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铭:漫说美元霸权和中国的再独立

作者: 吴铭 日期: 2018-06-14 来源: 微信“吴铭评说”

  注:这篇文章是我与几位同志聊天的整理,只体现一种思路。因为对相关的资料的占有并不充足,所以,有些说法可能存在一定错误,请同志们批评。

  前几天,美国总统特朗普在G7会议上,弄得其他人等都不开心。

  为什么特朗普把美国的几个铁杆都不当回事,他疯了吗?不,特朗普没有疯,他是个极精明的商人,怎么可能做出“疯”事。那么,特朗普为什么敢于不把G6当回事?

  随后在新加坡举行的金特会上,关于谁来承担朝鲜销毁核设施的费用,特朗说,由南朝鲜和日本承担。这又让日本和南朝鲜感到不快。

  特朗普为什么不尊重自己的盟友,难道在“世界经济”这个圈子里,他还有什么依赖吗?是的,正是如此。因为,中国已经承诺开放自己的金融市场,而且各国金融机械均可入驻中国,中国的银行等金融机构也不设股比限制地向全世界开放,其实,主要是向美国开放,这就意味着,中国这块世界上最大的市场,已经划入了美国的囊中,有这块肥肉吃在嘴里,特朗普当然不再那么看重什么G6,因为,整个G6的市场加在一起,也比不过中国。

  G6为什么事而特朗普如此争执?恐怕其中一个原因是对中国金融主权和市场的瓜分问题。当年,日本和沙俄曾为争夺中国东北大打出手。

  本文谈谈美元霸权及所谓“资本外逃”问题。

  美元霸权,产生于第二次世界大战胜利。以后,到1970年代,美元霸权因为中国、苏联经济壮大且构建完成了自己的世界经济体系,以及英法在中苏帮助之下的反击,所以,以美元与黄金脱钩为标志,美元霸权也就完蛋了(陷入越南是美元霸权衰落的次要原因)。此后,美元真的就成了一个纯信用货币,也不再是什么国际货币、储存货币,其国际结算功能大打折扣。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上世纪80年代初,中国改革开放。

  请一定要记住,中国有8亿人口,公有制为基础的社会主义经济极其完备。这个市场,如果从人口来看,其潜力远大于西欧和日本、韩国之和。而且,更加重要的是,这块市场,对于资本主义来说,还是处女地。而美元霸权扩张,其根本目的或者说标志,恰是以新自由主义为误导(新自由主义最大的特点是不承认经济主权、金融主权、市场主权,鼓吹开放),运用金融、贸易、投资、知识产权保护、定价权、产业结构塑造等手段,控制全世界市场。也就是说,市场才是最重要的资源,才是国际经济和金融斗争的焦点。

  可惜,中国根本不把自己的市场当回事、不保护市场主权,虽然也知道市场的重要性,但,也仅限于“市场换技术”之类。

  中国的开放,其实,就是破坏自己的市场主权、金融主权,千方百计、热烈欢迎外国资本,为此,中国政府及时出台一系列政策。特别指出,这种热烈欢迎外资、把外资当作建设的促进因素,与毛主席时代中国对待外资的坚决拒绝政策,是完全相对立的。主流社会指责毛主席闭关锁国、不懂经济,其实,他们才真正不懂经济,不知道何谓“关”、何谓“国”。也有人说,毛主席打开中美关系大门,为改革开放、引进外资奠定了基础,这也是胡说,毛主席掌握中美关系、缓和中美关系,并不是为了给此后的改革开放、引进外资提供什么条件,相反,毛主席时代,中国对外资一直坚决拒绝其进入中国。中国与法国于1964年建交,法国没有资本吗?中国允许法国资本进来了吗?中英关系早就不错,中国允许英国资本进入了吗?1972年中美关系缓和,此后中日等国关系同样正常化了,中国允许美国资本、日本资本进入了吗?新中国刚成立时,苏联资本不想来吗?中国允许了吗?中国的改革开放与毛主席没有任何关系,完全是对毛主席时代中国国际战略的颠覆!是反其道而为之。

  应该说,中国完备的公有制经济体系,本身对资本就有一种抵制功能,想破坏这种完备的公有制经济体系,还真不容易。例如,你想占据中国的日用品市场,那么,中国的日用品本身就十分丰富,而且物美价廉。国家贷给国营企业和集体企业钱,供他们搞科研、经营,如果是极大型的项目,国家则给予拨款,不计投入,当然,成果也极可观。各部门、各企业间相互配合,也不讲究什么利润、知识产权,最大限度减少交易成本,所以,中国生产力发展极其迅速。中国的企业也不需要什么外资。外国的资金、产品在中国根本没有什么优势,他们的产品也很难打开中国市场。

