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阳如血:原山西省委书记胡富国儿子胡志强落马

作者: 残阳如血 日期: 2018-06-13 来源: 微信“新青年2018”

  今日,据陕西省纪委监委消息:陕西省卫生计生委党组书记胡志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胡志强籍贯山西长治,历任华晋焦煤公司总经理助理、神华集团公司实业开发部经理等职,90年代还挂职任山东省牟平县副县长,可以看出,胡志强有志于仕途,而他的父亲是时任山西省委书记胡富国,现为中国扶贫开发协会会长。

  得此消息,我还是感到有些震惊的,想不到胡富国的儿子会因为“买官卖官”、斥资2亿打造“翡翠观音像”而落马。

  既然落马,肯定是犯了严重的错误。但是说到胡志强,让我情不自禁想起了山西省委原书记胡富国和陕西省神木县委书记郭宝成。

  我是2011年去山西开会了解到胡富国的,想不到当地老百姓都有他的电话,而且口碑极佳。

  胡富国的爱人常根秀没有正式工作。在招待所做临时工,她负责一整层楼的清洁工作,给几十间客房铺床叠被,擦桌拖地,还要清洗厕所。当时,他们已有两个儿子两个女儿。胡富国工作繁忙,别说做家务了,人影都整天见不着。四个孩子的衣食住行全是常根秀一手打理,在单位拖地扫地,回到家给四个孩子做饭洗衣,常常吃晚饭时,累得端着碗直打瞌睡。

  到了深夜,孩子们睡了,常根秀还要在灯下飞针走线,给孩子还有胡富国做厚的薄的棉袄棉裤。山西的冬天很冷,胡富国常常到矿上去,天寒地冻的,穿着妻子做的棉袄才能挡住寒气。

  胡富国始终没动用自己关系给妻子安排个工作。胡富国对妻子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那是旧社会。咱不能搞封建社会那一套,如果自己都做不好,哪有资格去管别人。你就受点委屈吧。”

  从1982年到1992年,常根秀又烧了整整10年锅炉。由于积劳成疾,要动大手术。老婆被推进手术室时,胡富国牢牢握住她的手:“你要安全地出来。”他的声音有些哽咽,“4个孩子,我没操过心,都是你一手拉扯大的。我让你做了7年又脏又累的招待所工作,到了北京还烧锅炉,挨冻受热又10年。这辈子,我最对不起的人是你啊……”

  再往后说说1965年的事吧,胡富国在大同当矿长时,常把铺盖搬到矿井口。常根秀心疼丈夫在食堂吃不好,常常提着篮子给胡富国送饭。有一次她来送饭,不见胡富国人影,一问才知道,他去了食堂。胡富国正在饭堂排队打饭。原来有工人向他告状,说食堂的服务员不给工人打肉菜,只给矿上的干部吃。那个年代,肉的供应比较少。胡富国听了,立即端了饭盆奔食堂。他穿着黑棉袄,腰上扎着一根绳子,脸上胡子拉碴的,往打饭的工人队伍里一站,跟普通矿工没啥区别。

  胡富国把饭盆递给一位女服务员,指着肉菜说,我要那个。服务员抬了下眼皮,看了看眼前的这位矿工,说:“不卖。”胡富国立刻把食堂的负责人叫来,喝道:“工人在井下,干的是最累最危险的活,肉菜怎么就轮不到他们吃了?”他坚持要食堂负责人辞掉那个女服务员。服务员被辞三个月后,胡富国又嘱咐把她安排到另一处去上班。他说,娃还小,不能因为犯了错就一辈子没了工作。

  1993年春节,胡富国从北京请来山西老乡郭兰英,到工地慰问演出。数千工人一起喊:“胡书记,唱一个。”胡富国架不住工人们的热情,一高兴他就许诺说,“唱歌,我的确不会,太旧高速修成后,我给你们唱戏。”

  3年后,太旧高速正式竣工。在劳模表彰会上,胡富国果然兑现承诺登场,唱了一出山西上党梆子。省委书记没有食言,上台给工人们唱戏。工人们很兴奋,巴掌都拍红了,看着听着,笑着笑着,都落泪了。

  在一些人看来,胡富国的某些举动显得有些“另类”。山西是煤炭大省,源源不断保障全国各省用煤。在胡富国主政山西前,不少省份欠山西的煤款,甚至有的明里暗里成了死债、无头债。多种渠道催款效果都不明显,胡富国就向全省煤炭企业下达命令:停止向欠煤款的地区及单位供煤。这一举动,可谓有点儿“破天荒”,更有点“得罪人”。不过却起到一些效果,欠款省份还款陆续还上。

  曾经任上海市长的朱镕基曾说:上海的工业火炬是山西的煤炭点燃的,上海的发展有山西的贡献。

  1999年,胡富国从山西省委书记调任中央,担任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副组长(正部长级)。离任前,太原市万人空巷,山西各地的父老乡亲自发到火车站,挥泪送别胡富国,甚至有人失声痛哭,苦苦挽留。

  2016年9月,一条“老省委书记胡富国回来了”的短视频在朋友圈热传,一个操着山西口音的老头儿,精神矍铄,穿着白衬衫、黑布鞋,和众人围坐在村民家门口的水泥台上,给乡亲们倒酒、散烟,他就是胡富国。不少小伙伴儿看完纷纷感慨:“还是当年那股质朴劲儿,没变!”

