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振起:陈先生的号召是有益的

2022-07-01
作者: 刘振起 来源: 昆仑策网

  伟大的中国人民追求美好生活的精神向往,竟在这个人的笔下,被贴上了“谬误”和“虚伪”的标签,被赋予了“最阴暗”的象征。这年头,真正可爱的是广大网民,他们的眼睛很亮,他们的心很正,他们能洞察一切妖魔鬼怪。

  陈先生,乃陈先义也。陈先生的号召,乃《同胞们,让我们共同鄙视诺贝尔文学奖》。

  说陈先生,朋友们可能不知所云,但亮名陈先义,那绝对是家喻户晓的了。

  是的,陈先生是全国最著名的文艺评论家,他思想深邃,见地透辟,治学严谨,深受广大爱国网友的拥戴。他关于诺贝尔文学奖的几篇文章,我读过后,情不自禁的想告诉诸位读君朋友:陈先生的号召是有益的。

  为什么要鄙视诺贝尔文学奖?

  其一,这个私营性质的委员会,已被美西方操控,成为了美西方推销西方意识形态,颠覆他国政权的“杀器”。

  苏联,这个人类历史上的第一个社会主义文明国家,就消亡在了美西方给苏联人颁诺贝尔文学奖的阴霾中。正像北大著名教授孔庆东戏说的,西方资产阶级给社会主义的苏联作家颁诺贝尔文学奖,颁了几个,苏联就亡国了。

  其二,诺贝尔文学奖的评选,完全背离了设奖者的初心。

  设奖者的初心,是奖励“具有理想主义倾向的最出色的作品”。我们说,人类向往美好,作为教化人类心灵的文学作品,就应该歌颂美德,鞭挞邪恶,惩恶扬善。这应就是设奖者“理想主义倾向”的内涵所在吧!然而,在美西方操控下的诺贝尔文学奖的评奖,则完全的不一样了,他们专门盯着下蛆的文学作品,借以催生污秽和邪恶,用以毒化他民族文明,制造人类文明灾难。

  苏联的那个获诺贝尔文学奖的蒲宁,你看他的作品,把苏联普通老百姓描绘成暴民、杂种、野人、怪物、返祖特征明显的人,完全是搜肠刮肚地用极端肮脏的词汇来发泄。就是这样的作品,才是美西方诺贝尔文学奖的最佳选项。历史已经证明,苏联人民的灾难,正是始于美西方给苏联作家颁诺贝尔文学奖。正像获奖者索尔仁尼琴临终谢罪的忏悔,他对苏联人民犯下了罪恶。

  其三,诺贝尔文学奖的评选,毫无公平而言。

  说起来好像是世界大奖,其实就掌握在几个委员手里。他们把诺贝尔文学奖作为一种工具,通过提名、评选、决选、颁奖、推销等一系列操作,来达到他们想利用的价值。换句话说,就是他们认为谁可利用,就给谁按一个诺贝尔文学奖,毫无质量而言。李敖先生说,诺贝尔文学奖跟作品质量没有半毛钱关系。他在回答有人想给他诺贝尔文学奖提名时说:“我听了都脸红”。

  其四,诺贝尔文学奖已成为邪恶的代名词。

  李敖先生说,诺贝尔文学奖有政治属性,因为你要出卖你的祖国,你才有机会得奖。无疑,这种伎俩是很卑鄙、很邪恶的。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各有其文明和生活国度。操控诺贝尔文学奖,来鼓动助推一些人,背叛他的祖国,出卖他的国家和人民,无论怎么说,这也是不道德的。所以我们也看到了,有的诺贝尔文学奖的获奖者,却羞于去领这个不光彩的大奖。是啊,又有谁愿意给自己抹屎呢?

  其五,中国一个不地道的人获了奖。

  “不地道的人”,这样的称谓不是我的发明。有人说,那个获奖的人,对于生他养他的故乡,极尽污蔑糟蹋之能事,而对于曾在中国犯下滔天罪行的日本又极尽歌颂赞美,是个不地道的两面人。

  看过著名时评家司马南的视频,他用详实的、有逻辑的评论,让我们看清了这个获奖人的偏见观。一方面,他是专门暴露中国的黑暗,挖空心思的糟蹋,另一方面,他又是专门歌颂美西方的美好,从心田深处倘出溢美,就如同《北海道的人》,已到了跪舔的虔诚。

  有人说,他揣摩着美西方人的心思,用出卖灵魂的卑鄙达到了个人获奖的目的。这些说法,我且不加评论。但至今,我还清楚的记得,在他刚获奖时,有他的一位高密同乡说:“高密比他能写的人多的是,但都没有这样写的,高密人不是他写的那样。”我认为他的这个同乡的话,是很实在的。这问题就来了,高密人不是那样的,那么,他为什么那样写呢?是不是不地道?

  话说到这里,那么,到底如何看他的获奖呢?我觉得,国人如何说也不如颁奖人原说,就是那个给他的颁奖词:“他用嘲笑和讽刺的笔触攻击历史和谬误以及贪乏和政治虚伪,他有技巧地揭露了人类最阴暗的一面,在不经意间给象征赋予了形象。”

  这个颁奖词无疑是精心雕琢的,可谓是用生花妙笔,对这个获奖的人,做了一个精神刻画。如果说有些遗憾的话,就是它故意隐去了“中国”这个主语。另一方面,我们也在这个颁奖词中,看到了美西方掩饰不住的兴奋!是啊!这是多么难得的一枚意识“核弹”啊!不是有这么一个中国人“功臣”,我们美西方焉能达到这样的“高度”啊?伟大的中华文明,伟大的中国人民的革命和建设事业,伟大的中国人民追求美好生活的精神向往,竟在这个人的笔下,被贴上了“谬误”和“虚伪”的标签,被赋予了“最阴暗”的象征。

  这年头,真正可爱的是广大网民,他们的眼睛很亮,他们的心很正,他们能洞察一切妖魔鬼怪。对于那个获诺贝尔文学奖的人,他们说他“靠诋毁领袖,贬低民族,抹黑祖国,辱骂人民,跪舔西方而获奖。”

  真是不地道,数典忘祖!

  今天一大早,便看到一位老友发来的帖子,说:“作协出手开除莫言会籍。中国作协、《光明日报》《文汇报》等权威机构和央媒,正式将一贯暴露新中国‘黑暗’的媚外‘作家’莫言开除,踢出中国百年名作家之列……。大快人心!”我没去核实这个信息,但沸腾的民意确实反应做出来了。因为我这位老友,平日里是一门子自娱自乐,一般是心无旁骛的。

  说到这里,一言以蔽之,这样一个被美西方用来颠覆他国政权、糟蹋他国文明、催化邪恶意识的文学奖,我们有什么理由不鄙视呢?!

  一许姓网民先生说,中国文学最不应该得的就是诺贝尔文学奖。拿中国文学去参加诺贝尔奖,不但不是一个荣耀,而是一个侮辱。

  “同胞们,让我们共同鄙视诺贝尔文学奖”!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固定金额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红色书店

评论(我来首评..)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