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历史的转弯处

作者: 管清友 日期: 2018-10-11 来源: 草根网

  作为今时当代的局中人,你又不得不面对这样的时代变化,也需要对未来的变化做出判断、做出选择。

  一

  我一直想去剑门关看一看。一来看看李白诗里说的蜀道之难;二来缅怀一下三国时期那段金戈铁马的历史。这次受邀去四川广元,终于成行。待到登上剑门关之时,给我印象深刻不是“天下雄关”的牌匾,而是“眼底长安”四个大字。这段历史,国人大多耳熟能详。诸葛丞相北伐中原,最终无功而返,也未能改变蜀国被魏国所灭的命运。而“眼底长安”的意义,就我理解,既霸气又悲壮,既豪情万丈又遗憾无奈。

  关于三国时期魏蜀吴的关系和兴亡,其后历代历史学家多有讨论,著作也是汗牛充栋。我也无意去讨论一个无法讨论清楚的问题。但即便随意翻检一些典籍,似乎也能得出一点结论:历史既偶然也必然,既主观也客观,既简单又复杂。以一千八百年后的眼光去看待当时的情势和环境,体会身处历史转弯处的人物的言行和选择,你很难用一个统一的尺度或标准去贸然得出很多结论。

  一如我们今天所处的时代、所处的世界。以我们当时当代人的眼光,很难预计这个历史的转弯会转向何处。若干年后,后人肯定会有褒贬不一的、标准不一的、尺度不一的多重评价,也许还有新的演义形式。

  但是,作为今时当代的局中人,你又不得不面对这样的时代的变化,也需要对未来的变化做出判断、做出选择。

  二

  许多人是在国庆旅途的归程中听到了央行100bp大力度降准的消息。我也是如此。这次降准的时点确实有些特殊。按照以往的经验,一般降准这样的大动作都会选在工作日最后一天,留出一个假期来让市场消化,以免引发市场波动。面对国庆期间外围市场的剧烈波动,这次降准选在假期最后一天,显然目的正好相反,希望市场能够体会到货币当局的苦心。在我印象中,2015年股灾前央行也是选择在周日加班降准,为的就是稳定市场。

  至于降准的理由,官方有官方的说法,市场有市场的解读。对冲经济下滑说,降低融资成本说,不一而足,都对。有一点是明确的,中美关系恐怕是一个重要原因。这次降准应该是早有准备,毕竟MLF到期需要对冲,但国庆期间美国副总统彭斯的讲话应该是货币政策作出提前调整的一个导火索。

  我漫步于蜀道之上时,认真的看了彭斯的讲话,并与友人做了深入讨论。关于彭斯讲话已经有大量解读,官方也做了有力的回应。看得出,这篇讲话非常有针对性,其文稿的起草我猜想是出自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并且是由副总统而不是总统来讲,似乎还“留有余地”。

  我在今年三月份《新冷战的前夜》一文中就指出,新冷战已经到来。彭斯的讲话,有人比作英国前首相丘吉尔的铁幕演说,我更愿意把它类比为当时的美国驻苏联代办乔治。凯南的八千字电文《苏联行为的根源》。至于这些讲话和文章到底说了什么,我相信很多人都看过。

  三

  毫无疑问,中国目前的应对十分重要。短期来看,有两点是确定的:第一,随着美国中期选举和2020大选的临近,特朗普对华政策大概率进一步加压,我方的反击和美国国内的反对力量很难实现方向性的逆转。第二,外部冲击将会直接或间接的影响我们国内宏观经济环境,与国内的金融风险和社会风险产生共振,加剧国内政策的两难。

  我们今时今日面临的压力要比1980年代的日本更大。我们要吸取日本当时宏观经济政策失误的教训,同时还面临着日本当年没有过的非经济压力,比如南海、台海等。

  下一步形势会如何演进?目前看国内的政策目前都在往回暖的方向走,攘外必先安内,比如降准。所谓两害相权取其轻。但这是有代价的,也是需要高超的政策操作手法的。对冲经济下滑和提振市场信心的同时也可能引发新的市场投机,如果控制不好,再次大规模启动货币闸门,不但前期的挤泡沫努力前功尽弃,而且会出现巨大的泡沫。我能感受到,我们既在货币政策、资本流动和汇率三难选择中维持微妙的平衡,也在稳增长、防风险和外部环境变化三难选择中谨慎地布局。

  这确实是一道难题,改革肯定是共识。改革需要把激励机制搞对,改革需要回归常识、回归人性。改革开放已经四十年了。驻足今日,回首凝望,一路走来,筚路蓝缕,上下求索,波澜壮阔。过去四十年,有几次那么困难的局面我们都可以打破僵局,现在亦未尝不可。从重商主义到内需主义,从不平衡不充分到平衡充分,我们手里的牌还很多。

  于国家,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特征;于个人,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命运。那日站在剑门关关楼上,我就在想,在历史的转弯处,我们每个人都不是旁观者。???

最新推荐

乡村聚人气关键靠产业留人今天,致敬长征!清江游:“圈子论”暴露了西方集团的真面目骂不倒的毛泽东与撞不垮的长江一桥

热门文章

郭松民| 纪念长征胜利82年:毛泽东为何对?张国焘为何错?

贾根良:让这些人为中国改革开放出谋划策,危矣

宋方敏:究竟谁是中国经济的顶梁柱?

披露:苏联解体前400多名高层领导已被共济会收买!

吴敬琏等曾接二连三杜撰中央文件观点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