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牛石:琐议善恶真假美丑公私

作者: 伏牛石 日期: 2018-02-13 来源: 红歌会网

  善与恶,美与丑,真与假,公与私这些人们而今已习以为常的概念,对其是非判断似乎早就泾渭分明了。然而,人类深奥玄秘复杂的思想意识绝非如此简单明了,更不可能那么容易就能为广大的人群所能理解认识并接受。

  善与恶在诸多概念中似乎更容易为人理解与接受。具体说,只要怀有同情怜悯之心而且能践之以实际行动的即为善;而把自己的幸福甚至喜好建立在他人痛苦之上的一切行为即为恶。

  所谓的善即是善良。凡善良之人必心怀悲悯之情,悲悯之情一旦具有,他就自然而然地或多或少诉诸日常行为。施善行为的大小多少,主要看怀有悲悯情怀者主观与客观能力努力的大小多少。倘若具备八分能力而用在八分以下者,即为主观努力不够,当视为小善;具备扛举百斤能力而只扛举百斤以下者,即视为客观努力不够。反之,倘只具有三分能力,而能使到三分甚至超出三分者,便可视为大善。善之大小,不有行善的多少大小来定,应有行善者主客观努力的程度界定。刘备说的“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就具有辩证道理。善事虽小,对行善之人来说遇之即为;恶事虽小,绝不能为。毛泽东说过:一个人的能力有大小,但只要有这点精神,就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作为中国有史以来第一位真正的人民领袖,毛泽东把传统文化里所说的做“善事”换作做“好事”来说。所谓做好事就是做有益于自己之外其他人的事情。谁能做到这一点,并且终生坚持不懈,那他的人格人品就达到了至高的境界,就可成为毛泽东所概括的那几种人。

  做恶之人亦然。做恶之人,也是有能力大小之分的。具有大智慧大能耐的人与具有小智慧小能耐的人,无论做善事或做恶事,其效能都是不一样的。自身本能大的人做起恶来,其危害自然就大;自身能力弱一点的人,做起恶来其危害当然就小一些。然而,大恶之名未必就是具备做大恶能力之人才可当之。凡是在自己能力极致之内把恶做到巅峰的人,都可视为大恶;凡是没有在个人能力范畴内,把恶做到极致之人,便可视为中恶或者小恶。倘若有十分恶能之人恶即做到十分,理当视为十恶不赦。此类人从做人良知上说即为不可救药之辈。同理,那些只具备三分恶能之人,恶就做了三分,其性质当与十恶不赦者同类;有十分恶能之人,因其人性尚未全部泯灭或者偶尔人性有所复苏,恶只做了五分或三分,此类人从做人良知上讲当视为尚可挽救之人。譬如战争双方之中非正义战争一方阵营中,一些虽曾屠戮过无数无辜人命的将领,一旦心有悔悟,毅然果敢地皈依到正义者一方,自此不仅不再作恶,反而与正义一方携手戮力反击非正义一方,那他从前的恶就可忽略不计,他所建立的新功勋也会同样受到人们的肯定与褒赞。

  美丑之分,因人的鉴识欣赏能力之差,人的思想意识理想信念甚至宗教信仰之别,人的阶级属性不同,就会有不一样的评判结果。

  人的长相美丑,一看便知。自然世界中的山水花鸟,游人不管谁搭眼一看,便美丑自明。而生活习惯,社会道德上,阶级属性,民族宗教上的美丑,区别起来就相当复杂。对自然物的崇拜,由于民族宗教的差别,在这个族群里看似美的事物,在别个族群里有可能视为丑。伊斯兰教民族忌食猪肉,猪便成为他们民族敬奉的神物;印度几乎是泛神主义国家,举凡我们传统意识里嫌弃的鼠蛇之辈,也被他们某些族群视为神物,立庙堂供奉。中华民族历史上没有像其他民族那样把具体可视的哪种动物敬奉为图腾,而身为多个动物组合体的虚幻的龙却成了我们最崇高的民族图腾。在此基础上,我们的文化还演绎出龙的个个不同的九个儿子,它们也绝非是世间哪一具体可视的动物,都是虚幻神秘而不可得的意念神物。还有象征着祥瑞的麒麟,也是文化意念中的虚幻之物,生活中根本不存在这类动物。

