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晚舟何以成为阶下囚

作者: 董程英 日期: 2019-02-11 来源: 红歌会网

  一、 加拿大逮捕孟晚舟

  前些日子,加拿大奉美国之命以莫须有的罪名逮捕了中国香港公民孟晚舟。中国当即发表了声明。并且不久,中国逮捕了加拿大的两名人人员。中国声明,是加拿大的两名人员违反了中国有关法律。与加拿大逮捕孟晚舟并无关系。从客观上讲,加拿大为自己的盲从与没有独立思考付出了沉重代价,受到了震慑。

  众所周知,“莫须有”的罪名,是臭名昭著的宋朝投降派宰相强加给著名抗金元帅岳飞的。在黑暗的封建地主阶级社会,莫须有罪名几乎无处不在,看看中国的名著《水浒传》与《红楼梦》就会明白;但是在标榜世界“最终社会”、“民主”、“尊重人权”的西方世界的领头人及其小兄弟那里,就非常令人不解;也令中国的公知们、主张 “救美国就是救中国” 的人士颜面尽失。在世界上 “最尊重法律” 的国家里,竟然也使用 “莫须有” 的罪名逮捕无辜的人;使他们平日的对偶像的宣传、说教毁于一旦,使他们平日对自己偶像的崇拜变成一种自我嘲弄;使他们在人民大众面前由摇头晃脑的教师爷转变成众所不齿的小丑。

  由此还可以看出,西方世界是团结的,尽管他们内部经常发生这样那样的矛盾,但是一旦牵扯到对外(美、英、加、澳、新、以色列为第一集团,再加欧盟为第二集团、再加日韩以及那个李光耀的、十字路口开饭店的新加坡(李光耀虽然死掉,但影响力仍残存)为第三集团,三个层次集团之外)他们就变得一致起来。

  我们知道,在美国,对毛主席、毛泽东主义的学习是很普遍的,也是很深入的。在美国的总统办公处白宫里面,时任总统奥巴马下令建立毛主席塑像,有趣的是让不被待见的南街村施工。美国将领的摇篮西点军校把毛主席著作选为必读教材,有文献说,美国的航母编队办公室里悬挂着毛主席像。为什么? 是学习毛主席的为人民服务吗?为工农兵大众服务吗?是学习毛主席的社会主义吗?都不是。毛泽东主义可以分为世界观与方法论,他们是在学习方法论,正如蒋介石也学习毛主席著作一样。不少私人企业家也靠学习毛泽东思想起家。这一次,也看出美国人对毛主席著作的学习富有成效,不像中国的某些公知们,一提到毛主席著作必竭尽全力攻击之。《毛泽东选集》的第一篇是《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里面首先讲到  “ 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  逮捕孟晚舟,但是奖励杨继绳、而且是多次奖励。还有奖励莫言、刘晓波等其他的众多人物。美国人的方法,很像采用了毛主席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的描述。“农民的眼睛,全然没有错的。谁个劣,谁个不劣,谁个最甚,谁个稍次,谁个惩办要严,谁个处罚从轻,农民都有极明白的计算,罚不当罪的极少。” 美国人当然也会学习毛主席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且学以致用。

  美国人清楚得很,杨继绳们、刘晓波们、茅于轼们是依靠对象,还有湖南作协的方方,中央党校的王长江等。孟晚舟们是打击对象。尽管中国的公知们梦寐以求想通过沉重的代价以让美国及欧盟承认中国的 所谓市场地位,想成为西方世界的一员,争得一个日本、韩国、新加坡那样的地位,或者德国、法国、意大利那样的地位,那不过是一厢情愿,因为违背了美国人对毛主席著作的学习之后所得出的体会、所得出的结论。西方的的一条连椅上坐着美英法德意日加七个国家,再坐进去一个国家,挤得慌;而且自称是社会主义,话不投机,且心怀二意,脑后有反骨;还是黄面孔,看着别扭,曾经是东亚病夫;那个日本人本来就是黄面孔,令人厌烦,而且老念叨那两颗原子弹,再多一个黄面孔,而且古老纯正黄面孔,岂不是更加不快,雪上加霜;这个世界本来是白人的世界嘛。

  二、孟晚舟“莫须有”罪名后的真正罪名之一

  一个清醒的人应该知道,对于美国的垄断资产阶级来讲,孟晚舟的罪名不是 “莫须有”,而是确确实实的。但是犯罪的人,并非孟晚舟,而是另有他人。或者说首要人物另有他人,那就是任正非,孟晚舟是代父受过。因此任正非的安全问题非常值得担心。

  华为技术上的独立,不依赖于美国,这就是罪证。我们知道,技术不独立的中兴很快被技术手段征服了。但对华为不灵,万般无奈,想来想去就抓人,还是这法比较简单,反正谁也不敢惹我,这实际是给绑架披上合法外衣。绑架这种方法是旧中国常用的,特别是上海滩,对此中国人非常熟悉。进一步,我们还知道,美国是一个先有财富领先,而后技术领先的国家。二战开始时,美国的财富已经领先了,但技术是德国领先。

