共同富裕,还应包括限制官员特权、人人平等、消除“三大差别”等更为重要的革命法则。建国后进入领导岗位的这些同志,他们追求的一如封建时代“打江山坐江山”的人生目标,即个人的光宗耀祖、家庭的大富大贵。他们的浅层信仰和理论短板,加之相当一部分还没洗脱农民阶级的局限,这就决定其很难成为彻底的无产阶级革命战士。

  这些“半截子”革命者们,进城后立即享受到的荣华生活,很快消退了他们的革命意志,再也不想继续革命了。这是因为,按照社会主义的革命要求,再次革命必将革到自己头上!由于社会主义革命是真正意义上“触及灵魂的大革命”,也就是共产党人的“自我革命”,它比之推翻旧社会旧制度的那场革命更难。这种“革命”,革的是官场里的官僚主义、谋私特权,革的是当权者不当的既得利益,革的是人性的贪婪以及传统的私有观念和阶级偏见。唯有将这样的革命进行到底,才能避免党的干部蜕化变质,人民江山才不会得而复失,也才能通过几代、十几代甚至几十代人的不懈奋斗,不断巩固和完善社会主义制度,并逐步向共产主义过渡。

  然而诸多事实表明,“进城赶考”的队伍中,相当多的同志难以交卷也不想交卷了。由于他们不能理解、也不想理解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不断革命”论。唯有像毛泽东同志这样的信仰坚定、初心不改的革命者,还在追求马克思主义的理想社会,还在谋求人民政权的长治久安,还在想着如何防止资本主义复辟、以免人民再受苦难。

  当毛主席发现苏联变修,中共党内也有类似的“严重问题”时,不得不思寻对策。有人指责这是“误判形势”,好在后来一些当权者们用自己的所作所为佐证了毛主席的英明,也同时搧了自己的嘴巴。对此,全国人民看得明明白白。若说毛主席有错,那是犯了运动方式的选择之错,其结果并未解决问题,反而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内乱。当然,即便是伟大的战略部署、良好的革命动机,若是失去正确的战术运作,总难如愿而成。更何况,这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史无前例的开创性探索。

  就像人们对复杂事物的认识难免循环往复一样,对社会主义时期党的“自我革命”方式方法的认识,更非一蹴而就。对于那场失败的“革命”,应以辩证唯物主义的科学态度进行分析总结,绝对不应一轰而起、走向另一个极端,就像给婴儿洗澡,洗完之后连同脏水,将宝宝一起倒掉了,岂有此理?毛主席的马克思主义革命理想,天地可鉴,终被后来的实践反复证明,也被越来越多的人们所理解。

  片面的反思必然带来片面的认知!令人遗憾的是,一些受过或未受过那场风暴冲击的当权者,并没有站到应有的党性高度去认真反思伟大领袖的良苦用心。老人家发动的文革“错”了,难道你高高在上的官僚主义、脱离群众的特殊化以及对资本主义的思想迷恋,那就对吗?就这样,他们把自己原本背离革命、淡忘初心的错误,也一起“彻底”遮盖了,反而理直气壮地做着人民大众的“父母官”,心安理得地以权谋私、结党营私,毫无戒心地令其儿孙捞取国财、剥夺民生。由此,官场的不断腐败与党风的日渐破坏,也就成为一段时期的常态了。当年那“唤起工农千百万,同心干”的伟大“初心”,就这样随着革命理想和斗争精神的丢失,自然而然地丢失了。

  还是恩格斯的那句话,“违反了辩证法是不能不受到惩罚的”!殊不知,当社会上的害群之马在为那所谓的“走下神坛”“请下神像”而弹冠相庆时,我们的不少当权者已在背离社会主义的泥潭里越陷越深了,身居高位的郭伯雄、周永康之流则在背离“初心”的路上自我毁灭……。面对党风、军风和民风的严重败坏以及官民矛盾的日益尖锐,若非党的十八大后,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力挽狂澜、把正航向,重树共产党人的斗争精神,号令全党义无反顾地铁拳反腐、大张旗鼓地改善民生,或许早就走到亡党亡国的危境了。想想都会后怕!

  三、怎样坚守“初心”

  共产党人不是天生好斗,亦非喜欢革命。我们坚持不断革命,这完全是被国内外的阶级敌人和反动势力硬逼出来的,也是维护人民大众尤其是底层民众的根本利益所必须。你想息事宁人,去干自己的事,他们却处处给你设堵、挖坑;你不革他们的命,他们要革你的命,让你不得安生、不能前行。有人总对“革命斗争”讳莫如深,而他们的“和平演变”“颜色革命”却在悄悄进行……。就说当前吧,中国人民太渴望和平发展了,而美霸天天在我国周边拱火、挑衅,他们绝不再让中国在“韬光养晦”中更加强壮;国内的“第五纵队”也在蠢蠢欲动、混淆视听,不时扇阴风、点鬼火……。刀光剑影就在眼前,倘若我们还对“阶级斗争”噤若寒蝉,再不理直气壮地树立革命大旗,那就难免束手就擒,重蹈苏联覆辙了。

  好在“亡羊补牢,犹未为晚”。实践已经证明并将继续证明,“以伟大自我革命引领伟大社会革命”,正是中国共产党人坚守“初心”、再造优良党风的必然选择。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体现了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和方法的科学运用,提供了坚持科学社会主义的现行方略。同时,还对中国共产党人在新时代新征程上的初心坚守和使命担当,提出了诸多切合实际的理论指导和实践要求。其中,最为重要的是信仰问题。唯有坚持马克思主义信仰,才有“共产党人的政治灵魂”,才能切实做到不忘初心、慎始如终。

  敌人最诋毁的,就是他们最害怕的,也是我们应当始终坚持的。2012年11月17日,习近平同志刚当选中共中央总书记后,就在十八届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一次集体学习时的讲话中旗帜鲜明地宣布:搞社会主义,“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一定不能丢,丢了就丧失根本。”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再次强调:“共产党人要把读马克思主义经典、悟马克思主义原理当作一种生活习惯、当作一种精神追求,用经典涵养正气、淬炼思想、升华境界、指导实践。”这些热切话语,讲得何等好啊!

