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社会意识

作者: 少士心 日期: 2019-02-09 来源: 红歌会网

  主观思维是人类发展的结果

  意识指人对客体对象的反映,思维是在意识反映基础上归纳,逻辑推理。确切的说意识是人的感性部分,以视觉为首的感性器官对外界的反映,类似动物生理机能,思维才是人的特征。

  类似表示相近,另外表示有差异。人的意识从生理机能看属于动物,但从反映内容看是人的社会性,人的发展结果 。人类对客体对象的反映与概念连接,在自然领域、社会领域,思维领域都有相应的名词,动词,哲学术语对应。比如闪电,以汉语来说是动词和名词的组合。人对自然现象的反映与动物的区别,是建立在人类生存活动中的交流,语言和文字与反映连接,使得人类能够反映诸多对象,区分对象, 把握对象的静态和动态。在人类的起点上,意识反映与动物区别不大,而发展到了今天,差异用词典和字典为证,几万到几十万。而高级哺乳动物在人类的实验帮助下,概念差别只能达到上百的级别。

  这是人类从起点上劳动发展的结果。从最开始的劳动简单交流,到了意识积累和人类劳动能力的相互促进,然后产生了物质生产劳动与精神劳动的根本分离,加快提高了两种劳动的快速发展。这种发展的副作用是人类本质的异化,人类发展本质活动变成劳动者谋生和被压迫被剥削的手段。根本分工的标志有两个,一个是私有制社会的产生,一个是文字的产生。文明社会以这二者的存在为开端。逻辑推理,归纳以确立对象的概念为基础,文字确立了语言表示的概念,确立了使用文字范围内的人群对概念的一致认可。从这时起,人们交流的内容才得以深刻,不但是一般外界反映,而且是对外界的主观认识。由概念到思维是由客体反映到主观思维加工的跃进

  思维是人的意识跃进,是人的主观确立过程。动物连物质自然界的多数对象都无法分辨清​,它们就更不能对客体对象加工,归纳。没有主观能力,就无法把自身与物质自然在思维上分离,分别对待,更别提把自己的思想作为对象的哲学发展。哲学以主观能力的产生为必要条件,没有主观就没有哲学的诞生。人类经过上百万年的艰苦奋斗,好不容易才达到这一步。马克思说:“思维本身的要素,思想的生命表现的要素,即语言,是感性的自然界。”(《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2014版单行本87页)马克思这句话描述人的感性与自然界的关系,是对语言的精辟总结。马克思在《手稿》中,从人类起点的研究比《形态》详尽,《形态》更注重的现实社会的阐述,以历史佐证其社会观。

  资产阶级攻击马克思主义是主观的产物,理念预置。他们不承认劳动观,不承认物质生产劳动是人类的起点,思维即是劳动的产物也是劳动效率提高的工具,不承认思维与物质都是人类的本质。资产阶级最推崇的是社会达尔文进化论:人是自然选择的结果,人类社会是自然发展的结果,当今的资本主义是人类最好的选择。他们惊恐地面对马克思揭示的问题,资本私有制度是人类发展的桎梏,生产力发展已经接近顶峰,人们正在意识这样的存在,资产阶级统治面临垮台。

  今天不是生产力发展的问题,而是国家、地区乃至全世界都不能容纳这种生产力的发展结果。贸易冲突,战争摩擦都是这种结果的表现形式,其影响在扩散,波及到世界各个角落里​的人们。​

 

  历史发展的表现形式​

  《德意志意识形态》“历史不外是各个世代的依次交替。每一代都利用以前各代遗留下来的材料、资金和生产力;由于这个缘故,每一代一方面在完全改变了的环境下继续从事所继承的活动,另一方面又通过完全改变了的活动来变更旧的环境。”(1995版马恩选集第一卷88页。下面以此标明页数)后代继承前代,除了物质还有思维意识,二者构成了人的社会环境。以当下人的现实存在,实践是把思维中的存在变为现实,把思维的存在物化于对象中。人的物质生产活动是物质与思维的结合,思维意识万万不可缺少。语言文字是人类思维意识传承工具,是人类传承的二分之一,是成“人”的决定性因素。思维不止是意识,而且是人类社会实践的结晶。虽然里面包括人类思维意识折射现象,但这些都是人类上百万年生存活动的结果。​下面这段话表述了马克思的历史观和辩证法。

