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共产党员都该照照这面镜子 尤其是党员领导干部

作者: 陶冶 日期: 2018-11-09 来源: 红歌会网

  2018年11月4日,央视新闻台《面对面》节目采访了为家乡捐款一千万的马旭老人的事迹,特别感人,之后在“电视回看”中含着热泪重看时做了记录,我还让子女们看看,作为镜子对照对照自己。考虑到全国电视观众不一定都看见这个节目,今天我们把这个记录发在网上跟大家分享,希望所有的共产党员都对照对照自己,尤其是身为领导干部,被称为人民公仆的公务员们,特别是那些位高权重的“关键少数”们。

  旁白:今年9月的一天,中国工商行武汉机场合资行(听不清楚)刚开始营业,就迎来了两位老人,他们是85岁的马旭和老伴儿颜学庸,两位老人办理业务是要给黑龙江省木兰县一个 账号汇款300万元。八旬老人要巨额捐款,再加上她同行的其他人,这可引起了银行工作人员的警觉。经询问,随行两人是来自黑龙江省木兰县教育局,专程来武汉受取马旭夫妇捐款的。他们现场出示了公函和捐款协议。但是为了进一步核实信息防止老人上当,银行工作人员还是向辖区派出所求助,民警赶到银行展开调查,又与黑龙江省木兰县相关部门取得联系,最终确认随行两个人确实是老人家乡木兰县教育局的干部。老两口来银行就是为捐钱的。

  主持人:那为什么当时会闹出个误会来呢?

  马旭:这个误会啊,本来我个人认为不存在什么误会。我的老家,当时他们带着身份证,还带着政府介绍信,还有其他的一些实物给她看,这个不需要担心,不需要怕我上当受骗,也不需怀疑,这个很明了。

  旁白:马旭老人的家在武汉市远郊区(听不清楚),离休后住这个小院,院子里是自己盖的两间低矮的砖房。房子的一角劈出片地,种上了橘树和一些蔬菜。这和农村最普通的院落相比没啥差别。可是就是这对老人要向家乡捐献1000万元。

  马旭:我这个太少了。我从报纸上看,人家那个有钱人,大商家什么的,都捐一亿呀!

  主持人:你能跟他们比吗?

  马旭;我不能跟他们比,但是我这个数字太少了,是不是?

  主持人:你是什么时候决定,这笔钱要给家乡寄回去?

  马旭:习近平主席不是说了吗,要精准扶贫,那么我是共产党员,我入党宣誓的时候都说了:为革命事业鞠躬尽瘁,为人民事业不惜牺牲一切。那习主席不是提出要精准扶贫嘛,我应该带头地响应,带头去做的。而且现在应该尽量实实在在的,放在心眼里把它做好。

  旁白:马旭老人的家乡是黑龙江省木兰县,从15岁参军离开家乡起,70年间马旭老人没能再回去过。如今家乡已没有亲人,留在脑海里的只是儿时的记忆。住在东北的战友帮助马旭联系上黑龙江省木兰县政府,并转达了她和老伴儿要向家乡捐款的意愿。

  主持人:好多人都问,这老太太哪来的这么多钱,您咋攒这么多啊?

  马旭:那也不必怀疑。我们俩是从当兵,十三四岁就开始攒,是吧?

  主持人:还有多少钱?

  马旭:还有残废金呐!

  主持人:奶奶,这个我理解,就是工资,包括这个伤残补助,它都是固定的。那么您有一些额外收入……

  马旭:就是专业技术转让。再说我们俩也算了,也请别人算了,攒到今天得50多年。

  主持人:专利转让。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您能告诉我,大概是多少钱吗?

  马旭:大概百十来万吧。

  主持人对颜学庸:这个把钱捐出去,这事儿是你们老两口一起做的决定吗?

  颜学庸:是的。我们两个做的决定。我非常拥护她。

  主持人:为什么要报答家乡,家乡为她做什么了?

  颜学庸:她有今天,全靠家乡送她来当兵。没有家乡送她当兵,她早就完了,她不会有今天。

  旁白:两位老人的童年都是在共和国成立之前度过的,也同时在解放战争时入伍的。马旭入伍后成了医务兵,抗美援朝后她被送到第一军医大学,后被分配到武汉军区总医院。空降兵部队组建后,28岁的马旭奉调作为军医担任跳伞部队的卫勤保障,成为所在部队两名军医之一。这次调动改变了马旭的人生。

  主持人:您为什么愿意去野战部队,28岁的军医还学跳伞?

