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野:谈谈郭沫若早年的共产主义观

作者: 鹿野 日期: 2018-06-16 来源: 察网

鹿野:谈谈郭沫若早年的共产主义观

  今年6月12日是郭沫若逝世40周年。说到郭沫若,其大概是近些年来被公知与某些媒体攻击最多的知识分子了。那么,为什么公知们都那么喜欢攻击郭沫若呢?恐怕和郭沫若是最早转向马克思主义的文坛巨匠,而且思想在左翼名家中也属激进不无关系。在这里,笔者就简单介绍下郭沫若早年的共产主义观,供大家参考。

  首先需要说明的是,郭沫若虽然是在412政变之后最黑暗的时代加入中国共产党的,但是早在1924-1925年间,其思想就已经转向了马克思主义,并且写出了《盲肠炎与资本主义》、《穷汉的穷谈》和《马克斯进文庙》等一系列宣传共产主义理想,驳斥反动势力对于共产主义诬蔑的文章。这些文章形式多样,有的是理论阐释性议论文,有的是论战性杂文,有的是历史小品式小说。这些如万花筒一般缤纷复杂的作品形成了独特的艺术世界,也向一代青年阐明了共产主义的基本学说与社会理想,足以和鲁迅30年代以阐释共产主义文艺理论为主的杂文相媲美。

  具体说来,这一时期郭沫若驳斥反动派对共产主义的围攻中主要提出了以下七个观点:

  第一,反共充分暴露了某些人不学无术、自以为是等劣根性。

  郭沫若认为,有些人反共可能是从政治立场上出发,但是不可忽视的是,不少反共的随声附和者根本不知道共产主义说的是什么,完全是出于个人的主观臆断才反共。比如说马克思主张唯物主义,某些人就认为是马克思主张物质至上,马克思主张共产主义,某些人就解读为个人的财产随便拿,根本不看马克思的原文是怎么说的。排除蓄意的歪曲,还反映了某些人肤浅、浮躁、不学无术、自以为是等劣根性。这种情况不只限于共产主义,几乎一切的先进的东西他们都无法理解:

  【我们中国的国民也是再聪明也没有的国民。只消看见一两个字便可以抵得着读破几部大书。譬如你讲自然主义是怎么样,他听见“自然”两个字便要说道:“哦,是。这是我们陶渊明的‘暂得返自然’呀!”你要讲写实主义呢,他就说写实是照着实实在在的物件去写生。你要讲唯物史观呢,他就说马克斯是把人来当成物件的。你要讲共产主义呢,那自然你衣包里的钱是该我共的,或者我衣包里的钱提防他要来共了。(《穷汉的穷谈》)】

  第二,反动势力对于共产主义的歪曲其实是对共产党人的高度赞扬。

  郭沫若认为,反动势力总喜欢把共产主义歪曲成为没收一切个人财产,这种自作聪明的恐吓其实反而拔高了共产党人的品格。为什么这么说呢?试想,假如共产主义所讲的“消灭私有制”真的是没收个人财产的话,那么有钱有势的人肯定不会赞成这种学说;穷人身子富人心,整天做梦升官发财的小市民肯定也不会赞成这种学说;甚至即使是不愿意升官发财的穷人,如果不敢流血牺牲,也不会赞成这种学说。因为有钱有势的人肯定会痛恨这种没收个人财产的学说,导致宣传共产主义是需要冒生命危险的。这样一来,反动势力的攻击实际就是在说“共产党人就是不仅自己不爱钱,而且还敢于为推翻这个罪恶的金钱社会献出生命且不求任何回报的人”,这岂不是把共产党说成是圣人了吗:

  【这样看来,共产党人的材料,就只有这两种:一种是连死也不害怕的小孩子,一种是连钱也不会找的穷光蛋。但这不怕死,不要钱,这岂不是把共产党的精神谈得干干净净,把共产党人赞美到十二万分了吗?中国的共产党人我恐怕不见得值得这样的赞美罢?(《穷汉的穷谈》)】

