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对小岗村的宣传要实事求是

作者: 下岗老叟 日期: 2018-12-08 来源: 红歌会网

timg (55).jpg

  某官网在2009年11月09日的《小岗村简介》中写道:“小岗村位于凤阳县东部的小溪河镇,大包干前隶属于梨园公社,当时仅仅是一个有20户,115人的生产队,以‘吃粮靠返销,用钱靠救济,生产靠贷款’的三靠村而闻名。‘大包干’第一年,小岗村发生了巨大变化。全队粮食总产13.3万斤,相当于1955年到1970年粮食产量总和;油料总产3.5万斤,相当于过去20年产量的总和;人均收入400元,是1978年22元的18倍”。看到这一段文字,凭着当了将近十年农民的经历,老叟的第一感觉是:这些数据太不靠谱。

  一.连续15年每年亩产只有17.4斤的数据太荒谬。

  根据其他资料,我们知道小岗村有500亩土地,除了种粮食,还种油料。油料与粮食完全可以采用冬夏轮作,套作,因此,种粮食仍有500亩土地。1978年底搞的分田到户,这13.3万斤是1979年的总产量,亩产就是260.6斤。总产13.3万斤相当于1955年到1970年,也就是15年的粮食产量总和,那么这15年平均每年亩产只有17.4斤。亩产只有17.4斤,这连种子都收不回呀。这每亩17.4斤,第二年要全部留作种子,这不是等于白种地没有任何收获吗?他们以后吃什么呢?可是这没有收获的白种地竟连续了15年,这可能吗?难道小岗村人都是白痴,明知没有收获还要种,而且一种就是15年,这不成了世上最荒谬的事吗?既然种了地没有任何收获,那不如干脆不种,每天坐在家里算了,因为不种是没有收获,种也是没有收获,不种还免得白费力气。亩产只有17.4斤,这地究竟是怎么种的?是不是一种下去就不管了,既不浇水,也不浇肥,也不中耕,也不除草,草长得比人高?到时候就只是去收割。即使草长得比人高,亩产也不止17.4斤呀。老叟的家乡种的是水稻,即使是不施肥,不中耕,草长得比人高,只要田里没有完全断水,亩产也有一两百斤,多的有两三百斤。是不是小岗村的土质太差,太贫瘠,可是从照片上看,小岗村的土质很肥沃。是不是小岗村年年遭旱灾遭涝灾,有时有点收,有时颗粒无收,平均下来产量就那么低了?连续两年三年不是旱灾就是水灾,这种情况有可能出现,但连续15年,有这个可能性吗,?如果真有这种情况的话,那就修水利呀。如果没有水源或水源太远,地形太复杂,水利没法修,那附近的生产队为什么又没有这种情况呢?

  二.农民是勤劳的,这种情况不可能出现。

  老叟当了近十年农民,这十年都是在人民公社时期。老叟感触最深的是,农民都是勤劳的,朴素的。在家乡大队,一年四季,都是该种的种,该收的收。在农民的意识中,有田不种是犯罪,浪费粮食是犯罪,有田不种好也是犯罪,该种的不种,该收的不收,更是犯罪。因为农民都知道,人是要吃饭的,既然搞了集体,他们就得靠集体的土地吃饭。谁都想要吃饭,而且想要吃饱饭。因此,他们对集体的土地,责任心是很强的。1958年,对一些干部搞的“五风”,农民是坚决反对的。为什么反对,因为这是出自于对土地的责任心,对于要吃饭的责任心。当然,搞大集体,总有少数偷懒的人,这些偷懒的人,都是出自于占小便宜的心思,从他们的内心来说,也还是希望生产要搞好,因为这关系到自己的吃饭问题。有人说,出集体工是大呼隆,这种现象也是有的,主要是出现在农闲季节。农忙季节,特别是抢种抢收季节,这种现象是不存在的。比如插秧,家乡一带插秧是要划行的,每人五六行,你插得慢,是会被人“关笼子”,“坐水牢的”。被人“关了笼子”“坐了水牢”是很没面子的,而且还会被人说:“你劳动力不行,工分底分要减”。若是有人干活老是偷懒,也是会遭到老农训斥的:“你这样干活有饭吃吗”?老叟初当农民时,经常有活干不好,也是经常受到老农的训斥。老叟当了近十年农民,还从未见到过该种的没种,该收的没收,该管理的没管理的现象,其它地方也没看到过。老叟虽然没走过多少地方,但也还是走过一些地方的。从走过的地方来看,看到的都是夏季一片绿,秋季一片黄,都是一片丰收景象。我说的是人民公社时期,当然,整个八十年代也是如此。现在倒是常常看到大片的土地抛荒的现象。

