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金靴:今日之解放台湾,绝非如1949年解放北平


  今天的台岛是1949年的北平?

  此人不止一次在这里搞这种自我安慰的伪鸡血主义,看似是在鼓吹乐观,实际是不懂战争、尤其不懂人心的虚胖表现。

  1

  七十余年前的北平战事,在1949年初时可谓三大战役的「收官」,其水到渠成之势非常清晰。

  当时我军对傅作义集团进行了分割包围,直接截断其西退、南撤的两条通路,惊弓之鸟瞬间变成笼中之鸟。

  随后我军按照毛主席确立的“先取两头后打中间”的次序,逐一以极小的代价和作战成本,成功歼灭被围困在新保安、张家口、天津等地的敌军残余,顺利解放天津和塘沽。

  天津被解放后,才有了北平守敌25万人陷于绝境的绝佳局面,也才有了中央军委决定同傅作义谈判,以及傅作义接受毛主席提出的“八项和平条件”、1949年1月22日率部接受和平改编的结局。

  比起战事层面的相对和平、轻快,真正让北平解放大业载入史册的,其实更是解放军进京时城内百姓对我党我军的欢拥。

  按照计划,参加入城式的是东北野战军第4纵队1个师和特种兵的6个团,马句在入北平城的第二天被任命为北平前门大街入城式“维持秩序负责人”。

  用他自己的话说:

  我两天没睡好觉……其实那天我是带着枪的,就是防止过程中百姓会出现什么情况……

  但最后的结果是:

  没想到啊,整个入城式秩序井然,热闹非凡,没有发生任何事。

  入城仪式是在2月3日上午10点,我军从永定门进城,最前是军乐队,接着是装甲、坦克、炮兵、骑兵、步兵。我军军装整齐、武器精锐,10时30分从珠市口进入前门大街。

  一进门,百姓簇拥夹道欢迎,一度挤得榴弹炮车堵在路上无法动弹。

  北平城被围困一个多月,许多店铺当时早已关门歇业,街道一片萧条凄凉。但是随着解放军的进入,城内顿时恢复了生机和热闹。

  根据平津区铁路局工人的回忆,解放军进城当天,许多工人、学生都是自发涌到军车前,根本没有报备,踩着凳子、扒着肩膀,都想一睹解放军的风采。

  还有许多人用粉笔在军车上写下各种祝福语——包括对新政权的期待、对共产党的期许。

  可以一问:北平城的老百姓为什么如此期待毛泽东领导的共产党?

  根据学者郑伯安的记述,从1948年初冬开始,国民党十三军就从顺义方向往北平城里败退,随之而来就是北平这座早已被海外帝国主义抛弃、任由国民党对之“自行处理”的华北重镇的灾难。

  经过了与我军的一系列作战,这帮国军败伍早已军无军模、人没人样。马队没了队形,骑兵没了威风,兵蔫着头颅,马耷着脑袋。

  但是面对我军,他们虽然人困马乏,可是一面对北平城内的老百姓,这帮土匪立刻恢复“三头六臂”之态:在东直门外关厢一带,国民党兵强拆民房、滥伐树木,再把树和木堆到护城河岸边作为路障,妄图阻挡我军攻城。

  郑伯安记载,他三姑嫁的本庄池家里有一个帮工,都叫他李头儿。一天晚半晌,一群国民党兵以“查户口”为名把李头儿给绑了,以户口本上没李头儿的名字为由,硬说他是“八路”,拿枪比画着,当即就要送炮局(监狱)去。

  郑伯安三姑父家怎么解释央求都没用,经保长过来说和:“算了,别惹人家当兵的,拿猪肉跟白面赎人吧!”

  作为亲家,郑的奶奶叫年幼的郑把过年的肉,二十多斤全送过去了,最后人总算救下来了。

  当时正值我军与傅作义部在进行和平谈判,但打仗的风声也是此起彼伏,郑伯安家就想着必须赶早儿把家里的过冬粮食弄城里去,郑的奶奶叫他找一辆车然后去四姑家拉粮食。

  回来路上一路挺顺,不料还车的乡间路上,郑伯安却被两个国民党散兵劫了车,说是“征用”。

  郑伯安原文如下记述:

  正这时,跑过来三个兵,穿绿色军装,皮带上挂着手枪,帽子上有红五星,胳膊上戴着红箍。是解放军!他们说自己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纠察队的,问车的事是怎么个情况。我们就把经过说了一遍,俩国民党兵也认了错。解放军教育了他们一顿,还警告说:‘抢老百姓东西,是犯罪行为;再犯,就送纠察队!’

