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明浩:义和团在纽约曼哈顿

作者: 古明浩 日期: 2018-02-13 来源: 红歌会网

  2016年5月28日《人民网》一则〈留美女生只因讲中文遭白人女子攻击致鼻骨骨折〉的新闻写道:

  “本月20日晚10时30分到11时间,就读亚利桑纳州立大学本科的中国女学生石晓琳,在坦培市的列车上,遭22岁白人妇女凯莉.拉特莱奇谩骂和殴打。石女在车上和朋友说中文时,拉特莱奇走过来,嘴里骂骂咧咧,叫嚷‘你们滚回中国去’。石下车后,拉特莱奇也跟着下车,紧随不舍继续对她喊叫,并挥拳击向她的脸部。……她一度失去知觉,醒来后发现自己倒在地上,满脸是血。她的朋友也遭攻击,幸伤势不重。石的鼻骨被打断,眼睛被打肿,尽管伤势稳定,但医生说可能需要手术。”

  白种女人对中国女学生动口又动手的欺侮,让人想起出身台湾移民第二代,曾任加州大学黑斯廷斯法学院院长目前为该校杰出教授的吴华扬,2017年5月接受《美国之音》访谈华人在美地位变迁时的表白:

  “在美好和礼貌的表面下,其实暗流涌动,亚裔仍然会遭遇各种各样的歧视。有时候我们越成功,就会越有反作用,他们认为我们是在占领。”

  “亚裔不仅仅在工作的地方感受到歧视,在生活中也存在歧视。有时候我走在旧金山街头,有人开车路过,突然摇下车窗,叫我‘中国佬’,或‘滚回到你原来的地方去’。这样的事情虽不是每天或每星期都碰到,但可以説每个月都会遇到。”

  比起某些挟洋自重的黄皮白心们,肯为真相发出不平之鸣的吴华扬是值得赞许的,他的坦白揭穿了所谓的高等华人在白人眼中恐连普通仆人都不如。《纽约时报》都市版华裔副主编罗明瀚的遭际就是一典型案例,借职业之便他以公开信诉说委屈——那是2016年10月的一个阴雨天,他和家人朋友从曼哈顿上东区一座教堂推著婴儿车出来,正赶著要去不远处的韩国餐厅用膳,可能因人多挡到后边一位白人妇女:

  “当你对着我们咆哮‘滚回中国!(Go back to China!)’时,我完全呆住了。犹豫了几秒钟后,觉得应该过去安抚你一下。不过你好像被我吓到了,掏出手机威胁表示要报警。现在回想起来,还觉得那个场面很滑稽。你可能会被起诉,尤其当我跑开后,你还在背后大叫‘滚回你们XX的国家!(Go back your  F**king  country)。’‘我是在这里出生的。’我吼了回去,我觉得这真有点傻,但也想不到其它方法证明我属于哪儿。这当然是种族侮辱,而我也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了。如果去问问那些亚裔美国人,你会发现对很多人来说,这样的记忆从未间断。有的发生在校园里,有的在街头或者杂货店里。”

  “你对我家人的侮辱,伴随我们经历的种种不堪的回忆,像一把利剑插进亚裔美国人心里。这种持久的外来人感觉,却是我们很多人每天都要与之对抗的。不管我们做什么,多么成功,交什么样的朋友,但是我们不属于这里,我们是外来的,我们不是美国人。”

  “我的父母为了逃离共产党的统治,从中国大陆逃到台湾。他们后来到美国读研究生,生了两个孩子,并把他们培养到了哈佛大学。而我现在在《纽约时报》工作。然而,我有时依然觉得自己是个外来人。我怀疑这种感觉会有消失的一天?或许,更重要的是,我的两个女儿长大后,也会被同样的疑惑困扰吗?是的,从网上支持的声音中我找到肯定的答案。但是,我7岁的女儿当时目睹了那一切,并不停的问我太太:‘为什么她让我们回中国呢?我们不是从中国来的呀。’‘对,我们不是。’我妻子这样回答她,‘我们是美国人,只是有时候人们不理解。’我希望你现在理解了。”

