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国英:小县城的楼市狂欢,是对乡村中产的致命收割!

作者: 杨国英 日期: 2018-03-13 来源: 新青年2018

  乱云飞渡小县城,买房中产负余生!

  春节前看房,春节后买房,这是2018年中国“乡村中产”兴起的热潮。

  何谓“乡村中产”?他们要么在农村是种田大户、作坊式加工厂的老板,要么常年在外务工或经商。当然,除了长三角和珠三角等极少数经济发达的农村外,绝大多数的“农村中产”,都是在外务工或经商为主。

  “乡村中产”赚钱不易,他们常年奔波,省吃俭用,赚的都是辛苦钱。虽说是“乡村中产”了,收入也远比城市中低收入阶层高得多,但是,生活质量却远远不如城市中低收入阶层,毕竟,城里人的社保更健全(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失业保险、工伤保险、生育保险),孩子的教育环境也比乡村好得多。

  这些“乡村中产”的买房目的地,大都是所在的县城、或者地级市,手头不是太宽裕的,选择在县城买房,手头特别宽裕的,则会选择在地级市买房。能在省会城市、甚至一线城市买房的,那就不叫“乡村中产”了,而是“乡村土豪”了。

  在往年,混得好的,也会在县城或地级市买房,你不买房,手头上的钱,还能干啥呢?再说,这些年,乡村的中小学都在合并,都流行去县城读书,孩子小的,你不买房,读不到好的学校,孩子大的,学习成绩不甚理想的,你不买房,怎么谈婚论嫁——现在的农村,在县城有套房、再有辆车,已经成为男方娶亲的标配。

  县城或地级市的房子,年年有人买,但是,远远不如今年这么狂热——在前两年一二线城市房价疯涨的推波之下,在三四线城市也惯用棚改户现金补偿的助澜之下,在今年的春节,除了“国家级贫困县”之外,超过90%的县城,应该都胜利完成房地产去库存的艰巨任务了。

  包括县城和部分地级市我国广泛的三四五线城市,在这一波“乡村中产”的购房狂潮之下,房地产是去库存了,不仅是去库存了,而且还是房价超级大涨地去库存了,这对于地方政府和开发商来说,是个多么值得祝贺的事啊。

  举例来说,在我家乡的县城(苏中里下河地区),2017年的房价(均价)才6000元左右一平方米,现在飙升到8500元出头——往前再推三年,当地房价的走势是,2014年均价4000元一平米,2015年跌到3500元左右,2016年反弹到4500元上方——然后,从2017年初开始,一路向上,直到现在的8500元上方。

  地方政府和开发商是开心了,他们终于解套了,并且还大赚特赚了。但是,在这一波房价高峰抢房的“乡村中产”,这有可能终生被套了,这一波县城抢房潮,是一次对“乡村中产”的致命收割!

  为什么这么说,我仅做3点讨论。

  1

  人口

  房价短期看政策,中长期看人口。

  短期政策有许多,货币政策了,调控政策了,信贷政策了,棚改户现金补偿政策了……但是,这些,除了对卖房者有影响外,对刚刚买房的,却已经是暂时过去式,你刚买房一个月、二个月,难道马上就卖房,好卖吗?

  房价的中长期走势,关键还是看人口。你的人口增长了,你的人口流入多了,住房需求自然上升了,当地房价就能托得住,就能涨得起来。但是,如果你的人口减少了呢,你的人口流出了呢,房价自然托不住,自然得跌下来,住房的需求下降了嘛。

  讲了这个道理。我们再看广大县城(或者三四五线中小城市),最近几年的居民人口虽然没有减少,也基本没有增加,但是,常住人口却大大地减少了。原因何在?我国县域经济的产业结构,以传统加工制造业为主,现在传统产业不行了,更多的人只能涌向一二线大城市去谋生、去赚钱,毕竟,大城市有现代服务业,对就业人口的容纳空间更大。

  2

  供地

  相比于一二线城市的人多地少,广大的三四五线城市,却是人少地多。

  说说我家乡的县城(姜堰,现已改为区),面积是927平方公里,常住人口79万,对比二线城市南京的鼓楼区(面积是53平方公里,常住人口130万),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姜堰土地面积是南京鼓楼区的17倍,人口却仅是其60%——南京鼓楼区的人口密度,是我家乡县城的28倍多。

  大城市的人口仍在持续增长(北京和上海的限购、限户籍除外),而土地面积却是固定的,常住人口增长,最厉害的还不是南京(最近三年,每年增长2万人左右),而杭州和成都的常住人口增长,最近三年,每年增长分别为10万人和20万人左右。

  全国经济比较落后的东北和西部地区,我们不讨论了,讨论起来,结果会更吓人。仅举例山西的长治和湖南的湘潭,这两个中部省份的地级市,长治市的面积是1.39万平方公里,有两个上海市那么大,湘潭市的面积是5006平方公里,也有两个半深圳市那么大。

  但是,人口呢?长治的常住人口是344万人,湘潭的人口是284万人(相比10年前,还减少了近10万人),上海和深圳的人口密度,差不多是长治和湘潭的16—20倍。

  这说明了什么?