  这就是之所以我人民解放军可以“兵不血刃”解放北平、俘获北平百姓人心的理由。

  1949年1月31日,傅作义的北平守军二十余万全部开到城外指定地点,听候我军对其改编,北平城宣告和平解放。

  2

  伪战狼精神的一个凸出表象,就是“唯武器论”,极度迷信装备的先进、纸面战力的强大——放在今天就是觉得“我军军力强于台军,解放台湾就是动动嘴皮之易事而已”。

  殊不知,战狼外皮之下,从来都是暗藏着李鸿章主义。

  这两者不过是一枚硬币的两面罢了。

  什么是「李鸿章主义」?

  中国当代以来有这么一群人,他们极力鼓吹“融入西方世界”,跪洋卖国主义是他们的救命稻草——所谓融入世界,这个“世界”在李鸿章们所处的东亚格局里是日本,而在最近三十年的后冷战格局里则是美国(为首的西方阵营)。

  这种人的潜意识里,美国是世界规则的天然制定者和利益的第一受让人,因而中国要做的就是仆从和服务。

  哪怕是涉及主权安全这等民族重事,也必须“不可惊诧友邦!”

  包括恃强凌弱的做派,同样大抵如此。

  在弱者面前,颐指气使、耀武扬威;在强者面前,卑躬屈膝、战战兢兢。

  瞧不起、看不上立陶宛的反华举动是吗?然而三十多年前,庞大的苏联其解体的第一块多米诺骨牌,就是这个所谓的“鼻屎小国”立陶宛。

  由此了然,这也就是为什么此人去年时一会儿高声聒噪“加大核武器储备”,一会儿又奴颜奸笑“劝善拜登”(生怕美国人以为中国要反美、生怕美国人对华动怒)的原因。

  严格来说,美议员落岛早就不是稀罕事。

  去年6月,美国参议员达克沃斯、苏利文和昆斯三人(一个共和党配两个民主党)就曾高调“访问”我台湾省,且是乘坐C-17军事战略运输机而非惯例的C-40行政专机,抵达台北松山机场(军民两用机场)。

  美方当时的说辞是“捐赠台湾75万剂疫苗”,然而事实是,美国佬根本没有携带一剂疫苗来岛。

  这就是单纯的政治挑衅举动,并非卫生事务行为。

  台岛当局的伪外事部门主管吴钊燮,当日屁颠屁颠、流着一嘴哈喇子前去接机,台岛当局的伪领导人蔡英文随后也在台空军松山基地指挥部与美国人会面。

  对此,岛内独派“绿媒”兴奋炒作,称美国客人乘坐军机首次抵台,“意义重大”……

  绿蛙所言“意义重大”是指什么呢?很显然:岛内的独派势力第一次受到了美方亲身抚慰的军事庇护,而不是过去半个多世纪源源不断地隔空卖军火那般形式疏远。

  对台军售,是拿台湾当棋子;但亲自将军事力量嵌入岛内,在台独分子看来则是美国对台岛的战略重视程度以及台岛的东北亚地缘价值都会随之拔升。

  事实上,如果不是被国内新冠疫情和乌克兰局势拖住,已经近乎失去叙利亚、也失去ISIS的美国,对我台湾省的接触渗透程度恐怕会比当前我们所看到的现实更巨。

  2020年8月初,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部长亚历克斯·阿扎尔就已经率领代表团抵达过台湾。

  阿扎尔是六年来首次访台的白宫内阁官员,也是1979年以来访台层级最高的白宫内阁成员。

  再往前看,2018年3月,特朗普在得到参众两院通过后正式签署了臭名昭著的《与台湾交往法》,也就是台岛岛内称的所谓《台湾旅行法》。

  该法是继《与台湾关系法》之后,另一部现行的与台岛伪府官方相关的美国国内法案。

  请注意这个法案的全称:《鼓励美国与台湾间所有层级互访与其他目的之法律》,它允许台岛伪府的官员进入美国,并在允许与美国官员——包括美国国务院、国防部以及其他内阁机构官员会面;它鼓励驻美国的所谓台北经济文化代表处及任何台岛伪府在美国成立的机构在美国进行一切正式活动,并使美国国会成员、联邦及各州政府官员、台岛伪府高官参与其中,不再受到限制。

  从《与台湾交往法》开始,美帝国主义就已经是毫不遮掩地在将中美三个联合公报踩在脚下了。

  有意思的是,当时某主编控制下的官媒《环球时报》是这么表态的:

  这条法案是武力统一台湾的‘好借口‘,美国总统一旦签署或通过该法条,中国将依《反分裂国家法》攻打台湾!