  这番低调的痛楚心酸激起了广泛的回响——

  “我是第四代华裔美国人。我的父亲和祖父均出生于美国,我在皇后区长大,于上东区一座合作公寓住了16年。在我们的双胞胎出生后,我妻子——也是华裔美国人——有一次和孩子们在电梯里,一个女人问她,‘噢,这楼里有人生了双胞胎?’此人以为我这位藤校律师妻子是保姆。有几次我去拿外卖,公寓楼里的人训斥我应搭货梯而不是客梯——他们假定我是送餐员,而不是住户。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在我七岁的时候,父亲跟我解释‘chink’(支那佬)是什么意思,因为邻居在我们门前用喷漆写了这个词。(而我是韩国人)”

  “叔叔的车停在他达拉斯家门口车道上,被人涂上‘滚回中国去’几个字。当时我八岁,经常哭。”

  “我正走向自己的座车,一名白人女子跑到我跟前说,‘我讨厌看到你们这种人从真正的美国人手里抢工作。滚回属于你们自己的国家。我们不需要二流老师在美国教育我们的年轻人。你们这种人必须滚回去,否则就要挨枪子儿。’是的。我身上也发生过这种事。我是一名美国公民,是一名经过认证的老师。这一切令人心痛,但却是事实。”

  “我也遇过这种事,就在上东区我住的公寓楼外面。一个女的径直走到我面前,让我滚回自己的国家,但我一辈子都生活在这个国家。我甚至都无法相信。至于那些说‘他们就是说说而已’的人,猜猜怎么着:话也能伤人,那天回到家后我哭了,尽管我不应该为身为美国人而感到伤心。”

  “作为一名亚洲人,就意味着你得忍受美国社会中‘尚可以接受的’种族主义。我每周都会碰到一次这样的事情。”

  “这种事每天都发生在亚裔身上,我们通常保持缄默,人口数量相对较少,经常被忽视。”

  这些不忍卒读的心声会让人对那些以脱离本生乡土为得计、甚至以移民优越骄人的亲友打一百个问号。显然无论自由女神或美国宪法如何妆扮摆设,都无助于解缓华人处境的艰辛;以“神爱世人”招徕的基督教文明既心口不一,“民族熔炉”的口禅又岂能轻信!以上华裔所遭遇的悲惨恶劣显示的是,始于1882年的〈排华法案〉虽已于1943年废止,甚至加州议会于2009年、美国参议院于2011年、众议院于2012年还曾就此向华人作迟来的道歉,然而看似前进的历史却依然在原地踏步;1877年爱尔兰工人凯尔尼(Dennis Kearney)在三藩市大沙地(Sand lot)工人大会高喊:“华人滚蛋”(The Chinese Must Go)的蛮横至今仍是崇洋媚外者不得不面对的残酷现实,特朗普不就煽动:“如果你让‘那些人’各归其位,那么一切都会又好起来。”

  洋基佬从上到下“滚回中国去”的排华不禁使人联想起要“保护中原,驱逐洋寇”,使中国重归“一统”的义和团,现今动辄以人权、自由责人的伪善者真的比百年前满腔爱乡热血——“还我江山还我权,刀山火海爷敢钻”者文明吗?从拳民领袖于栋成的布告吾人可以深味,本质是纯朴农人的团民为何拿起刀矛以肉躯捍卫中华:

  “若辈洋人,借通商与传教以掠夺国人之土地、粮食与衣服,不仅污蔑我们的圣教,尚以鸦片毒害我们,以淫邪污辱我们。自道光以来,夺取我们的土地,骗取我们的金钱;蚕食我们的子女如食物,筑我们的债台如高山;焚烧我们的宫殿,消灭我们的属国;占据上海,蹂躏台湾,强迫开放胶州,而现在又想来瓜分中国。”

  可中国入世贸组织首席谈判代表龙永图却说:“义和团思想才是中国真正的大敌”,这句话难道没有为八国联军的烧杀掳掠开脱之嫌吗?陈独秀说得好:

