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士心:意识传承下的劳动创造

作者: 少士心 日期: 2018-02-13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按:本文应网友名哲要求,就自己的观点做个说明,阐述清其含义。

  我把标题作为人的本质定义。从《德意志意识形态》的唯物历史观逆推到《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人要生存必须生产自己的生活物质,物质劳动是这个过程的主要体现,劳动创造了人本身,这是马克思批判黑格尔与费尔巴哈得出的结论。费尔巴哈人本质定义:自由自觉的有生命意识的类活动。而黑格尔的辩证法(推动性创造性原则)的否定性,在物质劳动上都得以体现。

  生产劳动在物质上有以下意义:人的物质体的行动,人对自然物质体的改变,主体作用于客体,客体成为人类的生活物质。(偏离的实践主义只看到了物质意义,忽略意识的作用。)

  意识在生产劳动的作用:是意识的外化,物化,也是其否定性的主要表现,概括起来是意识的创造性。​创造性与破坏性是对立的统一体,二者相辅相成。辩证法在黑格尔来看有三个层次:感性认识,理性认识包括知识性认知,绝对理性-真理。形式:正题,反题,合题。一般的理解只是从辩证法的形式上去理解,把辩证法理解为过程本身具有的魅力。这实际上陷入了形而上学。虽然说辩证法的革命性与这种形式上的否定性相关,如果看实质,与意识的否定性紧密关联。意识的三个层次演变,代表意识的抽象,再抽象过程。看上去是形式,实际表达的是认识的飞跃过程。毛泽东的《实践论》与《人的正确思想是从哪里来的?》契合这种认识的过程,合理的解释了认识过程。发表《实践论》时,《1844年手稿》《形态》还没中译本,这种与马克思的契合只能说是哲学家的敏锐和天分。

  马克思评价黑格尔,把劳动只视作精神劳动。这是黑格尔的革命性没有成为现实的革命性的原因,以为精神运动就可以消除非正义,实现真理与自由。黑格尔把思想视同为绝对理性即真理,黑格尔如此评价法国革命:“正义思想、正义概念一下子就得到了承认,非正义的旧支柱不能对它作任何抵抗。因此,在正义思想的基础上现在创立了宪法,今后一切都必须以此为根据。自从太阳照耀在天空而行星围绕着太阳旋转的时候起,还从来没有看到人用头立地即用思想立地并按照思想去构造现实。阿那克萨哥拉第一个说,即理性支配着世界;可是,直到现在人们才认识到,思想应当支配精神的现实。因此,这是一次壮丽的日出。一切能思维的生物都欢庆这个时代的来临。这时到处笼罩着一种高尚的热情,全世界都浸透了一种精神的热忱,仿佛正是现在达到了神意和人世的和解。”(黑格尔《历史哲学》1840年版第535 页)

  ​人用头立地即用思想立地并按照思想去构造现实。是黑格尔的理想,并且充满热忱和激情。这是人类意识发展的此阶段的一个成果,用黑格尔自己的话体现出思想革命性,创造性,辩证法的否定性。辩证法的核心是意识的最高形式-思想的否定性。马克思的伟大在于继承了黑格尔的意识,并且创造性的发展了哲学,辩证法不再是头立地,而是基于人类的物质需要,物质活动,把意识与物质统一到生产劳动上。以此为基础,从物质科学出发,运用辩证法-意识的否定性来分析人类发展过程,解剖人类历史和现实。这就是唯物历史观也叫唯物辩证法。这两个说法是一回事,核心是思想与行动结合的否定性,对现实的否定性。

  从1844年这种哲学的建立到1848年《共产党宣言》​里成熟的表述,前后四年时间,到今年有174年历史。以历史为证,意识与行动对现实的否定性,不但有革命性,也有破坏性。他的革命性体现在对非正义现实的否定性,也体现在对社会正义的的破坏性,意识与行动的结合不但体现人类的向前也体现着人类的倒退。辩证法不单纯体现革命性和创造性,也体现其否定合理的一面,非正义反动的一面。这都需要从意识与行动结合的否定性去理解,否则唯物辩证法就无法统一,不能去解释社会主义出现的资本主义复辟,只能解释前进不能解释倒退。理论的内洽,是指理论用同一原则去解释认识问题,这就是理论的同一。理论最容易出现问题的地方在于对特殊,差异的解释,这是理论最容易出现自相矛盾的地方。

