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虬丨理论强党问题导向之一:生产力与社会主义本质

作者: 紫虬 日期: 2019-07-12 来源: 紫虬视野

  习近平在主题教育动员中提出要思想建党,理论强党。怎样做到总书记要求的“学思用贯通,知信行统一”?用问题导向、矛盾分析是个行之有效的办法。当前在马克思主义指导方面至少存在着一系列问题导向。以下作为理论探讨,不准确的,欢迎建设性批评。

timg.jpg

  一、问题与矛盾

  具体表现在国企所有权改革、公共服务、金融对外开放等方面,出现一系列违背十九大和习近平讲话精神的政策和负责人言论。如随着政策部门错误的“所有制中性”讲话,一些社会舆论从“竞争中性”变调为国企退出竞争领域,在私有化方面步步紧逼;医疗等公共服务部门也相应提出“严控公有”,以社会资本名义放手私有化;在此前后,在对外开放方面放弃对等开放,丧失安全底线的条款也赫然出台,有金融部门人士甚至提出在中美贸易战中由美国倒逼中国金融开放。

  这些政策和负责人言论的思想根源,反映了对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之间关系的片面认识,其实质是陷入对社会主义本质的认识误区。思想上习惯于原有结论,看不到前人在下结论时的主客观条件限制和探索性质,回避现实社会矛盾,形成教条的思维定势。

  一些政策和讲话不仅违反了认识逻辑的三段论,特别是远离中下层人民群众为主体的社会共识,违反经济运行客观规律,一方面坚持不加区分的市场自由主义观念先行,另一方面又无视用特权损害等价交换的市场契约法制。从思想方法和工作作风上,一些部门机关对党中央持权力真理观态度,其实质是实用主义真理观,或形式上服从,思想深处抵触,或选择执行,轰轰烈烈贯彻次要,绕开甚至屏蔽总书记关于壮大国有经济、坚持阶级分析等原则观点,核心思想,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之名,行非社会主义之实,自觉或不自觉充当少数人颠覆公有经济主体地位的代言人。这是“不忘初心,担当使命”主题教育面临的有关党的前途的尖锐问题。

  二、关于社会主义的本质和根本任务

  恩格斯和列宁说过,

  “社会主义的任务是要消灭阶级。”(列宁《共产国际第三次代表大会》1921年6~7月,《列宁全集》,第三十二卷第469页)

  列宁进一步指出:

  “这是很长时期才能实现的事业。要完成这一事业, 必须大大发展生产力”。(《伟大的创举》列宁选集第四卷11页)

  “这个目的不是一下子可以实现的,这需要一个相当长的从资本主义到社会主义的过渡时期,因为改组生产是一件困难的事情,因为根本改变生活的一切方面是需要时间的,因为按小资产阶级和资产阶级方式经营的巨大的习惯力量只有经过长期的坚忍的斗争才能克服。”(列宁:《向匈牙利工人致敬》(一九一九年五月二十七日),《列宁全集》第二十九卷第351页)

  毛泽东则进一步提出,社会主义是个“相当长的历史阶段”,提出了著名的“四个存在”:存在着阶级,阶级矛盾,阶级斗争,存在着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性。提出了“抓革命,促生产,促工作,促战备”(《毛泽东年谱》1967年10月7日),“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 (《毛泽东年谱》1971年12月10日)。

  邓小平说,

  “巩固和发展社会主义制度,还需要一个很长的历史阶段,需要我们几代人、十几代人、甚至几十代人坚持不懈地努力奋斗,决不能掉以轻心。”(《邓小平年谱》1992年2月28日)

  汇总以上,对社会主义性质认识存在着异同点:

  共同点:

  社会主义是一个漫长阶段,需要大力发展生产力,坚持公有制和按劳分配为主体。共同富余。

  不同点:

  1. 马恩列毛认为,消灭阶级和发展生产力是“纲”与“目”的关系,生产关系和生产力要平衡发展。长期以来的主流观点不承认纲目关系,认为坚持四项基本原则是长期任务,但社会主义的根本任务是“发展生产力”,是“本质”。把纲目关系视作“极左”。

  2. 马恩列毛坚持劳动和资本的关系是现代社会的“轴心”,长期以来的主流观点侧重聚焦于社资对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的共容性。

