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云鹏:中国学前教育的问题实质及有效对策

作者: 谭云鹏 日期: 2018-03-13 来源: 红歌会网

  近年来,在学龄前儿童入园难的大背景下,幼儿园老师虐童事件和幼儿园饭菜伙食质量低劣的事件频发。在监控视频可迅速上网传播和录音设备小型化隐蔽化的当下,这些事件引发了社会各界的强烈关注,甚至引起了中央政府的高度重视,今年专门写进了政府工作报告中:“儿童是民族的未来、家庭的希望。要多渠道增加学前教育资源供给,运用互联网等信息化手段,加强对儿童托育全过程监管,一定要让家长放心安心。”政府爱民之心拳拳,但政府报告这样写,显然是治标不治本,开错了药方。中国学前教育需要治本之策。

  在当今中国,幼儿园在办学总体水平上由低到高可以分四大类:村庄的幼儿园,乡镇的幼儿园,县城的幼儿园,地级市以上的城市幼儿园;幼儿园在办园性质可分为两大类:公立幼儿园和私立幼儿园。所谓的“入园难”,其实是指进入公立幼儿园难,特别是公立的热点幼儿园(园名几乎都带“实验”或“附属”二字)。这类幼儿园都具备四大特征:收费低,师资好,硬件设施好,孩子吃得好。

  中国城乡教育的差距是巨大的,而学前教育差距尤其大,大多数村庄幼儿园仅有基本框架,没有全备的硬件设施,更缺乏专业的师资。说白了,就是盖几间房子,弄个院子,挂个牌子,有简单的玩具,有经过短期培训的代课老师或当地职校毕业的老师而已,这些农村幼儿园老师大都没有国家颁发的教师资格证。这里,即使发生虐童事件和幼儿园伙食质量低劣事件,也无人过问。因为农村幼童的父母大都在外地打工,孩子由家里老人代管,能有个安全地方待着,有老师照看着,有小朋友一起玩,这些家长已经很满意了。

  曝光虐童事件和幼儿园伙食质量低劣事件基本都发生在乡镇特别是城市的幼儿园,而且这其中绝大多数又发生在私立幼儿园。究其深层原因,还是国家的学前教育政策出了大问题,没有跟上时代的发展,没有满足人民的需求。

  首先,政府为了解决“入园难”的社会问题,在幼儿园办学方面自由放开,降低行业准入门槛,导致大批以盈利为目的的私立幼儿园出现,私立幼儿园分为普通幼儿园和贵族幼儿园。由于政府监管政策和措施不到位,普通私立幼儿园为了盈利最大化,在雇佣人员招聘教师方面,在硬件投入和伙食标准方面,都会压到最低标准。因此,这类幼儿园在虐童和幼儿伙食质量低劣方面出事最多。相对而言,贵族幼儿园收费高昂,在硬件和伙食方面都舍得投入,招聘师资往往注意高低搭配,既不会全招高档次的,也不会全招低挡次的。一旦出事,往往是个别低档次老师的虐童事件。

  其次,政府为了解决“幼儿园师资匮乏”的社会问题,在开办学前教育专业上乱开口子,让大批本来不具备培养学前教育师资的学校开设学前教育专业,这其中有按国家政策已经停止办学的中等师范学校,有根本不具备办学条件的县区级职业学校和省市级职业学校,也有匆忙上马学前教育专业的高等学校。其中,有些学校招生困难,考生只要考一点分就招录,问题学生成堆;有的学校没有专业师资,也没有技能训练场地及器材,只是让学生读书学理论。导致大批不合格的所谓学前教育专业的毕业生进入各级各类幼儿园中,虐童事件频发也就不奇怪了。

  “运用互联网等信息化手段,加强对儿童托育全过程监管,一定要让家长放心安心。”这是治标之法,不是治本之策。

  政府要做该做的是提高幼儿园办园的行业标准,落实退出机制,按照国家标准统一实施有效监管;制定并严格执行学前师资培养的国家标准,对不具备条件的学校,坚决实行退出机制。最关键的治本之策是在国力强大、财力雄厚的今天,国家要尽快把学前教育纳入到义务教育体系中,从根本上提高幼儿园老师的社会地位,让高素质的专业教师乐于进入这个行业工作!

最新推荐

习近平向世界公众科学素质促进大会致贺信在俄罗斯,听习近平讲昨天和今天的故事习近平发出深化改革动员令习近平要求掌握的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

热门文章

顽石:央视主持人有必要这么肉麻吗?

郭松民 | 评文在寅访朝: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尹国明:警惕极不寻常的“政治正确”,意在搞垮国企

一叶知秋:从对国企和私企的态度看另一种“政治正确”

雨夹雪:一个关于毛主席的谣言是怎样炼成的?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