  我写了这么多,有朋友可能会说,胡富国作秀一流,但是我不这么认为,一位老同志能作秀1年,作秀三年,还能作秀一辈子?此刻我发出此文不是给胡志强的贪腐说情,父亲是父亲,儿子是儿子,我的内心此刻十分悲痛,不得不让我反思,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共产党一步步培养起来的干部堕落成了贪污犯?

  此刻,不得不让我想起了全国第一个搞免费医疗的——陕西省神木原县委书记郭宝成。

  2008年,在郭宝成任神木县委书记期间,开展了全县免费医疗。

  当时有人质疑说:神木县2008年地方财政收入是17.19亿元,而你们预计在“民生工程”上的钱就有13亿元。剩下4亿元,连吃饭都不够了,怎么保证发展呢?

  郭宝成这么回答:

  财政的事情比较复杂,这17.19亿元是明码标价的预算内收入,这个收入是一笔账。地方预算内可支配财力又是一笔账,我们神木去年财力是23亿元,这是我们可以花的钱。当然还有一部分预算外收入,像神木这样的经济大县预算外收入就高,这部分应该还有七八亿元。这些加起来,县上去年可以支配的钱应该有30亿元左右。所以,我们可以拿出13亿元来,也还不至于捉襟见肘。

  当然这是一个执政理念。我可以少拿点钱,多搞点政绩工程,我修一个大桥修一个广场,我的GDP也增长。说实话,我不需要这些,我不需要作秀,我今年55岁一大把年纪了,你看我满脸沟壑,“十八大”的时候我就60岁,快到我告老还乡的年龄了。我还需要给谁作秀啊?当然我做的这些事如果算起来,都是政绩工程,但不是形象工程,它是明码标价、货真价实的,没有任何虚假的东西。这些钱花在民生上,看不见摸不着,但这是实实在在老百姓的收益。

  我到每个乡镇走了一遍,发现在我们神木县境内所有贫困家庭几乎无一不是灾病、残疾、孤寡家庭。好多是干了几年,富了,结果一家出了一个大病,又穷得叮当响,把家里所有的钱都花完了,病看不好,还背了十几万元的债。最后农民们不看了,顺其自然,等死。因为他倾家荡产了,贷也贷不来款,借也借不来钱。

  “免费医疗”实行这两三个月以来,我体会最深的,是全县、特别是贫困的农民和市民得到了治疗,有一部分濒临死亡线而又没钱看下去病的人,我把他们从鬼门关上拉了回来,得到了重生的机会。这是我感到最欣慰的事情。

  这13亿元里,直接用于老百姓的钱,比如说免费教育、免费医疗、孤寡老人和残疾人的免费供养、农村和市民的低保、五保户的供养,也就是说群众能直接拿到手的钱,6亿元。里面“免费医疗”一项是个大头,占了1.3亿元其他剩下的7亿元,基本用于城市生产和改善生活条件的基础设施建设上面,比如说通村公路等等。

  郭宝成和矿工在一起

  下面摘录郭宝成的话给各位分享:

  “花了1.5个亿,把老百姓看病的问题解决了。民生保障上来之后,老百姓无后顾之忧,敢消费、敢投资,生产和工作积极性都调动起来了,”郭宝成说,“从政治建设,从和谐社会建设这些方面来讲,民生投资也是一个高回报的投资。”

  “当时,有人说要建一个高级宾馆。花那么多钱建好了还不是给一些富人和官员用,老百姓有谁会去住,我当时就否定了,其实,少修半条路,少建一个宾馆,什么钱都有了。”

  “我想做的,是抹平少数富人与穷人之间的社会鸿沟。”

  “搞不搞免费医疗,其实关键不是有没有钱,而是一把手的执政理念。”

  “如果出了问题,我一个人承担,摘我乌纱帽。”

  2016年郭宝成从榆林市人大副主任任上退休,2017年胡志强调任陕西省卫计委员,2018年6月12日,胡志强涉嫌贪腐落马。

  2008年,8名矿工获救后,一直在矿上指挥救援工作的榆林市长胡志强(前左)和神木县委书记郭宝成,相互拥抱,激动得流下了热泪。

  我一直相信:在官场,真正能干事、想干事、会干事的公职人员并不在少数。但是,为什么在现实生活中,庸碌者、贪腐者又层出不穷?

    本文发表时略有删改。

最新推荐

习近平:努力开创中国特色大国外交新局面网论:“剥削阶级场”与社会主义社会郭松民:这是一个真正严峻的现实,我们必须认清习近平推动厦门经济特区建设发展的探索与实践

热门文章

郭松民:这是一个真正严峻的现实,我们必须认清

还信美国?特朗普下令延长涉朝国家紧急状态 继续制裁朝鲜

何新:屈原竟然被教育部从中国历史中除名

环球时报:美国开始炒作“效忠中国”的“带路党”了

网论:“剥削阶级场”与社会主义社会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