  由于阶级地位的差异,生活里人们能把美丑观念割裂得大相径庭。林黛玉喜爱的花花草草,就绝不为喜欢酒肉穿肠过的焦大所喜欢。花草在林黛玉眼里即为至真至纯的美好,而在焦大眼里就分文不值;酒肉穿肠过的生活,在焦大那里就是生活的至高美好,而在林黛玉的情感世界里就产生不了任何共鸣。同样,自然的美丑同艺术上的美丑也是有巨大反差的。金鱼盆景之类专供雅室存放的宜人物件,作为艺术标准衡量是美的,但要作为生活里可用之材论辩便无美可赞。金鱼盆景这类近似病态之美,在艺术世界里竟然还是美的上乘之境;而在使用世界里,它们全是不堪重用的废物一个。巴黎圣母院里打钟人加西莫多,自然形象丑陋不堪,可艺术形象却美不胜收。他人丑心善,专行侠义,在小说里是一个近乎完美的人性符号。而那些玩弄美丽善良多才多艺吉普赛女郎艾丝美拉达的诸多俊美男人或高贵男人,却一个个心灵肮脏,在雨果笔下,他们个个由自然之美转变为艺术上的极丑。

  特殊环境之下,美与丑也是会发生变化的。蚊虫蚂蚁老鼠之辈,日常生活里人们多不齿它们,更多是讨嫌它们,甚至会聚而灭之。但一个人一旦置身于荒漠之中,饥不得食,渴不得水,唇焦舌干,饥肠辘辘。而此时倘能捕捉住这些平日里心目中的丑陋之物,你也会视若珍贵无比美餐的。只要得手,你就会迫不及待地吞食腹中。如果在此环境中你久不能逃生,你便会四处搜觅它们,每当发现一只老鼠,或者发现三两只蚂蚁,你便会觉得它们美不胜收。每有所得,必心情舒畅,眼放光芒,因为特殊情景之下的寻常丑物,如今变得比鸡鸭鱼鹅山珍海味都要美妙实用百倍千倍。而在此境遇中,平日里你真爱百倍千倍感觉美不胜收的黄金珠玉、古玩字画,却变得一文不值甚至丑陋不堪。它们在你危及生命的情况下,不仅解不了你的饥饿,也解不了你的口渴,从实用价值来衡量,它们一件件不仅在你眼里没有任何美感存在,而且显得那样其丑无比。如果你一旦失去了性命,这些物件不是被损毁,就是流落他人之手,对你而言,它们平日里在你心目中的任何价值全都荡然无存了。

  至于真假之分,也至为复杂。曹雪芹说: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时有却无。当然,这里所说的真假之便绝非之生活里的哪种具体物件,而是泛指人类社会的纷乱复杂现象。

  曹雪芹出身豪门世家,亲历了家族由繁荣富贵到堕落衰败的全过程。他对人世炎凉的感悟较之一般人或者出身一般人家的人来说,都是十分深刻的。红楼梦里那群公子小姐,一个个生在温柔富贵乡烟柳繁华地,衣食无忧,诗酒年华的,哪知道人世间的纷繁复杂与辛酸悲凉。他们受用过家族繁华时人们对自己恭维谦恭温顺的面孔,一旦在家族颓败之时,切身领教了人人背叛,个个冷目,处处窘困之时所遭受的怠慢甚至侮辱。大起大落的人生遭际,会使他们对生活的真与假油然而生怀疑。昔日所谓的烟柳繁华可否是真?昔日所谓的香车宝马,所谓的金雀玉屏,所谓的仆人如云,所谓的良苑华屋,所谓的俯视下端高高在上,所谓的一掷千金,到底是真还是假,是现实还是梦幻?如果没有贾宝玉那般具有过早的心理准备和参透世间万物本质的冷静,一般人是难以从容面对眼前的残酷现实的。真与假,对他们来说,谁也说不清辨不明。

