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百胜:关于《论“程序轻微违法”的司法审查》一文的初步意见

作者: 杨百胜 日期: 2019-07-12 来源: 红歌会网

  我不是专门研究行政法和行政程序法的,只能蜻蜓点水,谈点个人的浅见。

  文章的选题很精细,适宜行政法(与行政诉讼法)这样的执法需要落实、落细、落小的具体要求,有利于解决现实中司法自由裁量(权)与行政自由裁量(权)之间的矛盾关系与平衡协调,有利于保护行政相对人即广大人民群众的日常切身利益,稳定各利益群体之间的社会关系。随着改革的不断深入,权力与权力,权力与权利之间的矛盾与碰撞高发、多发,难以避免,这就要求我们的法律在具体解释、理解,特别是执行过程中必须严格做到合法性、合理性与效率性的完全统一与平衡,兼顾三者之间的比例关系,不可有所偏废也不可偏重任何一方。但是做到这一点可不那么容易。

  论文涉及违反法定程序、程序轻微违法、程序瑕疵的司法审查问题,甚至于是违宪审查的问题,事关重大。这种审查基本属于对具体行政行为合法性与合理性方面的审查,作为日常管理的行政执法活动(具体行政行为),其合法性是容易受到审查的,但是其合理性则是比较难以审查的。一般来讲,行政执法活动的合法性审查主要是程序性审查而非实体性审查,是审查其执法程序有否存在瑕疵,以及是根本违法所导致的重大瑕疵还是轻微违法所导致的轻微瑕疵,有否影响到行政相对人的实体性权利(或程序性权利)。由于行政与司法的职能有别,具体分工不同,所以法院在审查行政执法活动(具体行政行为)的合法性与合理性问题上,应该把重点放在前者(合法性方面)而不是后者(合理性方面),否则就属于越殂代疱,干涉行政执法活动正常进行的行为,属于以司法自由裁量代替(吞并)了行政自由裁量,导致司法权力过度膨胀的行为,这是违反现代国家司法和法治根本原则要求的。因此,法院在对行政部门的具体行政行为的司法裁决中应尽量避开合理性审查,不要代替执法部门的执法,这意味着法院的司法裁定(书)应尽量做到不得随便撤销(不管是部分撤销还是全部撤销)行政执法机构的行政决定,而主要采取确认违法的形式要求执法部门重新作出决定。换言之,对于程序上有重大瑕疵的就直接判决(确认)其违法,对于程序上有轻微瑕疵的可以要求其自我补正。

  至于文章中所存在的问题,一是“之”的用法需要从三个方面来看,有的“之”字运用比较恰当,有的“之”字可以用“的”字来代替,有的“之”字是多余的。应该尽量避免“之”字连用,需要间隔、交替使用,频率不要太高。这可能就是编辑觉得晦涩拗口的原因吧。至于其它方面的问题,我觉得在“程序轻微违法”与“违反法定程序”之间,“违反法定程序”更重,“程序轻微违法”较轻,对于“违反法定程序”应判定违法,对于“程序轻微违法”则采取自我补正措施,不必撤销。总之,法院的司法审查不能搞形式主义的一刀切,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尽量遵守“被动司法原则”,不要搞“司法能动主义”,越殂代疱。

最新推荐

习近平为贫困群众出谋划策民以食为天,习近平心系中国饭碗第五季“走长征路,圆长征梦”,9月11日瑞金见习近平异常难忘的下党乡脱贫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