  “德国哲学从天国降到人间;和它完全相反,这里我们是从人间升到天国。这就是说,我们不是从人们所说的、所设想的、所想象的东西出发,也不是从口头说的、思考出来的、设想出来的、想象出来的人出发,去理解有血有肉的人。我们的出发点是从事实际活动的人,而且从他们的现实生活过程中还可以描绘出这一生活过程在意识形态上的反射和反响的发展。甚至人们头脑中的模糊幻象也是他们的可以通过经验来确认的、与物质前提相联系的物质生活过程的必然升华物。因此,道德、宗教、形而上学和其他意识形态,以及与它们相适应的意识形式便不再保留独立性的外观了。它们没有历史,没有发展,而发展着自己的物质生产和物质交往的人们,在改变自己的这个现实的同时也改变着自己的思维和思维的产物。不是意识决定生活,而是生活决定意识。前一种考察方法从意识出发,把意识看作是有生命的个人。后一种符合现实生活的考察方法则从现实的、有生命的个人本身出发,把意识仅仅看作是他们的意识。”

  笔者对这段话理解如下:1.​德国哲学是预置的本体和思维,如同神灵降临。马克思哲学是从现实生活来解析问题。2.用生活描述意识的反射和反响的发展。3.生活是与物质前提相连的物质生产和交往。结论:生活决定意识。

  以上论述说明了马克思哲学理论联系实际, 不同于传统哲学本体预置的思维方式。用生活说明意识的产生与发展,并以经验确证过程。该生活的连接点是唯物论的物质,而用生产改变了物质自然客体的运动轨迹,物质生产成为马克思哲学与唯物论的分水岭,也是与唯心论的分水岭。黑格尔的哲学是认识论,其辩证法的否定,改变是对思维意识的作用。马克思的辩证法说明了物质生产是物化于对象的生产劳动,是人对自己现实环境的改变。是在物质生产及交往的基础上,才发生黑格尔辩证法的作用。

  根据《1844年书稿》,此处劳动的定义和概念:物化于对象的活动。以该定义区别于其他社会实践,思想活动。例如窃取劳动成果,其活动只是改变了物体的位置,所有权,但不是对物质自然的改变,不是对客体对象的改变。实践是实现思维中的存在,窃取符合实践的定义,但不符合劳动的定义。劳动改变物质自然环境,直接和间接的影响社会。马克思的革命实践是对社会的直接改变,因而也改变了劳动者的社会地位,与物质自然界的关系,物质生产不单是劳动者谋生的手段,而且是改变其现实和思维的活动。《费尔巴哈提纲》​第三条结尾句:“环境的改变和人的活动或自我改变一致,只能被看作是并合理地理解为革命的实践。”马克思的革命实践与劳动有一致性。这样的标准从生活实际中来,以主观抽象的形式存在马克思哲学之中。否定本本主义,是说其不考虑实际情况,理论不能联系实际,不考虑社会历史和现实,但不能因此否定从生活中总结出的真理。把主观与客观截然对立,否定了人的思维意识传承,否定了人们对社会实践的历史总结 。

  劳动实践:把思维中的存 在​物化于对象的活动。此定义简洁,说明了物质生产过程中思维的作用,与人的肉体活动的结合。 是精神与物质的统一,避免了歧义。我们对马克思哲学的误解来自于两方面。1.把物质生产省略为物质。2.把辩证法只做认识论的理解,没有理解为人的生存活动=劳动。发生这样的误解后,不管是强调历史还是辩证,都不能理解马克思哲学的基本原理。因为传统哲学的唯物论有自己的历史理论,唯心论有其辩证法的认识论。二者不能解释通透社会历史和现实,不在于其有无历史观和辩证法,而是他们选择了错误的哲学本体。只有马克思用物质生产之劳动解释清楚了现实和人类历史的起源和发展。不论《手稿》还是《形态》马克思都多次重复的阐述这个现实的必须活动,开创人类起点的活动。后继者依然漠视劳动,非要把劳动解释成物质,把马克思哲学退回到唯物论的哲学本体上。

 

  “经典论述”之误读​

  列宁当初没有见到《1844年手稿》和《形态》,他对马克思历史观的解读依据只能是《政治经济学》1859年版的序言。后人见到了这两部重要的哲学著作,但依然把序言奉为“经典论述”,当成历史观的全面论述。懒惰的习俗使得后继者把两页织当成教条,放弃对两部书的研读,​对“序言”的误读使得对马克思哲学发生误解,把社会存在与意识完全对立并做出机械的推断。