  那些年,诺贝尔奖获得者大多是德国人,而美国人很少。美国的工业技术不是最先进的。

  还有,美国的第一颗原子弹并不是美国人制造的 。

  1942年12月2日,在恩利克-费米的指导下,芝加哥大学建成世界上第一个实验型原子反应堆,成功地进行可控的链式反应。

  1944年费米加入美国籍,  就是说芝加哥大学建立世界上实验性原子反应堆时,费米连美国籍也没有,仍然是意大利人。其实有了美国国籍,也是美籍意大利人,仍然是意大利人。

  1943年春奥本海默领导的制造原子弹的工作,在洛斯阿拉莫斯的实验室开始。 而奥本海默是犹太人。

  只不过,美国的统治阶级重视科学技术,在德国战败后,收拢了大批的德国科学家,也吸引其他国家的科学家,很快成为引进性的世界科技中心,而并非自己培养出科学家成为主力科技队伍,特别是盎格鲁-撒克逊族的、真正美国血统的科学家。美国那时建立的世界科技中心地位,一直保持到现在,并陆续发展大中小学教育、培养了自己的科学家工程师,并逐渐成为主力。当然受到了斯大林社会主义苏联的根本性挑战----在航天等重要领域,苏联人(东斯拉夫人)领先了,令当时的美国一片混乱。

  而现在,任正非孟晚舟父女经营的华为,技术独立,经营业绩非凡,同样震动美国,虽然是民用的,但在获取利润方面,亦即占领市场方面取得成功,这与当初苏联在航天方面对美国人的超越相同,会使美国人,主要是盎格鲁-撒克逊人统治者感到恐慌,因此对华为的打击才刚刚开始。技术方面的优势,使美国尝尽甜头;技术的失利,使美国吃尽苦头;因而美国绝不允许华为技术独立且领先。

  由这个角度观察,美国必欲整垮华为而后快,而手段是多方面的,包括经济的(美国的经济手段对华为已失效,技术手段也失效因而使用恐吓(恐怖主义)的手段,华为拿钱换人,不然撕票)、技术封锁的(已经失败)、法律的、政治的(下一步)、外交的(压迫其他国家抵制华为,在压迫的同时会使用军力,或变相使用军力,还有军援、军售等),甚至秘密绑架(下一步)等,不择手段。除非华为取消独立主张,自愿成为美国某些大资本的附属,如已经发生过的另一个企业(中兴集团)那样。华为很像中国的乒乓球对,治不了了。乒乓球是打遍天下无敌手,连对方的选手都是张燮林的徒弟,还要 “养狼”,真真可怕。一个乒乓球,特别是乒乓球精神,虽然可怕,但不会危及饭碗,只不过让你中国的国旗在乒乓球的发奖会上多升几回,勉强可以容忍,暂且过一时算一时;况且,我有篮球独霸世界,且篮球是大球,更具代表性;如果企业界,甚至经济界也出现了张燮林、刘国梁那类人,就可怕了(出了张燮林式的将军、科学家工程师更可怕),因为手里的利润就会被夺走了,即饭碗被夺走了,那能行吗。那个华为的任正非就是企业界的张燮林、刘国梁,必须立马打掉,除非那华为归我美国人控股(但华为不上股市,那个华为真是水泼不出,针插不进,天衣无缝啊;难办得很,不抓你的女儿,能行吗),成为我美国的经济殖民单位、提款机、我的利益制造者。

  美国人深深懂得科技独立的作用,不会单纯重视利润与商业的利益,如历史中的西班牙、葡萄牙殖民主义那样。西班牙帝国、葡萄牙帝国称雄一时,他们的财富在全世界无人可及,英国、法国等殖民主义者其实都是他们的学生,而美国更是学生。但是他们都昙花一现,他们的后代大都在不同程度的沦为第三世界了,只有少数留在第二世界的范围了,也是末尾。其原因就是他们只重视利润(金银、金融等),当然利润不是GDP,GDP数字可能很大,而利润可能很小,甚至没有利润,亏本经营。例如某些小的地方政府,自己管辖范围内企业很多,GDP数字很高,但是企业没有自己的,都是外资(外国投资、外省市地县投资、私人资本投资等,唯独没有自己政府的投资),利润当然不会有自己政府的的,年终决算,空欢喜,导致财政很困难。没有办法,只有依靠卖地财政、借贷财政,且形成恶性循环。更为严重的是,据资料介绍,那些借贷财政,没有一家想还账的。可怕。某些地方政府已经过上了美国国家政府(债台高筑,20万亿美元)的苦日子,欠债日子。那些地方政府解决财政困难的正确出路是发展公营经济,即地方国营企业,因为利润(企业收入的大头)归人大及政府支配。

