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人为纲”还是“以钱为纲”,我们的共产主义在哪里?

作者: 轻松笑 日期: 2019-05-23 来源: 红歌会网

640.webp (20).jpg

  两种主义当然指的就是社会主义跟资本主义了,时至今日,恐怕没有人怀疑这两种主义存在巨大差异了吧?整个世界两种主义运行了那么多年,该证明的东西估计也已经证明了,社会主义运行机制跟资本主义运行机制是截然不同的,它们的视角不同,立足点不同,操作上更不同!社会主义“以人为纲”,资本主义“以钱为纲”;社会主义强调分工,资本主义强调效益;社会主义重视社会发展计划,资本主义重视市场自我调节。按照这种区别,我们来谈几个社会上的常识性问题,相信通过几个问题的探讨,我们会对未来看得更清楚。

  一、“减员增效”是否合理

  “减员增效”这个词一度成为我们社会改革的重要标志,与此相应的是“大锅饭,养懒汉”。这两句话红极一时,以至于被无限引用。可是,这种说法真的合理吗?我们表示非常怀疑!

  减员真的能增效吗?这里面的逻辑是否说得通?人家说:“有了减员的刺激作用,很多人为了保住饭碗,就会加倍努力工作,从而效益就上来了。”这是我们听过的唯一的一种“减员增效”逻辑,很多企业都在用这套逻辑。而这套逻辑本身至少有两点是说不通的:第一、人的潜力是有极限的,超越了极限范围,想要更上一层楼完全不可能,如此一来,减员所造成的增效必然微乎其微。第二、这套逻辑只字未提效益为谁所有,也就是说,干了半天,不知道为谁而干,这个效益又能增到哪里去呢?不说别的,单凭这两点,“减员增效”就很成问题!

  后来我又发现了一个更加惨绝人寰的事实:“减员增效”前,3000员工在一个工厂工作,可以养活2万多家属;“减员增效”后,3000员工急剧锐减到1000员工,生产依旧维持原工厂每天生产量,但是却只能养活不到一万家属了。这是我几年前到开封调研国企老工人的所得,听过老工人们一顿诉苦,心里面很不是滋味,我们究竟是要所谓的“效益”,还是要“人”?

  事实上,“减员增效”的潜台词是:为了效益,可以牺牲人员!

  二、“大锅饭,养懒汉”是否属实

  伴随“减员增效”而来的是一系列所谓“大锅饭,养懒汉”;“多劳多得,少劳少得”;“不劳动者不得食”等奇谈怪论。为什么是奇谈怪论?因为这里面有一个不合理的“度”被人无限放大,而将一切更加合理的东西抛到了九霄云外!

  “大锅饭”的确会有“养懒汉”的情况,但这种成分能有多少?在“996”的私人企业中,难道就不会“养懒汉”吗?每天不给加班费,却要人干更长时间的活,那我可不可以把本来8小时能干完的,硬生生拖足12小时干完呢?看似“996”,实则工作效益没有任何增长,这算不算是“养懒汉”?

  

640.webp (19).jpg

  事实上,养不养懒汉关键不在这里,而在为谁干的问题。如果为自己干,就算“007”也有很多人情愿;可是如果为老板干,拿着微不足道的工资,我凭什么“996”或者“007”?对于手上还有点积蓄的人来说,我宁愿找一份清闲而工资低一点的工作,舒舒坦坦过日子,根本不用委屈自己;对于有欠债必须还的人来说,“996工作制”也不给我开加班费,我为什么要把能多挣钱的时间白白浪费在这里?总之一句话,我们实在没有理由委屈自己啊!

  换一种思路:如果我努力了,社会就能为我解决一切后顾之忧,比如:结婚、住房、育儿、教育、养老、医疗等,我为什么不努力?这就是“度”。只提自己的“效益”,不提工人的“包袱”,所有一切说法都经不起驳斥!