  结果是,这种纯粹用鸡血主义来掩藏投降主义的思维,直接被现实打脸:特朗普毫不犹豫地签署了该法案,请问该主编先生,您鼓吹的“攻打台湾”在哪里?

  再看2029年9月,该主编再次冒充战狼、给国内舆论场“打气鼓劲”:

  如果台湾与美方已经做了美国军机在台湾起降的安排,这是非常严重的事件,已经踩到大陆维护国家统一的红线。如果大陆掌握了确凿证据,就可以摧毁相关机场和降落在该机场的美国军机,台海战争将就此打响。

  一个多月后,2020年10月,此人再次叫嚣:

  美军飞机不得飞到台湾上空,这个规矩请台美都记清楚了,它是底线。

  很遗憾,美国军机搭载着参议员达克沃斯、苏利文、昆斯,不但来到台岛上空,还在岛内自由自在地降落。

  请问主编先生,您薛定谔的“底线”是又被灌了弹性吗?尤其是您时时聒噪、用以粉饰形势的“台海战争”,打起来了吗?

  最让人无法忍受的是他去年那一轮时评中,对美军方入岛和岛内局势的判断,已经陷入了严重的政治失真:

  不禁想问:蔡英文作为一个伪府领导人、一个反动割据政权的独派头子,有什么资格代表台岛去和美国政治人物对话?

  从权力合法性的角度,她蔡英文算个什么东西?她有什么身位可以在中国的领土上另立权杖、和外域主权国家进行政治交流?

  一旦这种台美交流对话行为成为了事实,那么这完全就是在骑脸大陆中央政府,再怎么粉饰遮掩也没用,不承认也得承认。

  这时候,竟然在扯什么“站着坐着”?

  她蔡英文要是站累了、继而坐一会儿,此人又该怎么圆?这种自慰套路很爽是吗?

  必须看到,此等惯常的自慰术,已经字里行间地默认了台岛独派势力与美方高官进行对话的政治合法性——所以在他眼里,唯一能够用来嘲笑、用来自我宽慰的也就是蔡英文的站姿坐姿了。

  至于美军机落岛和台美进行政治对话这两大事实,此人毫无反对与愤怒之感。

  他的言论已经是将台湾问题这一绝对的「中国内政问题」,完全彻底地国际化,且是大大方方地接纳了美国力量进入棋局。

  这既是默认了台独的合法性,也是默认了美国作为台湾问题的一个参与者的合法性,把原本单轨道的中国内政解放事业推到了多边化的多轨道局势里。

  所以我说,向来怯美又崇美的该主编,已经在美国人面前就台湾问题陷入了政治失真,他的评论也已经进入了汉奸言辞的范畴。

  所以之所以,像他这样的人,永远都理解不了我们是怎么打赢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和珍宝岛战役这四大典型性“人民战争”的。

  推荐阅读伟大的珍宝岛战役

  3

  依靠打鸡血的燥热,从来就做不到战争的完全胜利。

  哪怕从装备、战斗力、战争性质(正义与否)等军事层面,我军如今在台伪军面前都无可争议地居于高位——但是,战争首先打的是人心;其次,战争烽烟过后的局面,才更是统一大业真正之难点与核心阶段的浮出水面。

  现在的台湾,有当年北平和平解放那般大好的局面吗?