  第三,共产主义学说是基于对于资本主义的科学分析。

  郭沫若认为,对共产主义学说并不能简单的望文生义,说成是把一切私人财产全部没收,所谓产并非“财产”而是“产业”,所谓的共产仅仅是说要把资本家的产业收归全社会共有而已。应该说,这种学说找到了社会问题的症结。为什么呢?如果把人类社会比作一个人,那么资本家就是这个人的盲肠。这些垄断了全社会产业的资本家们不但对于社会没有什么贡献,反而会由于自身小算盘破坏整个社会的供需平衡,最终导致社会出现严重的病态:

  【资本家是社会的盲肠。他们对于社会是并没有什么贡献的。他们的主义是在榨取劳动者的体力以获取剩余价值(赢利)。他们这种营利的精神使他们于同阶级间不能不起竞争,使他们不能不采取扩张复生产( Erweiterte&Reproduktion)的手段。什么叫扩张复生产?那便是每年每年以所得的赢余除去资本家自己的费用外,全部迭次加入起业的资本内以推广继续其产业。现在的资本家阶级在无政府的状态之下,他们没有通观全局的计算,他们只顾自己的私图,他们自由竞争之结果,使供给与需要之间不能协调,于是产业停顿而呈社会的恐慌。(《盲肠炎与资本主义》)】

  第四,共产主义就是落后国家和地区的爱国主义。

  郭沫若认为,尽管共产主义学说揭示了人类社会,特别是资本主义社会的症结,但是并不是一下子就要进入共产主义社会阶段。其初级阶段不过是大力发展国有经济,以国家的力量发展各种产业,这对于落后的国家和地区是实现民族解放必备的。因为在这些地区,单纯靠私人的力量不可能同发达国家的资本家竞争,更别说这些地区的资本家赚了钱以后还可能会带着钱跑的更发达的国外去生活了。所以落后国家和地区的爱国者如果真的爱国的话,就应该支持共产主义学说:

  【我们知道马克斯就是共产主义的始祖,但他说共产革命的经历便含有三个时期。第一个便是以国家的力量来集中资本,第二个便是以国家的力量来努力发展可以共的产业,第三个是产业达到可以共的地步了,然后大家才来“各尽所能各取所需”地营共产的理想的生活……据这样说来,那吗我们可以知道,所谓共产主义和现刻盛行一时的所谓爱国主义又有什么矛盾呢?(《穷汉的穷谈》)】

  第五,共产主义与中国传统文化相通,但逻辑更严密。

  郭沫若认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特点与优点就是缺乏宗教神学的思想控制,是建立在世俗社会基础上的,这恰恰与共产主义的唯物史观一脉相承。同时,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大同思想接近于共产主义社会的最高理想。另外,中国传统文化当中也有和共产主义学说类似的在促进生产发展基础上实现整个社会进步等主张。但是,中国传统文化当中这些内容只是破碎的闪光点,是缺乏逻辑的朴素理论,尚未达到共产主义的高度。同时,先秦时代诞生的这些思想精华又被后世掌控舆论的儒生们歪曲了,以至直到现代仍然有人用传统文化对抗马克思主义:

  【孔子听了马克斯的话,连连点头表示赞意,接着又才回答道:我的思想是没有什么统系的,因为你是知道的,我在生的时候还没有科学,我是不懂逻辑的人。假如先把我的思想拉杂地说起来,我自己找不出一个头绪,恐怕也要把你的厚意辜负了。所以我想,还是不如请你先说你的主义,等我再来比付我的意见罢。……孔子长叹了一声,又继续着说道:他们哪里能够实现你的思想!连我在这儿都已经吃了二千多年的冷猪头肉了!(《马克斯进文庙》)】