  马旭:哪里需要哪里安家,哪里最苦就到哪里去。这是共产党员应该做的事情。

  主持人:那您当医生就是了,为什么还要学跳伞呢?那跳伞可不是医生的本职工作啊!

  马旭:同志你不知道,我当军医的,从卫勤这方面,保护他们官兵的健康,不健康的我要进行治疗,需要及时转运的我要给转运。假如我是军医,是空降兵的军医,部队都会跳伞,跳下去了,我在家里待着,那我们还有啥用啊?不是废物了嘛!

  旁白:当时身高只有1米53的马旭体重只有70斤,按照空降兵训练大纲,马旭完全不合格,而且那时新中国还没有女兵跳伞的先例。尽管马旭再三请求,部队领导还是婉拒了她。

  主持人:那您怎么去跨越呢?

  马旭:我怎么跨越?他们讲课我细心听……

  主持人:让您听吗?

  马旭:他们当着大众讲,我就细心听,我都记下来。

  主持人:但是跳伞不仅靠知识,还要实践能力啊!

  马旭:第一次我跳到平台上了,上了两格,伞训教练就把我拉下来了。当时有很多人,因为部队跳伞嘛,有成千上万的人在看,他们就哈哈大笑。

  主持人:为什么把你拉下来?

  马旭:他们怕我又小又瘦,出于爱护吧。但是我有强烈的跳伞思想,是吧?他们一笑,我觉得面子也不好看,当着这么多人把我拉下来,当时我也找点儿理由。我说“你官不大,你派头还不小呢,啊……”

  主持人:下个台阶。

  马旭:我就想,上平台是不可能了。这可咋办啊?经过我调查,我说要开伞,那开伞得多少斤能开啊?他们说30公斤就能开伞。

  主持人:那您过了!

  马旭:我心里就有底儿了。我将近70斤,这可咋办?那会儿部队女同志少,我一个人住一个房间。我就想我自己在家挖一个坑。

  旁白:在自己单间宿舍里,马旭用整整一个星期的时间挖出了一个长两米、宽一米、深一米的大坑,再往坑里填上沙土,空降兵跳伞训练的模拟沙坑就建成了。

  主持人:您一个人偷偷地干这事儿!

  马旭:偷偷的。

  主持人:那您也挖了坑了、填上沙子了,那您怎么训练呢?

  马旭:开始把桌子当平台,顶上放一把椅子,后来我看不行。我要比他们真实,略微高一些。这样我才能标准达到。两个桌子摞起来往下跳,我每天下班练习跳,都跳500次。我回来晚了,或者有什么事没达到标准,我睡醒了以后,我还惦心着,我又爬起来活动活动,我又上去跳。反正我必须达到500次。

  主持人:周围人知道不 知道?

  马旭:不知道。因为他们知道了他要汇报,领导该找我谈话了,“你别胡搞啊,你别出事儿啊!”

  旁白:就这样,在领导不知情同伴儿不知道的情况下,马旭偷偷地练了半年,但是从连长到师长,依然没有人同意她跳伞。

  主持人:他们怎么拒绝你呢?

  马旭:我把他们都磨烦了。我们那个师长老红军,是吧!我到他家里磨去。我就磨他,他送我走。他实在送不走我了,就拿两个苹果,给我一手一个苹果。他说“你回家多吃点儿饭,把身体长好了再说。”我知道这话是安慰我的话。

  主持人:那您用什么方式,在什么时候,让您的想法变成现实了?

  马旭:就是又考核了,我又去磨了。我们伞训师长说:“这样吧,您今天参加考核,如果考不上,今后不要再提这个事儿了。

  主持人:但是您怎么看这个机会?

  马旭:我心里无比的激动,我就上去了。上去也是我的运气好,也不知道为什么,动作那么好、那么合乎标准,是吧!那成百上千的在那儿伞训,他们“哗哗”一鼓掌,那么多人鼓掌,声音很大的。

  主持人:您什么感觉?

  马旭:别说了,我们那个师长周围撒目一下,看他们有什么表现?我的心情无比激动,我的心几乎要跳出来了。高兴的心几乎要跳出来了。

  主持人:那关键是人家领导想没想到会是这么个结果?他脑子里想着你肯定跳不好。

  马旭:当着这么多人说了,他怎么好收啊?