  人情世情中的真假难辨,生活里的真人假人同样难辨,浸泛在生活中的诸多真相假象更难辨。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比比皆是,衣冠禽兽般的精英权贵是处可见。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之流,不是曾端坐高堂,发号施令,颐指气使吗?你说他们是真人还是假人?注水肉、瘦肉精、二恶英、苏丹红之类浸染透视过的劣质食物充斥货架,你能分辨得清谁真谁假?商店里所买的看似华丽的衣物玩具饮料,一个个包装精美,模样齐整,你知道哪个里面没有包裹着会伤害你的毒素?吃的用的玩的用品,琳琅满目,美不胜收,谁又能鉴别出它们的真与假?鱼贯出入党政部门里的衮衮诸公,一个个器宇轩昂,衣冠楚楚,见人谦恭有礼,你知道他们中间哪一个是真正的人民公仆,亦或是人民的罪人?

  当真的人真的事被挤于社会边角之时,当真的道理真的历史真相被肆意扭曲恶意虚无的时候,你还能相信什么是真是假是正是邪?你还能辨别得出什么是历史的原本什么是恶意的虚无?人一旦失去了本真,必要干作假之事;人一旦干作假之事,这世上就绝无真理可言;真理一旦被扭曲甚至被蒙蔽起来,假恶丑就会伺机兴风作浪,祸害人间。这世界,唯有了真人,才会有真事;唯有了真事存在,真理才会有出头之日,假恶丑才会有灭亡之时。

  至于公与私,那不是来自人的鉴赏识别能力,而是来自人的思想境界。境界的高尚与狭隘,决定着公心私心的大小多少。

  古人说的大道之行天下为公,是至高的人生境界。唯其至高,自古以来能达标者极其稀少。古之圣贤先哲,他们虽有至高的理想,却很难有至高的行为。他们大多是把做人的高标寄希望于他人实施,自己却从来不勉力为之。因此,天下为公一说便成了中华文化宝库中极其珍稀的行为高标,永远昭示着有志者去为之奋斗。今人因为孙中山书写了此条标语并广为流传,多以为这四个字乃肇始于他,实则不然。这四字出自《礼记·礼运》,原话是:“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意思是天下是人民大众的,不是统治者私人的。统治者的位子只能传给德能齐备的贤者,不能私相授受给自家儿孙。这里的“公”,演绎到今天,其意义内涵就更加广泛了,决不再单指君王传位给贤者,而涵盖所有抛弃自私自利心态之后的一切正义行为。

  天下为公一说,几乎世世代代的人都说它好。可真正能做到的人却凤毛麟角。除了传说中的尧舜禹如此作为以后,后世帝王就再没有谁效仿过。不管是大帝王还是小诸侯,因为大家知道了为王为侯的尊贵与优渥之后,一个个就变得私心满满起来,都名正言顺地把帝位王位侯位传给了自己的儿孙,把自己治下的大小天下变为纯粹的家天下。

  古人还说,“人之初性本善”。其实这话没有多少科学道理,人一生下来,原本无所谓就具备善恶公私之心的,都是在逐步成长过程中,首先受周围亲人的熏陶或训导,再加某种上天生的本能,才慢慢辨识善恶,滋生公私之念的。

