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野:为什么中国宗教的权力不如西方大?

作者: 鹿野 日期: 2019-02-11 来源: 察网

鹿野:为什么中国宗教的权力不如西方大?

  日前,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推特上称赞美国部分州试图将“圣经读写课”引入公共教育的举动“棒极了”。一位朋友看到相关消息之后,询问笔者“为什么中国宗教的权力不如西方大?不仅今天特朗普的这种做法在中国很难想象,似乎古代中国也没有西方那种凌驾于世俗政权之上的宗教势力?”笔者便简单和他讨论了一下这个问题。在讨论当中笔者发觉,现在“宗教热”导致这个问题让很多人关注,又有不少似是而非的解释,所以就把笔者的相关观点整理了一下,供朋友们参考。

  

 

  现在流行的一句话叫“先问是不是,再问为什么”。作为一个对历史有兴趣的人,首先就要避免使用一些抽象的概念,比如说像“中国世俗权力大宗教权力小”,西方这种说法都是不准确的。因为在中国的不同时期和不同地区,宗教的影响力是有很大差别的,西方也是如此,所以如果要是抽象的强调中国的世俗权力大,西方的宗教权力大,本身就不一定合适。

  比如说,中国古代历史上有一次著名的北周武帝灭佛运动,其中在北周范围之内强令还俗的僧尼就有近百万人,后来又在北齐范围内强令200万人还俗。这种脱离生产的职业神职人员总数占人口1/10的情况,在西方历史上也是从没有出现过的。而且当时的南朝也大体相似,像梁武帝多次把自己送进寺院,要求别人拿钱来赎这种情况,也在世界历史上都是罕见的。

  甚至新中国刚刚成立的时候,西藏地区也仍然实行的是政教合一的农奴制体制,无论是神权统治的严酷程度,还是脱离生产的职业神职人员占总人口的比重,都在全世界范围内首屈一指。如果要是比之二战结束之后初期的西方,宗教影响力不知道要大了多少倍。

  当然,这种说法也并不是一点儿道理也没有。严格的说起来,西方宗教权力大于世俗权力的情况,主要限于中世纪前期的西欧。一般人得出“西方宗教权力大,中国世俗权力大”这种似是而非的结论,其实也是用中世纪前期的西欧作为参照系的。如果要是以中世纪前期的西欧作为参照系,的确要比中国绝大多数时期和地区的宗教权力大得多。

  那么,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其实道理也很简单。马克思主义有一个基本的原理,就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宗教是一种什么性质的上层建筑呢?马克思有一句非常好的表述就是,“宗教是麻醉人民的鸦片”。什么时候人会吸鸦片麻醉自己呢?就是在现实当中日子过得不好的时候。宗教也是一样。

  不信,你可以看看现在身边的那些人,究竟什么时候最爱求神拜佛呢?显然是现实生活当中遇到困难、找不到出路的时候。如果要是遇到困难和危险,平时不信教的人往往也都爱去宗教场所,相反如果要是日子过得幸福自足,那么即使是信教的人也会降低虔诚的程度。这,其实就说明所谓宗教信仰不过是一种自我麻醉的表现。

  明白了这个道理我们就明白了,为什么西欧在中世纪前期基督教会的影响那么巨大了。因为那个时候西欧处于封建割据,战争连年,极度混乱的局面。在这种民不聊生的大环境之下,宗教神权的影响力自然就会极度膨胀。相反,相对稳定一点儿的拜占庭和俄罗斯,东正教的影响力就从来没有压过世俗政权。

  即使是对于西欧的内部也是一样的,像英国和法国比较早的建立起了中央集权的统一国家,老百姓的生活变得安逸了一些,教会的影响力很快便迅速下降了。德意志地区则一直处于分裂和混乱状态之中,所以宗教权力的影响力在一个相当长的时间之内,就一直高于世俗权力。

  因此,之所以从总体上看中国的宗教权力远远不如中世纪前期的西方大,其实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中国历史上相较之西方安定一些。虽然也有一些战乱,但是更多的时期是相对和平的,不像西方整个中世纪前期战乱不断。

  

 

  从这里出发,我们便可以对很多宗教相关的问题有一个更加清晰的认识。

  比如说,现在很多人认为伊斯兰教要比基督教的信徒更加虔诚,说明其对于人的控制力更强,其实这是用现象取代了本质。

  之所以当下伊斯兰教的信徒普遍要比基督教的信徒更加虔诚,主要原因是近代以后,特别是现当代时期中东地区的穆斯林处于一个战乱不断的混乱环境,当中老百姓很难生活,所以就需要宗教这种精神鸦片麻醉。相反,在中世纪前期的阿拉伯帝国之所以要比同一时期罗马天主教会统治下的西欧开明许多,世俗化程度高得多,也是因为现实社会的生活要比西欧地区和平安定一些。

  具体某一个国家和地区也是如此,比如说像伊拉克,为什么萨达姆时期世俗化搞的比较好,而在萨达姆失败之后宗教的影响力极度扩大?这并不是因为政策的不同,主要原因是因为萨达姆失败之后,伊拉克陷入了一个极度混乱,民不聊生的社会环境当中,所以宗教的影响力必然就会膨胀。其实,就是萨达姆执政时,初期也要比受到西方制裁人民生活日益困难的执政后期,宗教影响力小很多。

