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长江:朝鲜改革开放向中?向西?还是向俄?

作者: 徐长江 日期: 2018-05-16 来源: 草根网

  序:这是一篇四年前的文章,四年前小金选择了向俄,于是四年来半岛一直处于危机之中,朝鲜半岛差一点再一次成为俄罗斯民族利益的牺牲者。四年后的今天又一次选择的机会到来了,当再一次站在十字路口时,小金该怎么选择呢?

  金正恩上台后,新设14个经济特区,并公布了《经济特区法》,这让外界觉得朝鲜对外开放的意图非常明显。不过,朝鲜至今依旧让人感到神秘,扩大开放的效果并不理想。如何才能走出新局,朝鲜的开放政策将向何处去?

  看来金正恩真是想破釜沉舟,下决心在朝鲜来一场声势浩大的大变革,然而雷虽然是响得震耳欲聋,雨却并没有真下大,为什么呢?

  笔者认为对小金来说改革开放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要真刀真枪改革首先要触硑的就是朝鲜沿续几代的先军政治,是军事至上还是经济至上。是硬着头皮发展核武,还是集中精力搞改革开放,鱼与熊掌对小金来讲是不可能同时拥有的。尽管历史己经证明了先军思想不能给朝鲜带来繁荣发展,但却正因为先军政治的高管高压才让金家政权得以代代相传,一旦失去了先军政府,金家还能有世代的统治权吗?改革能给朝鲜带来什么呢?是经济发展?还是金家王朝的毁灭?这不能不说是最让小金头痛和沮丧的问题,对他来讲要是高管高压政策能长期维持朝鲜政局那他是怎么也不会冒险改革的,但朝鲜经济困境已让他不能再故步自封了。长期的高压政治加上越来越困窘的经济状况已让朝鲜到达了一种临界点--一旦遇到叛逆火花,就算不改革开放也能将金家王朝焚为烣尽。是坐以待焚还是放手一搏。小金最终选择了后者。然而对朝鲜而言改革开放之路究竟该走向何方走呢?

  朝鲜的开放能向西方国家或其同族韩国吗?有人说西方不会让小金靠上去的。笔者对此却持不同意见,笔者认为西方不仅会让朝鲜西向,而且还会积极拉拢朝鲜向西靠,但问题是金正恩不敢向西。如果小金向西,那西方那套“民主"方式一定会比经济改革先行一步进入朝鲜,( 东西德的合并模式,就是一种前车之鉴,西德用经济之手不战而灭东德),让西方和韩国有了用经济渗透不战而统一朝鲜的打算,长期以来他的都在绞尽脑汁地想渗入,他们正苦于朝鲜的故步自封让西方“民主”找不到了渗入点,如果小金敢于向西走,那西方与韩国一定会不遗余力地对朝开展渗透,改革开放还没来得及给朝鲜带来甜头,"西方式民主"却必定会彻底改掉金家王朝的垄断独霸局面,甚至于连朝鲜也改姓韩,到那时金正恩就算想哭都找不到地方,他还能有脸去见他的九泉之下的先袓吗?鉴于此种担心我想他是断然不敢真向西走的。

  对金正恩来说改革开放除去西方这条路,剩下的就只有中国、俄罗斯了。有人认为朝鲜是一个麻烦的包袱,笔者却认为朝鲜是中美俄在朝鲜半岛搏弈的一个缓冲区,试想如果朝鲜现在真被西方和韩国用经济渗透加民主策反的方式击败,并且被并入西方势力范围,那中、俄的东面就直接在西方监视或威胁之下。中、俄作为大国要直接正面处理这些问题,就容易引起大国间的正面冲突,引发地区性甚至于全球毁灭性的战争,有时正是因为有了小金这个玩命的主,动不动对韩以性命相搏却正好能在朝鲜半岛维持一种平衡,当然这种平衡是以中、俄作为朝鲜保护伞,而美对韩国的支持作为条件,一旦中俄美的搏弈发生根本性变化。半岛的平衡己就必然发生变化。基于这点小金也有可能在大国间耍几下花枪,以谋取更多的利益,但也只能是花枪,他是绝对不会傻到冒着金家政权被毁和朝鲜被韩用软方式兼并的危险去真玩火的。

  尽管中俄目前是友非敌,但大国间的搏弈是只有永远的利益没有永远的朋友,对朝鲜这个东北亚的桥头堡中俄都不愿看到其变成别人的阵地。所以对小金来讲如何在中俄间选项就成了一个问题,笔者不排除其两边谋利的可能,尽管俄现在为乌克兰问题忙得有点焦头烂额,但从朝鲜大使对俄乌问题的表态和其最近在半岛接连不断的动作看,其俨然是想对俄表忠心。不排除其所以选择在此段时间搞事有转移国际社会焦点的目的,如果此时焦点转移,那无疑对中国不利,在东北亚问题上中国不能有置身事外的战略灵动性,中国目前重点是搞发展,过早陷于被动有点划不来。

  虽然小金作出了向俄表忠心的姿态,但笔者认为其改革开放的重点对象应该还是中国,首先虽说俄这些年来的经济状况比苏联刚解体时好多了,但整体来讲其经济发展趋势主要是靠能源和重工业优势而得到的。这两样对朝鲜来讲一样都没有,这也是学不来的。其次,苏联曾经利用朝鲜作为弃子发动朝鲜战争,战争将朝鲜变为一片废墟。今天的俄罗斯会不会再将朝鲜作为弃子吗?前车之鉴,小金不得不防啊。

  而中国近几十年的发展则是全球有目共睹的,中国经济发展的方式方法也是多样化的可借鉴的可复制的,小金再二也不会二到放弃中国可行的经济方式,而去追求俄罗斯那种自己能力不可能学不可能实现的镜花水月。

  再次,对小金来说,向中国开放比起向俄罗斯开放要多一份安全感。俄对外政策向来用的是铁腕手段,与俄玩在一起,不发生矛盾纠纷的情况下还好说,一旦发生纠纷朝鲜想要一个公平解决问题的机会恐怕很难,秀才遇到兵有礼你也甭想说清。把开放重点放在中国则不一样,中国是礼仪之邦,最讲究信和理,两国交往想一点不纠纷不发生是不可能的,能否公平解决才是关键,所以小金只要还没二到家一定会把开放重点放在中国

  其三,虽然俄也有向东转移发展方向的计划,但对俄来讲只有向欧洲发展才能让其实现恢复苏联辉煌的可能,再加上最近俄乌之争,美欧俄三方在乌角力,俄那还有多少精力来真照顾朝鲜这个小弟哦!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朝鲜的改革开放在经过艰难抉择和多方权衡后,小金是不敢真向西方和韩国开放的,其最多在中俄与西方之间要几下花枪,以此求得更多利益,他很有可能会在中俄间两边取利,但其重点必定会放在中国。

最新推荐

《红歌会周刊》0502期:柳传志冲天一怒引深思孙锡良:对改革和开放做全方位总结(长文)这位80后对世界洞若观火,妙招频出,人们刮目相看是谁,让这么多女孩丧失了尊严?

热门文章

老田:柳传志的“冲天一怒”引人深思

师伟:联想是个好企业

顽石:揭露黑暗与讴歌光明

郭松民:重温毛主席对“压制批评”的批示

百富挺柳,何去何从?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