  主持人:您如愿以偿了!

  马旭:我如愿以偿了。我就是正儿八经地参加训练了,不受什么阻力了。

  主持人:那您家里的坑可以正儿八经地填上了吧?

  马旭:我还没填呢。我有空,我还去跳一跳。

  主持人:那就是白天正常训练,晚上还要加个小灶。

  旁白:1962年,马旭第一次正式登机跳伞。此后20多年,她跳伞140多次。

  马旭:长江我跳过,高原准格尔木,差一点儿海拔5000米,我们也跳过。夜间也跳过。

  主持人:作为一名军医,又会跳伞,这两条一结合,您做了哪些以前您想都想不到的事情?

  马旭:我给你举个例子吧,他们跳伞我注意观察,要勇敢冲出机门,是吧?这个不行,必须力量均匀。我们一个伞训参谋,开始他经验不足,他狠地冲出去了,一条腿就挂在伞绳上了。一般来说,一个腿着地那要受伤的。但是不巧的,他还遇见了空中凤了。他那伞都刮没了,剩下几根伞绳在身上套着呢。他毕竟是作训参谋,他不但勇敢,还加上他的智慧,他在空中翻了几个跟头,这样就缓冲下降的冲击力了。他没死。

  主持人:那您怎么救他?

  马旭:我下去当然把他伞绳解开了,夹板不够了,我撒目撒目,捡点儿树枝啥的,给他固定起来。我觉得他伤很重,然后就通知救护车把他送走。

  主持人:所以您有过这样的例子后,您怎么再回头看,自己明明是军医偏要学跳伞?

  马旭:那军医必须学跳伞,这是百分之百的。军医离开部队了没有用,也谈不上军医,必须随着部队一体,不可分割的一体。

  旁白:因为马旭,同为军医的颜学庸也学会了跳伞。为了跳伞,这样已经结婚的两个人做出了不要孩子的决定。

  马旭:你想啊,要孩子怀孕一年,他要吃奶,带他又得3年。这我就不能跳伞了。不能跳伞,我一放下,我跳伞的技术就荒废了,再恢复就很难了。就是我想长一点儿时间为空降部队官兵服务。

  主持人对颜学庸:您当时有没有说反对意见?当奶奶说“不要孩子,我要事业。”

  颜学庸:我没有反对意见。这样过得更清闲、更好!

  主持人:您不想当爸爸?

  颜学庸摇头:没有。

  主持人:您就支持您爱人去做她喜欢的事儿?

  颜学庸:对、对、对!我知道她愿意跳伞,假如有小孩儿就不行了,影响她。

  旁白:在任伞兵期间,马旭还发挥了自己的特长,搞创造发明。1983年马旭和丈夫颜学庸研究出“空气护踝”,可以使跳伞冲击力减半。这也是中国空降兵获得的第一个专利。

  主持人:您是怎么琢磨出来的?

  阿旭:这部队官兵跳伞下去,他最容易脚着地?会伤到哪儿。脚着地不像钉子下去。他可能就一歪歪,脚脖子就扭了。我跟我老伴儿就琢磨,怎么样能保护脚踝?就想起袜套子了。给袜套子冲上气,脚着地了,里边的空气就把脚踝护住了。等安全着地后我们把活塞一拧,气儿“咵”一下都出去了。这样不影响往集合点儿跑步速度。

  主持人:有了发明,往往都要验证。它好不好用,谁来验证?

  马旭:我跟老伴儿俩验证。

  主持人:您怎么验证?

  马旭:当然这个事情我们要自己穿,自己上飞机往下挑。

  主持人:那这个要试验多少次之后,它没问题才可以说……

  马旭:我们俩个,每个人试验20多次,我觉得没问题了,部队都经过上万人用了。

  旁白:1988年马旭和老伴儿离休了,一辈子勤奋的他们离休后也没闲下来。两个人在军内外在报刊上发表了100多篇学术论文和体会,并撰写了《空降兵生理病理学》和《空降兵体能心理训练依据》,填补了相关领域的空白。因此马旭被称为中国军中的“居里夫人”。在1995年的《解放军报》上专门发刊称赞她发明的“供氧背心”填补了空降兵高原供氧上的空白。这些研究发明的报酬他们全部存起来,和他们日常收入节省下来的钱汇积成了他们承诺献给家乡的一千万。

  主持人指着马旭卧室里的铺盖:你们老两口就这样睡,冬天冷不冷啊?

