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琅:马克思是对的,中产阶级就是个梦

作者: 刘琅 日期: 2018-05-16 来源: 百韬网

  如今朋友们在一起,谈理想谈人生的少,基本免不了都要谈起房子。早上车的,自然不免沾沾自喜。而在我看来,北上广深的星巴克里热衷于"后现代"生活方式的小资们,很快就会发现中产阶级只是一种与中国现实无关的想象,是我们对中国现代化实际进程的一种错觉,一种梦呓。中产只是一个梦,他们依赖的房产,不但不能成为财务自由之路的指引,反而会成为套在自己脖子上的绞索。

  关于中国的房市,谈的人很多,我不懂经济,也不懂政治,但是如果我们读点历史,就知道资本主义就是在形形色色的圈地运动中诞生的。在资本的铁碲下,“农妇山泉有点田”,注定了一个迷梦。房产作为投资是有严格标准的,不是是个房子就有投资价值,很多房子,根本无法变现,只有居住属性,很多人为了房子付出了高昂的房贷,如果再征收房产税,就只有做负翁了。

  恩格斯讲:劳动者住宅私有化之后,地位就降低到极其低下和悲惨的状态。劳动者道过房贷拥有私人住房后,他们得意洋洋。但他们的房子不会成为资本,没有收益,反而是一个破败着的包袱。他们将人生所有的东西献给了这个巨大的垃圾。(摘自《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十八卷,第233-321页 )这段话,记得的人怕不多吧?中国的老百姓是幸福的,他们生长在红旗下,早忘记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是这样的一套制度:生产工具被垄断在一个社会阶级手中,而生产工具分离的生产者,虽有自由,却被剥夺了所有生存手段,为了图生存,他们的唯一抉择就是把劳动力出卖给拥有生产工具的人。无产阶级的特征不在于工资的高低,而首先在于他们和生产工具的分离,或在于他们的收入不足以让他们有能力为自己而工作。所以,当我们想了解一个社会是否形成了稳定的中产阶级,重要的不是看工人的平均工资或办公室职员的平均薪水的数目,而是拿这种工资及薪水去和平均消费额比较。简单地讲,假定我们确定每个工人或职员在十年工作之后,能够积下一笔钱买进一个店铺或者小工厂,或者买几套房子而达到依靠租金就可能保持生活水平,那么,造成无产阶级的条件就可以说是在消失之中,我们这个社会里生产工具的所有权在分散之中,在逐渐普及中。但是,如果我们发现绝大多数的普通工人、白领、政府雇员等,经过一生劳动,结果仍和开始时一样是个穷家伙,即没有储蓄,或储蓄不足以成为资本并买下生产工具,那么我们就可以下结论:产生无产阶级的条件不仅未有衰退,反而在扩张;而且,这种条件的猖狂今天远胜于100年前。

  例如,试读关于美国社会结构的统计,我们可以看出,在过去六十年间,美国工作人口中为自己工作而列为商人或在家庭商号中工作的人数的百分率,每五年要跌落一次;反之,被迫出卖劳动力的人数,在同一工作人口中占的百分比,却稳定地在增长中。到了九十年代以后,美国贫困人口的增加,已经到了连作为亿万富翁的特朗普都要不自禁地喊出社会主义口号的程度。更有甚者,试读私人财产分配的统计,我们发现工人中约有95%的绝大多数、及白领工人的大多数(80%到85%),甚至连积起小款子、小资产都无可能;工人中只有1% 到2% 的人拥有股票,同时这少数工人“拥有”的股票值平均是每人一千美元。易言之,这些人花掉了他们的收入的全部。财富实际上仅限于人口中很小的一部份。在大部份资本主义国家中,人口的1%、2%、2.5%、3.5%或5%,拥有该国私有财富的40%、50%、甚或60%。其余的财富则属于该国人口的另20%或25%。头一类拥有者是大资产阶级,后一类则是中等或小资产阶级。在这两类人以外,其它的人除了消费品(有时包括房屋)一无所有。尽管在很多的中国白领家庭中,资产价格的上涨让他们感到飘飘然,但是,只要房子还是用于自住或者有多套房子但卖不出去,他们的社会阶层就没有改变。

  所以,实际上所有资本都是在资产阶级的手中;这事实也说明了资本主义制度的自身再生性:拥有资本的人,能够积累愈来愈多的资本,而没有资本的人,则很难得到资本。这种情况下,社会内部便永久地划分为一个有产阶级和一个被迫出卖劳动力的阶级。劳动力的价格,即工资,实际上完全在生活开支中消耗掉,但有产者阶级的资本,却不断靠剩余价值增加、来繁殖。社会因资本而蒙益的,可以说只有一个阶级,即资产阶级;所有的利润都归于他们。买了几套房子就以为自己姓赵,早晚要被现实打脸。

最新推荐

习近平谈改革:真诚倾听群众呼声,真实反映群众愿望郝贵生:谈谈《共产党宣言》中的阶级斗争思想郭松民:律师应仗人间义——谒施洋烈士墓随记习近平以勇毅推进改革攻坚克难

热门文章

央媒密集刊发两篇“宣言”,背后有何深意?

王立华、曹征路同您用26天重走长征路,第三辆车集结中

“卖淫有利于减少强奸”不仅是歪理邪说

郭松民:律师应仗人间义——谒施洋烈士墓随记

萨米尔·阿明:取消毛主席的公社制度是错误的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