  如何让外国商品和资本在中国立足、撕开中国市场?如果没有对中国公有制经济体系、生产体系的破坏,那是根本办不到的。怎么办?为了让外国商品和资本在中国开拓市场,中国政府的改革开放,付出了艰辛的努力,大约其政策都是为外国资本扫清障碍。比如,“拨改货”,让中国的各类企业必须赢利。为此,还攻击中国企业效率低、管理差、机制僵化等等。其实,按照全国一盘棋、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原则,还有鞍钢宪法“政治挂帅、两参一改三结合”的管理办法,公有制企业是体制最灵活、管理最高效、效率最高的。如果中国企业不高效,能会两年就研制出氢弹吗?

  拨改贷,一下子就毁掉了很多长期性项目。迫使一些科研机构和工厂不得不转产,或者停产。因为,他们的产品尤其是高科技产品,的确用户不多。再加上80年代中国许多高科技项目下马,那么,高科技产品的销售更加不如人意,它们的资金马上遇到极大困难。中国的电子、通信等高技术产业,受到严重打击,为外国相关产业占据市场扫清了障碍。

  90年代以后,拨改贷也不搞了,而是搞“不找市长找市场”。老实说,外资进入中国,找的都是市长、而不是市场!为什么偏要中国的企业找市场而不能找市长?此时,许多“民营企业”已经产生。办企业,最重要的是资金,没有资金,企业分分钟完蛋。但是,中国的新经济政策却在拒绝给中国企业贷款的同时,还不允许它们搞集资。非法集资,是要受严惩的。河北的孙大午,就吃了这个亏。这样,又搞死一大批公有的、私有的企业,它们要么破产,要么被管理层以极低价格收购,或者以极低价格被外资并购。又一次为外资扫清障碍,任其控制中国产业。

  为了外资控制中国经济,中国的改革开放又按照资本的要求,发展相关暴利产业:房地产、旅游、保险等中国原本没有的产业。影视、媒体、教育、医疗等原本非赢利行业,进行产业化、赢利化改革,并“引入社会资本”,使掌握在各种资本手中。现在搞的军民融合,也是让“社会资本”控制中国军工科研和生产,是极其恶劣的一招。

  前段时间,外资对中国经济的攻坚战放在对仅存国企的“混合所有制”上,放在中国的全面、深入、彻底开放上。当前,外资的焦点则在中国金融开放上。只要占据了中国金融、大型国企,那么,中国经济、中国市场、中国金融、中国货币,就被外资主要是华尔街资本收入囊中!从经济、金融角度看,中国已经和平灭亡、安乐死,中国就不再是个经济体,而是个纯粹的市场,国际资本,主要是华尔街资本垄断的市场,中国国家资本和民间资本,因为市场、金融完全开放兼之美国的贸易战而逐步边缘化、消失化。中国人民币,只是美元在中国市场上的代用品。中美国,成为一个耻辱的名字,记在每一个中国人身上。

  有中国这个十几亿人口、市场潜力不可限量的殖民地作经济后盾,有美元+人民币作金融后盾,特朗普的确可以不把G6放在眼里。有人对比了上合组织和G7开会的对比,说中国“风景这边独好”,我完全不这么看。我认为,美国让中国完全开放金融机构这一招,已经基本上完全化解了“做大做强做优国有企业”“一带一路”“亚投行”“上合组织”……等所有战略举措。

  中国的人民币是以美元为本位印制发行的。为什么人民币要以美元为本位?要与美元挂钩?这不是重蹈二战后英法的后尘吗?英法的教训不是很深刻吗?

  这个问题,要从人民币的发展说起。

  人民币的发生、发展和坚挺,与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政权对生产劳动的领导是分不开的。人民币并没有以黄金为本位,也没有以其他什么货币为本位,一则共产党在土地革命、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都没有那么多黄金;二则以任何外国货币比如美元为本位发行人民币,既不现实,也不利于保护中国经济金融独立,而且,以任何外币为本位发行人民币都意味着人民币丧失独立性,中国丧失经济金融主权而成为殖民地。所以,人民币采取了一个极富创造性的建立办法:与主要产品直接挂钩,比如,与粮食挂钩。这个思路,可能受到古代“盐铁论”的启发。建国以后,除粮食外,人民币则与钢铁、石油、稀土、煤等重要资源挂钩,自主确定这些关键产品的定价。而且,因为资源均由国家控制而禁止私有资本开采,所以,定价权完全由人民政府掌握。只要你手里有人民币,按照政府的定价,你就可以买到你需要的产品!而且价格非常低。也就是说,公有制尤其是全民所有制经济体系的存在,保证了人民币的价值、平衡、稳定,保证了人民币坚挺。

