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锡良:风雷动,旌旗奋


扛旗

  往年今日,非常平静,甚至无常人提及。

  今年今日,有些波澜,微信圈能看到红色文章。

  现象不同,源于一个美国女人的飞机航向,是她在牵动着国人的意识旋转,没有刺激,便没有思考。

  今天的我,对这个不寻常的女政客无太多感想,不关心她的动向,她这个年纪,能搅起如此大浪,喜欢,不喜欢,都得承认她的能量,更要分析她能掀起大浪的原因。

  今天的我,更想追念一位伟人,他是红色军旗的缔造者,他也是这面红旗的象征,他的军事思想凝结在红旗上面的两条无字标语是:人民军队;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

  人民军队,容易读,不容易理解,“人民”不是空洞的词语,他是伟人给出过精确定义的特殊概念,依靠人民,组织人民,扎根人民,保护人民,这面红旗才能永不褪色。

  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是伟人最具智慧、最具生命力、最具普遍意义的完美论断,它可以适用于阶级社会的全部过程。理解这句话,不要简单化,不要局限化,可以跳出中国范畴,充分条件,必要条件,充要条件,原因,结果,都可以互换对象去套用,由此可以得出相当丰富多彩的世界性的“反动派”和“纸老虎”。

  念伟人的名言,读伟人的书,是不是就算扛了伟人的旗?不一定。

  历史虚无主义和历史虚有主义的能量大得惊人,伟人思想在这两大虚构主义的重新塑造下,慢慢会有看不清他影子的风险。

  从民间信仰者角度看,扛他,纪念他,都不是件很顺利的事,大量的同志,不知不觉中被异见者关心,哪怕只是想集体唱支歌给他听都变得非常困难。

  地球足够大,太平洋也足够大,各处都能容美国,希望人类能和平共处。在这个足够大的世界里,希望广大爱国的扛旗者也能昂首生活,能容美帝,想必能容下同志。

  有些网友,说自己是伟人信仰者,但看到一点点大势变化,就高呼百年大变,现在又上升到五百年大变,天天整些吓死人的文章,天天被美国佩妇牵着走,向美国发嘴炮和网炮,没有一丝闲庭信步的格局,照我看,这类人都不是真的伟人信仰者。

  真正的伟人信仰者,必定是扛旗者,必定时刻关注着伟人红旗上的那两个标语,这两个标语的颜色不褪,心就不慌,国就无难,任凭太平洋的浪有多高,任凭天空上的乌云有多厚。

  风雷动,旌旗奋,是人寰。九十五年过去,弹指一挥间。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谈笑凯歌还。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

  当今世界,阵地多元化,不只有曾经的辽沈、淮海和平津,也不只是在上甘岭,更多在人类思想和人类生活中,每一个阵地都有一面旗,守着什么旗,就占着什么阵地,旗在,阵地就在。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写于2022年8月1日星期一

  【文/孙锡良,大学副教授,红歌会网专栏学者。原载孙老师新公号“孙锡良B”,欢迎关注。】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固定金额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9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