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方青:混合所有制改革必须防止犯颠覆性错误

作者: 叶方青 日期: 2019-04-15 来源: 红歌会网

a4e2c71b2182d665cf80cfbe9b41c86e.jpg

  党的十八大以来,混合所有制改革受到了全社会的高度关注,正确理解和把握混合所有制改革,对于中国未来的前途命运将产生决定影响。混合所有制改革的作用对象是企业,认真学习习近平企业发展思想,结合新时代要求抓好各类企业的改革,是保证混合所有制改革取得成功的关键。

  混合所有制改革作为新时代的重大部署,是推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向更高阶段跃升的实践准备,通过混合所有制改革,让企业经营收益的公共方向转化率更高,让企业的整体性质更趋向社会主义普惠化,是检验混合所有制改革成功与否的根本尺度。

  企业是经济活动的主体,企业经营收益的公共方向转化率决定了企业的整体性质,企业经营收益的公共方向转化率越高,企业的整体性质就越趋向社会主义普惠化,企业经营收益的公共方向转化率越低,企业的整体性质就越背离社会主义普惠化,进入新时代,新的社会主要矛盾严重制约着人民对美好生活的追求,有效破解新的社会主要矛盾,必然要求企业经营收益的公共方向转化率越来越高,必然要求企业的整体性质越来越趋向社会主义普惠化,因此,与时俱进地在企业中添加更多体现“两个要求”的要素,就成为无论是国有企业改革还是民营企业改革一条不能违逆的新准则,国有资本、集体资本是体现“两个要求”的标配要素,在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过程中,必须灵活做到国有企业中两项资本有增无减,民营企业中两项资本从无到有。

  混合所有制改革涉及到两类主要市场主体——国有企业、民营企业,同时推进国有企业改革和民营企业改革,是混合所有制改革的重要方法,只抓国有企业改革,不抓民营企业改革,混合所有制改革就成了单腿走路,就可能会摔跤跌倒,特别是在复杂的现实背景下,只抓国有企业改革,不抓民营企业改革,很可能会传递出一种错误信号,让化公为私的腐败分子又感到有了施展“本事”的舞台,客观上增加了导向的模糊度,从一些人频繁活动、出格活动的动向看,这种苗头已经开始显露!

  只要绷紧社会主义这根弦,坚持以人民为中心,讲原则,讲底线,讲方法,讲领导,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是不复杂的,也是不会出问题的,目前混合所有制改革最大的缺陷是,讲原则太空泛,讲底线太模糊,讲方法太陈旧,讲领导太粗放。从顶层高度改进工作,以极大的政治担当设计好、指导好混合所有制改革,是生成良性趋势、形成良好局面的善治之源。

  混合所有制改革影响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经济基础,谨慎抓好混合所有制改革,始终保证混合所有制改革沿着正确轨道推进,关系着社会主义制度的真实表达,关系着人心向背,关系着党的声誉、威望和执政安全,切不可等闲视之,任由错误倾向自由蔓延。

  察真情,摸实情,是做好工作的前提,在混合所有制改革问题上,思想层面、实践层面已经出现了严重混乱,最明显的表现是,很多部门、很多地方错误地把混合所有制改革理解成国有企业向民营企业转变,错误地把混合所有制改革操作成国有资本一退二减,应该说,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势态,如不采取坚决措施予以遏制,党的十九大阐述的一系列重大主张都将落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向新时代境界转折,也将面临挑战!

  避免混乱最有效的方法是提出一看就懂、准确无误的鲜明意见,不搞含糊其词,不搞模愣两可,不给别有用心的人留下任何可乘之机,尤其是在混合所有制改革这种大是大非的问题上,更需要把话讲透彻,把要求提具体,在资本比例的设置上,在资产进出的处置上,允许发挥的空间越大,混乱的程度就越大,带来的危害就越大,社会主义制度的经济基础决不能建立在随意化、不确定性的环境之中!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在大是大非面前,必须立场坚定、旗帜鲜明”,“有些不能改的,再过多长时间也是不改”,“我国公有制经济是长期以来在国家发展历程中形成的,积累了大量财富,这是全体人民的共同财富,必须保管好、使用好、发展好,让其不断保值升值,决不能让大量国有资产闲置了、流失了、浪费了”,“公有制经济、非公有制经济应该相辅相成、相得益彰,而不是相互排斥、相互抵消”……。面对经济结构严重失衡的严峻形势,为了全面贯彻习近平总书记一系列重要指示,从巩固和发展社会主义制度的经济基础考虑,建议对混合所有制改革给出更明确更可靠更科学更有改革力度的实施框架:

