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老爷:犯鸿茅药酒者,虽远必诛

作者: 霍老爷 日期: 2018-04-17 来源: 微信号”霍老爷”

  虽近不诛”的低效和“虽远必诛”的高效背后,都是权力的任性和傲慢。

  一

  山东济南天桥区小太阳幼儿园的一位4岁小朋友又被班主任强行拽入开水房训斥,导致腾腾的大腿,臀部,会阴处大面积烫伤。

  看到4岁大的孩子身上裹满了纱布,还渗着鲜红的血迹,内心就像针扎一样。很难想象,一个4岁的孩子要忍受多么大的折磨!为人之父,想到腾腾对他妈妈说,“妈妈我疼死了,我好疼啊,妈妈我害怕”的场景就十分痛心。

  孩子下体被烫伤,已经令人不忍卒闻,而尤令人痛心的是,是有司的冷漠。

  腾腾是在3月23日烫伤的,距今20多天了,事故发生后,腾腾父亲按照法定流程投诉举报到区里、市里、省里,警方介入了19天,只说调查,没有后续,还不允许家长表达任何情绪,幼儿园园长褚英刚开始还保证负责腾腾的后续治疗,后来也只是偶尔派司机看看腾腾,传达些无关痛痒的话,再后来索性直接失联,电话不接,人也不出面。

  二

  山东济南有关部门不给力,人家内蒙古凉城的有关部门可给力多了。

  2017年12月19日,广州医生谭秦东发表题为《中国神酒“鸿毛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

  2017年12月22日,内蒙古鸿茅国药委托员工报案,称有人向“鸿茅药酒”恶意抹黑,大肆散播不实言论,传播虚假信息,误导广大读者和患者,致多家经销商退货退款,总金额达827712元,造成公司销量急剧下滑,市场经济损失难以估量,严重损害公司商业信誉。

  结果2018年1月10日,居住在广州的谭秦东被来自内蒙古的数名便衣警察从家中带走,被内蒙古凉城县公安局刑事拘留。

  鸿茅药酒何许人也?搜索网络,你会发现,在过去10年间,有25个省市食药监部通报鸿茅药酒广告违法,违法2630次,多次责令停止销售,甚至被《人民日报》报道,但还是这个鸿茅药酒,该做广告,做广告,该销售销售,甚至被科普一下,也要马上千里抓人。

  更要命的是,鸿茅药酒根本就不是普通酒,它具有“国药准字”文号,并号称含有67味中草药,但是,我们知道,是药需要有适应症,也要有剂量。

  但是在鸿茅药酒的电视广告中是怎么说的,“每天早晚喝鸿茅”,“每天两口把病喝走”,这种不精确的表述,通过亲情方式让子女买给父母喝,弱化其“药”的特点,极不负责任。尤其是鸿茅药酒打着护肝补肾的旗号,但是里面含有的何首乌等成分是国家食药监明确认定有引起肝损伤的风险的物质。

  所以谭医生的本意,就是通过科普提醒大家注意它的毒性,尤其是老年人谨慎服用。真本来就是好意。

  但令我们震惊的是,内蒙古凉城警方,19天,从内蒙到广州,辗转两千多公里,跨省追捕,就凭一个帖子,就能千里缉拿,真可谓兵贵神速,犯“鸿毛药酒”者,虽远必诛。

  三

  19天,一个儿童被虐重伤的案子在山东济南,几乎没有任何动静,直到腾腾父亲在网上发帖,才引起重视。

  19天,一个千里之外的医生的帖子,竟然引得警方大动干戈,不远千里对谭大夫进行刑事拘留。

  山东济南的有关部门何其低效,而内蒙古凉城的有关部门又何其高效?

  然而,无论高效和低效,却都令人脊背生寒。皆因为,山东济南之低效,是对人民群众利益受损漠视而低效,而内蒙古凉城之高效,是身为“鸿茅药酒”之流豢养家奴的高效。

  四

  你千万不要以为内蒙古的有司和山东的有司不一样,才会有高效和低效之分。其实正是他们都一样,才会有高效和低效之分。

  《阅微草堂笔记》有这样一则记载:一位官员死后见到阎王,称自己生前做官两袖清风,打比方说凡是自己去过的地方只取一瓢饮,自称无愧于百姓。阎王不为然:"官员的职责就是为百姓解决问题,如果只做到两袖清风就是值得拥戴,还不如在公堂之中摆放一个不用喝水不用说话的人偶来得省事。"

  清代的官员都懂的道理,今天的有司却似乎并不懂得。

  很多官都是抱着“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态度,宁可不做事,也不想做错事,宁可办好小事,也不想办大难事。

  遇到问题,就怕引火上身,能躲一天算一天。一遇到可能影响乌纱帽的事,一遇到老百姓受损的事,马上低效起来,“虽近不诛”,一遇到权力的连带利益受损的事,那么立刻高效起来,“虽远必诛。”

  两者的背后,都是权力的傲慢和任性。

  五

  因为权力的傲慢和任性,碰到问题不去想对策,首要的处理方式就是:先压着再拖着,尽量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遇到困难就像鸵鸟被逼得走投无路时把头钻进沙子里一样,视若无睹,逃避风险、推卸责任,他们主张非舆论不解决,以为像鸵鸟一样缩着脖子,耐着性子,危险就过去了;以为集体不作为,民众也拿他们没办法,险情就不会扩大;以为拖着拖着,热度一过,天下太平。

  腾腾父亲在与某记者的聊天记录中说到:举报以后他们让我不要表达情绪,他还说,我会继续发帖子的,没事,外省的媒体敢发。难道发布新闻还要区分本省、外省吗?为什么本省的媒体不敢发,外省的就敢发?归根结底还是与官员的不作为有关。

  包括前几天不忍导师压迫选择在亲人面前跳楼自杀的陶崇园,出了事故以后,校方第一时间选择全面封锁消息,消极配合调查,甚至还对外宣称是晒被子时意外失足。在舆论的步步进逼下,才做出处分王攀的决定:停止王攀研究生招生资格,相比一条鲜活的生命而言,这个敷衍的处分决定真是可笑至极。

  但腾腾父亲,应该庆幸的是,毕竟他们还是生在山东济南,没有在内蒙古凉城,权力虽然同样的傲慢和任性,但是毕竟,权力还没有傲慢到要跨省去消灭任何发出的声音,在舆论哗然之后,也迅速对犯罪嫌疑人进行刑事拘留,而在内蒙古,可能遭遇的就是一言不合的跨省,和虽远必诛的精确打击。

  想到还在狱中的谭大夫,我不禁瑟瑟发抖。

最新推荐

5年来,习近平这样说“金砖”习近平会见欧洲理事会主席和欧盟委员会主席郝贵生:论《共产党宣言》的现实意义(一)蒋高明:关于转基因几个流行说法的商榷

热门文章

纪录片《抗美援朝战争》(完整版)

栾祖虎:抗美援朝为何能取胜?毛泽东的总结发人猛省

太珍贵!1951年版纪录片《抗美援朝》

顽石|小文章有大道理

对于毛主席的态度,归根结底是由阶级立场决定的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