  西班牙、葡萄牙人,当时人五人六,不可一世,大搞殖民主义,镇压当地土著,大肆捞钱。但可惜,只重视商,重视利润,不重视工业,不重视技术。与英法美相比,这可能是他们的后代在工业革命之后落后的原因(当然是资产阶级的后代,并非是西班牙、葡萄牙后代中的无产阶级大多数人民)。英国及法国,还有德国,虽然先后从世界之巅跌落下来,但是由于当初重视基础工业与工程技术以及基础科学,仍然保留了世界强国的地位;不似葡萄牙与西班牙当初仅有大量铜板,虽有当初的铜板也枉然,后来渐渐跌落成欧洲二流国家。而这两个国家在南美洲的殖民地则成了真正的第三世界国家。这点对现在中国公知更有重要参考价值。中国的公知们,整日喝得醉生梦死,出入于灯红酒绿之间,或寻花问柳,甘愿当那资产阶级精神领袖的七代孙八代孙,相信那佐立克的说教(佐立克真有本事,为何不帮帮奥巴马与特朗普解决一下美国中央政府的欠债),叽叽喳喳,鹦鹉学舌,只吹捧房地产、金融,其实就是只重视利润,忽视基础工业,难免会走上西班牙后代人、葡萄牙后代人的道路。还有一点不如西班牙人、西班牙人,那就是当初的西、葡二国是拿到真正利润,黄金白银,而中国公知们吹捧的仅仅是GDP,那是一个空的东西,有的老百姓看穿了,很讨厌,称为鸡的屁。因为很多行业GDP名义下的70%的利润被外国人(美日欧韩新等)拿走了(有不少资料证实),剩下的30%也大都所谓民营资本(其实是私人资本家)拿去了。国家拿利润拿的不多(众所周知,有不少省份养老金的开支面临困难,而且这样的省份越来越多,逼得国家要搞全国统筹),老百姓更是连想也不想。大家辛辛苦苦,挤公交,抢地铁,披星戴月,早出晚归,都是为他人作嫁衣,为黄头发老板、黑头发老板做嫁衣,所以戏称、蔑称鸡的屁。因此科学发展很重要,转型发展,注重发展质量很重要。应该多讲利润指标,特别是公有制企业的利润指标,讲国家企业的利润,那是国家的收入,也是全民的收入(可用于国防、医疗、教育、科技等公益事业支出。而私人企业(所谓民营企业、外资企业)的利润,用他一分也不行)利润指标高了,GDP指标也低不了,少讲GDP指标。

  美国人还是有些眼光的,他们唯恐自己的后代人(主要是盎格鲁-撒克逊人,没有黑人、亚裔等的份)过上西班牙人后代人的生活,所以就拼命打压技术独立者,而任正非、孟晚舟父女就是那样的独立者,非打击不可,没有第二条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所谓共享是不可能的。共享是共产党人的想法,是社会主义的想法,包括科学社会主义、空想社会主义都有这种想法。而资本主义排斥这种想法,绝不客气,是独占。十成的利润,我必须拿十成,你拿一成,我就得少拿一成,要五五对开,所谓共享,怎么行。

  尽管任正非、孟晚舟父女为人低调,非常严格的遵守当前由西方制定的游戏规则,也是不行的。世界的利润总数大体上是一定的、世界的美元总数是一定的。你赚多了,我必然赚少。中国有150万亿流动人民币,私人企业即资本家都拿去了,国家必然少拿,大多数工农大众必然少拿。这正如美国,美国每年从美国本土,从全世界获得那么多利润,无人可及,华尔街老板们可谓日进斗金,但是美国中央政府没钱,欠债20万亿,政府官员连工资都开不出,总统差旅费都报不了销,几届总统都解决不了,不但解决不了,而且会越来越多。佐利克那么聪明,给中国制定路线,为什么不帮一下自己的总统呢。佐利克真的不爱美国爱中国吗。美国的老百姓也无钱,例如1%和99%运动。最近有文献说,美国普通人中,能拿出400美元的人已不多了。目前法国的 “黄马甲” 运动,持续很长时间,且有蔓延西欧之势,也反映出类似的现象与道理。即,这不是哪位总统的能力大小问题,是资本主义制度自己制造的麻烦而资本主义自己又解决不了的问题。要想解决这些问题,必须是社会主义代替资本主义;公有制代替私有制。这些早被马克思、恩格斯指出,是颠扑不灭的道理,放之四海而皆准,才是真正的普世价值。

  你任正非孟晚舟赚多了,我“苹果”必然赚少。不搞夸你孟晚舟任正非,我“苹果”还有相关企业就得跨,是一种你死我活关系。

  大家记得麽?两次世界大战发生的原因都在于利益、利润的争夺无法解决,利润能共享麽,互不相让,只能诉诸武力。这条战争爆发原因也适于一战、二战前后发生的一些小规模战争,也适于二战后帝国主义发动的大大小小战争。恐怕也会适用于今天、以及明天要发生的大大小小的战争。街道商人发生利益冲突,会由口角发展到斗殴,没有办法时警察处理,不会酿成战争。国际商人也会因利益而发生口角,进而斗殴,大规模的国际财团之间的斗殴,实际就是战争,而且只能用战争解决(因为动用军队),因为国际上没有警察。

