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的一件事

作者: 林学良 日期: 2018-06-14 来源: 红歌会网

  1964年下半年,我读小学二年级,放暑假时,听大人说:要在我们那地方拍电影了,电影名叫团圆,是巴金作品,至于巴金是怎么回事,就不知道了。

  电影七月份开拍,外景地选在南天门,那地方距我家大概有七八公里。一条弯弯曲曲的公路穿山越岭没有尽头,那是沈阳至丹东的国道,公路通到南天门就变得异常险峻,一面是高山,另一面是悬崖峭壁,悬崖峭壁底部是川流不息的细河,那时候还没有干旱,站在公路向下看,河水碧绿幽深,流到远处在夕阳下泛着银光。从远处眺望那山那水,宛如一副东北地区少有的壮美秀丽的风景画。

  公家通过街道办事处,选群众演员,去一天给五块钱,那可是很可观的收入,不过需要自己带吃的,因为在山里是没有地方吃午饭的。

  我们邻居老乔头被选上了。老乔头五十多岁,花白胡子,长脸瘪嘴,头戴礼帽,衣裤宽大,有些向朝鲜人。他没有固定职业,经常去细河撒网捕鱼,或者给大家蹦爆米花,蹦一次收两毛钱。我们小孩子就常常积攒些玉米粒儿,装满一小瓢,跟大人要两毛钱去他家。他见我们来了,很是高兴,说:“蹦爆米花啊,来,给我吧。”他接过小瓢,搬来蹦爆米花的圆锅,打开锅盖,顺着瓢巴把玉米粒倒进锅里,盖上盖,用扳手把盖拧紧,然后就放到炉架上旋转,炉架下边的小炉子,拉起风箱那炉火便呼啦啦一闪一闪的越烧越旺,只一会儿功夫,炒好了,只见他搬起圆锅,把锅口放进一个笼子里,然后用铁扳手用力撬开锅盖;这时候,小孩子们就要躲得远远的,捂住耳朵,只听轰的一声,一片白气消散,笼子里就是白生生的爆米花了,此时整个屋子就充满了炒玉米的香味儿。我们用口袋装了爆米花,拿出两毛钱给他,这时候他就会笑眯眯地说:“是老邻居了,就收一角吧。”于是我们便心满意足地扛起半袋爆米花回家。

  在我们附近住的还有一位田大夫也给选上了。田大夫身材高大魁梧,方脸,带眼镜,穿衣一丝不苟,一派正人君子形象。因为他在医院有固定职业,所以如果业余时间有人找他看病是决不收钱的,大家都说田大夫是个大好人。那时候很好奇,心想:他们在电影里都扮演什么人呢?日本鬼子?还是大官?电影什么时候能拍好放映呢?想不明白,等着吧,等电影开演了在电影里看看他们都变成了什么模样。

  一天早晨,马路上忽然开来几辆解放大卡车,听大人说:车上拉的都是演员,是到后面的细河补拍电影镜头的,并传出来,这电影名已经不叫团圆而是改叫英雄儿女了。我急忙跑出去看热闹,只见车上的人不知为什么脸都有些发红,后来才知道,他们是演员,此时他们都画了装。车上有扮演王芳的刘尚娴,有演朝鲜老大爷的浦克还有演王成的刘世龙等。车开的挺慢,因为在南天门拍时,大人是不容许小孩子去看热闹的,一是路远,二是那地方又是悬崖峭壁又是大河,怕不安全,但现在就在家门口拍了,所以,大人小孩就跟在大汽车后面疾走,赶去看看拍电影到底是怎么回事。

