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铭:关于“国家博物馆”里的画作《世纪智者》

作者: 吴铭 日期: 2018-06-15 来源: 红歌会网

  看了郭松民同志《国家博物馆里的马克思与毛泽东》一文,我在这里也讲几句。

  中国历代,都有一个“传统”,为那些开国功臣们敬立塑像,以示褒扬,也供后人敬仰、效法。比如,东汉朝有“云台二十八将”,唐朝有“凌烟阁”,清朝有“紫光阁”……。另一个办法是编撰史书、赠谥号,对各人的功过进行评价等。

  这个传统,新中国也是继承的。但是,作为坚持人民史观、认为人民创造历史而不是精英创造历史的共产党人,当然不会过于强调“开国将帅”“开国功臣”“元老”等人的功勋,而是强调那些坚定地站在劳动人民立场上,矢志不渝,为中国人民和全世界人民的解放不惜流血牺牲的人民英雄、人民模范的功德,即那些真正的共产党人, “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共产党人特别是毛主席所宣扬的英雄模范,张思德、白求恩、刘胡兰、董存瑞、黄继光、雷锋、黄继光、焦裕禄、董加耕、王国藩等,都是这样的典型。

  中国革命历史博物馆,我理解,就是新中国的“神庙”,与唐朝的“凌烟阁”,清朝的“紫光阁”的地位是完全相同的,里面供奉的当然应当是革命的英雄模范,也就是张思德、白求恩、刘胡兰、雷锋等人。他们新中国的“神”,他们也是中国劳动人民的“神”,他们是中国人民革命精神的化身,更是后世革命者的楷模榜样。

  我相信,由于共产党毛主席的身教言传,由于中国革命的空前广泛性、深刻性、彻底性、艰苦性特别是人民性,这样的英雄模范是极多的,有名的、无名的,个体的、群体的,已经发现的、未发现的,应当史不绝书,恐怕一座博物馆也很难全部展现,所以,不应该存在把“革命历史博物馆”改造成“国家博物馆”的举动!为什么要抛弃“革命”,难道世界上没有封建主义、资本主义、帝国主义了,革命完全彻底胜利了?毛主席说,取得中国革命胜利,才是万里长征走完第一步,那么,现在,后面的步子都走完了?不需要走了?在革命尚未完结之时,就“告别革命”,那是对革命的背叛。至于李泽厚、刘再复等人,他们没有资格“告别革命”,因为,他们什么时候“革命”过?特别特别不能容忍的是,不允许把孔子这种共产党人极力批判的封建主义代理人的像弄到博物馆跟前,简直是对革命的污辱!

  郭松民老师提到的这幅图,我也曾在其前深思良久。

  这图上的人,我看也都是革命家、科学家,绝大多数“应该”都是好人(大部分人我不认识),都值得我们尊敬和歌颂。革命历史博物馆中可不可以提到这些人?完全可以,也完全应该,但要突出强调其人民性!而不允许把他们刻画成“精英”!不能容忍把他们与革命群众分隔开!

  但是,屏蔽了张思德、白求恩、刘胡兰等革命英雄,这幅图透露出一种极其反动的史观:资产阶级精英史观,体现了典型的修正主义思维。马克思、李大钊、鲁迅、郭沫若、钱学森等,本质上讲,这些人也是普通革命群众中的一员,或者可以进一步说,他们是无产阶级革命、社会主义建设中涌现的楷模、榜样、领袖。如果把他们与张思德、白求恩、刘胡兰等放在一起,完全是恰当的、和谐的、也是必须的,是符合其阶级性、符合中国共产党人的世界观的。而这幅图则把这些“名人”与革命的英雄模范完全割裂开来,美其名曰“世纪智者”,是出于资产阶级剥削史观,把这些人作“精英化”定性,刻意地消除了他们的阶级性、人民性。我觉得,这是对中国革命历史、对人民史观的亵渎,也是对这些革命家、科学家的亵渎,是以一种极隐蔽的、欺骗性极强的方式,从历史观上、从阶级性上,明目张胆地背叛了共产党,篡改了历史。

  共产党人是靠“愚公移山”感动了“人民群众”这个神仙,才获得革命成功的,而不是靠“智者”。共产党人,本质上是反“智者”的。我相信,如果马克思、李大利、鲁迅、钱学森等前辈,如果看到博物馆将他们定为“世纪智者”,他们决不会接受的,他们最喜欢和张思德、白求恩、刘胡兰、雷锋在一起,而绝不接受和他们分开。

  这幅画中的某些人,名之为“世纪智者”,恐怕并不一定合适,他们只是普通人,比如梁漱溟先生,虽然我也尊重他。有些人,比如拉·甘地,虽然名气很大,但并不是马克思主义者,与马克思等人也不在一个量级上,应不应摆在这里,似可商榷。在中国,一向马恩列斯毛并称,这幅图把列、斯、毛去掉,然后把马恩其他普通名人混在一起,极不合适,体现了价值观的混乱。

  前几天,我写了一篇关于北京国子监博物馆大禹像的文章,批评国子监不应该把传统的大禹执“耒臿”、率领群众治水的形象,改成头戴皇冠、手执“笏”的帝王形象。有人争辩说是大禹手里拿的是玉冒,有人说是珪,有人说该图出自南宋一位画家,所以,并不算错。我的重点在于,手拿劳动工具、率领群众治水,这种像是把大禹当作一个劳动人民的代表来描述的;而手执“笏(玉冒、珪)”、头戴王冠,意味着把他当作了剥削阶级精英、封建帝王,这是对大禹的阶级定性变了,由劳动模范变成了剥削者,历史观当然也由人民史观变成资产阶级精英史观了。作为共产党人,我们推崇大禹帝,正是因为他们劳动人民改造自然的代表,而不是因为他们是帝王。你把大禹像由手执“耒臿”改成手执“笏(或者玉冒、珪)”,是什么意思?

  我问的是,你为什么要做这种改变?

  我最近看了几部关于“开国元帅”“开国大将”“开国上将”的影视剧,很不让人满意。我觉得,精英史观,已经泛滥了。这些影片只表现主人公如何勇敢、机智,共产党人的性质、宗旨、作风、历史关键,在这些影片中基本没有体现。如果这些开车元勋在世,看了这些影片,我想他们会骂娘的。

最新推荐

习近平会见“全球首席执行官委员会”外方代表习近平在钓鱼台国宾馆会见金正恩习近平同朝鲜劳动党委员长金正恩举行会谈习近平时间|用屈原精神“塑心”“立行”

热门文章

国务院刚刚宣布:增加一个节日

胡懋仁:资中筠谈爱国,隐藏了哪些见不得人的私货?

郭松民|谈谈世界杯:真的,中国人为什么迷恋足球?

郭传志:方舟子的“使命”!

三面红旗迎风飘扬,南京长江大桥桥头堡正式亮相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