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人”的旧常态与新常态——狂人日记101周年记

作者: 子午 日期: 2019-05-17 来源: 草根微刊

  “我翻开历史一查,这历史没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叶上都写着‘仁义道德’几个字。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吃人’!”(鲁迅:《狂人日记》)

  1918年5月15日,鲁迅在《新青年》上发表了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第一篇白话小说《狂人日记》。

  少年时代读到这段文字,颇有惊心动魄、汗毛倒竖的震撼。鲁迅先生翻看的历史是“没有年代”的,于是便将矛头指向了所有的年代。世纪初,伴随着五八炸馆、四一撞机这些屈辱事件的发生,民众的民族意识开始苏醒,在西化思潮肆虐二十多年后,开始重新寻找中华文明的根本。受这种思潮的影响,笔者当时也产生了疑问,五千年的风风雨雨怎么就成了一部吃人的历史,也觉得鲁迅先生有“将婴儿和洗澡水一同倒掉”的嫌疑,以至于要去怀疑启蒙的正当性。

  后来的遭际,才逐渐理解了一个在铁屋子里压抑太久的人,是需要大吼一声的,矫枉亦是需要过正的;然而,这种怒吼为铁屋子的看门狗们所不容,于是他们便指鲁迅先生“所患盖‘迫害狂’之类”(《狂人日记》题记)——就像今天去痛斥996及其背后的“秩序”,也会有一群资本卫道士和精神资本家出来疯咬。

  赵磊教授翻了翻《资治通鉴》,发现原来狂人所说之“吃人”并非虚言,“吃人”乃是封建中国的“旧常态”:

  ——九月,赵军食绝四十六日,皆内阴相杀食。(卷5)

  ——于是斩昱所部统帅三十七人,皆刳心而食之。(卷153)

  ——景走入船中,以佩刀抉船底,鹍以槊刺杀之。尚书右仆射索超世在别船,葳蕤以景命召而执之。南徐州刺史徐嗣徽斩超世,以盐内景腹中,送其尸于建康。僧辩传首江陵,截其手,使谢葳蕤送于齐;暴景尸于市,士民争取食之,并骨皆尽;溧阳公主亦预食焉。(卷164)

  ——上使谓江安侯圆正曰:“西军已败,汝父不知存亡。”意欲使其自裁。圆正闻之号哭,称世子不绝声。上频使觇之,知不能死,移送廷尉狱,见圆照,曰:“兄何乃乱人骨肉,使痛酷如此!”圆照唯云“计误”。上并命绝食于狱,至啮臂啖之,十三日而死,远近闻而悲之。(卷165)

  ——有都督战伤,其什长路晖礼不能救,帝命刳其五藏,令九人食之,肉及秽恶皆尽。(卷165)

  毫不夸张地说,一部中国封建历史,就是一部血淋淋的吃人历史:

  张方之军杂食人马牛肉,永嘉中关中人相啖,王璋食司马越余众,石勒军士相食,北地人相食,石邃杀人合牛羊肉煮食,永和七年中原司、冀、邺人相食,邺都人相食,段龛守广固人相食,孙恩杀县令以食其妻,元兴元年姑臧人相食,殷简之食桓玄之肉,北魏脔食弑拓拔珪凶手,谢混食张猛之肝,西秦南安城人相食,沮渠天周杀妻食战士,马圈城魏军食死尸,张弘策亲属食孙文明之肉,李广德生食杀父仇人,陈庆之之军食杨昱部统帅三十七人,扬州人相食,高洋脔兰京……

  一边满口“仁义道德”、“礼仪之邦”,一边制造人相食的惨剧,封建统治者及封建卫道士们的虚伪嘴脸暴露无遗。五四启蒙都一百年了,鲁迅先生早就死翘翘了,他的文字也被赶出了课本,这群卫道士依然活蹦乱跳,君不见那群“民国粉”、“皇汉帝国粉”早已从民间走向高校,以真理和真相的拥有者自诩,影响了一大批青年,掌控了未来“中产阶级的后备军”;在传统复兴的当下,“割肉孝母”的二十四孝图刻画于大街小巷的墙壁上,成为新时代靓丽的风景线。

  把掩盖血腥味的“仁义道德”当做国粹来供奉,莫不是真要回到那个“刳心而食之”的旧常态么?那些喜欢吃人有能力吃人的人这样打算也就罢了,那些被割的韭菜们为何也要跟着起哄呢?

  然而,这群封建卫道士能够蛊惑的人毕竟有限。今天的吃人者的手段更加文明了,名曰自由市场、等价交换——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这是韭菜们的悲哀。

  与鲁迅先生持相似看法的还有马克思,马克思指出“一切人类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马克思比鲁迅讲的更全面,鲁迅只讲了吃人者的姿态,马克思却讲了吃人者和被吃者之间的斗争,“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毛主席后来将这个道理概括为“造反有理”。

  150年前,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告诉我们:“资本自从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一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150年后的今天,马克思的话早就被束之高阁。然而,黑砖窑、十N连跳、996ICU、用AI(人工智能)当监工……吃人之烈度与封建时代的周扒皮也不逞多让,无非是人身依附关系变成了资本市场的自由交换——韭菜有了被谁吃、被怎么吃的自由,这便是吃人更加高级、更加文明的新常态。

  郭台铭们当然不会承认“吃人”,于是需要创新,学术殿堂上都是资本卫道士;鲁迅被赶走了,变成了面目可憎的样子;孔子被请回来了,梳妆打扮一番变成他当初讨厌的样子;武训也被请回来了,穷苦的孩子要给点希望嘛,资本的良心也需要有个地方安放……

  至于韭菜们,醒醒吧!

最新推荐

朝鲜丰溪里核试验场拆除一周年 半岛局势仍待解中国外卖员“难逃速命”习近平江西考察之行特意嘱托这些事习近平视察陆军步兵学院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