  绝大多数三四线城市的房地产,是毫无价值的,更不是说小县城了,那么多的土地供给(房价不涨不供给,房价一涨必供给),相对那么少的人口,几乎是可以无限供给的——只要愿意,小县城几乎可以给每个当地居民,提供一幢楼的土地。

  3

  房产税

  这几天的两会,房产税又提了出来,时间点差不多是2020年。

  有人会说,作者你头晕了吗?房产税是以总房价为基数,大城市的房价高,被征税也多,小城市的房价低,被征税也低,明明是大城市更受伤啊!

  我没有晕!说说道理。

  房产税的征税多少不重要,关键是你能不能转移出去。

  大城市本就人满为患,更何况,广大乡村的年轻人、三四五线中小城市的年轻人,还在一波又一波地往大城市涌。未来大城市的房产税,是可以转移出去的,转移给租赁人群,即使是自住,只要房产税开征,大城市的房价也会配套上升的,因为,说到底,人多有需求。

  而小县城呢,广大的中小城市呢,不要说这一波又盖了这么多房子,又卖了这么多房子,还要再盖更多的房子,但是,说到底,你人少啊,人又少,房子又多,你租给谁?没有租,没需求,空着还要收你房产税,不管你基数有多低,关键你转嫁不出去,你得自己承担。

  说到这里,不知道大家还记得不记得,早在10年前,美国的底特律,一套房仅卖1美元,还没有人要——为什么?底特律是美国曾经的汽车之城,但是,最近10多年,汽车产业衰败了,呆在底特律,你很难找到合适的工作,人口大幅度流失,住房的需求大幅度减少了,没有住房和租房的需求,你就是白送也没人要,毕竟还要交税嘛。

  哀叹,广大的“乡村中产”,包括我家乡的众多亲友,这一波楼市狂欢(小县城)对你们的致命收割,历史将证明,这是极度残忍的。

  讲真话,希望不被骂,谢谢!

  但也不全是坏消息,有一个利好给各位读者分享:

 

  近期,一个超级重磅的楼市调控措施公布了:国土部、住建部联合发布了《利用集体建设用地建设租赁住房试点方案》,宣布将13个城市纳入试点!

  这是楼市调控以来,真正意义上的大招,其影响将非常巨大,对于楼市堪称重磅炸弹,显示出中国楼市格局的重大变化。

  参与试点的13个城市,全部为中国的核心城市,由此可见,中央建立“租售并举”住房体系的决心之大!

  这13个城市是:北京、上海、沈阳、南京、杭州、合肥、厦门、郑州、武汉、广州、佛山、肇庆、成都。

  试点城市来了,全国推广还会远吗!

  这个举措最令人震撼的看点是:

  农村集体土地不用经过国家征地环节,直接进入了市场,租赁住房、共享度假小院这类项目将获得快速审批通道!同时,土地成本将大幅降低,对平抑未来的租金价格、房价将产生重大影响。

  共享度假小院,是结合市场刚需打造的城市家庭归园田居、享受共享度假生活方式的第二居所。在这里,你可以享受到共享度假的田园生活:共享旅途、共享文创、共享禅修、共享运动、共享医护......免费享受阳光、空气、养分、水......