  今天的台湾省,人均GDP25000美元,经过七十年甘当帝国主义走狗的冗长崛起期,凭借地缘优势而壮大的经济规模,事实上非常稳固。

  今年上半年,台湾地区经济实际上涨3.11%,完成了“保三”,名义GDP折算成人民币约为25077亿元,排全国第七名,高于隔海相望的福建省。

  台湾省产业方面有四大优势:半导体产业、精密机器产业、显示板技术产业以及电子制造业产业。

  现如今台湾省的半导体材料已连续九年位居全球第一,且目前依然处于上涨趋势。

  精密仪器方面,台湾省的出口在全球中都是能排在前面的,这方面也成为了台湾省的支柱产业之一。

  再加上台湾省的显示板技术在全球能够排在前五,当前全球35%的面板市场都被台湾地区占有;电子制造产业方面,台湾省更是占据了全球市场的75%上下。

  可以说,台湾省早已成为了全球科技产品制造行业的聚集地,诸如鸿海精密、广达电脑等企业在行业内都属于巨头公司——这些就成为了台湾省经济的有力支持。

  推荐阅读台湾省之现状

  当然,这背后离不开美国自50年代开始源源不断的援助、特别是产业搭建,这是在建国后走过一段独立自强、“打扫干净屋子再请客”道路的我们,所不具备的“条件”——哪怕这种“条件”是很肮脏龌龊的,是建立在甘愿为奴的小岛心态之上,但曾为“亚洲四小龙”的经济现实,让台湾省绝对无法和1949年的北平划为一类。

  解放一个地方,首先的基础在于:这个地方必须水深火热,你才有足够的政治资本和经济资本去对其进行解放,以及进行解放宣传。

  这项工作,蒋介石治下的法西斯国军于当年的北平、乃至大半个中国,都替我们做好了。

  一切“前期准备工作”,蒋光头做的堪称“完美”,他麾下军队一系列足以对标纳粹党卫军、日本关东军的暴行,成功地在二十年时间里让中国人民对国民党恨之入骨。

  推荐阅读国民党之暴行

  这就为我党我军的势如破竹、推翻三座大山创造了人心条件。

  特别,我党在革命战争时期还尤为擅长舆论战——别的不说,毛主席一首《沁园春·雪》都能扰得重庆大乱,其他的“攻心”舆战还用多说吗?

  从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的《布尔塞维克》、《红旗》、《党的生活》、《实话》、《党的建设》,到抗日战争时期的《新中华报》、《解放》、《群众》、《新华日报》、《共产党人》,再到解放战争时期的《解放》报、《新华周刊》、《人民日报》、《学习》………

  解放军大部队还没到,那些被国军统治压迫的百姓们早都听闻了“毛泽东”这个名字,早就熟知了共产党这个党的政策,早就明晰了解放军这支人民军队的作风。

  因而,也就早早的在心底,期盼着解放军早日“打过来”、期盼着自己早日“被解放”。

  因而,我说1949年北平和平解放是“水到渠成”。

  再看今天,台湾省有这样的基础条件吗?我们的宣传大炮有向台岛“开火”吗?

  早就偃旗息鼓三四十年了吧……

  如今对台,晚近四十年来,我们还强硬吗?我们在台湾人的靡靡之音面前,还敢怒目而视、以共产主义战士的姿态对其以严肃吗?

  恐怕,早就巴不得自己也“融入”台湾的先进、台湾的娘娘腔、台湾的灯红酒绿了吧。

  这不,此人不就羞羞答答、忍不住对我军的解放大业旁敲侧击:

  千万不能毁了人家台湾的‘小确幸’喔!我们大陆都是粗人,人家台湾很娇羞的,不可以吓到人家喔!

  小资产阶级文人骨子里的谄媚与自卑,一目了然。

  这样的作态,竟然位列我国舆论阵地的高位,实在让人不寒而栗。

  所谓的不打断台湾人民的“小确幸”,实际上与此人过去曾鼓吹的“中国的政治制度高度内敛,没有对外做任何输出”,是一脉相承的反动思维之延续。

  我们从前可是赤旗插遍全球、毛泽东思想响彻世界的政治输出大国,什么时候开始含羞带臊地以“不输出”为荣耀了?

  不引以为耻、反引以为荣?

  推荐阅读我们曾经是「思想输出大国」

  我们不输出意识形态……我们是防守方……

  试问:凭什么我们就不能输出意识形态?凭什么我们要当防守方?

  凭什么我们连解放台湾、收回我们自己的主权领土,都要对台岛靡淫龊秽的“小确幸”疼爱有加?

  4

  不禁再问,此人所指的“台湾人的小确幸”,究竟是个什么玩意儿?