  这点美国是很清醒的,美国不但有世界上最强的陆海空天导弹部队攻击力,也有世界上最强的防御能力,例如他们的空军司令部在300米以下,甚至核弹进攻,也能保安全。

  三、孟晚舟“莫须有”罪名背后的真正罪名之二

  众所周知,任正非、孟晚舟父女的华为是低调的,但是是成功的,极为成功的,执行了与众多民营企业(私人企业或者个人企业)大不同的经营路线,应该说,这条不同的路线是成功的秘密。

  任正非的企业是自己创立的,那是1987年,因工作不顺利,转而集资21000元人民币创立华为公司。创立初期,华为靠代理香港某公司的工程控交换机获得了第一次收入。以此观之,任正非的企业是典型的私人企业 ,即所谓民营企业。这企业与中国科学院的柳传志,山东的魏桥等企业有很大不同,后面的企业也称作民营(实际是私人经营)企业,但实际上都是公营企业的胎儿,是在公营基础上,经过政策性改制而发展起来的,有点像冬虫夏草的成长。现在这种企业是大量的,几乎成了主力企业,与其说是企业家“奋斗”的结果,倒不如说是卖光、送光、改制公营企业政策的结果。政策制造了新型民营(私人、资本)企业家。冬虫夏草价格的飞涨与这类企业的飞速诞生与发展有着天然的巧合。是出生于公营企业母亲,而又反过头来吃掉了母亲。不少权威人物尊孔,如果从孔孟角度观察此类现象,那会怎样?吃母亲!孔孟可是讲孝道的,所谓孝道,众所周知,是指子女反哺式的对待父母;公营企业生育的私营企业子女,是怎样反哺的呢。动物世界里有不少类似现象,子生母亡,悲壮;母亲很伟大,为了子女的诞生,牺牲了自己。子女的辉煌,是母亲血液与生命培育、换来的结果。为了资本主义儿子的诞生,社会主义的母亲献出了自己的生命。可谓 “血沃中原肥劲草,寒凝大地发春华。”

  任正非的企业不但诞生与那些企业不同,不是公营企业的后代,经营路线也不同。简言之,任正非只占1%多点的股份,其余98%多点是工会股,归全体员工,奇怪的是,持股人也要经过选举等手续,不是用钱购买,且股票不上市。任正非高度尊重员工,据文献报道2017年平均工资70万,这几乎令国人目瞪口呆,也令西方各类精英豪杰目瞪口呆。联想到拖欠农民工工资现象屡见不鲜,屡禁不止,不禁令人热泪盈眶。

  平均70万,这不禁使人想到先富起来的任正非与员工们很大程度的同甘共苦,与18万员工共同成为令人羡慕的共甘苦的大集团。

  任正非的经营路线,可以理解为职工(占多数的积极部分)实际上成为企业的主人。实际上企业的命运与职工自己是同舟共济的,我想,这可能是,不,应该说肯定是员工积极性高涨、士气高涨的源泉。也是任正非企业(华为)飞速发展的原因之一,人事原因之一。一位被雇用的员工和一位主人翁员工的积极性当然会有天壤之别(社会主义员工与资本主义员工的根本区别就在于此处)。

  按照所谓市场经济原则来说,任正非的企业是自己的,私人的,给员工配股带有赠与性质。

  任正非拿出自己的企业,自己的终生杰作、终生汗水搞了一个“共同高收入的乌邦托”,现在来看不是乌邦托,是现实,以现在的势头来看还会维持下去,长时间维持下去,只要任正非控制。这令人想到被马克思、恩格斯称为三大空想社会主义之一的英国企业家欧文(当然,也可包括傅里叶提出的,他的徒弟们建立的 ” 法朗吉”)。欧文就是投巨资建立公有制的乐园,企业性的社会主义,或者说微观的社会主义。但是 ,欧文失败了,包括傅里叶提出,门生们建立的 “法朗基” 都失败了,因而,尽管初衷高尚,也只能称为空想社会主义。任正非让18万员工(若一员工养活一位家属的话,可就是36万人的实际上的小型的社会主义社会。36万人,一个较小的县份的规模)。其规模应该是远大于欧文、傅里叶搞的社会主义的“新和谐”公社和 “法朗基”的规模。欧文、傅里叶失败了,可是任正非失败了麽?没有失败。没有失败就不能算是空想社会主义,是现实的,实际的;既然 欧文、傅里叶的做法称作主义,那么,任正非的做法也可称作主义,起码称作现实主义,实际主义。怎么完整称呼呢?是不是称作实际社会主义、企业社会主义、微观社会主义。

  马克思、恩格斯提出的科学社会主义是利用暴力的手段夺取国家政权(主要是在西欧等地的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多国同时发动)而后利用政权的力量推行社会主义。列宁不拘泥于现成的理论,在落后的资本主义国家,在一个国家发动了社会主义革命,成功实现了马克思、恩格斯提出的科学社会主义学说。

  任正非自己掏钱办企业,团结大家经过传奇式奋斗,取得成功,利用企业实现企业式的或者说是微观的社会主义也取得成功,并有望维持下去,这是一种新现象,奇特现象。任正非利用自己掏钱办企业的方法在局部,在微观上,也就是一个企业的范围内,很大程度上或者说过半程度上实现了马克思、恩格斯提出的社会主义。中国近代历史中曾经有过 “实业救国 ” 的主张,目前,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处于低潮,任正非现象的出现是否可理解为 “实业救社会主义” 呢。