  所以,“大锅饭,养懒汉”是一个掩人耳目的搪塞之辞,真实意图是让一小撮人富可敌国,而大部分人却遭遇剥削压迫的厄运,潜台词是“没有大部分人被剥削压迫,哪有小部分人的奢华生活?”

  三、“不劳动者不得食”是否应该

  社会从来就不是一小撮人构成的,社会是一个很大的大家庭,里面什么人都有。要让一小撮人过上皇帝般的生活,却让大部分人成为隐形的奴隶,这无疑是惨绝人寰的!而更惨绝人寰的是:世界上并非所有人都能劳动生产,所谓“不劳动者不得食”,这根本就是价值观严重扭曲了!

  不要掩饰这句话背后“只要资本,不要人性”的真面目,能创造价值你就要,创造不了价值你就丢,如此一来,价值是有了,但人也就相应没有了!

  我们一直说“孩子是祖国的未来”、“老人是社会的宝”!可是,老人、孩子在社会上是没有太多劳动能力的,难道我们要抛弃他们?资本家通过市场将孩子的教育变成剥削压榨父母的工具,又通过医疗、养老将老人、病患者压榨一遍,难道这一切不应该是国家的事情吗?所有不应该市场化的全部市场化了,这符合资本的逻辑,却丢失了人性,典型的只认金钱不认人,是扼杀人性的逻辑。

  四、人在社会发展中的作用

  以上种种似乎都在围绕一个中心在说,那就是“经济”,只要是有利于“经济”做得好看的,一律不计后果。什么共产主义、人文情怀、社会公共福利、人生的意义,全部得砍掉,谁要谁自己去捡——反正一切看你的能力,能力不行,捡不起来,那你就只能认命,怪不得旁人。

  人在社会发展中真的如此一文不值吗?这个社会究竟是“经济”发展起来的呢,还是人发展起来的?究竟人是第一性的,还是经济是第一性的?究竟资本重要,还是人重要?

  资本家这样回答:“工资就是买下你的时间,买下你的才华!”你做为人的其他属性,对不起,我看不上,也不想理会。事实上,只要你的时间跟才华能为我带来经济效益,那就足够了,后面的事情我不需要知道。你生活得怎么样,你工作顺不顺心,你家人生活得怎么样,有几个知心朋友等等,完全不在我的考虑范围内。主要问题是:这一切跟我有什么关系呢?

  

640.webp (18).jpg

  按照资本主义的逻辑发展下去,我们的思维、能力、身心……全部得退化干净,最后只剩下几个能创造财富的器官,其他的全都要被抛弃!我们这算不算自己给自己挖坟墓呢?

  五、资本的运行走向何处

  毫无疑问,资本从来就是少数人的专利!不要以为你现在有点什么,按照资本的逻辑,你手头上的所有一切还有些价值的东西,全部得贡献给少数人,这就是资本的最终走向,我们不妨将这个过程细细演化一遍。

  如果说,我们来到这个世界上是孑然一身的,那么,为了在这个世界上生存,我们就需要为自己谋取更多的生存需要,比如:成长、教育、工作、衣食住行用、结婚、生子、养老、医疗等等。这一切,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都不可能是父母全部准备好的,我们需要自己去捞取。可是,我们有什么呢?

  小的时候,我们的父母为我们透支了他们的劳动成果,养活我们,等我们上学了,学校向我们的父母索取高额学费,这些费用最终落到了老师、书籍出版商、教育部门手中,毕业后,我们终于有能力了,可以找份工作挣钱,这时,我们会发现,不管找什么样的工作,我们所挣到的钱总是只有可怜的工资,大量的剩余价值被资本家拿去。他们拿这些钱去投资新市场,投资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从而,我们要花自己的工资去获取我们曾经的“剩余价值”,这样两两对消,我们口袋里所能积累下来的钱便少之又少,而大量资本则牢牢把握在资本家手中。他们就这样用那些资本不断利滚利,将我们手中的积蓄一点一点榨干。后来我们花光所有积蓄买了房,房地产商用我们所付给他的钱继续雇佣我们帮他建更多的楼房,卖更多的钱。接着我们结婚生子了……等我们干了一辈子,终于干不动了,回头才发现,我们所有的积累原来什么也没有!