  3. 马恩列毛认为发展生产力应建立与之相适应的社会主义生产关系,生产力的发展是不断变革社会主义生产关系的结果,并以此积累财富,长期以来的主流观点侧重于单纯发展生产力,发展是硬道理。

  4. 马恩列毛认为经济决定政治,“人们的社会存在,决定人们的思想”。公有制与其长期并存、并限制的“资产阶级法权”的矛盾决定着巩固社会主义的复杂性和长期性;长期以来的主流观点认为一部分人可先富,先富带后富,“我们讲要防止两极分化,实际上两极分化自然出现。要利用各种手段、各种方法、各种方案来解决这些问题。”,“现在看,发展起来以后的问题不比不发展时少。”(《邓小平年谱》1993.9.16)但在实践中又提出,“不能简单地把有没有财产、有多少财产当作判断人们政治上先进与落后的标准”。(江泽民在庆祝建党8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根据以上对社会主义的基本认识,我们可以做出以下三段论。

  社会主义是漫长的。

  社会主义的漫长性是由建设以消灭阶级为目的的发展生产力所决定的,需要不断发展巩固社会主义生产关系。

  社会主义必须进行长期的,坚韧不拔的消除阶级差异的斗争,这种斗争通过发展和巩固社会主义生产方式及其之上的上层建筑、意识形态而实现。

  每一个统治阶级都在努力发展生产力。

  剥削阶级为了占有地租和剩余价值分别以封建主义或资本主义的私有制生产方式大力发展生产力,劳动阶级用社会主义公有制主体的生产关系大力发展生产力。

  因此,发展生产力不是社会主义排他性的,唯一性的“本质”特征,只是社会主义的特征之一。

  拥有发达生产力是社会主义的特征之一,贫穷不是社会主义。

  资本主义也具有发达的生产力。

  因此,建设发达的生产力是社会主义的必要条件而不是充分条件。即贫穷不是社会主义,但有了发达生产力并不必然是社会主义。

  结论:不能脱离社会主义生产关系发展生产力。

  毛泽东提出不能夸大价值规律的作用:

  “资本主义的危机,是由它所有制性质决定的,而不是价值规律决定的。在社会主义社会里所以没有危机及其“毁灭性后果”,主要不是由于我们掌握了价值规律,而是由于社会主义的所有制、 社会主义经济的基本规律、全国有计划地进行生产和分配、没有竞争和无政府状态等。”(《毛泽东年谱》第四卷289页)

  我们在市场经济探索中,在私有经济主体化不断形成中,已经遇到两级分化、产能过剩和需求不足,毛泽东的这个判断,属于“晚年错误”,还是真知灼见,当前的社会矛盾越清晰,人们就越容易做出判断。

  毛泽东提出:

  “我们要以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平衡和不平衡、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的平衡和不平衡,作为纲, 来研究社会主义社会的经济问题。”(《毛泽东年谱》第四卷282页)

  可见,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平衡,是社会主义另一个侧面的基本矛盾。

  通过七十年的实践,我们可以发现:

  突出强调社会主义生产关系,会一大二公三纯,阶级斗争扩大化,犯急性病;突出强调生产力,会GDP挂帅,脱离社会主义根本任务和本质特征,改变公有制主体,两极分化。

  毛泽东系统的思考了社会主义时期生产力和生产关系,总结了历史,指导了今天。

  三、关于社会主义和市场经济

  由于对社会主义的根本任务有不同定义,在社会主义和市场经济的关系上,也有不同的论述。

  作为市场经济的核心,亚当.斯密最先提出“看不见的手“。马克思批评说:

  亚当斯密“把剩余价值同更发展的形式即利润混淆起来了。这个错误,在李嘉图和以后的所有经济学家的著作中,仍然存在。由此就产生了一系列不一贯的说法、没有解决的矛盾和荒谬的东西”。(《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二十六卷(I)[第三章]亚当·斯密)

  斯大林和毛泽东提出,商品经济不等于资本主义。

  毛泽东进一步提出:

  “价值法则是一所伟大学校”。(《毛泽东年谱》第四卷144页)