  一、混合所有制改革坚持国有企业改革、民营企业改革同时推进;

  二、混合所有制改革以两种形式实施:企业合并型混合所有制改革、资本注入型混合所有制改革,倡导企业合并型混合所有制改革为主要方向;

  三、企业合并型混合所有制改革由国有企业牵头按市场关联度整合不同所有制企业,最终形成以国有企业为内核企业的跨所有制企业集团;

  四、资本注入型混合所有制改革要达到的格局是:国有企业中有民间资本(国有独资企业、国有全资企业除外),民营企业中有国有(集体)资本;

  五、资本注入型混合所有制改革对国有企业的基本要求是:民间资本进入国有企业,只能采取资本叠加式进入,不能采取资本交易式进入,混合所有制改革完成后,国有(集体)资本必须占资本总量的五成以上;

  六、资本注入型混合所有制改革对民营企业的基本要求是:民营企业中国有(集体)资本的比例按企业规模确定不同目标,原则上,大型民营企业中国有(集体)资本要占四成以上,中型民营企业中国有(集体)资本要占三成以上,小型民营企业中国有(集体)资本要占二成以上;

  七、国有企业改革禁止各种借口的员工持股,特别是管理层持股,民营企业改革不受限制,应鼓励和支持员工持股;

  八、资本注入型混合所有制改革应约束混合长度,企业中资本主体数量应控制在有限范围内(五个以内为宜),不提倡大杂烩混合,企业合并型混合所有制改革不受限制;

  九、保持企业混合架构相对稳定,不允许频繁进出混合主体,混合主体在企业中的忠诚度必须保持五年以上;

  十、集体经济组织可参照上述原则设计改革。

  需要澄清的是,混合所有制改革并不是要淡化企业的所有制性质,任何一个具体企业,无论具有怎么的复杂形式,都会显示出整体意义的所有制倾向,公有资本占大头儿,企业就是公有制性质企业,私有资本占大头儿,企业就是私有制性质企业,所以,混合所有制改革不是要淡化企业的所有制性质,而是要通过合理安排公有制经济、非公有制经济的比例新配置和运行新方式,让新的市场主体更具有竞争活力,更具有抗风险能力,更具有社会主义性担当。

  要理顺市场化和所有制布局的关系,市场化主要是针对企业经营,而不是针对企业产权,频繁变动企业产权,不是市场化,而是恶意行为。在混合所有制改革过程中,必须严格控制企业产权变动,保持所有制布局长期稳定,让企业定下心来搞经营。要素自由流动的极端化鼓吹危害极大,将诱使市场主体经常处于动荡之中,不再有精力从事生产经营,同时,将严重破坏所有制布局,让社会主义制度的经济基础始终处于飘摇之中。对要素自由流动的极端化鼓吹不能再上当受骗了!

  混合所有制改革关系重大,必须经得起历史检验,坚持正确方向,加强统一领导,是防止犯颠覆性错误的基本前提。要强化约束,收紧权力,限制部门和地方改革的自由度,建议成立中央层面混合所有制改革领导机构,集中力量领导和指导全国的混合所有制改革。要建立混合所有制改革纪委监委国安委介入跟踪制度,密切关注混合所有制改革过程中的侵吞国有资产问题、破坏社会主义制度问题,查处一批典型案件,严厉打击内外勾结侵吞国有资产的经济腐败分子和故意破坏社会主义制度的政治腐败分子,震慑涉混合所有制改革各类犯罪活动。要警惕不良舆论的干扰误导,识别有毒鼓吹,避免被“有影响”的论坛、“有影响”的人物带下水!

  新时代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更高阶段,展示出的社会主义内涵更丰富,更真实,围绕新时代要求理思路、定方案,是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必要遵循。要坚决摆脱惯性思维、惯性动作,树立“公”的理念、“众”的理念,把混合所有制改革提升到全新境界。

  混合所有制改革是一场社会革命,坚持以党章、宪法为指导,坚守公有制为主体、国有经济起主导作用的原则不退缩,合理安排公有制经济、非公有制经济的比例新配置和运行新方式,混合所有制改革一定会在促进社会进步、时代前进的进程中发挥出光彩作用!

最新推荐

习近平以三“新”续写中朝友谊新篇章隆重欢迎!数十万群众夹道欢迎习近平 金正恩到机场迎接地震来时,13岁女孩这一举动让网友赞上热搜96%的90后都沉迷保健品不能自拔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