  为保证人民币体系的确立,人民币在对自己掌握的重要产品的定价时,尽量压低其价格(但只能用人民币购买,如果用其他货币,则价格相对较高。1980年代,有人指责中国人民币估价虚高,其实是对金融主权根本不理解),这样,其他货币如果定价太高(意味着其货币估价低),那么,他们的货币就没有竞争力,这样,其他货币就失去了产品的定价权。商品定价权的确立,对于人民币具有极其重大的意义。请注意,这个定价权,是建立在人民政府掌握着主要生产为根据的。离开了对生产的掌握、对资源的控制,则人民币马上失去“锚”和定价权。

  而中国的改革开放,完全破坏了人民币赖以存在的生产基础,人民币不可能再与粮食和各种能源、原材料挂钩。这样,人民币的发行,就失去了基础,没有了“锚”。而随着大规模、无限制的外资特别是美元涌入,当然要换成人民币,人民币自然而然就与美元挂钩了。这种挂钩倒不是人民银行和财政部的领导或者国务院领导拍脑袋决定的,而是引进外资政策的必然结果。也就是说,人民币在中国市场上成为美元的代用品,是引进外资政策的必然结果!!没有了对生产和资源的掌握,人民币定价权,自然而然也就丧失了。

  华尔街资本侵占中国经济、中国市场、中国金融、中国货币,必然向中国投入大量美元货币,有的以投资方式,有的则以中美贸易结算方式;加上美国向其他国投资和贸易结算使用的美元,意味着在美国国外,有海量的美元流通、存储。这些美元如果以购买商品或者服务的方式涌回美国,当然会导致美国的市场繁荣;但如果以投资的方式回流美国,那必然引发美国严重的通货膨胀!为了应付前者,美国必须准备足够的商品、服务,以发展本国资本主义经济;为了应对后者,必须采取必要的办法,阻止外部美元在美国的投资。

  基于以上分析,我把美元区分为两种类型:美国国内美元,美国海外美元。美国针对这两种美元的政策,是完全不同的。

  对于国内的美元,主要是用于美国资本的自身运用;针对海外美元,政策、策略就复杂得多了,其根本办法就是消灭。

  一是用垃圾产业回收美元。柳传志从美国购买的IBM部分公司、摩拖罗拉等,属于垃圾产业,这些产业被高价出卖给买办柳传志的联想,意味着消灭了来自中国的海外美元。

  二是用债券回收美元。即引诱中国购买美国的垃圾债券,因为债券不能流通、没有购买功能,而且,美联储不回收美债,这样,又消灭了一部分海外美元。

  三是设置股票陷阱。比如,中国购买的两房股票,花费3千多亿美元外汇,但是,美国随后将两房破产,这样,又消灭一部分海外美元。

  四是用海外美元购买中国银行等关键产业。当前,前提是中国必须开放这些产业。所以,佐利克报告就要求中国开放包括金融、军工在内的产业,并且进行股份化改革以便购买;公司化经营以便摆脱政权的约束;建立现代企业制度以便摆脱党组织的控制。当前推行的金融开放,就是迎合美元霸权的这一要求。大量的、不断剧增的海外美元,仅靠上述三种办法不能完全消除,如果用这些美元控制中国的银行,那么,就是变废为宝!收益极大。如果中国的金融机会比如银行全部股份化且对外资不设股比限制,那么,美国又可以发行巨量的美元投到中国,联合中国私有资本原有的美元,可以完全控制中国银行。(当美元控制中国银行之后,中国银行发行的货币,虽然表面上还是人民币,其实,已经是美元了)

  即使如此,中国的美元也还是无法完全消灭,中国仍然可以用这些美元为本位,构建自己的世界经济体系,当然,这样的世界体系是附属在美元霸权之上的经济体系,是不牢靠的。中国政府最近提出的“一带一路”“亚投行”,就是利用美元构建自己的世界经济体系的一种探索。如果成功了,那也会对美国的世界经济体系构成一定威胁。如何化解?那就是通过操纵中国股市,收割中国的美元,让中国控制的美元进一步减少。还有一种办法,就是“资本外逃”,让中国的吴晓辉到美国购买酒店、冯晓刚到美国购买别墅,这些东西价格极高,而且还要不停地收税。地下钱庄,恐怕也是美元外逃的一种辅助渠道。