  马旭:不冷。

  主持人:拿什么取暖?

  马旭:我们有取暖器,我冬天还有被子。这是这个季节盖的,冬天还有比这厚的。

  主持人:你干嘛不换个舒服点儿的床啊?

  马旭:我觉得这也挺舒服了,我觉得很好了。

  主持人:那些衣服是您全部的衣服啊?

  马旭:有老伴儿的,有我的。

  主持人:就那么些衣服了?

  马旭:咳,那不少了。多了也浪费了。

  旁白:今年9月捐出300万后,马旭和老伴儿计划剩下的700万在明年年初银行存款到期之后正式捐给家乡。这1000万在木兰县历史上是迄今为止接收的个人最大一笔捐款,专门用于教育和公益事业。

  画面上老两口往外走。

  主持人:他们就特别关注您这双鞋,在电视上已经很多次了。您说这双鞋很便宜,然后穿了很久很久了。现在市面上有很多又舒服又好看的鞋,适合老年人穿的。您为什么不花点儿钱让自己舒服一下呢??

  马旭:这双鞋还能穿呐。我跟你说,我已经买了粘胶了。等天气好了,我把它洗吧洗吧晒晒再粘,还能穿啊!我不能说是我现在穿的花红草绿的,吃的山珍海味的。我翻身不忘本呢。我不能忘了我家乡的父老兄弟姐妹们啊!

  这个节目在看的时候就深受感动,现在的社会这样的人太少了,年轻人可能都不理解,这么大年纪了,咋不好好享受享受啊?就是没有子女,也该吃住穿得好一些。吃点儿保健品,出去旅旅游不该吗?都奔90岁的人了,还不忘勤劳和简朴,还不忘入党宣誓时自己的承诺。不仅是她自己,就是她老伴儿都听她的,拥护她支持她。这样一对老夫妻,这样的老革命,这样的老共产党员,也许上过电视,可是我却第一次看见。也许我感情太脆弱了,我真的受不了啊。我没法跟两位老人比,敬业精神不如他们,专心发明更没有,对国家对人民的贡献抵不住国家给的工资。想奉献手里没有积蓄,就是觉得不忘为共产主义理想而奋斗就是了。尽管如此,我也还为那些有幸成为领导干部的党员们担心,手爪子可别长了;更为那些现在常说的“关键少数”人担心,你们别贪心无忌了。咱们中国共产党让那些贪腐官员们给糟蹋的太惨了!有多少人都觉得作为一名共产党员不那么共荣了。然而,我又不能自安,因为就有人说“你没那个贪腐的条件才如此……”。言外之意就是“你若上了高位,你也照样。”这是怎么了?仔细想想,贪官们不光是品质问题,也还有个社会环境和官场的潜规则问题,那就是滋生腐败的土壤。这个土壤不铲除,在变了质的土壤里怎么能长出健康的禾苗啊?马旭夫妇远离闹世,远离权势,还过着洁身自好的独居生活。他们没忘自己参加革命的初衷,他们奉行的还是毛泽东时代的忘我奉献精神。一句话,就是还按照真正的中国共产党党员标准要求自己,坚守入党誓言,而不是为了升官发财挖空心思钻进党里说了不做的人。

  因为我要记录下来,重看了多次,但是每次都控制不住泪水,发自内心地向这对老夫妻、老共产党员致敬,并祝愿二老安康长寿!

  2018年11月8日 整理提供

  照片附后:

  

最新推荐

习近平抵达斯里巴加湾 开始对文莱达鲁萨兰国进行国事访问习近平出席亚太经合组织工商领导人峰会并发表主旨演讲朝鲜社会主义农庄焕然一新鲁炜忏悔书 其妻曾警告:迟早共产党会管你

热门文章

顽石:毛主席在危难时刻的选择

厉以宁成改革开放杰出贡献表彰推荐人选,公示还剩最后一天

钱昌明|“龙种”与“跳蚤”: 龚自珍与逆子龚半伦

为什么毛泽东从不向强权低头?

志愿军强悍攻坚战照片!尽显二十世纪步兵战术巅峰!珍贵收藏版!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