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把“上市公司”,当作了自家的“提款机”

作者: 申鹏 日期: 2018-06-14 来源: 平原公子

  大家都知道了华谊兄弟质押股份的事情了。

  自从崔永元开撕冯小刚之后,华谊兄弟的股价是一路往下跌,根本停不下来的节奏,数据显示,15天内华谊兄弟市值从239.99亿元缩水至196.44亿元,市值损失43.55亿元。

  然后到了2018年6月6日,华谊董事长王中军向中信建投证券有限公司质押股份550,879,999股,占公司总股本19.86%,作为第一大股东、公司法人,手里仅剩2.21%的公司股份,王中磊仅剩1.04%的股份。

  

他们把“上市公司”,当作了自家的“提款机”

  一下子质押了持有股份的九成?这就很有意思了。许多人说,不必担心,这是王大老板的正常操作,说两位王老板一直质押自己股份的,三月份就干过一次,后来又解押了。什么叫“股权质押”呢?这和中国古代的当铺典当一样,把自己的股权典当出去,换成现金,缓解一下自己的困境,或者是做点别的生意,等挣了钱,再赎回自己的股份,什么叫“解押”?就是从外面拿钱去赎回自己的股份。

  听起来可以理解,王老板自己也解释了——咱们不是抛售股票,咱们怎么可能不看好自己的公司呢?咱们就是弄点钱出来搞投资而已,到别处挣钱,不要过分解读!

  然而有个小小的问题:

  

他们把“上市公司”,当作了自家的“提款机”

  华谊兄弟的股价都绿成这个鸟样了,7块钱不到的水平,请问王大老板现在质押股权,岂不就等于当铺里贱卖家产?能当个什么好价钱?你搞什么投资能把这钱挣回来?质押解押这种事,一般是挖肉补疮,我看华谊兄弟这肉挖出去了,疮却不见得自己来补。

  

他们把“上市公司”,当作了自家的“提款机”

  有人开公司,就是为了卖产品卖服务,挣个利润,顺便可以服务全社会。有的人开公司,懒得挣这种幸苦钱,弄个大噱头,靠个大靠山,写个PPT,许诺几个“未来”,啥产品都没有,就靠几个艺人明星,几个电影IP,就能估出上百亿的市值,然后高调上市,吸引几个大资本加盟入股,股价自然也水涨船高,一路飘红,再收购几个企业,做出财大气粗的样子。XX老爷都看好的股票,能不涨吗?于是小民百姓纷纷跟进,那么股价自然会红得发紫。

  这时候,大资本赚了个盘满钵满,直接高位撤出,开公司的这位股价翻了几番,自然也可以通过减持来套现,改善一下自己的生活。公司还可以通过继续收购、并购一些奇怪的影视娱乐公司,转移股权来套现。开这样的上市公司,就是为了把股市的钱,挪成自家公司的市值和资产,然后再把钱直接挪进自己家的口袋里。当然,他们也会装模作样搞几个对赌协议,拍几部电影,做出好看的财务报表,稳住股民们的信心。

  当他们大小资本陆续撤出的时候,这家企业真正的价值就水落石出了,于是,股价一跌再跌,股民眼睁睁看着自己红得发紫的股票,变成了市场上不值钱的垃圾。

  拿《让子弹飞》的台词来讲,这就叫:“得先让豪绅出钱,带着百姓捐钱。豪绅捐了,百姓才跟着捐。钱到手后,豪绅的钱,如数奉还,百姓的钱,三七分账。”

  

他们把“上市公司”,当作了自家的“提款机”

  做实业多累?拍电影多苦?搞产品多麻烦?哪有发股票割韭菜来得轻松写意?