  “商品生产和资本主义相联系,是资本主义商品生产;商品生产和社会主义相联系,是社会主义商品生产”(《毛泽东读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批注和谈话》国史学会版26页)。

  “社会主义生产服从于需要”(《毛泽东年谱》第四卷287页),而资本主义的生产目的是为了利润。

  同样可以通过以下三段论拨开迷雾,认识社会主义和市场经济的关系。

  市场经济以商品等价交换为存在形式。

  商品价值存在着劳动价值和主观需求价值两种理论基石。劳动价值论否定劳动力为商品,显露并公有剩余价值,主观需求价值论把劳动力作为商品,以所谓全要素市场调配社会资源,隐匿并私有剩余价值。

  因此市场经济存在着劳动交换和剥削交换的两种“等价”形式。

  结论:

  社会主义是漫长的消除阶级剥削的过程。

  市场经济交叉存在着劳动交换和剥削交换的两种“等价”形式。

  因此社会主义和市场经济中的剥削交换存在着根本矛盾。社会主义可以充分发挥价值规律引导的劳动交换为主,但并不是长期以来的主流观点认为的“社会主义和市场经济没有根本矛盾”。

  四、关于市场经济与生产力

  市场价格围绕劳动价值浮动。

  市场价格由主观需求供需函数决定,隐匿、私有剩余价值,以发展生产力;劳动价值论彰显剩余价值,通过创造超额客户价值和按劳分配、转移支付的社会主义生产关系扩张供需平衡点数量,不同程度的共有剩余价值,以适应、发展、解放生产力。

  工业时代特别是信息化的后工业时代,大数据时代,以创造超额客户价值为形式的满足社会需要的生产目的,才能有利于在市场竞争中调整社会化大生产的生产关系,由此决定了与劳动价值论相适应的公有制将大力促进、解放生产力,这在华为案例中得到印证;而私有制的股东至上,虽然能够有效组织社会化大生产,但是在减少占有剩余价值的条件下,约束创新,阻碍生产力。这个特点在美国的衰落中越来越明显。

  因此,以劳动价值决定的截然不同的供需函数所指导的,由一定程度的计划约束无序竞争的市场决定论才是被长期隐匿的,却又发挥决定性作用的市场规律。

  这就是新时代的经济决定政治。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生产关系反作用于生产力。

  当前,亟待从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争论中跳出来,回归劳动与资本的关系这个“轴心”,就会找到发展社会主义生产方式的钥匙。但由于理论上混乱,出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思想倾向。

  一是把市场经济等同于社会主义,扩大市场决定的外延,并将资本主义经济学的供需函数指导的市场决定论抬高为新时代的里程碑,为国企和公共服务领域的无底线私有化和放弃对等的无底线开放、沦为殖民经济制造舆论,至少在客观上成为新生资产阶级的代言人。

  另一种倾向,只看到市场经济存在剥削,看不到市场经济也可以被引导向约束剥削的社会化大生产;看不到通过企业内部变革可以把股份制的按资分配改造为劳动价值论主导的社会主义生产,可以限制和改造资产阶级法权。

  五、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习近平总结了三十多年的改革,告诫全党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社会主义而不是其他什么主义,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不能丢,丢了就不是社会主义。”(2013年1月5日,在新进中央委员会的委员、候补委员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研讨班上的讲话)

  在建国七十周年之际,习近平和党中央提出在全党开展“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要求全党在学习实践上“往深里走、往心里走、往实里走”,只有理论联系实际,问题导向,才能实现教育目的。

  本文的三段论分析会被接受吗?

  列宁分析过,阻力是大的。

  “小资产阶级民主派的特性就是厌恶阶级斗争, 幻想可以不要阶级斗争,力图加以缓和、调和, 磨掉锐利的锋芒。所以,这类民主派或者根本不承认从资本主义过渡到共产主义的整个历史阶段, 或者认为自己的任务是设想种种方案把相互斗争的两种力量调和起来, 而不是领导其中一种力量进行斗争。”(《无产阶级专政时代的经济和政治》1919年10月30日)

  且不要说当前中国存在着空前强大的私有资本以及它们的意志。

  我们应当看到问题的复杂性。邓小平说:

  “解决这个问题比解决发展起来的问题还困难”。(《邓小平年谱》1993年9月16日)

读毛主席的书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