  你可能会质疑,像沙特等一些海湾国家的宗教影响力不是很大吗?难道这些国家也是民不聊生?的确,如果要是整体的收入水平来看,沙特肯定不算低,卡塔尔等更是处于世界前列。但是我们不能简单的这样去算,一个社会是否安定,最重要的并不是收入水平,而是贫富差距。早在2000多年之前,孔子便一针见血的指出:

  【丘也闻有国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盖均无贫,和无寡,安无倾。】

  马克思在其名著《雇佣劳动与资本》当中说得则更加明白:

  【一座小房子不管怎样小,在周围的房屋都是这样小的时候,它是能满足社会对住房的一切要求的。但是,一旦在这座小房子近旁耸立起一座宫殿,这座小房子就缩成可怜的茅舍模样了。这时,狭小的房子证明它的居住者毫不讲究或者要求很低;并且,不管小房子的规模怎样随着文明的进步而扩大起来,但是,只要近旁的宫殿以同样的或更大的程度扩大起来,那末较小房子的居住者就会在那四壁之内越发觉得不舒适,越发不满意,越发被人轻视。】

  从这个角度来看,沙特等一些海湾君主国社会分成了壁垒森严的三个阶级,一小撮王公贵族骄奢淫逸,整天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外国移民则是没有任何权力的,生活相当贫困的打工仔;剩下的处于两者之间,过着一般人的生活。这种尖锐的阶级对立,要比萨达姆时代奉行“阿拉伯社会主义”的伊拉克不知道大上多少倍,所以宗教的影响力自然也就很大了。

  

 

  甚至从整个世界的发展演变来看,也是如此。如果要是了解宗教史的人就会知道一个常识,在二战之后的五六十年代,既是整个世界发展的黄金时代,也是世界范围内宗教影响力极度下滑的“宗教危机时代”,即使是自称宗教信徒的人,也几乎没有按严格按照教规教义进行礼拜的。那时不少人表示,可能到21世纪就没有什么人信宗教了。这其实就是现实生活逐渐变得安逸的表现。

  而在这些国家当中,实行社会主义制度的国家宗教势力衰变得更快。比如说,像在中国原来西藏和新疆等很多地区盛行政教合一的神权统治,但是往往红色政权建立的地方,几年时间之内就变成了相当巩固的世俗化社会。在民国时期盛行的“一贯道”等等种种会道门,更是彻底土崩瓦解。这并不是因为原来的那些人信仰不虔诚,而是因为社会变得安逸了,他们不再需要精神鸦片来自我麻醉了。

  但是到了70年代后期开始发生了逆转,宗教的影响力在世界范围内不断上升。尤其在一些原来宗教影响力比较小的原社会主义国家和第三世界国家当中,上升得更快。而如果要是对照一下世界经济史,就会发现这一时期也是新自由主义不断泛滥,尤其在一些原本贫富差距比较小的社会主义国家和第三世界国家当中实行的时期。像俄罗斯原本在苏联时期东正教影响已经极为微弱,但是从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推行新自由主义的时代起,宗教势力有了爆炸式的增长,以致很大程度上再次成为了国家信仰。这显然绝非偶然的巧合,而恰恰是社会历史发展一般规律的体现。

  因此,宗教的问题,说到底还是一个经济与阶级的问题。从历史上看,美国就是在西方国家当中宗教势力较大,世俗化不彻底的国家。这其实也是其长期受自由主义影响,贫富分化比较严重的缘故。今天美国在世俗化方面进一步搞倒退,多个州在陆续将“圣经读写”引入公立学校课程,身为总统的特朗普又亲自称赞这种做法。这些其实本质上也是近年来美国经济社会危机日益加深,特别是推行新自由主义导致贫富差距扩大,社会普遍缺乏安全感,以至需要精神鸦片自我麻醉的表现。

  当然,这并不是说宗教一点独立性都没有。马克思主义在强调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同时,也不否认上层建筑的相对独立性和历史传承。像苏联解体后虽然宗教势力有了爆炸式的增长,但是社会主义的无神论遗产不可能一下子被铲除,因此其贫富分化程度虽然已经世界领先,但是世俗化程度还是好于大多数国家的。特别是一些中亚国家,不仅很多年长的穆斯林并不忌讳猪肉,甚至还从中国进口猪肉吃,这无疑是红色时代的历史遗产:

  【近日,湖南三旺实业有限公司生产的22吨冻猪分割肉经湖南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检验检疫合格后发往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塔吉克斯坦,这是我省肉类产品首次出口塔吉克斯坦,开辟了湖南肉类产品进入中亚的新通道。

  借力“一带一路”,湖南省肉类产品首次出口塔吉克斯坦_政务频道_红网

  http://zt.rednet.cn/c/2017/08/15/4393943.htm】

  总之,很多似乎笼罩在迷雾中的问题,如果采用马克思主义的分析方法,很容易就一目了然了。我们之所以说马克思主义是科学,就是这个道理。

  【鹿野,察网专栏作家】

最新推荐

拼命鼓吹奋斗996的人,不知道心脏也会突然崩溃么?买不起抗癌药的原子弹“功勋工人”习近平出席海军成立70周年阅兵活动金正恩今晨乘专列出发前往俄罗斯(图)

热门文章

再出发!用26天重走长征路 顽石等三位老师授课

大家注意了,一个政治傀儡上台了

教育失误的证明——马鼎盛

郭松民:刘强东的从容不迫与志在必得

什么样的人才有资格被称为伟人?!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