  我们来看看华谊兄弟的套现历史吧,看完你就会发现,它从一开始,就不断地成为大佬们的“提款机”。

  2010年11月1日,创业板首批限售股迎来了解禁日。解禁第一日,华谊兄弟便抛250万股,套现7585万元。11月1日至26日,共有12笔大宗和21笔竞价交易减持华谊兄弟1558.56万股,累计套现金额4.69亿元。

  减持套现的都有哪些人?最著名的就是杰克马老师,华谊兄弟第三大股东、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的减持了300万股,套现上亿元,当时马云声称:”减持这些股份,只是为了‘改善一下生活’“。

  2009年华谊兄弟上市的时候,持股成本为,0.68元/股;2010年马云套现的时候,股价已经高达30.04元,马云300万股的套现金额高达9012万元,相较其不足1000万元的入股成本,盈利已近10倍。这一笔收入,轻松惬意,确实可以改善生活。

  马云改善生活也就罢了,华谊自家的管理层纷纷跟进,减持套现一个比一个凶。

  

他们把“上市公司”,当作了自家的“提款机”

  自创业板解禁开始,华谊兄弟高管便马不停蹄地折价抛售。

  11月1日,华谊兄弟监事会主席谭智的配偶孙晓璐,通过大宗交易及竞价交易分别减持50万股,20万股,成交均价分别为30.46元及31.99元,当日共套现近2163万元。

  同日,董事虞锋的母亲王育莲减持5万股左右,金额近160万元。仅在解禁当日,华谊兄弟便被减持超过75万股,涉及金额近2323万元。

  截至11月22日,孙晓璐共9次减持华谊兄弟,其中6次通过大宗交易平台进行。其减持总量达645.53万股,成交均价在28.08~31.99元之间,共套现1.88亿元,成为11月以来减持数量及套现金额最多的创业板高管。

  另一减持主力王育莲通过竞价交易进行了10次减持近110万股,在创业板减持高管中位居第3,成交均价在29.5~31.94元之间,套现金额超过3372万元,位居第2。

  此外,作为公司监事的赵莹也亲自上阵减持,分3次共减持了1.3万股,套现39.19万元。

  上述三人在不到一个月内共减持了756.59万股,占华谊兄弟总股本的2.25%,套现超过2.22亿元,这将华谊兄弟推上了高管减持量榜首。

  而这些,只是华谊高层套现之路的开始:

  从2009年上市开始,华谊兄弟的资产规模从最初的17.11亿元到2012年的41.38亿元,三年增长1.42倍。进入2013年,华谊兄弟总资产却急速蹿升至72.12亿元

  在华谊兄弟业绩高歌猛进的2013年到2015年三年间,公司股价处于高位,更多大股东开始了大举减持。华谊兄弟董事虞锋的母亲王育莲减持次数近40次,套现总额近6亿元。而公司董事虞锋也接连多次减持,共计减持超4亿元。公司上市以来光虞锋母子二人便共计减持套现近10亿元。

  把掌趣科技和银汉科技当作“提款机”:

  2010年6月,华谊兄弟向游戏公司掌趣科技投资1.485亿元,成为掌趣科技的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为22%。2012年掌趣科技上市后,华谊兄弟持有前者15.73%的股权。

  从2013年5月至2017年8月,华谊兄弟共抛售掌趣科技股票21次,共计套现24.74亿元,所持掌趣科技股份仅剩下0.42%。2017年12月26日,华谊兄弟再次出售掌趣科技1158万股,减持比例为0.42%,这也意味着,华谊兄弟抛售了掌趣科技全部股票。算上华谊最后一次抛售所获得的约2800万元收益,华谊兄弟1.49亿投资掌趣科技共套现约25亿元。

  除了掌趣,在2013年,这哥俩还以6.72亿元收购了手游公司银汉科技50.88%的股权,持有4年之后,又套现了6.47亿元。

  资本运作太赚钱了,比拍电影赚钱多了。

  此后,就是著名的10.5亿收购冯小刚东阳美拉了。

  2015年11月,华谊兄弟以10.5亿美元从冯小刚(持股99%)和陆国强手中拿下了东阳美拉70%股权。收购前,东阳美拉净资产为-0.55万,这笔总估值高达15亿元的交易直接为华谊兄弟创造逾10亿元的商誉,而与之相对的,东阳美拉和冯小刚给出的五年业绩承诺总额底线不足7亿元。

  彼时,东阳美拉未经审计的资产总额仅为1.36 万元,负债总额却达1.91 万元,所有者权益为-0.55 万元。这意味着,华谊兄弟对净资产为负的东阳美拉给出了15亿元的估值。