  最终,那些资本到哪儿去了呢?谁走在这个金字塔的最顶端,谁就拥有这些资本,而社会上所有资本都只有这么一个流向。

  六、共产主义的可能性在哪里

  对于我们一代又一代人的付出,我们看到了什么?看到社会变得五花八门,唯独自己依旧孑然一身。我们的希望又在哪里呢?如果说,我们来到这个世界走一遭,就是为了孑然一身来,孑然一身走,不带走任何东西,也不留下任何属于自己的东西,那么人生的意义又在哪里呢?这一点,我忽然从父亲的人生经历中找到了答案,虽然事情不大,但是却意义非凡!

  父亲是个石匠,一辈子跟石头打交道。他上学到初二就被爷爷叫了回去,无奈之下,只好拜师学习石工活。从此,他跟石头结下了不解之缘。每每跟我谈起过去自己的打工经历,总是不厌其烦地说,哪家的房子是他们建的,那个时候不要工钱,大家相互换工;哪家房子从看风水到建房住屋,全是他一手策划的,现在这家人如何了;哪段公路路基是他修的,因为修这段公路,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我忽然发现,父亲说的虽然有些是迷信成分,但不无他引以为傲的建筑成果。诚然,他自己并没有从打工过程中少拿一分钱的工资,但这并不影响他看到房子或者路基时,自豪地说一句:“这是我们建的。”

  这难道就是人生的意义吗?我想是的,作为一名全村公认的老石匠,父亲的付出看得见摸得着,至今回忆往事,他还能想到自己曾经的成果正在被人们使用着、肯定着,那些历历在目的过往就是他的人生财富,至少他没有感觉到自己白来世上走一遭,他认为他的付出是值得的——尽管父亲一辈子没有积累起任何物质财富,但并不影响他对自己人生意义的确定,这就是他的精神财富,有这一笔精神财富,他一生就足够了,没有白活。

  与父亲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我们现在四处外出打工,几年十几年后,连我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曾经付出了什么,得到了什么,城市里的高楼大厦吗?流水线上的各种商品吗?哪个是我们生产的?我们从中看得到自己工作的影子吗?当一切都扁平化、物质化的时候,我们根本找不到自己。

  共产主义社会或许很简单:找到自己人生的意义,回首往事,我们若有所得,仅此而已。

  七、结语

  我从来不相信共产主义是用“物质极大丰富”堆砌起来的!我认为主流社会对马克思“物质极大丰富”的理解是错误的、离题万里的!

  马克思的用意并不是“物质极大丰富”,而是“按需分配”,也就是说,共产主义的物质不一定极大丰富,但一定是让每个人得到自己合理的那一份。

  资本主义不讲人性,只讲钱,所有一切向钱看齐,它所能够达到的视野最远不超过皇帝般的生活,但却无法超越金钱的范畴回到精神领域,这就是资本主义物质繁荣,精神空虚的根源。社会主义是一个人情社会,他可以容许我们总体的生产效益不是很高,但绝不容许社会无情放弃任何一个人,因为在人情社会中,人的生存是第一位的,然后才来谈工作效益的问题。如果放弃了人,这就意味着我们失去了人性,就算社会发展的再好也是没用的,因为失去人性的社会就是动物世界!

  

640.webp (17).jpg

  总之一句话:用社会主义的眼光来看问题,跟用资本主义的眼光来看问题,所得到的结论是截然相反的。我们可以说这是阶级立场决定的,也可以说这是两条道路所决定的,不管是什么,社会上那些奇谈怪论实在不值一提!

  2019年5月21日星期二

最新推荐

习近平以三“新”续写中朝友谊新篇章隆重欢迎!数十万群众夹道欢迎习近平 金正恩到机场迎接地震来时,13岁女孩这一举动让网友赞上热搜96%的90后都沉迷保健品不能自拔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