  经过蓝绿两党半个多世纪疯狂的洗脑——这真的洗脑,去过台湾看过那里书籍的都懂,香港《毒果日报》都自愧不如——台湾人的历史判断与社会认知,早就被颠覆和定格。

  这难道不需要去斩断(暂且不论能不能斩断),反而需要去保护?

  保护什么呢?保护他们一口一个“大陆人吃不起茶叶蛋”、“大陆人吃不起榨菜”、“大陆人随地拉屎撒尿”、“共产党成天炮决犬决”……诸如此类的反智言论?

  此人要求党和解放军去保护的,就是这样的“小确幸”吗?

  要说台湾人之反智,台湾人之浪气十足、清新娇媚的“小确幸”,那我确实是挺服气的:这世界上有几个地方的人,会脑残到打出“用爱发电”这等SB口号?

  2013年3月9日(史称309运动),台湾全岛进行“反核大游行”,抵制核电站,吹捧“用爱发电”……

  表面上是反核诉求,实际上就是街头政治的骗局,一切为了选战和选票,背后推手自然是民进党的文宣机构。

  美式皿煮嘛!就是要忽悠脑残呀~

  309当天,一帮台湾艺人:林志玲、蔡康永、许玮宁、张震、吴念真、戴立忍、李烈、伊能静、阮经天、柯一正、桂纶镁、张钧甯……齐声走上街头参与游行,带领台岛民众施压马英九,呼喊着:“我是人,我反核!”

  一群四五十岁的人了,个个跟NM三岁小孩一样,把口号标语、横幅挂件弄在身上……

  说实话,蠢不蠢啊?……

  他们或许一点都不蠢,蠢的是台湾民众罢了。

  蔡康永姐姐(他粉丝这么称呼他)、志玲姐姐们那可都是人精,深知自己在演一场滑稽剧而已。

  但是他们乐于参与、乐于装傻,以忽悠真傻的台湾人民。

  一切不过为了捞取政治资本罢了,不甘心自己仅仅当一个花瓶戏子。这我之前在剖析内地娱乐圈时也都写过的。

  直到2017年8月15日,全台湾爆发无预警大停电(受影响居民户数高达668万户),再到2018年春天台湾被迫重启核电——那些曾经走上街头的明星戏子们,ins也删帖了,横幅也扔掉了,嘴巴也闭上了。

  包括蔡康永,台湾核电再动工时,这货早就装聋作哑、忙着在大陆捞金呢。你要是胆敢在节目里问他关于2013年反核运动的事儿,人家分分钟“保安!保安在哪里?”

  台湾人这种45度角仰望星空的“小确幸”,恐怕也就时下的瑞典环保女孩能够与之一拼智商之低洼程度。

  敢问这位退休主编,你真的要去守护这等“小确幸”吗?

  对比1949年解放北平时的人心基础、军事基础、政治基础,今日的台湾省怎能比拟?

  美台勾结是否断离,对台军售是否停止,台湾民众对大陆的浓浓敌意是否消解,这些问题有答案吗?

  话说,能不能先阻止美国人别再落岛了?

  如果这些疑问全都没有答案,就草率自吹自擂“解放台湾如解放北平”,这无异于自我高潮罢尔。

  

  中国人民需要的一个完整独立的共和国、一个铁骨铮铮的民族共同体,而不需要什么痴幻娇淫的布尔乔亚“小确幸”。

  同理,解放台湾,依靠的是钢铁一般的历史责任感和绝对自信的意识形态高位,这两者缺一不可。

  简单而论就是“两个自信”:高度巍峨的意识形态自信,不可动摇的征服民心自信。

  不论是自大浮夸的伪战狼精神,还是鼠目四顾的李鸿章主义,都应当被扫进垃圾堆中。

  或许在某些时刻,我也愿意相信国家自有考量和准备,深度的环岛军演已经历史性的常态化,经济脱钩也箭在弦上——但是,舆论场上某些明显在搅乱民心、时而煽动鸡血、时而强行找补、特别是极擅长“树空靶、打空炮”的乱政声音,真的该被处理甚至取缔了。

  他既不是什么“传声筒”,更从来不是为民发声者。

  除了蛊惑人心和提供左右横跳式的自我表演以供群众愤咲,别无用处。

        【文/欧洲金靴,红歌会网专栏作者。本文原载于公众号“金靴主义”,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固定金额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9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