  马克思在《形态》86页中谈到革命在两个前提下发生:一个物质生产的发展使得个人变成无产者,​一个是无产者感觉到无法忍受。前者是物质的发展,后者是无产者的感觉即他意识到无法忍受的处境。这个观点延续了《法哲学批判导言》的观点,革命需要被动物质和 主动的思维意识=哲学。马克思哲学历经了多次理论到现实的往返。政治经济学批判是马克思确定了哲学主体和本体后, 从客体方面,从人需要的改造物质方面研究的课题。主体和本体隐身在后,变成特殊劳动和一般劳动的生产和交往。马克思用科学的方式,用商品物生产到流通、交换和分配的全过程,说明现实资本社会生产的桎梏,盘剥劳动者和剩余价值生产的矛盾。主动的革命意识不是其研究的主题。误读源于商品范畴的解读,没有把无产阶级的先进意识考虑进去,是物质单方面的解读。进一步说,没有考虑到马克思的政治经济批判所产生的意识作用。无产阶级先进意识正是俄国和中国革命的主导因素。误读是对无产者的分裂认识,把他们只当成物质存在物。

  现实存在和“意识到的”​社会存在是两个不同质的“存在”。一个是客观存在,一个是主观存在。客观存在是包含物质自然的存在,主观是人的思维、思想。意识类似动物的镜子般反射、反映, 只有对这种意识进行加工,归纳和推理才是思维。意识到的,是意识到思维的全面反应。结合《形态》对意识的反映和反射的论述,思维是意识发展的高级阶段,从哲学历史看,黑格尔也是这样定义的。(马克思没有反对这种区分,而是驳斥了黑格尔意识的起源和自身循环论,黑格尔的意识发展过程切断了与现实生活的联系。)两种存在不可能完全相等,意识对象物与对象物在头脑中的影像不同质。鉴别的方法是不能互换位置,比如说春节吃饺子,你看到了并不等于你得到了。这是认识层面的差别。而在生存论中,看到饺子并吃了他们,你才真正的拥有他们。物质生产之劳动,也可以把思维中的存在对象转化为实物。黑格尔认识论的缺陷,是把思维中解决对象的本质认识当成对象,把思维与意识对象变换位置,思维代替了对象物的存在。真理以客观为标准,类似黑格尔的 客观唯心论。哲学中采用的本体不同,认识的层次不同,涉及到思维和意识对象物的关系,和二者位置互换的可能性问题。

  ​序言里面谈到了意识,上层建筑,那是针对资产阶级而言。对于他们来说,对资本私有社会的变革只能是客观的现实,生产难以继续,资本积累和运动停止。而对无产阶级来说,是对这种状况的意识程度。马克思还谈到发展物质生产的意义:“另一方面,生产力的这种发展(随着这种发展,人们的世界历史性的而不是地域性的存在同时已经是经验的存在了)之所以是绝对必需的实际前提,还因为如果没有这种发展,那就只会有贫穷、极端贫困的普遍化;而在极端贫困的情况下,必须重新开始争取必需品的斗争,全部陈腐污浊的东西又要死灰复燃。”这无疑是正确的,但是现代社会的发展告诉我们,在生产力发展的高阶段,陈腐污浊的东西同样盛行。这个决定因素在于社会制度,不是生产力单方面发展可以解决的。

  ​辩证法最初作为折辩斗嘴的工具,以后发展为认识论的工具,到了马克思手里,成为阐述人类存在的本质活动理念。辩证法的革命性不单表现为对思维意识的批判和否定,还包含人的活动对物质自然环境的改变,对社会存在环境的改变。马克思辩证法表述的以无产劳动者阶级对自身环境的改变,对自身存在的物质条件与思维意识的改变。

  马克思以前的唯物论,不能准确表达人与动物的区别,原因是他把物质自然及其运动作为解释世界的主体和理念。唯心论把思维意识作为解释人的理念​,同唯物论一样以偏概全。能正确解释人类存在的只有马克思哲学,而且马克思意识到了社会存在的本质。生活决定意识这是马克思对以往的总结。与此同时,人们意识到存在发展的趋势,实践这样的先进意识也是生活提供的选择内容。马克思在《形态》中对实践唯物主义者的论述,是生活决定意识原理的延伸。