  善恶观念纯粹受后天影响指使,而公私之分却多少带有先天本分。一个生命一经面临饥饿之感,他首先就是要索取果腹食物。人类如此,其它动物也同样如此。懵懂中饥饿的小孩,所思虑的全是如何把可食之物抓到嘴里,以满足自己需要。及至渐渐长大稍明事理之后,当得知周围也存在着和自己一样需要食物果腹的竞争者,他们的先天私心便转化为后天固定的思维。不管自己是否肚腹饱满,依然希望多占食物。再后来成了人,具有了相当生存能力之后后,这种私心也便慢慢扩大了范围。所获取的食物不仅满足自己,还要满足家人乃至近系亲属。这种私心,是就家庭之间而言的私心,而在家庭内部却性质不同。在其他家庭看来是私心的行为,由于惠及了家人,在家庭成员中便带有了公的色彩。因此,私心最原始的意义是来自人自身生存需要而产生的自我保护本能。

  有单纯为自我之私到一家之内的公与私,如此以来,公与私之意就渐渐大而广之起来。一个家庭与另一个家庭之间就形成了各自为己的私心,这是家庭之间的公心与私心;如果某一个人一旦主事一个群体,他与并行的其他群体之间就有了利益争夺。他争夺来的物品不仅供自己小家享受,也为群体里的大家共享。在群体内部,他如能够公平分享所获取的物品,他在群体内部就有了大于自家的公心,而与并行的群体之间,他为自己群体获取越多的利益,对别的群体来说他的私心就表现得越严重。再大而广之推演,在更广大的族群之间、地域之间,乃至国家之间,能够担负起一方使命的主管,他在与之并行的相等群体之间,也存在着利益纷争。任何一个主管一定都希望为自己的辖区争得更多的利益。由于争得的利益越多,辖区内的受众就享受得越多,辖区之内的民众如果都能公平分享他挣得的利益,那他在辖区内的公心就越大。反之,由于他挣得利益越大,其他并行辖区争得的利益就相对要少,那他身上就难免要背负上私心太重之说。

  公与私如此说来都是相对而言的,这世上很少或者基本没有绝对的公,但却有绝对的私。谁也不能否认私心存在的客观性与合理性,否定了,那就是绝对的不公允,或者说是绝对的偏执。人皆有私心,而许多私心又是合情合理合法的,是不容置疑其存在甚至应该发扬光大的。小而言之,对自己的父母尽孝,对自己的儿孙关爱抚养,对自己家人的呵护保护,都是堂堂正正值得赞美的私心,这已形成亘古不可变更的优良文化传统。如果谁要说,你私心,为啥不能对天下所有的父母所有的孩童都像对待你自己的父母自己的孩童一样呢?那谁就是绝对的偏执与错误。天然的血肉感情是谁也分不开扯不断的,人只有管好了家,才能说管好他人。当然这种管好,是在不剥夺他人利益的前提下,是在自己正当的感情投入中运行的。如果为了自家而牺牲大家甚至伤害他人,那不仅是太过自私,更是行为可耻。合理地关照家人,温情家人,是人的本性,也是生活的常规,只要合乎天理人情道义,谁都应该勉力为之,矢志不移。大而言之,某些看是带有私心的东西较之于集体与国家的利益尊严而言,便成了公心。义正词严地捍卫公理道义,坚定不移地捍卫真理,不顾生死地抵御外侮,凡此种种,不管站在哪个角度看,都不为私心,而是值得讴歌赞美的天下公心。

  私心的合理性理当肯定与支持,但私心一旦越界,就偏向了邪恶。不管身为何人,只要你不顾他人死活,为自己,为族群,甚至为自己的国家,都不能称之为公心,而是应当受到谴责鞭挞的私心甚至恶行。发生在中东地区的某些教派之争给当地人民带来的血腥与痛苦,为了显示自己霸主地位四处蹂躏侵犯弱小的世界头号强国美国,为了一己之私好端端地要闹着独立的分裂行为,它们看似代表一个族群甚至一个国家的所谓利益,其行为都是彻头彻尾的自私甚至野蛮,绝无公理可言。

