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化信:论深化职称制度改革

作者: 王化信 日期: 2018-02-14 来源: 红歌会网

  下载 (2).jpg

  在2017年1月8日中办国办已经下发了《关于深化职称制度改革的意见》(以下简称《中央文件》)。已经实行了三十多年,弊端百出、乱象丛生、造假横行、贪腐泛滥的职称评定迎来了一次大改革!这的确是一件非常重要的消息。职称评定问题不仅关系到5500万科学技术专业人员的切身利益,而且关系到学术的兴衰和国家与民族的前途和命运。值得全党全民高度重视。时隔一年多,今年2月8日,为深入贯彻落实这个《中央文件》,北京市印发了《关于深化职称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据称,这是自1986年职称改革以来,30多年来本市再次启动的职称领域重大改革,涉及全市300多万专业技术人员。北京作为首善之区就在中央脚下,为什么在《中央文件》下达一年多之后才下达这个文件的《实施意见》?似乎值得研究。当然最重要的还不是在《中央文件》出台之后,为什么迟迟不能出台《实施意见》。《实施意见》也还是文件,这些文件能否落实?能否收到实效?这才是最重要的问题。本人根据在最高学术殿堂中国社会科学院观察提出如下三点看法:

  一、弄虚作假,贻害天下

  在过去三十多年的职称评定中出现的最大弊端就是“弄虚作假”。先是属于个人行为的偷偷摸摸小打小闹的“弄虚作假”而后发展到有准备、有领导、有组织的集体造假,甚至在最高学术殿堂专门研究出集古今中外欺蒙诈骗术之大成,百试不爽、万无一失堪称弄虚作假最高超、最经典教材的“最高超职称评定骗术——五蒙三盗术”,使“弄虚作假”之风泛滥成灾。其危害之大,无论怎么估量都不过分。

  1、彻底毁了职称评定。不仅使职称评定完全失去了鼓励先进、鞭策后进、体现按劳分配的功能而且成为贪腐官僚以权谋私、拉帮结派、排斥异己、培植奴才、毁灭人才的工具。既不如“论资排辈”,也不如“抓阄”,甚至不如干脆由当权者独断专行随意指定。(详见:《权力垄断下职称评定的罪恶》)

  2、毁了学术研究事业。在职称评定中的“弄虚作假”之术,从职称评定过程扩展到课题申请、成果评价等整个学术领域,使:学术由“天下之公器”演变为“谋私之工具”。使最高学术殿堂成为形形色色“两面人”以权谋私的示范基地和培训中心;使学术研究领域,特别是社会科学领域成为整个社会腐败的总源头!(详见:《“五蒙三盗术”发展提升为“中国学术界第一骗术”》)

  3、毁了共产党的初心和人民政权的使命,造成“亡党亡国”的危险。“弄虚作假”的直接结果是滋生造就了越来越多的“两面人”,使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被边缘化、空壳化、标签化,使共产党的领导名存实亡,使人民政权名存实亡!(详见:《一个“和平演变”的活榜样》)

  4、搅乱社会贻害天下,带来比“亡党亡国”更严重的恶果。任由“弄虚作假”之风泛滥造成的一个没有信仰、没有诚信、没有道德、没有民主、没有法制的社会,不论社会生产力发展水平多高,也不论社会财富多少,一定是一个坏人猖狂、百姓遭殃、到处是假冒伪劣产品、到处是欺蒙诈骗陷阱、受骗上当无人能幸免,有权的就是任性,没权的只能认命,比封建社会和资本主义社会还要黑暗的黑社会。这是比“亡党亡国”更严重的恶果!

  (详见:《论“大问题”》)

  二、要害不抓,全是白搭

  有一首打油诗是:“职称评定连万家,深化改革闹喳喳。弄虚作假不严惩,一切努力都白搭”。这大概是最高学术殿堂一年多以来现实情况的概括和总结。真要抓“弄虚作假”这个要害,至少应该做到以下三条:

  1、撤销一批。按照《中央文件》规定“实行学术造假‘一票否决制’,对通过弄虚作假、暗箱操作等违纪违规行为取得的职称,一律予以撤销”。对于“弄虚作假”持续十几年乃至二十多年的单位,撤销三分之一也不算多,至少应该撤销十分之一。

  2、严惩一批。对于组织领导“弄虚作假”的直接责任人。特别是那些拒不坦白、死不改悔的顽固分子,应该开除党籍、开除公职、撤销一切职称!除积弊必须重拳!治顽疾必须猛药!要治愈贻害天下积重难返的“弄虚作假”歪风,不出重拳、下猛药、动真格严惩一批绝对不行!

