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式霸权深度剖析:嚣张的霸权 精致的陷阱

作者: 王锦 日期: 2019-05-15 来源: 参考消息

  一直以来,美国通过军事霸权、经济霸权、文化霸权来影响和支配世界。但美式霸权也在随着形势的变化和时代的进步不断发展演变。近期出版的《美国陷阱》一书即揭露美国利用“长臂管辖”,将国内法应用于国外,以打击竞争对手的新式霸权手法,引人深思。

  《美国陷阱》于2019年1月在法国出版,作者为弗雷德里克·皮鲁奇和马蒂厄·阿龙。皮鲁奇曾任法国阿尔斯通公司国际销售副总裁,2013年因卷入一起在印尼发生的行贿案件而在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被逮捕,在美国监狱度过了两年备受羞辱和暗无天日的牢狱生活。期间,整个阿尔斯通的领导层为了避免牢狱,迅速与皮鲁奇切割并配合美方一切要求。2014年5月1日,通用电气公司以123.5亿欧元的价格收购阿尔斯通旗下整个全球煤炭和燃气涡轮业务。

  本书所反映出的美式霸权气势之嚣张、布局之巧妙,令人叹为观止。

  首先,美国“长臂管辖”的“长臂”之长,体现出美式霸权的蛮横。皮耶鲁奇在书中写道:“《反海外腐败法》赋予美国司法部一种权力:任何人,不论国籍,自他涉嫌向外国公职人员行贿那一刻起,只要该罪行和美国国土有一丝一缕的联系,美国司法部即可对其逮捕。”“哪怕只是和美国有一丝丝关联的事,比如在证交所上市、使用美元交易、使用美国公司的邮箱,这些事情都能是他们采取行动的理由。”“一家公司只要有一根脚趾头踏入美国境内,就会处于美国司法的管辖之下。他们毫不手软地使用国家安全局能够动用的所有手段进行调查。”

  

美式霸权深度剖析:嚣张的霸权 精致的陷阱

  ▲资料图片: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大楼(新华社记者 王雷 摄)

  美国凭借在互联网、货币、支付系统方面的绝对优势,利用“长臂管辖”,几乎拥有了管理大半个“互联互通”的世界的权力。从法理上说,这种“长臂管辖权”的本质是绕过正常的国际司法协助途径,威胁别国的司法主权,体现的是一种赤裸裸的霸权行径。欧盟、加拿大均曾尝试用国内立法等方法反制美国滥用长臂管辖权,但由于美国长臂管辖权的后盾是其强大的金融和经济实力,所以其他各国均缺乏有效的应对手段。

  其次,美国司法部与经济部门勾结,步步为营,为资本的扩张保驾护航。皮鲁奇的遭遇,就是美国司法部和跨国公司联合做局的结果。美国司法部的官员莱斯利·考德威尔表示:“直到我们开始追捕公司高管后,阿尔斯通公司才开始合作。”

  通用电气的律师也对皮鲁奇表示:“如果不是贵国政府制造出这么多麻烦,您早就被释放了。”

  皮耶奇被拘捕和通用电气收购阿尔斯通之间有着非常明确的联系,他被当成了“经济人质”。

  在将《反海外腐败法》对美国公司的过程中,美国财政部发现,这是“一座真正的金矿”,不仅可以赚得巨额罚款,还可以帮助美国的跨国企业低价收购、为美国开辟经济疆域。为了取得不利于阿尔斯通的证据,美国司法部运用了多方力量,其中之一就是依靠卧底,他们在阿尔斯通内部安插一名眼线,他在上衣里藏着一只麦克风,录下了大量同事间的对话,为美国联邦调查局服务。阿尔斯通公司“行贿”面临7.72亿美元的罚款,是美国对外国企业的腐败起诉中罚款金额最多的案件之一,如果外国企业所有权转给了美国公司,就可能获得更宽大的处理。美国把“长臂管辖权”当成一件武器,以各种各样的罪名,打压外国企业,帮自己的企业获得竞争优势。

  

美式霸权深度剖析:嚣张的霸权 精致的陷阱

  ▲资料图片:在美国首都华盛顿拍摄的美国司法部大楼外景。(新华社记者 刘杰 摄)

  再次,美国为维护其经济上的“一超”地位,在打击竞争对手时“六亲不认”,连盟国也不放在眼里。近20年来,欧洲一直在被美国勒索,德国、法国、意大利、瑞典、荷兰、比利时和英国最大的公司相继被定罪,罪名是腐败、银行犯罪或违反制裁,数百亿美元罚款进了美国国库,仅法国公司已被敲诈超过130亿美元。继道达尔、阿尔卡特、德西尼布之后,阿尔斯通不过是又一个被美国收入囊中的猎物。皮鲁奇还在书中记述了“维基解密”揭露的文件中有一份题为“法国:经济发展”的记录,其中详细地说明了美国国家安全局如何执行收集大型法国公司商业交易情报的任务,美国间谍细致地研究了在重要领域,如天然气、石油、核能和电力中所有金额超过2亿美元的合同。

  而与此同时,美国在制裁领域也实施“长臂管辖”,将次级制裁应用在国际大银行上,美国政府从中大赚特赚。2000年后,美国政府加大对违反其制裁政策的非美国人的处罚力度,很多国际性大银行成为“刀下之鬼”,如法国巴黎银行、农业信贷银行,英国汇丰银行、渣打银行,德国商业银行、德意志银行、意大利联合圣保罗银行等。其中,2014年,法国巴黎银行因违反美国对伊朗的单边制裁,被处罚金89亿美元,创罚款新纪录。

  第四,各国政府及企业在面对美国司法部调查时的退缩,让人觉得遗憾和叹息,间接助长了美式霸权的气焰。皮鲁奇深陷囹圄之后,最令人寒心的是,阿尔斯通的高层选择丢卒保车,不但与他划清界线,拒绝继续为其支付诉讼费,还将其解雇,并与美国司法部密切合作。皮鲁奇叙述道:“我堕入了陷阱,成为阿尔斯通总裁柏珂龙所采取的策略的牺牲品,沦为美国司法手中的傀儡。”

  事实上,法国政府有权禁止对法国“战略部门”企业的收购,曾经以战略重要性为由阻止了达能公司被美国公司收购,但却对法国核能产业具有战略意义的阿尔斯通被并购大开放行之门。欧盟曾以垄断为名否决德国西门子和阿尔斯通的铁路交通业务合并案,但仍通过了通用电气收购阿尔斯通电力业务。国家是企业背后最大的后台,企业是个人背后最大的依靠。一个企业的管理层被美国限制自由,如果企业不齐心,国家不支持,只会导致企业被迫放弃更大的市场和更多的经济利益,最终受伤害的必然是国家。

  最后,值得我们深思的是,美国过多使用“长臂管辖”、制裁等工具,其“后座力”和副作用已经开始显现,各国会主动寻找其他机制避开美国,避免与美国“有联系”,并推动企业的“合规”建设。欧洲为规避美国的“长臂管辖”和次级制裁,正在尝试避开美国和美元支付的SPV(特殊目的载体)系统,该系统已于1月正式宣布落地,由法国、德国和英国三国联手推进,美国无法审查其交易。美国的这种六亲不认的“长臂”乱舞,拿出的是“压箱底”的工具,损害的不仅是其盟友体系,最终也将削弱其霸权。

最新推荐

老英雄张富清:60多年深藏功名 坚守初心不改本色朝鲜丰溪里核试验场拆除一周年 半岛局势仍待解中国外卖员“难逃速命”习近平江西考察之行特意嘱托这些事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