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格宁思:中国“计划经济2.0”

作者: 马格宁思 日期: 2018-05-16 来源: 红歌会网

  “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是不同的“生产方式”。根据马格宁思的《中国经济学原理》、《计划经济原理》、《全科经济学原理》,即《中国经济学“三原理”理论》“世界四大经济模式理论”,世界上存在着四种经济模式,美国模式:资本主义市场经济;苏联模式:社会主义计划经济;中国模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X国模式:资本主义计划经济。以及其衍生形态,例如: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基础上的计划经济。既然是“生产方式”,那么不同的社会制度都是可以采用的。因此上述诸理论便回答了:什么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什么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

  关于“计划经济”这个概念,以及它在世界范围内的历史实践,无论你持什么态度、观点和立场,去认识、了解、赞同它,还是反对、否认、诋毁它,它都是客观存在的,如同一切事物一样,它有高潮也有低谷,有优点也有缺点,有前进也有倒退。今天“计划经济”,在“互联网+超级计算机+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势不可挡的高新技术革命的条件下,它又一个全新的姿态,以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的意识形态,带着颠覆市场经济“看不见的手”理论的新突破,又向我们走来。它以潜移默化的,不知不觉的,将每一个与互联网相关联的个体、组织、单位等都纳入了一个留痕的网络大数据之中,形成了一个“中央大数据”,为计划经济的形成奠定了坚实的物质基础。

  一、计划经济的历史沿革

  计划经济(Planning  Economy或Command Economy)或计划经济体制,又称指令型经济,是对生产、资源分配以及产品消费事先进行计划的经济体制。由于几乎所有计划经济体制都按照指令性计划,因此计划经济也被称为指令性经济。政府解决了三个基本经济问题,所谓的三个经济问题是指:生产什么、怎样生产和为谁生产。而其中大部份的资源是由政府所拥有的,并且由政府所指令而分配资源的,不受市场影响。其余的三种经济体系:市场经济体系、传统经济体系和混合经济体系。

  19世纪40年代,马克思恩格斯研究了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在18世纪三大空想社会主义者傅立叶、圣西门、欧文的思想成果上,创立了科学社会主义学说。科学社会主义的诞生以1848年《共产党宣言》的发表为标志。马克思所阐述的社会主义经济制度具有以下特征:在经济结构方面实行纯粹单一的全社会所有制(即100%公有制);商品经济将消亡,一切劳动产品将成为社会统一分配的对象;经济运行形式方面由一个社会中心用统一的国民经济计划来配置社会资源,组织整个社会的生产、分配和消费(即100%计划经济)。

  计划经济体制这个概念出自列宁。他在1906年写的《土地问题和争取自由的斗争》中说道:“只要存在着市场经济,只要还保持着货币权力和资本力量,世界上任何法律也无力消灭不平等和剥削。只有实行巨大的社会化的计划经济制度,同时把所有的土地、工厂、工具的所有权转交给工人阶级,才能消灭一切剥削。”十月革命后,在列宁、斯大林的领导下,苏联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二战后,东欧和中国等都实行的是社会主义产品生产计划经济体制。

  计划经济,顾名思义就是有规划、计划地发展经济。从而避免了市场经济发展的盲目性、不确定性等问题,给社会经济发展造成的危害。如:重复建设、企业恶性竞争、工厂倒闭、工人失业、地域经济发展不平衡、产生社会经济危机等问题。

  二、计划经济1.02.03.0”的升级形式

  1、“计划经济1.0”。在算盘、手摇计算机、手工编制纸质统计报表的条件下,在各个公有制经济主体之间进行的有计划的“产品生产”的生产方式。从计划运行方式而言,由基层往上逐级上报、逐级汇总生产需求指标数据,直至中央。再由上而下的下达指令性生产计划,组织全国统一生产。从计划运用范围而言,可以在一个国家内实行,也可以在多个国家之间进行。例如、以苏联为首的十多个社会主义国家,组织“经互会”,各个国家之间实施国与国之间的计划生产。例如、中国在上世纪90年代前,实行的是产品生产、计划经济。也就是说“社会主义产品生产的计划经济”叫做“计划经济1.0”。

  2、“计划经济2.0”。在“互联网+人类本身+超级计算机+大数据+云计算+NPCIMS(英文:Nationwide Plan Computer Integrated Manufacturing Systems,中译文:全国计划性的计算机集成制造系统)+人工智能+各个传统行业”的条件下,在公有制、私有制、混合所有制、中外合作合资制、个体所有制的等多种所有制形式下,通过“国家计划经济委员会”掌控的精确到每一个人、每一个经济单位、每一个社会组织、每一台机器设备、物联网的大数据,汇集成的社会总需求与总供给,组织全国性的有商品生产的计划经济。它不仅是意识形态的产物,而是新科技革命的必然结果。中国目前采用的计划经济模式,或可称之为“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基础上的从事商品生产的计划经济”叫做“计划经济2.0”

  3、“计划经济3.0”。在“计划经济2.0”的基础上,社会的总需求与总供给跨出了国界,通过互联网、物联网、人联网等与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联系在了一起,形成了世界计划经济。EWTP-NPCIMS(世界计划经济):Electronic World Trade Platform-Nationwide Plan Computer Integrated Manufacturing Systems,中译文:世界电子贸易平台~全国计划性的计算机集成制造系统。即“世界计划经济”。世界计划经济公式:CIMS + NP + EWTP = EWTP-NPCIMS。由此,得到了“世界电子贸易平台(全球买、全球卖)~全国计划性的计算机集成制造系统”的概念。这一理念将是跨越各个主权国家的全球买卖的概念。或许“世界计划经济”将成为是共产主义的实现形式的雏形。叫做“计划经济3.0”