  如此来看,任正非不但是一位有独立技术的企业家,而且成了当代欧文、傅里叶,而且超过了欧文傅里叶,由空想的社会主义者变成实际的社会主义者,成功的社会主义者,这种想象,是否可以理解为开辟了另一条通向科学社会主义的道路呢。诚如是,任正非的举动意义大矣。甚至说伟大,因为是科学社会主义发展史中的理论创举(也是实践创举),当然也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发展史中的创举,甚至说前无古人。这点(前者,任正非是技术独立的企业家)已经致命(企业界的张燮林、刘国梁),但仍然是同类之间的斗争,虽然你死我活,仍能维护资本主义制度、私有制;可是成了社会主义者,那就是另类,成为水火不容的关系了。技术独立尚且难容,怎么能容得你再搞社会主义。这个罪名更厉害。对马克思主义、科学社会主义的贡献越大,受到资产阶级的报复就越厉害。任正非的做法、方式,除华为企业自身构成威胁,指向国际垄断资产阶级外,更可怕的是别人的学习,即波动作用。学习焦裕禄时有句口号,称作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那些资产阶级想到此点,会不寒而栗、毛骨悚然。一个华为就治不了了,要出现一批华为,那真是末日到了。这一点美国垄断资产阶级可能早看到了,所以不顾一切,宁肯牺牲道义、自己的名誉,也要把华为搞垮,否则意味着自己的灭亡的开始。此点为何西方那么一致,因为也意味着世界垄断资本灭亡的开始。

  这一点美国人,老板们可能早就看到了,因此必欲灭之而后快,华为的麻烦可能刚刚开始。

  现在,德国、波兰等国,以及中国台湾省负责人蔡英文的做法都说明这点。美国人开始利用外交、军事、经济等手段动员他们能够动员的所有力量。他们学到了毛主席的动员一切力量,建立最广泛的统一战线思想。这一点国内的那些真走资本主义道路的所谓民营企业家恐怕是也看到了,对任正非也斜眼相看。例如在某次关键性投票中就没有投任正非的票,尽管要冒“不爱国”名声之风险,也在所不惜。

  为了弄清马克思、恩格斯所述的空想社会主义者欧文、傅里叶当初的一些做法,简略摘录一些当时的材料如后。

  四、欧文的 “新和谐公社”与傅里叶门生们的 “法朗基” 简介

  (1)“新和谐公社”简介

  1824年,欧文变卖了所有家产,带着四个儿子和一批朋友,还有百余名志同道合者,从英国出发,乘风破浪横渡大西洋,驶向美国。

  正像巴尔扎克等作家在文学作品中描写的那样,在资本主义社会中,生产力虽然迅速发展,可是在18、19世纪,欧洲各国的劳动人民都遭受着残酷的剥削和不平等的待遇。他们采用各种方法进行反抗和斗争,期待着过和平幸福的生活。有一个新型的村庄在人们的这种期待中诞生了。

  到了美国印第安纳州,他立刻去寻找最适合他建立新社会的地方。结果,他用20万元购买了3万英亩土地。于是,一个完全新型的“世外桃源”──“新和谐公社”就这样开始一砖一瓦兴建起来了。

  欧文非常兴奋地带头劳动。他们砍伐树木、焚烧野草,开荒种地,盖房架屋,不久,一个个村落建立起来了,一个个工厂烟囱林立,机声隆隆。村外是红花绿草,交相辉映,青山绿水,蜿蜒曲折。林内街道整齐,树木成列,各种公用设施一应俱全,会议室、阅览室、学校、医院,甚至临时休息室,应有尽有。街心花园恬静幽雅,温馨和谐。一切都是那么美妙,一切都充满着诗情画意。

  这与充满血腥的资本主义腐朽统治下的社会形成了鲜明强烈的对比。

  欧文还带领全体公社成员共同劳动,共享劳动成果,他们规定,全体公社成员按照年龄大小从事各种有益的劳动。5岁到7岁的儿童,一律无条件入学,朗朗的读书声给全体成员一种欣慰与自豪,他们仿佛看到了“新和谐公社”未来的希望,也看到了全人类的未来。8岁到10岁的儿童。除学习外,还要参加公社各种有益活动和必要劳动,如修整花园、做家务等,从中掌握课本上学不到的知识。12岁以上的青少年,必须在学习知识的同时,还要在工厂、作坊等学习一定的手工技能,以便将来为参加工作做好准备。

  20岁到25岁的青年人,是公社建设的主力,因分工不同,有的在工厂作工,有的在农田参加农业劳动,或是参加一定的脑力劳动。公社的未来发展,全靠这个年龄段的主力军。25岁到30岁的人,每天只需以参加两个小时的生产劳动,其余时间则从事公社的保卫工作和参与产品的分配工作,也有一部分人从事科学研究和艺术工作等脑力劳动。