  有人说:小岗村有地不种,或不好好种,是一群懒汉。老叟是不同意这种说法的。农民是勤劳的,同样,小岗村的农民也是勤劳的。只是由于缺少一个好的带头人,他们不团结的现象是有的。既然他们是勤劳的,那么,连续15年每年亩产只有17.4斤的情况是根本不存在的,他们也是该种的种,该管理的管理,该收的收。至于他们常常到外面去乞讨,那肯定是在农闲季节收割完毕后,因为老叟所在的郴州市有一个村也是这样,每年收割完毕后就外出乞讨,这已成了他们的习惯。

  三.人民公社的管理体制不允许有地不种,或不种好的现象存在。

  老叟的家乡处于骑田岭山区的边缘地带,1971年以前,家乡大队一直是一个很落后的大队,比周围大多数大队都落后。粮食不够吃,吃了好几年返销粮。1969年底,家乡来了军宣队进驻大队。带队的是一个副政委,胖胖的,其余还有一名排长,几名班长,每个班长负责一个生产队。这些军宣队成员,可能都是部队抽调的骨干力量,政治素质都是很高的,而且始终保持人民军队的本色。他们一进驻村里,便走村串户,与农民们同吃同住同劳动,与农民们促膝谈心,了解基本情况,并积极宣传社会主义,宣传共产党的领导,宣传毛泽东思想,宣传集体主义精神。他们走向田间,拿起镰刀,与社员共同收割水稻,一身汗水一身泥。半年多以后,他们以工作队的名义,改组了大队,生产队的领导班子,淘汰了一部分思想觉悟不高,工作不负责任的干部,吸收了一大批新鲜血液进入大队生产队的领导班子。老叟也就是在那时当上了生产队共青团的小组长。从此,大队,生产队的面貌焕然一新,广大社员的思想觉悟,劳动积极性空前提高,并掀起了学大寨的高潮。1971年,家乡大队实现了大转折,粮食年年丰收,经济收入年年提高,一举摘掉了落后大队的帽子,缺粮从此成为了历史。

  七十年代初开始,公社干部,县里干部下乡驻队蹲点已成常态,农业学大寨已成全国性的潮流,那时就是山区地带,都不可能置身事外,小岗村处于平原地带,更不可能置身事外。所谓小岗村“吃粮靠返销,用钱靠救济,生产靠贷款”,在七十年代是绝然不会出现的。如果出现这种情况,大队总会管吧,大队不管,公社总会管吧,公社不管,县里总会管吧。如果连县里也管不了,那就派工作组进驻,或者派军宣队进驻。如果工作组走了以后仍是一样,那就由大队从其他生产队选派一名觉悟高,工作经验丰富的人任小岗村生产队的队长,如老叟家乡生产队就是这样。老叟家乡生产队属第三生产队,大队派了第四生产队的一位老农到第三生产队任生产队长。这位老农是共产党员,是老叟家族的一位爷爷辈,老叟叫他四爷爷。四爷爷到了第三生产队后,第三生产队的粮食产量便有了较大幅度的增长。总之,改变小岗村的办法应该多的是,那时候的公社干部,县里干部基本上都是有作为的,不像现在的干部常常不作为。在60年代,小岗村很落后是有可能的,因为老叟的家乡大队在60年代就是一个落后大队。至于某官媒文章中说的小岗村在60年代连续15年每年亩产只有17.4斤的现象是绝对不存在的,这是由于农民勤劳朴素的天然本质所决定的。小岗村在七十年代的情况如何,官媒文章里没有说,只是说到1979年的情况。在其他的主流媒体中,有的说到1978年的总产是3万斤,1979年猛增到13.3万斤。这家官媒为什么没有说到七十年代,可能是出于某种考虑故意避开。实际上,除了1978年,小岗村在整个七十年代的与其他的广大农村应该一样,粮食产量是正常的。1978年总产只有3万斤,很可能是遇到了什么特殊情况,或是遭遇特大干旱,或是其他的什么特殊情况。

  四.少数官媒抹黑了前三十年,也抹黑了小岗村和整个农村改革。

  有少数文人写文章,毫无实事求是之意,既不了解真实情况,也不下去调查研究,就坐在办公室里关起门来写稿子。至于小岗村究竟是个什么情况,他们是不管的,于是写出来的文章严重脱离实际,错漏百出,连最基本的农业知识都不懂。也许他们的本意,是要通过宣传小岗村这个先进典型,达到宣传农村改革的目的。但实际上却是不仅违背习近平同志前后两个三十年不能互相否定的论断,否定了前三十年,而且也抹黑了小岗村,使人认为小岗村都是一群懒汉似的,这实际上也抹黑了整个农村改革。这是一群脱离群众,脱离实际的文人所带来的结果。

最新推荐

习近平等出席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文艺晚会习近平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习近平同厄瓜多尔总统举行会谈习近平的改革足迹——正定

热门文章

决战:为什么中纪委拿任志强胡舒立茅于轼们没办法?

决战:谈谈安邦、胡舒立,还有走向诡异的侠客岛、环球时报

胡舒立vs郭文贵交锋全解析:黑吃黑?

毛主席警卫集体发声!太震撼了!

吴铭:官僚买办资本势力是中国人民最主要敌人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