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鹏:割青小麦,是为了农民好?


  最近,有人割青小麦做“青贮饲料”的视频火了。

  有人说这是在“毁粮”,也有人“忧国忧民”说这是农民最好的选择,也是市场的选择.......说青小麦做饲料,能卖高价,是为了农民好,谁也不能拦着农民致富。

  我在农村长到成年,小时候亲手割过麦子,打过粮食,从来就没听说过“青贮小麦”的说法,实际上养过猪牛羊的都知道,牲口是不爱吃青小麦的。

  现代中国牲畜饲料靠青小麦吗?放着更便宜、成本更低、量更大、一年收七八次的墨西哥玉米草不要,去割农民正在灌浆的青小麦?养殖户是傻子吗?

  或许那些视频中把割青小麦当饲料真能卖出更高的价格,但你知道自由市场的德行,一旦大家都这么干了,价格就一定会下来,然后大部分人钱也没赚到,粮食也毁了......最后能获得什么?如果真的发生粮食危机,农民买得起高价粮吗?吃什么?这不成了“改稻为桑”了吗?

  新闻一出,带节奏的就来了,什么搞英语的、卖课的、当中介的......都来冒充“农民的儿子”了,很多看起来“忧国忧民”的人,实际上并没有在农村生活一天,也没有种过小麦,也没有养过牲口,他们甚至不知道他们碗里的面条、米饭、包子是从哪里来的。

  只知道一口一个粮价低、剪刀差、农民苦。

  是啊,农民苦,但中国有14亿人,一半是农民,城里人还有一大部分是农民的子女,如果按你们所说,靠市场来决定粮价,放任“市场”毁掉麦田,放任粮价飞涨,那么在市场经济下,挨饿的是谁?受苦的又是谁?

  当年公知们鼓吹粮价国际化、市场化、取消耕地红线、买卖农民土地未果,今天有换了一种宣传方式?散布焦虑、忧国忧民来了?

  要知道中国大部分农村因为种植作物的单一化,早就失去了自给自足的能力,很多农民也是要买商品粮吃饭的。

  实际上中国不是美国,中国农村人口密度大、人均耕地少,我老家就是你们常说的产粮地,都说苏湖熟,天下足,但是这天下足并不是什么大农场机械化堆出来的,而是一家一户各自七零八碎几亩地攒出来的,虽然是大平原,但因为人均耕地太少,都无法实现集中的种植和收割,依旧是传承上千年的精耕细作种地打粮食.......如你们所知,种地根本赚不到钱,种地一年收入只有几千块,其实大部分收入都是靠农民工外出打工获得,所种的粮食一部分卖掉,另一部分留作口粮。

  正常的农村家庭,每家每户都一定会储存一定的粮食的,无论出现什么样的情况,谷仓里一定都会留有余粮,举个例子,我老家父母现在吃的,其实是前年的稻米和面粉。很多人根本不懂农民对粮食的感情,农民可以没有咖啡、红酒、牛排,但农民不能忍受家里没有小麦和大米。

  还有,某些人只知道钱重要,却不知道在某些时候,粮食、能源才是真金白银,比如现在俄乌战争,俄罗斯、乌克兰作为全世界最主要的小麦产地,粮食已经限制出口,印度、巴西因为灾害、化肥短缺等原因,粮食危机已经初现端倪.........如果真的出现全球性的大规模的饥荒,而农民的家中没有余粮,市场上也买不到粮食,你想象一下,到时候受害的是谁?

  近日,由联合国粮农组织、世界粮食计划署和欧盟共同领导的“全球应对粮食危机网络(GNAFC)”发布了《2022全球粮食危机报告》。报告称,受冲突、极端天气、新冠疫情等多重因素影响,2021年共有53个国家和地区接近1.93亿人遭遇严重粮食短缺,这一数字比前一年增加4000万人。

  2021年,中国粮食总产量超过6.8亿吨,进口粮食1.65亿吨,占粮食总产量的24.1%,粮食对外依存度为19.4%。其中,大米、玉米、小麦是中国三大主粮,自给率超过98%。实际上,我国的主粮大部分自给自足,小麦更是不可动摇的主粮,我国牲畜饲料,倒是有很大一部分依赖于进口的大豆之类,而青贮饲料,早就有更成熟、性价比更高的墨西哥玉米草、青贮玉米、苜蓿之类。青小麦做饲料这种事,你告诉任何一个农民,他都会怒骂暴殄天物,狗彘食人食而不知检.....所以,那些煽动割小麦做青贮的,根本不可能是真正的农民。

  早就有人发现,最早发布“收割灌浆期小麦性价比高视频”者中有青贮饲料收割机厂厂商和干花制作商,前者会在首页上公布销售电话,后者会兜售制作技术。

  我们确实要提高农民收入,确实要提高农民的生活水平。

  但要实事求是,从目前的实际出发,一步一步去改变,去实现农村的现代化、工业化、粮食生产的产业化,而不是饮鸩止渴,煽动农民在小麦的灌浆期去把小麦割了当饲料卖。

  某些“农民的儿子”,你怎么不把你X卖了换美刀呢?

     【文/申鹏,红歌会网专栏作者。本文原载于“平原公子”公众号,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固定金额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17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