  “资本外逃”,对于中国市场经济国家会造成极大伤害,因为,经过“大社会小政府”式市场化改革,中国和“亚洲四小龙”一样,也是“盘子经济”。

  以前,主流媒体常说,“亚洲四小龙”南朝鲜、日本、中国香港、中国台湾是“盘子经济”,加一点水就很满、减一点水就干。只要给点投资,就会繁荣,如果投资一断,就会大萧条。其实,这四中龙并不是什么经济体,而仅是资本的市场。有资本进来,市场就人多、生意兴隆,作为市场的管理者也就是政府,就可以收到交易税。等资本赚了钱,退出了,流动资金就不够了,市场里的商品就卖不动,市场就萧条,政府就收不到交易税。经过这么多年的改革,中国已经不再是经济体,而仅仅是个市场,中国政府仅是这个市场的管理者,收点小费日子,管理市场的规则都是资本特别是外资定的,政府必须按照外资的要求做,要是有所反抗,那叫反市场化,要受到各种反对和打击。中国市场是世界上最大的市场,但也逃不脱这种“盘子经济”命运,与“四小龙”的区别仅仅在于,中国这个市场要大得多,要加多一点水才显得满,而抽出一部分水,则同样会萧条。

  如何跳出这种殖民地状态、重新确立国家经济主权、市场主权、金融主权,获得经济上的彻底解放?

  我看两有种办法。一种美国式办法。二战前,美国虽然经济体量很大,生产能力很强,但在国际政治上,美国资本势力却是个侏儒,没有什么发言权。第一次世界大战,美国资本觉得欧洲资本受到巨大打击,美国觉得自己该出头了,所以,参加了一战,甚至还弄出个“国联”,但是,美国仍然是实力不济,结果,国联被英国联合法国控制,美国只能罢手。第一次世界大战,美国仍然没有改变国际秩序,没有改变自己在国际政治上的侏儒地位,它只能重新缩回北美洲。第二次世界大战,美国人吸取了教训,精明了,所以,等到苏联、英国、法国、德国等所有世界资本主义强国经济都彻底疲劳后,才决定和即将取得胜利的苏联一道,瓜分世界。这次,美国的投机成功了。

  中国要想重走美国的这条道路,恐怕,也得等类似第二次世界大战一样的事情发生,而且,中国开始不能参战,要等到美国等经济强国打得彻底疲劳之后,再参战,以便坐收渔利。这样的机会,几乎为零。再说,中国的经济、市场、金融、货币均为外资控制已成定局,中国政府已经丧失了控制本国经济的权力和能力。就是中国民族资本势力,也是分散的、软弱的、动摇的,许多大企业对外资有依赖性,有买办性质,而且不掌握金融,所以,更加不具备掌握本国经济的能力和实力。这条路,极其渺茫。

  或者是等美国国内出现革命,美国经济动荡,不得不放弃对人民币的控制。但是,在美国控制中国市场、中国金融的情况下,廉价的产品供养着美国资本,恐怕在美国没有动荡之前,中国因承担美国资本和中国买办资本的双重压力,而先发生动荡。

  第二种办法,毛主席的办法。就是“打扫干净屋子再请客”“另起炉灶”,一次性废除所有外资在中国的投资,不承认以前的条件。当然,中国手里的外汇相当程度上也不要了。彻底把大型企业收回全民所有,壮大本国主权经济,即国营(或者国有)经济,构建独立完备、门类齐全、技术进步、布局合理、生产能力强大、定价自主的劳动生产体系,这样,不但经济独立、保护市场主权,而且有了公有制经济体系,人民币又有了“锚”和定价权,就可以与美元脱钩,实现金融、货币独立。这种办法当然是一次重大的对资本的革命,没有充分的准备,没有强大的组织领导能力,没有统一的思想,是不可能的。这条路,应该是中国经济的唯一出路。

最新推荐

四大主场外交,习近平深入阐述这一理念习近平同挪威国王举行会谈古巴:《我们还穷,但我们很幸福》论《资本论》与马克思的生态文明观

热门文章

郭松民评新片《影》:中国进步了,张艺谋一点都没有进步

卫兴华发言:简评某论坛宏论的实质

陈增煜:我老朽也来助小崔教授一臂之力

原来毛泽东从来就没有“迫害”过彭德怀

郭松民:毛主席为什么说教条主义者“比猪还蠢”?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