  “他们只看见义和团排外,他们不看见义和团排外所以发生之原因——鸦片战争以来全中国所受外国军队、外交官、教士之欺压的血腥与怨气!他们只看见义和团杀死德公使及日本书记官,他们不看见英人将广东总督叶名琛捉到印度害死,并装入玻璃器内游行示众!他们只看见义和团损害了一些外人的生命财产,他们不看见帝国主义军事的商业的侵略损害了中国人无数生命财产!他们只看见义和团杀人放火的凶暴,他们不看见帝国主义者强卖鸦片烟、焚毁圆明园、强占胶州湾等更大的凶暴!他们自夸文明有遵守条约及保护外人生命财产的信义;他们忘了所有条约都是帝国主义者控制中国人之奴券(最明显的是关税协定及领事裁判权),所有在华外人(军警、外交官、商人、教士)都是屠戮中国人之刽子手,所有在华外人财产都是中国人血汗之结晶!……义和团诚然不免顽旧迷信而且野蛮,然而全世界(中国当然也在其内)都还在顽旧迷信野蛮的状态中,何能独责义和团,更何能独责含有民族反抗运动意义的义和团!与其憎恶当年排外的义和团之野蛮,我们宁憎恶现在媚外的军阀、官僚、奸商、大学教授、新闻记者之文明!”

  的确,“神助拳,义和团,只因鬼子闹中原”者的爱国主义立场是不容置疑的,任何只见拳民之病而无视联军之恶者,纵不是汉奸,也难脱贱种,正如孙中山所挑明:

  “义和团的人格,与庚子辛丑以后,一班媚外的巧宦,和卖国的奸贼比较起来,真是天渊之隔。可怪他们还笑义和团野蛮。哼!义和团若是野蛮,他们连猴子也赶不上。”

  中国最早的留美学生容闳就直言:

  “义和团为乱民乎?此中国之民气也。民无气则死,民有气则动,动为生气,从此中国可免瓜分之局,纳民气于正轨,此中国少年之责也。(美国)十三州独立,杀英税吏,焚英货船,其举动何殊义和团?”

  长久以来一直为中国人仗义挺身的马克.吐温更曾以〈我是一名义和团员〉(I am a Boxer)为题在纽约公共教育协会上发出公论:

  “为什么不让中国摆脱那些外国人,他们尽是在她的土地上捣乱。如果他们都能回到老家去,中国这个国家将会是多么美好的地方啊!既然我们不准许中国人到我们这儿来,我愿郑重声明:让中国自己决定哪些人可以到他们那里去,那便谢天谢地了。外国人不需要中国人,中国人也不需要外国人,在这一点上,任何时候我都是与义和团站在一起的。义和团是爱国者,他们爱自己的国家胜过爱别民族的国家,我祝愿他们成功。义和团主张要把我们赶出他们的国家,我也是义和团,因为我也主张把他们赶出我们的国家。”

  他真不愧是世界的道义督察人,美国人可以排华,义和团又焉不能驱洋!既然华裔每个月被斥“中国佬”、“滚回到你原来的地方去”,或者“每周都会碰到一次这样的事情”,甚或“这种事每天都发生在亚裔身上”,更严重者“只因讲中文遭白人女子攻击致鼻骨骨折”、“你们这种人必须滚回去,否则就要挨枪子儿”,则“义和团主张要把我们赶出他们的国家”自是直道相待之正理;且按八国联军东征的逻辑,美国既有那么多马克.吐温以降的狂热排华义和团员,中国不也可以派兵杀将美国以维护侨民权益吗?

最新推荐

习近平:深刻感悟和把握马克思主义真理力量习近平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 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和经济工作中央重点党刊批孙政才、薄熙来是“假马克思主义者”习近平致信祝贺首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开幕

热门文章

河南漯河群众自建的毛主席纪念堂被毁,百姓哭声震天

黄卫东:美国军事进攻中国可能性分析与对策

李旭之:美国对中兴通讯的禁令让我们清醒了什么?

李光满:投降派要举手投降,近代史上丧权辱国的一幕会重演吗?

杨昭友:茅于轼也谈中美贸易战,这不是笑话吗?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