  让我们重温和谨记马克思在《1848年至1850年法兰西阶级斗争》中的教导:“社会主义就是宣布不断革命,就是无产阶级的阶级专政,这种专政是达到消灭一切阶级差别,达到消灭这些差别所由产生的一切生产关系,达到消灭和这些生产关系相适应的一切社会关系,达到改变由这些社会关系产生出来的一切观念的必然的过渡阶段。”这是在“以党的自我革命引领社会革命”的漫漫征途上,不可或缺的实践内容。继而列宁宣告:“我们主张不断革命,我们决不半途而废。”(《列宁全集》第11卷第223页)不是说“学马列要精、要管用”吗?在社会主义道路设计问题上,这是最精辟、最管用的理论指导,自然也是在新征程上“不忘初心、继续前进”的精神动力。尽管马克思所说的有些实践内容并非现在就得去做,但必须目标明确、胸中有数、方向坚定,总不能再走回头路,等到资本主义复辟后再去二次革命吧!

  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始终要与中国社会实际相结合。在经济全球化的大背景下,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中国当下,受制于生产力水平等国情因素,必须要有含带资本主义元素的巿场经济运行,自然要有私营经济的相伴发展,在一定时期内还要鼓励其发展。然而,私营经济只能作为社会主义国民经济的配角,不能成为主体。经过几十年的市场运作,加之国营企业私有化风潮的冲击,当前我国公有经济在整个国民经济的资产比重中,已经下滑到四成以下,仅有小半阵地固守,岂可等闲视之。如此“改革”成果,让所有向往社会主义的人们很难接受。因它不仅背离了“坚持公有制为主体”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也与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基础不符。“基础不牢,地动山摇”,这可不是危言耸听!

  稍微有点马克思主义信仰和社会主义常识的同志都会明白,丢了公有制的主体地位,就是丢了社会主义经济根本,那就有悖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了,又何以谋取“共同富裕”的人民幸福?显然,这是今后进一步深化改革、扩大开放的过程中,必将逐步扭转的重大问题。至于现阶段仍要保护发展民营经济的必要性与终将消灭私有制的必然性及其关系问题,另当别论。

  毛主席说过:“政治路线确定之后,干部就是决定的因素。” 回顾几十年的改革大潮,经济建设的巨大成果是不容否定的,但存在的严重问题也是不容漠视的。主要是党的干部队伍中相当多人的信仰丢失、作风变坏,这就不可避免地站到人民的对立面了。让一些丢失马克思主义信仰、没有社会主义信念的人,去引导和主宰这场关系社会主义国计民生的“改革开放”,怎会不走偏道?

  因此,习近平总书记特别强调:“敢于斗争是我们党的鲜明品格。我们党依靠斗争走到今天,也必须要依靠斗争赢得未来。”“各级党组织要在斗争一线考察识别干部”。只有在与敌对势力和反动思潮激烈斗争的风口浪尖上,方可看清一个干部是否具有“人民立场”、能否扛起革命大梁。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最危险的敌人往往藏在本方营区。必须谨防像戈尔巴乔夫、叶利钦那样的人物进入党的领导岗位,绝不容许这些人站到中国政治的前台。

  “江山就是人民、人民就是江山,打江山、守江山,守的是人民的心。中国共产党根基在人民、血脉在人民、力量在人民。”习总书记这些掷地有声、铿锵有力的话语,生动诠释了“以人民为中心”的人民立场,这是“党的根本政治立场”。

  “人民”概念是个历史范畴,也是一个可以任人搬用的术语。它在不同历史时期有不同的界定,在不同立场者的语境中有不同的注解。依据我国宪法,现阶段的我国“人民”,是指全体社会主义劳动者、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者、拥护社会主义和祖国统一的爱国者。作为共产党人,最为关注和依靠的应是社会主义劳动者中的工农大众。为此,首先要把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工人农民,摆上“人民”的主体地位。

  当你面对党旗的时候,可曾想过那“镰刀锤头”的寓意?那是工农大众的象征,也是共产党人的“初心”写照!人民至上,贵在让人民真正当家作主。既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还是人民当家作主,就应把工农大众置于主人翁的权力地位。对此,空谈误国,必须要有落到实处的改革举措。

  就以人民权力而论,从中央到地方的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中的“代表”,真正工农身份的劳动者占比多少?不妨做个调查,想必不难看出问题所在?也能测出“初心”的成色。倘若官、商、艺人占比过大,如何解读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体——“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又该如何体现我们党旗上的“镰刀锤头”?

  归根结底,还得遵循毛主席的谆谆教诲:我们共产党人不是要做官,而是要革命;我们的责任是向人民负责;全心全意地为人民服务,一刻也不脱离群众;一切从人民的利益出发,而不是从个人或小集团的利益出发;向人民负责和向党的领导机关负责的一致性,这些就是我们的出发点。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固定金额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红色书店

评论(共6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