  30岁到40岁的人负责管理、组织和领导各个部门的生产工作。40岁到60岁的人,则主持对外交往。接待宾客或是产品交换等。60岁以上的老人组成老人集体,负责捍卫宪法,维护宪法的尊严,监督宪法的实施落实等。

  这样,“新和谐公社”所有成员各司其职,各尽所能,“和谐”相处。

  但是,4年以后,“新和谐公社” 宣告了破产。

  (2)“法朗基” 简介

  傅里叶生于法国富商家庭,熟悉资本主义商业中的种种罪恶,对资本主义的揭露十分尖锐,深刻指出资本主义社会是 “颠倒世界,是社会地狱”。傅里叶设想的未来社会制度是 “和谐制度”。和谐制度的基础组织是工、农、商、家务、教育、科学和艺术7种劳动联合与协作的组织----“法朗基”。“法朗基” 实行集体所有制,以农业为主,工业其次,劳动成为人们的爱好与享受。但是傅里叶与圣西门一样,希望国王、大臣来帮他实现计划。

  由此两篇可知,任正非与欧文、傅里叶很相似,都是让人民大众过好日子。看规模,任正非要大得多。任正非坚持下来了,看目前势头,能坚持下去。这已经超过欧文与傅里叶了。进一步说,在目前任正非影响力所及的情况下能坚持下去。至于百年之后,无有了任正非就难说了。虽然目前任正非采用负责人轮流值班的办法,但归根结底还是任正非起作用。任正非之后仍然令人担心。虽然马克思、恩格斯对科学社会主义的经济(公有制,《共产党宣言》原理)、政治(《法兰西内战》原理)都有详尽的论述,但是实际的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大都是人走政息,人亡政息,虽然竭尽全力做了接班人工作,都陷于失败,没有形成制度性、延续性社会主义,而实际上成为 “领导者个人的社会主义”;这点,不如资本主义,资本主义已经形成制度性、连续性的社会制度,不论怎么换届,资本主义制度保持不变。还有南街村、华西村、大寨村等地的社会主义都有类似倾向。社会主义的兴衰,都与领头人的健康相对应。生老病死,大自然规律;任何人不会逃脱,八九十年就不错了;再好点,也就一百一二十年。仿佛社会主义也有生老病死,也八九十年,多说一百一二十年,这就不是马克思、恩格斯论述的原理的原意了。社会主义没有解决接班人问题,或者说换届问题。因此社会主义的负责人的换届问题,成了保持社会主义方向的焦点问题。南街村、华西村、大寨大队,还有任正非、孟晚舟父女的华为,如果现任的领导人失去健康,那么,前景就会模糊了,甚至悲观了。

  当然,南街村等地的社会主义与任正非企业社会主义还不一样,南街村的社会主义应该理解为毛主席社会主义在局部的延续,在微观的延续,在一个单位的延续。当然也有差别,毛主席时代,核算单位的基础是小队,总的实行三级(公社、大队、小队)所有。现在看起来,南街村好似是大队为核算单位了。随着生产力的发展,核算单位会有很大可能上升到公社一级。小队核算,在一个小队范围内,大家过一样的日子,这个小队与那个小队之间还有贫富差别;大队核算,小队与小队之间的贫富差距消灭了,大队范围之内大家共甘苦,但此大队与彼大队之间仍有贫富差别;公社核算,在一个公社范围内,共甘苦,各大队之间无有贫富差距了,但此公社与彼公社之间仍有贫富之别;但是共甘苦的范围,由小队到大队到公社,逐渐大了,科学社会主义的范围逐渐大了;大队一般来说,只是一个自然村,而公社是几十个自然村了。有可能而且必须发展到全县核算、全省核算、全国核算;全国核算,那么,就可以认为,科学社会主义在中国就实现了。共产党先驱、李大钊烈士的遗言“试看将来的全球必定是赤旗的世界”就算在中国实现了。当然,核算单位的升级必须慎重,否则,会造成破坏,这是有实际的、极其沉痛的教训的。要有确凿的论证与调查研究,且谨记头脑发热易出错,更警惕有人形左实右,进行破坏。毛主席在全国的城镇中统一实行八级工资制,可以理解为分配领域的全国核算。国营企业是从所有权角度考虑的全国核算,因为这些企业理论上都归全民所有。

  前面谈到“领导者个人的社会主义”问题。还有社会主义的负责人的换届问题,成了保持社会主义方向的焦点问题。这两个问题实际是一个问题。作者认为,解决此焦点问题,马克思早有论述,即《法兰西内战》,现在需要具体化、条例化、实践化,参见作者的另外叙述(《有本无根很快衰亡,有根无本很快再生》、实践《共产党宣言》是本,落脚《法兰西内战》为根以及《巴黎公社失之于外,十月革命败之于内》)。

  五、 “企业社会主义” 的实际价值

  “社会主义” 一词由法国空想社会主义者圣西门(1760年-1825年)首先提出,但一般认为空想社会主义的创始人是更早的英国的莫尔(1478年2月7日-1535年7月6日),他有名著《乌托邦》(出版于约1516年)。多数情况下,该书出版被认为是空想社会主义的诞生的标志。进一步,还可追溯到希腊的柏拉图《理想国》,很多人认为,两者是兄弟篇。

