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武:五胡之乱首先不是民族问题,而是西晋的政治秩序崩溃

作者: 萧武 日期: 2018-04-16 来源: 国风观察

  五胡乱华这个事情,这些年的叙事越来越民族主义了。但根本的原因并不是民族矛盾,之所以出现五胡乱华,一句话总结,就是不作死,就不会死。晋朝自己作死,拉上了中原地区的汉人为他们垫背,内迁的少数民族也卷入了这个过程,也被晋朝的统治阶级拉去垫背。

  五胡之乱包括匈奴、鲜卑、羯、氐、羌,各自的情况都不相同。

  匈奴主要是指当时已经内迁到今天山西境内的匈奴,实际上主要是南匈奴,北匈奴在从西汉到东汉的持续打击下,早就西迁了。内迁的匈奴在山西北部一带聚居,到五胡之乱的时候,虽然还是被视为匈奴,但在生活方式上已经基本上农耕化了。如果西晋在统一之后能够保持长期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这些匈奴的命运就是变成普通的汉族农民。

  但西晋从司马懿的时候就开始给子孙挖坑,这个坑一直持续不断的挖,越来越大,到西晋统一才过了十年的时候,晋武帝司马炎驾崩,晋惠帝司马衷继位,就开始进入八王之乱的时期。八王之乱就是一大群司马氏皇族各自带着自己封地的人马相互厮杀,等到各自的本钱都差不多耗完了,东海王司马越和成都王司马颖就开始各自招引不同的胡族帮自己打仗。

  匈奴内迁之后在山西聚居,生长繁衍,到八王之乱的时候,因为主要是在关中、河南、山东一带进行战争,山西境内相对比较稳定,没有受到大规模的冲击。所以,到司马颖把自己的本钱都打完之后,就主动拉拢匈奴,让匈奴给自己当雇佣军。

  匈奴一开始对司马氏的底细也搞不清楚,本来是抱着当雇佣军的心思去帮忙干活的。去了一看才发现,司马氏皇族已经把中原一带破坏的不像样子了,没有什么成型的政治势力能够掌控局势了。刘渊这才有了也想恢复祖上荣光的想法。

  但即便是刘渊依靠自己的匈奴族人起兵的时候,刘渊也并不完全把自己视为匈奴人,而是把自己视为汉人,是打着为刘禅和汉朝报仇的旗号。所以,刘渊就像清朝的皇帝一样,既是匈奴的单于,也是汉人的皇帝。自称大单于只是为了稳住自己的基本盘,也就是匈奴,更重要的还是他也想在中原建立统一王朝,当皇帝。

  东汉后期的社会形态也是家族聚居,生产关系还是庄园农奴制,一定程度上,这种生产关系模式和内迁的匈奴在结构上是比较相似的。所以,与其把刘渊时期的匈奴当成匈奴,还不如当成汉朝末期的世家大族,只不过他们是以部落为认同基础,而世家大族以血缘为认同基础而已。

  但也是在战争过程中,匈奴人中汉化程度比较浅的一部分表现出了越来越强烈的掠夺本性,也越来越强调自己作为匈奴人的民族认同。从刘渊到刘曜、刘聪,其实就是这样一个匈奴从农耕向游牧后退的转变过程,对匈奴的认同程度越来越高,对汉人的态度也越来越残忍。

  在这个过程中,就出现了羯族的石勒,而羯族在五胡乱华时期,也只出现了石赵这一次,就再没有出现过了。羯族本来就是被裹挟在内迁的匈奴中的一个小部落,人数不多,因此在经历了大规模的战争之后,很快就消耗完了。

  羌族和氐族主要出自西北,也就是今天陕西、甘肃一带的山区。这些地区在西汉时期虽然也已经设立了郡县,而且就在京畿外围,但山区道路崎岖,朝廷并没有进行有效扩张。一直到汉朝,才开始加强对这些地图上已经属于内地的地区加强控制,这也就是东汉和羌族进行了长达八十年的战争的主要原因。

  如果中原内地政治稳定,经济繁荣,边疆地区也大体稳定,那么边疆地区的少数民族就会向迁移过去的汉人学习农耕化的生活方式。如果内地政治混乱,内地汉人农民大量向边疆地区迁徙,结果就会是大量迁徙过去的汉族农民为了自保,向当地的少数民族学习,逐步少数民族化。

  原因很简单,如果内地政治稳定,官府就是向边疆地区迁徙的汉族农民的靠山,这些汉族农民在当地就处于优势地位。如果内地政治混乱,官府也没有能力在边疆地区维护正常的统治秩序,当地的少数民族就会占据优势,外迁的汉族农民也只能依附于他们。

  所以,无论是匈奴、羯族、羌族还是氐族,实际上都裹挟了大量的汉族农民,并不是纯粹的本民族组成的军队。而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根本性的原因并不是民族矛盾,而是晋朝的政治结构自己本身就有大坑,统治秩序不够稳定,出现了大规模的战乱,才为这些内迁的少数民族提供了登上历史舞台的机会。

  实际上,在每个王朝的末期,如果出现了大规模的战乱,缺乏有实力建立统一稳定的秩序的政治势力,而在长城一线附近有接近汉族农耕地区的少数民族,都会因缘际会的登上历史舞台。比如唐朝晚期就出现了沙陀人一度登上历史舞台,并且在很长时间内扮演政治主角的情况。从后唐到后晋、后汉,都是沙托人建立的政权。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因为在政治秩序崩溃之后,在当时缺乏有效的政治组织来充当组织主体,把更多的社会资源集聚起来,建立自己的统治秩序的情况下,这种建立在部落认同基础上的少数民族反而会因为其相对落后的等级体系,组织更为严密,战斗力也就更强。

  而当中原地区在长期的战乱过程中逐步形成了一个组织程度更高,更能动员和组织社会资源的政治势力的时候,往往就能够迅速击败其它政治势力,消灭这些趁乱而起的内迁少数民族势力,建立起一个新的王朝。而完成这个历史任务的,往往就是一个具有大体相同的认同的军事集团。

  从这个角度说,五胡之乱首要的原因并不是民族问题,而是晋朝自己的统治出了问题,人为打断了当时已经内迁的少数民族的汉化和农耕化的进程,反而出现了一个边疆地区的汉人胡化的历史倒退时期。

最新推荐

5年来,习近平这样说“金砖”习近平会见欧洲理事会主席和欧盟委员会主席郝贵生:论《共产党宣言》的现实意义(一)蒋高明:关于转基因几个流行说法的商榷

热门文章

纪录片《抗美援朝战争》(完整版)

栾祖虎:抗美援朝为何能取胜?毛泽东的总结发人猛省

太珍贵!1951年版纪录片《抗美援朝》

顽石|小文章有大道理

对于毛主席的态度,归根结底是由阶级立场决定的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