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务必继续向美国学习!“开放”的美国为啥极端封闭?

作者: 辽宁王忠新 日期: 2018-03-14 来源: 红歌会网

“开放”的美国为啥“极端封闭”

——中国的对外开放应有四点需反思

  

76a73a61b2d60f928c42b30300f29d4f.jpg

  很多公知精英把持话语权,千遍万遍地说说美国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样板,是对外开放程度最高的国家,与国际接轨就是与美国接轨。可实际情况绝非如此!美国处处让别国开放市场,自己国家却处处封闭,绝对是一副帝国主义的强盗嘴脸。

  1、中国敞开大门欢迎外资进入,美国对中资处处设防。美国经济举双手欢迎的是让中国购买美国国债,至2017年10月份中国持美国国债规模为1.1892万亿美元,仍是美国第一大债权国。美国经济更热烈欢迎中国购买“两房债券”,中国持有的近5000亿美元的“两房”衍生债券已血本无归。但中国企业若购买美国公司,尤其是一些能源、技术等敏感领域的资产,尽管纯属商业行为,也会遭遇极大阻力,甚至被妖魔化。美国针对中国的投资“潜规则”核心词有两个,一个是中国,另一个是国家安全。只要是来自中国的投资,美国政客都会拿着放大镜观察,有时放大镜甚至变换成哈哈镜。

  中国的华为也无法撼动美国针对中国投资的“潜规则”,2011年,华为收购美国三叶公司200万美元部分资产的小交易,但在美国一些政客的操弄下,质疑华为此番收购可能暗藏不可告人的目的,最终会损害美国国家安全,最后只能无奈放弃。2012年,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更公开发表报告,指责华为和中兴的设备有损美国“国家安全”,“建议”美国公私部门不要选择这两家公司的产品,并“建议”CFIUS阻止化为和中兴在美国的收购和兼并活动。,一周之后,在美国方面巨大压力之下,华为宣布,放弃这一交易。更有甚者,华为两年更是在美被仲裁40多次!

  

cd590ba54217404e72f3894f54183a37.jpg

  2、中国放开外资进入银行比例,美国立法禁止外资进入银行。2018的“两会”要实施“取消外资控股中国银行比例限制”(此前规定,外资单独控股中国银行不能超过20%,联合控股中国银行不能超过25%),以及放开资本项下外汇业务等于西方金融全面接轨的所谓改革措施。

  美国喊金融自由化和金融开放的调门最高,却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专门立法,禁止外国银行在境内吸收美国居民存款,禁止外国银行加入美国联邦存款保险系统;不支持外国银行收购、兼并或控股美国银行等。通过这种种法律限制,美国成功地把外资银行排斥在银行业的主流业务之外,完全剥夺了外资银行与本国银行开展平等竞争的条件,最终使外资银行要么就是根本进不去,要么就是即便进去也活不下去。发展中国家的资本难以控制的西方国家金融权,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还设下森严的金融壁垒,防止外国资本控制本国银行。

  3、特朗普在中国签下大单,回国却用“双反”调查中国。2017年11月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抵达北京,开始对中国进行为期三天的国事访问,中美两国企业在两场签约仪式上共签署合作项目34个,金额达到2535亿美元。

  可回顾一年来的中美贸易,中国一直处于不平等对待的状态。尽管中国在关系到中国核心利益的农业、生物技术、金融领域对美国做出了重大让步,大幅开放了市场,而且是核心市场。可美国对华启用臭名昭著的301条款调查和美国商务部的“双反”调查等手段,都是几十年来贸易战中首次使用的极端手段,中国没有对美国发起一起贸易反制裁。特朗普不知恹足,步步紧逼,在中国开放市场的同时,美国却不向中国开放市场。尤其进入2018年开年以来,美国在不到两个月时间已经向中国贸易连开4“枪”后,特朗普政府竟又一次发出“警告”,美国将使用“所有可用的工具”来向中国贸易施压。

  

7d893e05855c2c119d87d3cf8ec401e7.jpg

  4、美国不准中国干预企业贸易,可美国政府却出面制裁中国。在加入WDO的特设条款中,专门要求中国政府不能干预国有企业的生产和贸易。可美国主动发起对华发起制裁,都不是普通的由企业发起的贸易争端,全是美国政府,甚至是美国总统亲自上阵发动制裁。如,美国总统特朗普亲自下令,阻止中国企业收购德国半导体企业爱思强;美国总统特朗普亲自出手,叫停中国私募基金对美国芯片制造的收购。至于美国政府(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以国家安全为由阻挠,拒绝批准马云12亿美元收购全球知名的汇款服务公司速汇金,不仅让马云收购失败,还要赔上3000万;中国泛海27亿美元收购美国保险公司Genworth,被美国政府全面审查,这样的例子更不胜枚举。

  美国政府所有干预中国企业投资、贸易的理由,几乎都是危害国家安全、危害公民信息。中国对美国的市场开放,什么时候有过以危害国家安全为由,对美国企业进行过一次制裁?美国的国家安全重要,中国的国家安全就不重要?

  5、中国严格履行WDO协议,美国却拒绝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中国签订WDO协议的条件是很苛刻的,给中国设立了很多特设条款,其中,中国要进口转基因粮食和“洋垃圾”。一直以来,美国对华出口最多的是转基因大豆,目前美国对华出口增幅最快、并且已经跃升第一大出口项的却是垃圾。据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数据显示,中国进口的美国垃圾从2000到2008年暴增916%,特别是在2004年之后增速惊人,主要包括废铁、废纸、饮料罐、废弃电子产品。美国一边高呼环保,一边却向中国倾倒“洋垃圾”。美国人在中国投资、贸易享受超国民待遇,连美国的垃圾在中国也享受超国民待遇,美国难道将中国当成垃圾场了吗?