  科学​如果不能合理解释特殊和差异,意味着现有的假说存在问题,理论面临破灭的境地。哲学如果不能解释特殊和差异,将遭到人们的质疑和抛弃。当说到人的社会性,这与辩证法有何联系,与思想的否定性有何联系?这二者不能有统一的解释,必有一方遭到遗弃。如果从辩证法的形式上来看否定性,只是从过程上认为其自身带有的否定功能,那就与人没有了必然联系,与人的意识脱钩了。与人无关的对人来说则是“无”,对黑格尔和对人类密切关注的马克思来说,这个辩证法是毫无意义。马克思的自然也是人类视野里的自然,这才是自然与社会的统一。

  意识传承体现出人类社会性,共同活动是意识产生的基础。物质劳动中人们需要配合,意识交流是配合的基础,创造性意识与活动都是在交流中产生。单个人缺乏对象,无需交流,视野狭窄。一对一,固定的关系基本与创造性意识无缘。创造性意识一定是在充分的广泛的感性认识基础上,取得的本质性联系的意识,是在感性基础上的再认识。这只有在人类社会共同活动中,在无数代积累传承中才会产生。那这个去解释为什么人类经过上百万年才脱离旧石器时期,而新石器只用了不到20万年,而新石器到金属冶炼不到1万年,这就是人类意识的积累与传承的作用,与人类遗传物质辩证发展的历程。

  人们过去重视工具的革新,现在开始重视人类意识和思想的进步。人类意识的传承体现为文化,人类的发展与人类的意识的否定性,革命性创造性无法分开。只看重人类遗传中的工具与物质,必然忽视意识文化的作用,这种所谓科学性否定了辩证法,否定了意识的作用,成为机械唯物论者。也必然没有考虑过人的特殊性,与动物的本质区别。当问道人与动物的区别,回答:人有思想。这并没有错误。回答者如果能知道前提,这思想的产生来自于人类社会的意识积累和传承,来自于人类遗传的精神与物质的辩证发展,思想是人类意识的最高形式,有别于动物的一般意识,这个回答相当的好。

  当我们说到人类本质的两重性,指物质与意识或者叫精神,即人的物质属性和精神属性。人是物质和精神的统一体,人的本质全面占有,指人既有物质劳动也有精神劳动,存在着二者转换的自由。阶级社会实行的剥削压迫劳动者的制度,使得人的精神劳动与物质劳动的分离,资本私有制使得这种状况发展到极致:脑力和体力劳动者创造生活物质,资产阶级享受劳动成果并制造统治需要的精神文明。只有消灭资本私有制,才能使得人类的精神劳动与物质劳动获得统一,统一到劳动者身上,人才能自由的进行物质好精神劳动创造。意识传承下的劳动创造即说明了人类的发展,人类的特征,也是未来人类的理想。

  这并非是我的理论发明,而是马克思的理论指向。我的其他文章题目都是在这个基础上的发挥。现代人对黑格尔的批判,指责辩证法的同一性,说这个同一性否定了特殊性,甚至暗示希特勒的统治与同一性的联系,也有人指责马克思的热忱多于理性(比如罗素的哲学史)。我认为如果说有问题那也是黑格尔的,而不是马克思的辩证法问题。而且是把黑格尔辩证法做了形式上的理解,或者说对意识的否定性做出了单方向的理解,对意识的破坏性一面理解不足。就像对科学的盲目崇拜,没有把它当做人类认识的一部分,它也具有否定性。遮蔽了其破坏性,对合理的认识不恰当的否定。人们说历史是螺旋式的上升,实际上是人的认识上的螺旋,在前进中有倒退。恩格斯在自然辩证法中,关于劳动的作用中谈到人类认识的长进,往往伴随着对人类环境的破坏,自然对人类惩罚的论述是一个最好的注解。关于科学的片面性,我赞同俞吾金先生的观点。

  马克思主义是科学与哲学的恰当结合,在本文第四自然段说到了这种结合的方式。把其看做实证主义的科学,剥夺了哲学对过程的分析和解析,混同于一般科学理论,失去了辩证法的特色,意识的革命性,正义与自由的道德观。这些是黑格尔的遗传也是马克思的发展和创新的核心要素。黑格尔的绝对精神为了实现正义与自由,马克思主义是为了劳动者的解放。失去辩证法与正义自由道德观,那就不是马克思主义,与劳动者解放理论没有任何关联。​

最新推荐

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召开会议 听取雄安新区规划编制汇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启示录总书记的牵挂·一枝一叶总关情:发展 在您坚实的足迹下中国为不安的世界注入正能量——写在第54届慕尼黑安全会议闭幕之际

热门文章

郭松民:中国应恢复在朝鲜半岛的存在

北大教授:为什么关系到国计民生的问题,都交给了资本家?

勒马:又上当了

曹征路:文革实践是世界性命题

顽石:阿Q的梦想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