  3、表彰一批。长期揭发举报“弄虚作假”的学者绝大部分是忠于党忠于人民、有真才实学真知灼见、正气凛然勇于担当的学者。在贪腐官僚和学术骗子“弄虚作假”拉帮结派形成的恶劣学术生态环境中,这些优秀人才不仅被剥夺了施展才能的机会,也被剥夺了早就应该属于他们的职称、荣誉、地位和权益。应该还他们一个公道,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而且不能不说,即使现在想还他们一个公道,也为时已晚,已经不可能了!因为这些人才有的已经含恨离世!有的已经风烛残年,即使讨回被剥夺的职称、荣誉、权益,也不可能回到青春再创辉煌!所以,还他们一个公道,对他们个人来讲已经意义不大。但对社会来讲仍然有重大意义。至少可以证明“恶有恶报善有善报”的天理还在!至少可以给坚持真理、维护正气、捍卫正义、坚决打假的后来人增加几分信心和勇气!

  如果在上述三方面没有任何实际行动,对于所谓“深化职称制度改革”的形势和前景,我只能这样评价:

  大会说“改革”,小会说“改革”,都只是说说!你也说“深化”,他也说“深化”,都是说“假话”!会上表态:慷慨激昂泣鬼神,海誓山盟惊天地,其实除了演戏,就是放屁!

  三、“既往不咎”,万恶横行

  首先要弄清两个概念:即学术腐败和学术不端。学术不端是个比较宽泛的概念。包括学术造假、学术腐败和学术行为的不合规范。学术腐败则是指学术不端行为中涉及公权私用、结党营私、贪污腐败等违法犯罪行为。对于由于学术规范的不健全、不完善或对学术规范的不了解而产生的学术不端行为,我赞成既往不咎。但是,对于属于学术造假和学术腐败的违法犯罪行为既往不咎绝对错误。

  现在“既往不咎”是掩盖三十年在职称评定上搞弄虚作假、欺蒙诈骗、拉帮结派、排斥异己、扼杀人才、抢劫掠夺------等种种违法犯罪行为最流行的借口。

  贪腐官僚和学术骗子及其徒子徒孙高喊“既往不咎”的目的就在于:一是保护其多年行骗掠夺而来的既得利益毫发无损;二是保护其继续行骗掠夺的组织基础即以帮派势力为核心的权力关系网和利益共同体丝毫不伤;三是确保继续行骗的谋略、诀窍、伎俩、骗局、猫腻不被揭穿,还可以代代相传!

  所以,“既往不咎”的结果只能是继续腐败!

  不只是继续腐败,对于“破坏国家选拔人才案”、“最高学术殿堂职称评定造假舞弊案”这样的弄虚作假大案要案既往不咎,还有更普遍、更严重的恶果便是:

  1、既往不咎就是是非不清。学术的天职和灵魂就在于实事求是。是非不清还能实事求是吗?没有实事求是还有马克思主义?还有毛泽东思想?

  2、既往不咎就是真假不辨。真假不辨,谈何去伪存真?“成功就靠说假话,造假就得胆子大”的观念已经浸入骨髓熏染灵魂。欺蒙诈骗成了风俗,弄虚作假成了习惯!这就是积重难返!要彻底改变相当难,也许会比推翻“三座大山”还难!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推翻“三座大山”不过是28年。要彻底铲除早已经摧毁中华民族诚信传统和道德底线与为人做事准则的弄虚作假欺蒙诈骗之风或许要82年!

  3、既往不咎就是善恶不分。对靠欺蒙诈骗起家的剥削者、压迫者、掠夺者的行凶作恶不追究,又如何惩恶扬善?百善“真”在先;万恶“假”为首!不追究“弄虚作假”便不可能惩恶扬善!善恶不分就绝对做不到“让惩恶扬善之剑永不蒙尘!”

  源于最高学术殿堂的“弄虚作假”之歪风,直接危害的是学术界、教育界、文化界;间接危害的是全国人民和整个社会!

  在一个不能实事求是,不能去伪存真,不能惩恶扬善的社会环境中,还能干什么?是非不清:明明是你对了,却都说你错了!明明是在混淆是非、颠倒黑白却被封为“先进”,奉为“精英”;真假不辨:你是真心,却被当成假意!真心实意地努力总是败给装模作样的演戏!善恶不分:你去行善,却被说成作恶!脚踏实地的行善者总败给飞扬跋扈的恶势力!行善者动辄得咎;作恶者终生无忧!在这样的环境中你还能干什么?干什么还有什么意义?所以,对于涉及真假善恶的大是大非问题“既往不咎”的长远后果将是百善衰微,万恶横行!

最新推荐

习近平主持中央审计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习近平:推动上海合作组织安全合作迈上新台阶南非百万家庭用水告急,全球水危机来势汹汹《红歌会周刊》0502期:柳传志冲天一怒引深思

热门文章

黄卫东:分不清额人均收入、产出甚至付出,还是在颠倒黑白?

郭松民|回看贸易战:今后何妨“笨”一点?

王小石:质疑联想针对“反对预装国产操作系统”的澄清声明

老衲先生:遵义会议的“确立”问题及其相关的原始历史文献

钱昌明:柳传志有什么必要“激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