  三、计划经济2.0”实现的条件 

  1、高科技革命使得计划手段的数字化现代化。随着互联网、超级计算机、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为计划经济的计划提供了数字化现代化的条件,“计划工具”“计划手段”的革命决定着计划经济水平与质量的飞跃。

  2、对所有制形态的重新认识。在传统计划经济(“计划经济1.0”)的条件下,要求每一个生产者都应该是“公有制体制”下的,这样才能接收、执行、遵照“指令性计划”进行“产品生产”。在“计划经济2.0”条件下,生产中的每一个主体单位,当按照互联网的信息指令进行生产与销售的,并不会因为该企业的公有制、私有制、混合所有制、中外合作合资制、个体所有制等不同的所有制形式,决定它是否接受互联网的信息指令,因此所有制的概念就淡化了。

  3、对市场经济理论的颠覆性认识。在互联网、物联网、人联网、超级计算机、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条件下,市场那只“看不见的手”已经十分清晰的、准确无误的反映在“X光机”下,成为了一只“看得见的手”。市场经济理论及其实践,是建立在市场“看不见的手”基础之上的,由此颠覆了市场经济理论。那么“看得见的手”就为“计划经济2.0”提供了理论依据,以及实施的可能与必然。

  4、计划指令的产生有所不同。这个计划不是由中央政府按照指令性下来,而是通过互联网、物联网、人联网,通过一个个具体的消费者的实际消费需求,形成的买卖的痕迹,通过超级计算机、大数据、云计算进行了汇总,数据信息是由下向上传递的,由分散向集中汇集,由此必然产生“中央大数据”,也就是社会的总需求与总供给的大数据。这个中央大数据,不能由少数垄断性公司企业所掌握所控制,只能将这个“中央大数据”交给国家控制。由此,就必须重建“国家计划经济委员会”

  5、在社会主义制度下多种“生产方式”并存。根据马格宁思的《中国经济学》及其理论体系,以及中国改革开放的社会经济实践,在我国的社会主义制度中,其“生产方式”不是单一的,而是多样的、混合的、并存的。在“计划经济1.0”条件下,生产方式是“产品生产+计划经济”。 在“计划经济2.0”条件下,生产方式可能是“商品生产+市场经济+计划经济手段”,或者是“商品市场+市场经济基础上+计划经济”,或者是“有计划的市场经济”。

  四、计划经济2.0”的实现形式

  建立“国家计划经济委员会”,运用“互联网+人类本身+超级计算机+大数据+云计算+NPCIMS(解释见前文)+人工智能+各个传统行业”的手段,将每一个人、每一个家庭、每一个企业、每一个组织、每一个团体、每一分钱的支出与收入、每一台机器设备、每一吨钢、每一度电、每一升水、每一斤煤、每一桶油、每一头猪……每一个商品、每一项服务的“单个数据”,通过互联网、物联网、人联网将买卖双方进行交易的时间、地点、数量、质量、价格、规格、用途、服务、项目等“痕迹”清晰的记录下来了,并汇集而成了所有需求方与供给方的“大数据”,由此而产生了社会总需求与社会总供给的“中央大数据”,以此实行全社会的计划生产,进而可以实现计划就业、计划住房、计划教育、计划医疗、计划养老等。实现意识形态的、高新科技革命的、数字化的“计划经济2.0”,也就是实现“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基础上的进行商品生产的计划经济”。

  五、最后的话

  意识形态是思想和主义,它可以告诉人们,为什么我们要选择计划经济;高新科技革命是物质,它可以告诉人们,是什么支撑、承载着计划经济。物质决定意识,意识反作用于物质,在意识和物质的双重作用下,计划经济就实现了。

  参考文献:

  1、《中国经济学原理》 马格宁思  2015-09-28

  2、《计划经济原理》 马格宁思 2016-10-11

  3、《全科经济学原理》 马格宁思 2016-10-19

  4、《中国经济学三原理》 马格宁思 2016-10-30

  5《论“社会制度构成要素理论”》马格宁思 2012-04-17

  6《市场经济四个不等于理论》马格宁思  2013-08-13

  7《马格宁思定理:中国生产方式》 马格宁思 2014-04-25

  8《马格宁思预言:美国的“NPCIMS”》 马格宁思 2013-03-25

  9《马格宁思猜想:NPCIMS》 马格宁思 2013-03-22

  10《市场经济理论的颠覆——市场“看不见的手”被发现》 马格宁思 2017-03-14

  11、《市场“看不见的手”终于被发现了》 马格宁思 2016-12-01

  12中国经济双引擎驱动理论》马格宁思 2015-12-02

  13《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枢是调控国家垄断比例比重》 马格宁思 2014-05-30

  14《中国模式论》——中国模式精髓是中国模式数学模型公式 马格宁思 2013-09-10

  15、《中国新政治经济学》 马格宁思 2016-03-10

  16《世界未来50年社会经济制度四种模式演变》马格宁思 2013-07-09

最新推荐

《红歌会周刊》0502期:柳传志冲天一怒引深思孙锡良:对改革和开放做全方位总结(长文)这位80后对世界洞若观火,妙招频出,人们刮目相看是谁,让这么多女孩丧失了尊严?

热门文章

老田:柳传志的“冲天一怒”引人深思

师伟:联想是个好企业

顽石:揭露黑暗与讴歌光明

郭松民:重温毛主席对“压制批评”的批示

百富挺柳,何去何从?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