  来到细河边,一位站在我身旁的工作人员问我:‘’小朋友,这河水哪地方有这么深‘’?他用手划一下自己的胸部。我告诉他,这地方不行,水不够深且水里有青苔,我指给他够那么深的河段,那时候我们常到河里游泳,对河水了如指掌。他走过去和另几位工作人员说:小朋友说这段不行,下面那段可以。于是,他们就向下移了一段。接着,工作人员开始接电线、竖起一块巨大的反光板,那板子用锃亮的锡纸贴面,用来反射太阳光,以增加照明度。有人抬出一副担架,上面盖着棉被,棉被下塞着军大衣之类做成的人形,由浦克装扮成朝鲜老大爷抬着前面,一个很漂亮的大姐姐和一个战士抬着另一面就向河岸走去。那时候已是九月下旬,东北的秋天还是很冷的,这时候下到河里,河水虽没冻冰却也是阴凉刺骨,所以大家都为这几个人担心。河对面,早有人点起了烟火,只见黑烟滚滚,弥漫着整个对岸,有人用盆扰动平静的河水使之泛起大浪,也有人从上游顺水放下白色发泡板,看上去就像一块块河冰顺流而下,还有人用盆把河水高高泼起,仿佛是炮弹爆炸溅起的水柱。这时候,只听一声令下,他们几个便抬着担架不顾一切地冲进河里。一会儿,河水就没到他们的胸部,他们摇摇晃晃的向前向前。河里的浪更大了,对岸的烟更浓了,上游的冰漂下来更多更快了。忽然,走在前面的朝鲜老大爷一个踉跄,差点跌倒在水里。‘’哎呀‘’!我不由得惊叫了一声,就在此时,那个指挥的人又喊了一声‘’停‘’。只见水里的人立刻直起身,十分轻盈的走上河岸,完全没有了刚才的紧张,惊险。真是太奇妙了,原来刚才老大爷的踉跄是表演,怎么那么逼真那么像呢,我暗暗想。这个镜头来来回回拍了十来遍,直到近中午了,他们才满意,收拾行头上车回营。看了他们实地拍电影,感觉到拍电影的艰辛和不易,再凉的水也得趟,再冷的天也得脱,一个只有几秒的镜头足足拍了一上午近十来次,可想而知,整部电影得拍多少遍,看来干什么想干好都必须下苦功夫啊。

  一年以后,电影终于制作完成并首先在我们家乡放映,毫无疑问我们都是要一睹为快的。电影开演不一会儿有人眼尖,一下子就认出了老乔头。他出现在开场不久的一场戏里,公路被炸个大坑,朝鲜老乡帮助志愿军填炮弹坑,那位身背箩筐的朝鲜老大爷就是,不过只一闪,几秒钟的影像,那也足够乡亲们兴奋的了,老乔头上电影了!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新鲜事。田大夫则出现在祖国慰问团里,全体慰问团站在山岗上,向志愿军赠送锦旗,站在第二排中间的就是,他仍是那样端庄、一丝不苟。当演到王成牺牲,妹妹王芳领唱烽烟滚滚唱英雄时,大家肃然起敬,全场静的连喘气声都能听到,等到那位战士以激昂的声音朗诵:”我们的王成,是毛泽东的战士”时,全场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那是1965年,那时候,中国老百姓对毛主席已经是无限崇敬了,老百姓都坚信:只有 毛主席才能领导好这个国家!那时候毛主席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力和威信,想要谁下台那只是一句话的事,完全用不着费那么大劲搞文化大革命。因此,今天,反动公知喋喋不休,说什么毛主席为了保自己的权力,要整倒刘少奇才发动的文革,事实证明,这种说法纯粹是放狗屁!是十足的谣言!

  一眨眼几十年过去了,当年拍电影英雄儿女的场景还历历在目,那是一个可能永远也回不来了的美好社会,这社会是毛主席建立的,是一个真正人人平等的社会。如今,毛主席离开我们已经四十年了,四十年弹指一挥间,但已经世是人非。现在,无论我们的经济发展到何等程度,没有了毛泽东思想或者淡化了毛泽东思想,我们就会永远处于内外敌人的虎视眈眈之中,永远也建不成那样的美好社会。

  这是我以前写的一小段往事,没有发表过。

最新推荐

习近平会见“全球首席执行官委员会”外方代表习近平在钓鱼台国宾馆会见金正恩习近平同朝鲜劳动党委员长金正恩举行会谈习近平时间|用屈原精神“塑心”“立行”

热门文章

国务院刚刚宣布:增加一个节日

胡懋仁:资中筠谈爱国,隐藏了哪些见不得人的私货?

郭松民|谈谈世界杯:真的,中国人为什么迷恋足球?

郭传志:方舟子的“使命”!

三面红旗迎风飘扬,南京长江大桥桥头堡正式亮相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