  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有15年过渡期。根据规定,替代国做法应于2016年12月11日终止,中国这15年过渡期,履行了当时签订加入WDO的全部条款,根据《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议定书》第15条自动获得市场经济地位的要求。可到了2017年11月30日,美国特朗普政府正却带头公开拒绝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欧盟、日本等世界主要经济体,也都不如期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当中国履行完过渡期的WDO条款,在停止进口“洋垃圾”时,美国ISRI宣称,将与中方的禁令“作斗争”。

  

dd48e7eec7234a9fc0eb478c221d26e1.jpg

  6、面对美国的封闭制裁,中国的对外开放应当深思。尽管总设计师曾定调:“中国推行改革开放政策,首先就是要对美国开放。不对美国开放,对任何其它国家开放都没有用。”可经过30多年的对外开放,至少在对美开放市场上应深思4点:

  其一、不要被美帝国主义的虚伪性欺骗。自改开以来,崇拜美国,一切以美国为国际接轨的标准,绝对相信美国的市场经济开放性的鬼话,已经成为主流经济学家垄断性的话语权。正如北美崔哥所言:“不信谁在中国骂美国几句,保准有一大帮‘红色接班人’,立马在微博上操他祖宗。还有你们中国的精英和公知们,整天‘大嘴巴巴’地,不知疲倦地,宣传起美国的普世价值,那是一套一套的,比美国之音那帮孙子敬业多了。”可甭管怎么垄断话语权,怎么编造谎言欺骗,美国作为世界头号超级大国,作为世界头号超级帝国主义,它的掠夺侵略、虚伪无耻的本性,无论怎么掩盖也是徒劳。世界经济永远不能脱离世界政治,世界政治规则永远影响世界经济,这样一个ABC的常识,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忘记!

  其二、开放市场必须是双方共同开放。现在,美国之所以这样放肆的屡屡对中国的投资项目进行扼杀,十分令人遗憾的一个原因,那是同当年签订了美国到中国投资的协议,而不是双方相互投资的协定有关。这种单方面向美国开放投资的协定,让中国至少成为近50年内,唯一一个单方面向外国签下开放协议的国家。中国的精英们不是促使美国向中国开放,而是不断促使中国进一步单方面向美国开放,幻想通过输诚来换取美国精英的无私帮助。

  现在中国按签下的单向开放协议,对美国可以说完全开放了,可美国却由政府,甚至总统出面阻挠对中国开放市场,这与历史上没有签订中国到美国投资的相关协定有关。这种签约单方面投资开放的不平等投资现状,必须要努力改变!

  其三、中国已经到了退无可退的地步。“鸦片战争”在西方人眼里是一场国际贸易战,在中国人的眼里则是赤裸裸的侵略战争,不管从哪个角度看,国际舞台上的经济、政治、军事,这三者永远都是连在一起的。面对美国在国际经济、政治、军事的强权和霸权,在中国对美国做出众多让步后,美国并没有在中国所要求的高科技领域做出任何让步,中国逼美国开放高科技一无所获。现在中国已是让无可让、退无可退,必须积极主动出击,一方面要蔑视美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中国不想发生中美贸易大战,美国就喜欢发生贸易大战?一方面要主动出招,就像中国断然拒绝进口“洋垃圾”这样,没有相互制约,绝没有平等贸易和投资!

  

288b95f6e8ac06a84bd5a385a92efd0d.jpg

  其四、从独立自主的角度要降低对美外向依存度。2017年12月20日,日本外务省公开了25册外交文件。其中一份公开的外交文件显示,1979年,在中国实行改革开放政策后不久,美日两国政府为让中国经济对美日形成依赖,避免今后成为“威胁”,曾密谋举官方和民间之力的合作方式来“瓜分”中国。外交文件还进一步显示,日本时任外相园田直1979年4月6日与美国时任国务卿万斯会谈,双方声称从美日争夺在华权益导致了太平洋战争的教训出发,在“协助”中国现代化之际,日美应该携手合作。请看清楚“让中国经济对美日形成依赖”,美日再用合作方式来“瓜分”中国。

  那么,中国外向依存度到了什么程度?依赖性有没有形成?2004年中国对外贸易依存度70.01%。国家统计局认为中国的对外贸易依存度普遍被高估,于2005年和2006年两次修订后的对外贸易依存度下降了10.2个百分点, 2006年中国的对外贸易依存度仍达65.17%。从1980年到2001年,美国、日本、印度、德国的外贸依存度大体稳定在14%-20%的范围内。2010年,美国的外贸依存度为28%,日本为26%,欧元区17国为34%,统计调整后中国的外向依存度最低的年份也超过50%,仍是美国的两倍。

  中国这样一个大国,外贸依存度竟达这样高的比例,尤其,这外贸依存中依存美国就占到三分之一。再加上美元货币的依赖、美元投资的依赖等,这样的经济依赖,可能用独立自主挺直国家的脊梁?!由此可见,中国的对外开放如何减少依赖性,直接关系中国的独立自足,关系中国能否被“瓜分”,必须要引起高度重视。

最新推荐

网论:“剥削阶级场”与社会主义社会郭松民:这是一个真正严峻的现实,我们必须认清习近平推动厦门经济特区建设发展的探索与实践习近平会见“全球首席执行官委员会”外方代表

热门文章

郭松民:这是一个真正严峻的现实,我们必须认清

三面红旗迎风飘扬,南京长江大桥桥头堡正式亮相

“娱乐圈”的毁灭——“资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末路

司马南:我的国,到底厉害不厉害?

“民国大师”们的“中国梦”不就是毛泽东缔造的新中国吗?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