  在中国,有文献认为中国最早的空想社会主义思想出自《诗经-硕鼠》(后来多了,例如,《礼记礼运》、陶渊明、杜甫(安得广夏千万间博得天下寒士尽欢颜,杜甫被誉为诗圣)、康有为大同书、孙中山天下为公等;到了李大钊、陈独秀、毛主席、以及蔡和森、王尽美、邓恩铭、董必武、陈潭秋等就是科学社会主义了,是中国历史的另一个时代,开天辟地的时代,改天换地的时代,公知们口中的否定中国历史的时代)。该文原文如下(诗经,中国古诗歌开端,收集了西周初年至东周的春秋中叶(公元前11世纪至公元前6世纪)的诗歌,距今3千多年)。

  硕鼠硕鼠,无食我黍!三岁贯女,莫我肯顾。逝将去女,适彼乐土。乐土乐土,爰得我所。

  硕鼠硕鼠,无食我麦!三岁贯女,莫我肯德。逝将去女,适彼乐国。乐国乐国,爰得我直。

  硕鼠硕鼠,无食我苗!三岁贯女,莫我肯劳。逝将去女,适彼乐郊。乐郊乐郊,谁之永号?

  注释如下。

  (1) 女,读 ru(三声),义同汝,你的意思。 (2) 逝,读shi(四声),义同誓,发誓的意思。 (3) 乐土、乐国、乐郊,泛指理想幸福的生活环境,那里公平公正,没有压迫,没有剥削。

  译文如下。

  大田鼠呀大田鼠,不许吃我种的黍!多年辛勤伺候你,你却对我不照顾。发誓定要摆脱你,去那幸福的乐土。那乐土啊那乐土,才是我的好去处!

  大田鼠呀大田鼠,不许吃我种的麦!多年辛勤伺候你,你却对我不优待。发誓定要摆脱你,去那仁爱的乐国。那乐国啊那乐国,才是我的好所在!

  大田鼠呀大田鼠,不许吃我种的苗!多年辛勤伺候你,你却对我不慰劳。发誓定要摆脱你,去那欢乐的乐郊。那乐郊啊那乐郊,谁还悲叹常嚎号?

  大同思想(即空想社会主义),源远流长。源自于《诗经》中的《硕鼠》篇,把贵族剥削者比做一只害人的大老鼠,并且发出了决心逃离这只大老鼠的“适彼乐土”、“适彼乐国”、“适彼乐郊”的呼声。《硕鼠》是迄今保留下来的关于大同空想的最早的材料之一。

  可以说,空想社会主义,无论在欧洲、在中国、在古代、在现代都有很强的思想基础,知识界基础,群众基础(几乎每次农民起义都把均贫富作为口号),具有极强的生命力。想必任正非初期,创业前,也有着浓厚的空想社会主义思想,也或者雷同于欧文、傅里叶的思想,搞“新和谐 公社”、搞“法朗基”。当着任正非的企业搞成功之时,就发生了质的变化。这 “质的变化” 是指欧文的 “新和谐” 公社、傅里叶门生的 “法朗基” 都失败了,成了空想;而任正非父女的 “华为” 成功了,是现实的、实际的。众所周知,“空想” 与 “现实” 有着本质的区别。

  欧文的“新和谐” 公社、傅里叶的“法朗基”理想美好,但失败了,终归于空想,称作空想社会主义,但是也有它难以磨灭的意义,即,成为马克思、恩格斯科学社会主义的源泉性启发;任正非的 18万人的 “华为” 理想美好(因为是社会主义才美好),并且成功了,那么,称作什么主义呢?无论如何也不能称作空想社会主义,因为不是空想,不是坐在房间里坐而论道 ,海阔天空(多数左派知识分子的通常特点(当然也值得肯定,有捍卫真理的作用))是现实、是实际、是一家大型企业。很方便的可以称作现实社会主义、实际社会主义、企业社会主义。

  任正非的 “华为”, 从98%的独特股份在全体职工手里,且持股人是经过选举,不是购买,且不进入股市;职工平均工资几乎等于省级企业的老总等方面来看,都超过了欧文与傅里叶的 “新和谐公社”与 “法朗基”。从另一个角度看,从宏观与微观角度看,“华为” 在马列毛的全世界社会主义、一个国家的全国社会主义(宏观社会主义)旗帜下面,还可称作单位社会主义、微观社会主义、微型社会主义。大家熟知,现在社会主义的形式已经多种多样,例如,可以联想到的是:自影响力不低于十月革命的苏东剧变之后(当然这个影响力是反面的),世界的社会主义已成百花齐放的形势,有古巴式的社会主义、朝鲜式的社会主义、越南式的社会主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委内瑞拉社会主义、尼泊尔毛泽东主义者的社会主义、印度毛泽东主义者的社会主义等等,再多一个任正非的企业式社会主义也容易理解。当然,经过一段的百花齐放,会逐渐统一为很少量的形式。这种企业社会主义到目前为止也遇到国际资本主义的代表对其实行的暴力压制,例如,加拿大受命逮捕孟晚舟,目前看有扩大趋势、延续趋势。从本质上讲,类似于国际联合资本对列宁建立的初期政权(十月革命)的围剿。不要幻想企业社会主义是世外桃源,企业社会主义也脱离不开政治。任正非最近多次提到祖国(做豆腐论、做豆芽论)。