  第六,认为是共产主义是空想的人其实是缺乏发展的眼光。

  郭沫若认为,现在很多人认为共产主义理想虽好,但是却实现不了。这种观点其实是在刻舟求剑,看不到事物的变化和发展。对中国而论,鸦片战争以前,没有皇帝的共和制也无非是少数古代经典当中的空想,没有什么人真的认为这种社会不到100年之后就会出现,可是到了20世纪20年代共和制就真的变成了坚不可摧的现实了。西方社会也一样,飞机在19世纪的时候只不过是科幻小说中的一些描写,但是到20世纪就变成了现实社会中逐渐普及的技术。所以说,社会的发展演变往往超出了人们的想象,共产主义不但应该实现,而且一定能够实现:

  【我们在那时候没有生活的忧闷,我们的生活社会能为我们保障,社会的生产力可以听我们自由取得应分的需要,而我们个人和万众一样对于社会亦得各尽其力所能而成就个人的全面的发展。这样的社会我恐怕不会有人不欢迎的罢。宗教家所仰望的天国不必在天上去寻求,原是在这地上可以建设的。有人或会以为这是不可实现的理想,但是这种人并不是不欢迎这种地上乐园,他们是欢迎过度而生出了这样的杞忧,在飞行机尚未发明之前,人谁信二十世纪中有人会在天空中翱翔呢?(《盲肠炎与资本主义》)】

  第七,反对共产主义暴力革命学说的人实质是讳疾忌医。

  郭沫若认为,共产主义暴力革命的学说无论在中国还是在西方都吓坏了不少人,但其实这也只不过反映了这些人的劣根性。因为任何进步都是要付出代价的,地主资本家等一切反动势力绝不可能甘心自觉的退出历史舞台。和平改良的主张看似付出的代价小,实质上是在纵容姑息,对于整个人类社会来说,最终付出的代价会更大。这就好像一个人如果害了重病,及时手术治疗才好的快,如果要是一直拖延错过了最佳手术时机,看似不用流血,但其实对整个身体而言付出代价更大一样:

  【简切痛快的外科派,他们的主张是要在二十四小时之内行开腹手术,把病源地的虫状突起割了,便把盲肠炎根治了。这个手术是很简单,而且手术的效果是非常显著的,但可惜人类的精神,根本上害着了一种姑息病,一种怕流血的病,不怕手术的效果如何好,手术的痛苦如何轻微,而他总是怕流血的。……好了又发,发了又姑息,弄到后来把身体弄衰弱了,又才跑到外科门前去要求行手术的正不乏人。我常听见外科的先生们说:盲肠炎病好医,姑息病真是不好医呢!(《盲肠炎与资本主义》)】

  以上七个方面就是郭沫若在1924-1925年间转向马克思主义初期的主要观点。我们可以看出,他这一时期的观点当中还有一些不太成熟的地方,比如说基本不承认资产阶级在一定历史时期内可能具有的进步性,在突出暴力革命的同时忽视了劳动者在一定条件下和平夺权的可能性;但是总的来看,他的很多观点仍然具有现实意义。特别是郭沫若在文章中用了一系列巧妙的比喻,有力的驳斥了“共产主义空想说”和某些站在抽象人道主义立场上反对无产阶级革命的观点。近些年来公知化的学者与某些媒体中之所以会流行对郭沫若的攻击与污蔑,其实恰恰证明了其思想在近百年后仍然令他们恐惧。

  【鹿野,察网专栏作家】

最新推荐

习近平在参观“伟大的变革——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型展览”习近平在会见香港澳门各界庆祝国家改革开放40周年访问团2018年四大主场外交,习近平这一理念贯穿始终习近平同古巴国务委员会主席兼部长会议主席迪亚斯-卡内尔举行会谈

热门文章

从“民企离场论”到“国企解放思想论”,这波双簧还要演多久?

顽石|我为什么要歌颂毛泽东时代?

毛主席反问:为什么听外国人的?

郭松民 | 回望一次世界大战:中国,准备好了吗?

一部你不看或许再也看不到的影片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