  依据传统的审批流程,农村土地归集体所有,城市建设用地归国家所有。农村集体土地要变成城镇建设用地,需要通过地方政府征地,转换土地性质。直接在农村集体土地上建设的房子,是小产权房,一般来说不允许上市交易,也没有房产证。

  中国的这套“政府征地—土地拍卖—开发商开发”的体制,是从香港等地学来的。好处是能为中国城镇化迅速积累资金,让政府有钱投入基础设施建设。坏处大家都知道,由于政府垄断土地供应,所以房价、地价越来越高。而且,在征地环节中,往往引发农村集体组织和地方政府的冲突。

  此次改革具有重大意义

  第一:“利用集体建设用地建设租赁住房、共享度假小院”,是中国土地制度的重大变革,意味着以后“土地改革有巨大的空间”。未来,土地入市是不是一定要经过政府征地环节,都可能发生变化。这样,中国房地产市场自1998年以来的基本逻辑,可能发生重大变化。

  第二:这意味着政府向社会大规模转移土地红利,这是非常值得称赞的。

  第三:这意味着一大批低成本土地入市,由此产生一大批低成本房屋,对于抑制高房价、高租金将产生巨大作用。

  根据刚刚公布的“办法”——村镇集体经济组织可以自行开发运营,也可以通过联营、入股等方式建设运营集体租赁住房或者共享度假小院。兼顾政府、农民集体、企业和个人利益,理清权利义务关系,平衡项目收益与征地成本关系。

  想想看,如果集体组织自行开发,不仅政府征地环节没有了,连开发商这个环节也省去了,节省的成本会非常巨大。以北京、上海为例,土地成本占房价构成的70%,这部分就可以免去。加上开发商环节的省去,农村集体建设的租赁房成本可能只有商品的20%(一线城市)到30%(二线城市)。这是非常令人震撼的!

  第四:大城市郊区农村户口价值大增,将产生一大批新富阶层。这些农民将成为大批租赁住房的股东,长期享受土地红利。

  两部委公布的“办法”里,还有以下看点值得注意

  ①:项目用地应当符合城乡规划、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及村土地利用规划,以存量土地为主,不得占用耕地。

  ②:尊重农民集体意愿,合理确定项目运作模式,维护权利人合法权益,确保集体经济组织自愿实施、自主运作。

  ③:试点城市应当梳理项目报批(包括预审、立项、规划、占地、施工)、项目竣工验收、项目运营管理等规范性程序,建立快速审批通道。

  ④:集体租赁住房出租,应遵守相关法律法规和租赁合同约定,不得以租代售。承租的集体租赁住房,不得转租。探索建立租金形成、监测、指导、监督机制,防止租金异常波动,维护市场平稳运行。

  ⑤:承租人可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凭登记备案的住房租赁合同依法申领居住证,享受规定的基本公共服务。有条件的城市,要进一步建立健全对非本地户籍承租人的社会保障机制。

  也就是说,政府对于开发这类住房给予了大量优惠政策,包括快速审批通道,租住人员可以享受“基本公共服务”等等。

  那么,此举将产生什么影响?

  第一:这意味着中心城市楼市发生了巨大变化,不仅仅是“租售并举”,未来商品房、租赁住房和政策性住房将三分天下。

  商品房将成为有钱人的游戏,供应量会减少(因为大量土地要建设租赁住房、保障房),但购买的人也将减少。深圳市长之前曾描述了这种变化,未来住房将是“高端有市场、中端有支持、低端有保障”。

  第二:大城市狂涨的房价,将受到各类租赁住房、政策性住房的制约,只要集体建设用地租赁住房等供应量足够大,就可以遏制商品房的价格,让它涨得慢点。

  第三:“集体建设用地租赁住房”主要在郊区,对郊区房价影响较大。

  第四:由于建设“集体用地租赁住房”、国企运营的租赁住房、各类保障房,减少了政府来自土地的收益,所以商品房市场会显得更加重要,这是地方政府的重要财源。所以,商品房市场健康发展,是上述几种房子健康发展的基础,两者看似矛盾,其实相互依存。

  第五:未来房地产投资是一种“防御型投资”,主要用来抵御长期通胀,获得暴利越来越难,炒房变得越来越不明智。不过对于有经济条件的人来说,在大城市生活早买房仍然是必要的。

  最后,回答一个很多人会问的问题:为什么试点城市里,深圳缺席,而北上广都在其中?原因很简单,深圳已经在几年前完成了对区域内集体土地的征地,深圳没有这类土地了。所以,深圳的特殊性再次显现出来。

最新推荐

网论:“剥削阶级场”与社会主义社会郭松民:这是一个真正严峻的现实,我们必须认清习近平推动厦门经济特区建设发展的探索与实践习近平会见“全球首席执行官委员会”外方代表

热门文章

郭松民:这是一个真正严峻的现实,我们必须认清

三面红旗迎风飘扬,南京长江大桥桥头堡正式亮相

“娱乐圈”的毁灭——“资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末路

司马南:我的国,到底厉害不厉害?

“民国大师”们的“中国梦”不就是毛泽东缔造的新中国吗?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