  这是一个对赌协议,东阳美拉自2017年度起至2020年12月31日,每年在上一年度承诺的净利润目标基础上增长15%。若未能完成该目标,冯小刚将以现金补足差额。《手机2》等,正是东阳美拉和冯小刚对赌协议中的电影计划。

  按照业绩承诺,东阳美拉5年间税后净利润要达6.74亿元,极端情况下,即使冯小刚什么都不做,无营收,他也可以从已获得的10.35亿元现金中拿出6.74亿元来补足业绩目标之差额部分,仍净赚3.61亿元。

  当然,在华谊兄弟上市之前,冯小刚早就是华谊的股东,他曾持有华谊288万股,占华谊兄弟的2.29%,后来冯小刚将持有的华谊兄弟股票逐步卖出,2014年就已套现2亿多元。

  

他们把“上市公司”,当作了自家的“提款机”

  我们知道,王中军先生可不是个缺钱的人,他那些收藏的名画艺术品,都足以买下别人几个公司了,他们华谊的高管、股东们不断地减持套现,确实有可能就是简单的“为了改善生活”。而这次王氏兄弟的“质押股权”,也很有可能是去真的搞投资。投资什么我不敢说,根据我浅薄的经验和知识猜测,很有可能和去年他们某位本家富豪投资的东西差不多。

  大老板们总有一种错觉,觉得“老子凭本事挣的钱,老子想怎么花怎么花”,对于公司的营收、未来,却不是那么关心,他们宁可质押股权换取现金,也不愿自己掏钱去改变公司现状,钱,只能从公司流进他们个人的口袋,而不能流回去;这和普通小股民完全相反,小股民只懂得追涨杀跌,勇于接盘,总是急吼吼把自己的棺材本儿都垫上去,挖自己的肉,补别人的疮。

  不得不说贫穷限制了想象力,穷人和富人的思维方式就是完全不同。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

  人之道,损不足以奉有余。

  大老板们,总是很有“人道”的。

  

他们把“上市公司”,当作了自家的“提款机”

  我这个人向来不自私的,今天再教大家一个赚钱的方法,就叫做“煮铜镯汤”。

  话说有个少年,拎了口大铁锅,和一根铜手镯,跑到大街上路演,架起锅,生起柴火,把铁锅放满水,然后铜手镯丢进去,开始煮汤。路人就好奇了(其实是同伙演戏),问:“这位骚年,你脑子瓦特了?煮个镯子干什么?”少年说:“汝头发长见识短,不晓得我这铜镯汤的神妙,等我煮好了,你就懂了。”

  路人(同伙)怦然心动,说:“如此神妙,要不我也来帮你一把”。转身就去买了一袋盐,舀了一汤匙放进去。然后旁边一个买菜的大妈刚刚从菜场出来,忍不住也帮忙丢了两片菜叶进去:“煮汤嘛,自然要大家帮忙,众人拾柴火焰高嘛”。于是老王送来了两块肥猪肉,老李送来了一袋生粉,老张送来了一篮子排骨,老赵送来了两条鱼,老钱也丢进来两棵葱。路人围观觉得不过瘾,都想尽一份力,看看这“铜镯汤”到底是什么味道,于是有钱的出钱,没钱的出力,帮着加水加柴火,干得热火朝天。

  最终真烧出了一锅看起来不错的“铜镯汤”,色香味俱全,然而围观群众刚刚闻了两口香味,忽然跑来两个彪形大汉,大喊“这是我家祖传的镯子,煮你妈的汤!”连锅都端走了,如飞而去。

  那个讲故事的少年、加盐的路人、送菜叶的大妈,也大呼小叫尾随而去,剩下一堆目瞪口呆的真路人,看着满地狼藉......

最新推荐

四大主场外交,习近平深入阐述这一理念习近平同挪威国王举行会谈古巴:《我们还穷,但我们很幸福》论《资本论》与马克思的生态文明观

热门文章

郭松民评新片《影》:中国进步了,张艺谋一点都没有进步

卫兴华发言:简评某论坛宏论的实质

陈增煜:我老朽也来助小崔教授一臂之力

原来毛泽东从来就没有“迫害”过彭德怀

郭松民:毛主席为什么说教条主义者“比猪还蠢”?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