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共同富裕诈骗案:惊人的利益瓜分

作者: 郑义 日期: 2019-07-12 来源: 工农之声

  云南昭通巧家县发改委办公室主任陆欣,2008年,打着“共同富裕”的旗号,骗取金塘湾村集体400余亩土地,从此开始了一场官商勾结、利益瓜分的丑陋游戏。村民们不仅失去了土地,有的还被打伤打残,甚至坐牢。一系列的变故,都只因为那个荒唐的《荒山转让协议书》背后,有着惊人的利益企图。那么,这个利益到底大到什么程度呢?

  马克思说,当利润超过300%,人就会不顾一切,甚至甘冒杀头风险!前面我们陈述的所有内容,都只是从现实和证据层面说明这场利益游戏的荒谬与可耻,对于整个事件背后有多大的利益背景,这些利益又是怎样被他们一步步瓜分的,没有详细说明。很多人还没有一个直观感受,我们将这个利益背景再说透一点。

  2008年,据说陆欣不是政府工作人员,而是移动公司一名职员,可就是这样一名小职员,却跑到一个跟她没有半毛钱关系的地方,与人合伙弄了400余亩荒滩,最后又在2010年,把这荒滩倒手卖给了现在的老板李文进。这一折腾,里面究竟包含了多少利益?

  据陆欣所说:2008年,她与另一合伙人以9万元的代价,买下了金塘湾村那片土地,后来,这个土地又卖个了现在的老板李文进。据我们了解到,2010年,她与另一合伙人一起,以18.8万元将土地转让给李文进。这一倒手,赚了9.8万元,利润是土地原有成本的一倍多。有图有真相:

0.jpg

1.jpg

  当然,这并不是重点,重点还在于开采沙石的利润。从2010年开始至今,9年的时间里,沙石厂在该地面上开采沙石累计7年左右,每天三台采沙机器同时运作。这些年来,这些开采出来的沙石到底价值有多少呢?

  据当地农民、建筑工人,以及采沙的相关其他小厂负责人透露:近年来,这些开采出来的沙石基本上每立方江沙在50元左右,碎石45元。而一套采沙设备总投资在120万元至150万元之间,每天产量3500至4000立方沙石左右。而且,这里的沙有两笔收入,只需要在设备下面稍加改进,就可以淘沙金,然后再用硫酸分解出黄金,每天按一套设备3500至4000立方产沙量计算,大概可以分解出600至800克纯黄金,现在黄金价格是300多元每克。

  在这些数据面前,我们可以粗略计算一下7年开采沙石到底有多少利润。按照毛利润计算,沙石毛利润约为15亿元,黄金毛利润约18亿元。除去人工、水电、设备投资等,净利润应该在10亿元以上。这还是保守估计。

  10多亿元的净利润,相较于荒滩9万元的转让成本计算,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也就是说,村民们大概等同于白送了400余亩土地给陆欣。这个落差实在太大了!相应的疑问也就随之而来:为什么村民们不自己开采?他们是怎么想的?我们可以不管法律怎么判决,这种惊人的差距摆在面前,是否合理?回到《荒山转让协议书》上,村民们说那完全是伪造的,究竟谁在忽悠谁?

  更有一点,据我们所了解,一江之水,对岸的四川省全部禁止开采沙石,唯独云南这边纷纷大量开采,仅十多公里的江边,采沙点就多达30多处,难道国家政策对四川和云南有所偏重吗?

  我们当时走在沙石厂,看到一张条幅,写着“人与自然和谐共存,经济与环境协调发展”。可是这里的空气、噪音、土地、水资源……几乎全都被污染了,而且这种污染还顺江而下,影响着整条长江,这又该怎么解释呢?

微信图片_20190621111854.jpg

  现在,由于国家要在下游建白鹤滩水电站,涉及到搬迁补偿款,这里面又涉及到一个巨大的利益!根据国家统一补偿标准,有明文规定,按照荒滩使用情况来看,这应该属于其他耕地一类,每亩补偿50912元;地面附着物按每亩1.4万元补偿,抛去沙化地带,零零总总应该有500多万元的补偿款。如此计算下来,仅这400余亩土地,国家补偿款至少在2000万元以上。

  2002年,白鹤滩水电站建设计划就已经公布出来了,到2008年,村民们几乎都知道这个事情,按照计划,2022年,白鹤滩水电站就要建成了,相应的国家补偿款也要下放到村民手中,在这种时候,村民们为什么还会“心甘情愿”把这么大一片土地卖给陆欣?

  回到这400余亩土地的起初价格上来,9万元,70年,不说合不合理合法,就算村民们什么事情都不做,静等国家补偿款下来,至少也是2000多万元啊,为什么会这么廉价地把土地卖出去呢?村民们等不及了?非常想要这9万块钱?还是其他原因?这里面是不是有太多说不过去的东西?

微信图片_20190709174940.jpg

  我们应该相信一点,那么多的村民,大家绝对不是傻子,我们也不是傻子!如果说,这里面没有陆欣以欺骗手段将村民土地占为己有的嫌疑,我们反而是不相信的,因为实在说不过去,其贪赃枉法的痕迹太过于明显了。我们在计算这笔巨大利益的时候,都差点吓出一身冷汗。目前正是国家到处“扫黑除恶”的紧要关头,如此作为,置国家法律于何地,置国家“扫黑除恶”行动于何地?你要说利益少一点还勉强能理解,不到十年时间,9万元就换来了10多亿元的巨大利润,而且这个利润还在不断增长,显然不具有合情合理成分。

  陆欣作为巧家县发改委办公室主任,介入到如此巨大的利益链条中,单纯从法律上来说,已经明显违法乱纪了!所谓的《荒山转让协议书》,至今为止,又没有任何可靠证据证明它的存在,更不用说它的取得程序是否合法了。

  事情到此,究竟该怎么看!陆欣与村民各执一词,陆欣说自己是被诬陷的,《荒山转让协议书》客观真实存在,她所有的一切合理合法。而村民们则表示从来没有看到过一份《荒山转让协议书》原件,想要笔迹鉴定都没有参考物,明明自己从来没有跟谁签过协议,明明这些土地属于村集体所有,可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有人跑到上面去大肆开采沙石,很奇怪,怎么回事?

  剧情一步步发展,双方意见处于胶着状态,我们很着急,网友们也很着急,真相究竟是怎样的呢?

  2019年7月9日星期二

最新推荐

习近平:毛主席用兵如神!800万“救命钱”到底装进了谁的口袋?第五季“走长征路,圆长征梦”,9月11日瑞金见习近平要求全力以赴打赢这场攻坚战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