  ​“只有在现实的世界中并使用现实的手段才能实现真正的解放;···当人们还不能使自己的吃喝住穿在质和量方面得到充分保证的时候,人们就根本不能获得解放。“解放”是一种历史活动,不是思想活动,····“(马恩选集1995版第一卷74页)“实际上,而且对实践的唯物主义者即共产主义者来说,全部问题都在于使现存世界革命化,实际地反对并改变现存的事物。”(同上75页)这段论述前缺了五页。 解放的活动是实践活动,不是单纯的思想活动,但是必然以思想为前导。资产阶级革命过程如此,中国改变奴隶制度的先秦革命过程如此,无产阶级革命的过程也是如此。

  “另一方面,意识到必须和周围的个人来往,也就是开始意识到人总是生活在社会中的。这个开始,同这一阶段的社会生活本身一样,带有动物的性质;这是纯粹的畜群意识,这里,人和绵羊不同的地方只是在于:他的意识代替了他的本能,或者说他的本能是被意识到了的本能。由于生产效率的提高,需要的增长以及作为二者基础的人口的增多,这种绵羊意识或部落意识获得了进一步的发展和提高。与此同时分工也发展起来。分工起初只是性行为方面的分工,后来是由于天赋(例如体力)、需要、偶然性等等才自发地或“自然形成”分工。分工只是从物质劳动和精神劳动分离的时候起才真正成为分工。从这时候起意识才能现实地想象:它是和现存实践的意识不同的某种东西;它不用想象某种现实的东西就能现实地想象某种东西。从这时候起,意识才能摆脱世界而去构造“纯粹的”理论、神学、哲学、道德等等。”​(同上81页)

  社会发展到了马克思时代,根本分工有了长期充分的发展,思维意识​成为独立于物质生产的存在,生产效率的提高使得很多的社会实践也脱离了物质生产过程。远离物质生产的思维与实践,看不清自己来时的道路,与劳动的联系。实践包含着物质生产劳动,但不是所有的实践都与劳动有着一致性,不是都能产生物质结果,都能校对自己的思维。实践本体论就是这样的混淆的迷幻产物。《费尔巴哈提纲》​第三条结尾句:“环境的改变和人的活动或自我改变一致,只能被看作是并合理地理解为革命的实践。”马克思的革命实践与劳动有一致性,是对这种特殊实践的论述, 而不是对一般实践的论述。马克思即没有否定过意识的存在,也没有否定过革命意识的先导作用。社会存在包含意识的存在和继承。剔除了思维意识的社会存在,与唯物论相差无几,无法区分人类与动物。

  在上百万年前,人类的起点上,人类的思维意识与动物类差别不大。而发展的马克思时代,人类思维与动物意识有了天壤之别,人类思维的传承有了独特的语言文字工具,成为人们社会关系的表现形式、链条,依靠这个链条才能组织起现代的生产活动。当马克思哲学把他意识到的内容传达给无产阶级时,人类历史在这个现实存在基础上发生变化。我们参照近100多年的历史,从俄国革命到中国革命,都是无产阶级先进意识决定劳动者生活的示例。现实生活也展示了这样的因果关系,从社会主义国家的建立和衰退历史过程显示,都不是社会存在的必然结果。社会意识的能动存在展示了起码有两种选择,这就说明人类发展趋势与发展过程的必然性产生了差异和矛盾。

  意识可以决定生活,阐述了当代变革节点上的作用。 这是在马克思哲学揭示的人类本质活动发展到当下的结果,不能理解为意识可以代替被动物质需求。其次精神变物质,是指给予劳动者的自由,可以焕发其创造​力,提高物质生产效率。“变”是个过程,不是思维直接的演变。直接变的解释都是别有用心者的诬陷和贬低,把马克思哲学变成唯心论。

  马克思哲学把人视作物质和意识的结合体,把人视作活动存在者,把创造生活物和思想的劳动者视作辩证法实施者,他们将改变劳动者的现实环境。

最新推荐

习近平:团结一心开创富民兴陇新局面习近平在敦煌研究院同专家学者座谈第五季“走长征路,圆长征梦”,9月11日瑞金见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牢记习近平的这些叮嘱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