  这种企业社会主义、或者单位社会主义参考价值重大。“华为” 可以使18万人过上类似社会主义的生活;那么,10个 “华为” 能使180万人达此境界;100个 “华为” 可使1800万人达此境界;1000个 “华为” 能使 18000万人=1.8亿人达此境界。就算一个职工养活一个家属,那就有3.6亿人达此境界(能使中国的最发达的华东地区过上社会主义生活。能使英、法、德、意全国人民过上社会主义生活)。那是令人憧憬的境界,令共产党人、令革命先烈泉下灵魂、全国老百姓憧憬的境界。自允许、鼓励、支持(甚至格外)私人企业(包括外资,美日韩资、欧资,还有中国台湾特别省(在全国各省中应该算一个比较小的省份(区),(以人口、面积计算)等)的资本、恨中国不灭的李光耀的新加坡资本等等)以来,规模上类似于 “华为” 的企业,可不是小数,例如那个富士康进入中国大陆的部分,有全部120万职工中的高比例数职工,比华为厉害多了。那个富可敌国的安邦(大概来说,加拿大不会逮捕安邦的人)等等,多了。他同样们打着社会主义的旗帜(不计外资,及中国之港澳台资),本身也是共产党员,有无有那种社会主义胸怀?低于科学社会主义者的空想社会主义者欧文胸怀?傅里叶胸怀?这是对企业家说的话。私人企业家,需要在世界观上多下功夫,真正树立社会主义世界观。聚敛财富(需注意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没有错,但需为国为民(99%的人)聚敛财富。这些企业家的方法论,甚至是毛泽东主义方法论,大多是成功的,好多企业家都靠学习毛主席著作、学习毛主席实践起家。从社会主义的角度讲,他们需要的是毛泽东主义世界观,是 “老三篇”,是人民至上,是毛主席呼喊过的“人民万岁”,是毛主席讲过的“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 而另一面,对于那些相信马列毛主义的人来说,社会主义的世界观是牢固的,甚至是炽热的(不否认会有少量投机者),但是方法论往往是差的,特别是经济问题,经济实践问题是差的。往往只注意理论的学习与宣传,文章的发表、讲座的举行、会议的召开等,很少注意到社会主义的经济实践活动。这些活动里面涌现出成千上万的成绩卓著者。要知道毛主席不但是革命、政治、军事、理论天才,且,搞经济世界无人能及(美国汉学家 耶鲁大学教授莫里斯-迈斯纳:毛泽东搞经济世界无人能及)。有文献说,毛主席是20世纪世界四大经济奇迹创造者之一,他们是罗斯福、希特勒、斯大林、毛泽东,而毛主席遇到的困难最大,所以毛主席的成就最令人佩服。如果所谓左派队伍中的众多的优秀人物,能够真正学习到毛泽东实践的本领,那怕是1%、2%,甚至1/1000,,2/1000,搞一点经济活动(河北滦县三中结合本职工作搞教育、培育接班人很成功),那怕是10人规模的企业,每人月工资收入能保证6千元(按济南工资水平计算),像华为一样,虽然是私有财产,但是占有权归大家,那么也就是一个细胞式的社会主义集体了。并非欧文、傅里叶的空想社会主义,而是任正非式的、现实的、华为式的社会主义了(须现在、将来长期维持正常生产)。相比那些成功的私人企业家,相比学习毛主席实践方法论很成功的企业家,需要加强世界观的学习,后面的人士则更应该重视毛主席实践中的方法论的学习,这是对理论工作者的话。纪念毛主席热潮中涌现的优秀分子数量何止千万,如果能产生出1%的质变后的欧文、傅里叶门生式的、亦即任正非式企业家,数量也相当可观。以此观之,让上亿的人口都走上细胞式的社会主义就会成为可能,因此这应该成为努力方向之一。

  一次,在济南见到缪峰先生,缪先生谈论到声援孟晚舟。写文章是方式之一,因而有上面的叙述。以此作为对孟晚舟女士的声援,向加拿大讲讲我们的道理,支持国家外事部们的发言。

最新推荐

视觉中国被罚30万,一幕现代版的“娘打乖儿”孙锡良:毕福剑不是你姥爷东方园林被曝拖欠几千名员工数月薪水 逼离职签霸王协议快递员待遇调查:无底薪成标配 每天工作超12小时

热门文章

视觉中国被罚30万,一幕现代版的“娘打乖儿”

周小平:曝光美国毁灭中国水利阴谋,众学者痛心疾呼:救救中国水库!

央视调查鹤岗“白菜价”楼房,几万一套的真相是…

215死450伤,到底谁干的?!

毕福剑疑似复出,暗流涌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