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可抗日死:乡绅治理与党的领导

作者: 宁可抗日死 日期: 2018-02-13 来源: 红歌会网

  近年,乡绅治理的话语时常可以见诸媒体,乡绅治理似乎成了某些人农村改革的救命稻草。什么叫乡绅,毛主席在《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中就说到过,乡绅是指那些看不起农民,欺压农民的人。乡绅阶层是中国封建社会一种特有的阶层,主要由科举及第未仕或落第士子、当地较有文化的中小地主、退休回乡或长期赋闲居乡养病的中小官吏、宗族元老等一批在乡村社会有影响的人物,是旧中国等级制度的产物。今天某些人眼中的乡绅,无非指那些首先富裕起来的,有一点能力,有一定经济实力——影响力的人。所谓乡绅治理,说到底就是能人治理。赚到钱了,有钱了,首先富裕了就是能人。这些人,往往有身份有威望有地位,让人仰望。这种能人治理模式,说到底还是等级思想起作用的结果。这种能人治理的乡绅治理结构,说到底是在推崇和制造一种新的等级和等级制度。不过,首先富裕了,是不是就是有本事的人,就是能人,社会上是存有很大的疑问的。事实上,这些年请能人回乡,担任村级两委领导人的不在少数,但农村鲜有治理好了的,最多,也就是修一修乡村公路什么的,而修乡村公路也不一定全是能人出钱,有的除了集资,国家也是要出一部分的。修乡村公路也许还是因为这些能人他们自己首先也要出行方便。有些能人,由于素质太差,反倒把农村基层组织搞得乌烟瘴气,甚至搞成了黑社会性质的也不在少数。

  今天的农村党组织,要么软弱涣散腐败无能要么形同虚设名存实亡。农村两委虽然都存在着,但指望他们为农民办事办实事办好事很难很难,他们不腐败不作恶不欺男霸女欺压百姓鱼肉乡里就该烧高香了。这种情况当然是不能继续下去的,是必须要改变的。要改变农村目前的局面,就必须要重新把党请回农村。

  有人可能会说,这话说的,难道农村没有党组织吗?当然有的。

  今天农村为什么会出现三农问题,出现黑恶势力,出现家族宗族称霸的局面,毛泽东时代为什么没有这些情况,根本的原因还在于,共产党实质上基本退出了农村退出了农民的政治生活,农村基本丧失了党的领导,党在农村基本没有话语权。虽说,农村党支部形式上仍然存在,但不过是聋子的耳朵,党支部只是给一些人带去一些利益罢了。

  重新把党请回农村,首先,要整顿农村党员,让不合格的党员退党。其次,加强农村党员的政治思想教育,用马列毛主义,用共产党的宗旨信念,用共产主义的理想教育党员,提升党员素质。共产党继续搞经济为中心,搞私有化少数人富是不行的,共产党还是要讲并且要大讲特讲立党为公,大讲特讲无私奉献、大公无私、公而忘私,大讲特讲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此,可以把一些有理想有抱负的青年人吸收进来并送到地方党校进行培养,用马列毛主义的先进思想教育他们,传授给他们先进的农村治理理念。再次,在党员中选拔像河南南街村王宏斌,贵州塘约村左文学那样的优秀分子担纲党支部。最后一点很重要,就是如果要想真正解决三农问题,让农民摆脱贫困,还是要要求农村党组织,重新带领农民走社会主义集体道路。这是重新凝聚人心,实现农村共同富裕的必由之路。贵州塘约村不是很能说明问题吗?继续靠坚持如同几千年封建社会的一家一户分田单干,是建设不好农村,改变不了农村目前的窘境,也是建设不好共产党的农村组织,改变不了党风和农村的社会风气的。

  为了更好地在农村加强和体现党的领导,国家还完全可以试行在农村取消村委会,在农村实行党的一元化领导,由党支部代行村委会的一切职权。这样还可以减少农村组织机构,减少村级干部人数。农村党支部和村委会,他们的工作任务和工作性质并没有本质的区别,都是为了管理农村,治理农村,改变农村,带领农民脱贫,走向富裕。这项工作,有一个农村党支部足够了,没有必要再搞一个村委会。

  有人可能会说,取消村委会违反了农村的基层选举法,选举法是人制定的,人制定的也是可以改变的。大概从上世纪末的1998年11月4日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五次会议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到现在快二十年了,人们经常见到的新闻是不正当的拉票和贿选,许多是有钱的宗族势力大的当选。农民的直选又选出了什么名堂了?带给了农村什么?治理出了什么成绩?带给了农民多少好处了?乏善可陈,可怜得很。

  国家甚至可以试行在我国县级以下地方,取消县乡两级政府,有县乡两级党委代行政府职权,同时,取消县以下政协,保留一个人大足够了。听说这些年在乡一级都搞了一个政协机构,每年还要开会,造成了极大的人力物力财力的浪费,有这样的必要吗?同时,国家还应该取消地级市,改由省对县直管。在政府行文的时候,往往是某某省某某市某某市,不别扭吗?当年国家搞地改市就是一个错误。地区改市之前,地区只是省的派出机构,不是一级政府,机构人员都很少,地改市以后,机构人员都极大膨胀了,这不是加重了老百姓的负担吗?何况,地区改市经济就发展快了,不改市经济就会停滞不前了?可能吗?据说,这些年国家还把一些城市搞成了什么副省级城市,有这样的必要吗?这样搞和发展经济,改善民生有什么必然的关系吗?现在还听说有一种传言,不知是真只假,国家要把一些省会城市改成中央直辖。如果是真的,是不是一种折腾呢?真希望这不是真的。

最新推荐

《红歌会周刊》0502期:柳传志“冲天一怒”引深思这位80后对世界洞若观火,妙招频出,人们刮目相看韩毓海:马克思诞辰200周年,说说“大胡子”的那些事儿习近平和母亲

热门文章

郭松民:朝鲜“午夜惊奇”是对美国蛮横立场的一次反击

老田:柳传志的“冲天一怒”引人深思

篝火:毛泽东是1,其它都是0

顽石:揭露黑暗与讴歌光明

有必要颠倒黑白贬低毛泽东么?谈谈毛泽东为何这样解决西安事变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