  私心的大小取决于个人私欲的膨胀程度,私欲的匣子一旦打开而不知节制收敛,人类的不幸包括私心者自己的不幸便由此开始。恐怖分子都是身处暗处的私心膨胀者,暗杀是其主要手段,残害无辜是其惯常行为。美国是当今世界上最大的明火执仗的恐怖分子,它依仗自身强大,便随心随欲,为所欲为。今天打杀这个国家,明天惩罚那个民族,谁不顺眼惩罚谁,谁有碍他霸权就打击谁。它的看似维护国家利益,其实质是彻头彻尾的自私与贪婪,绝无公理存在,更无道义可言。

  私心一旦有了阶级之分,便成了不可调和的历史纠结。这类纠结只有通过阶级之间的斗争,才能消除矛盾,达到天下太平。人类历史上绝大多数时代都是财富为少数人占有的时代,那样的时代之所以存在,就是由于代表少数人利益的人掌控了国家政权。国家机器成了维护极少数人非法巨额非法的工具,绝大多数人处在他们的统治之下,以绝对多的付出换取极其微薄的收益。由于阶级之间矛盾的不可调和,这种私心势必要通过暴风骤雨式的斗争才能摆平。谁试图通过和平手段让那些财富大量占有者们心甘情愿地把自己的财富与民共享,那无疑与虎谋皮,绝对难以实现。

  新中国建立之后,虽然经过二十几年的社会主义制度洗礼,少数人的阶级梦依然没有改变丝毫。他们不惜一切反对阶级斗争学说,其实是害怕一旦人民群众真正觉醒,就会起来夺取他们的非法所有。他们的私心大如宇宙,他们的贪婪深似太空间的黑洞,他们的贵族心态强似太阳之火,他们的阶级观念顽如金钢牛筋。现实生活里那些不愿提阶级斗争学说的人,其实骨子里最崇尚阶级学说。唯有阶级存在,他们才能享有特权与尊贵,才能高高在上成为身上人,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容不得谁再去多余置喙磨牙。

  毛泽东一生都在为消除自私自利心态而努力奋斗。确立人民当家做主的社会主义公有制度,就是为了从政权性质上消除私心的泛滥,让广大的人民大众语所谓的权贵精英一样公平分享社会财富,享受做人权利。这才是名副其实的天下为公,不稍含有任何私心杂念。毛泽东深知人的私心的与生俱来与根深蒂固,因此他采取多种措施,通过多种渠道,想法设法改造它、压制它、萎缩它、直至消灭它,力图把一个真正由相对平等的社会制度奉献给中华民族乃至全人类。毛泽东时代,斗私批修是人们耳熟能详的流行口号,很斗私字一闪念是人人时刻警觉的座右铭,严惩官僚主义贪污腐化是消除私心杂念的强硬手段,整风学习劳动改造是通过身心锻炼让领导干部与知识分子彻底接受公有制社会制度的得力措施。

  由于私心具有的天然性,根除它实在难于上青天。现实生活中能做到大公无私或者大公少私,都是很难的事情。毛泽东以他穿透人心与历史深远的深邃眼光,对这个问题看得比任何人都入木三分,因此他做起来比谁都深入科学、都有耐心、都布局长远。尽管他身后,许多事情又回到了传统的老样子,但他的伟大理论与实践无疑为人类指明了一条永不停歇的理想之路,必将激励着后世有所作为之人去为之奋斗。

  毛泽东是大公无私的倡导者与实践者,更是身体力行者。他身上所具有的诸多美德,都将成为人类共同的精神财富,永远泽润后世人类,烛照历史纵深。

  2018-02-12

最新推荐

习近平对首个“中国医师节”作出重要指示习近平主持政治局会议 听取长生疫苗案汇报习近平谈改革:真诚倾听群众呼声,真实反映群众愿望郝贵生:谈谈《共产党宣言》中的阶级斗争思想

热门文章

【活动报名】从瑞金到延安用26天重走长征路 剩不到10个名额

钱昌明: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该不该捍卫?

龚忠武:毛主席为中国留下的宝贵财产——速度!

郭松民 | 抗日敌后战场:前线中的前线

辽宁王忠新:坦赞铁路兴衰带给人们的思考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