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灵曲之《最后的莫西干人》:永远的挽歌

作者: 普害魁 日期: 2019-07-12 来源: 红歌会网

  1.

  艺术家展现的苍凉凄伤与历史的穿越

  第一次听到《最后的莫西干人》,是一位叫做“geoffers47”老人用电子吉它演奏的。

  

5df2b808bbd6ad7e75f11d13a9f5b9c

  苍凉的背景与苍凉的主题。

  老人须发尽白,头戴一顶黑色的毡帽,全身也是黑色的衣服,背景是灰冷阴郁的天空。还有风吹动着他的衣襟,画面是苍凉的、寒冷的、压抑的、伤感的!

  电子吉它的声音非常极其响亮而富有穿透力,它响彻云霄。也响彻了我的心扉!它穿越了历史的苍穹,诉说着无尽的悲哀与苍凉!

  是的,苍老的老人代表着过去的历史的面孔,苍凉的背景适合于诉说充满辛酸与哀伤的故事。

  无疑,这首《最后的莫西干人》主题曲与其电影,一样是历史的艺术代表作,就象杜甫与屈原的诗歌是历史的诗歌一样。

  一首抽象的史诗历史的穿越感。

  歌词大意这样写道:

  有一天,我去世了,恨我的人,翩翩起舞,爱我的人,眼泪如露。

  第二天,我的尸体头朝西埋在地下深处,恨我的人,看着我的坟墓,一脸笑意,爱我的人,不敢回头看那麼一眼。

  一年后,我的尸骨已经腐烂,我的坟堆雨打风吹,恨我的人,偶尔在茶余饭后提到我时,仍然一脸恼怒,爱我的人,夜深人静时,无声的眼泪向谁哭诉。

  十年后,我没有了尸体,只剩一些残骨。恨我的人,只隐约记得我的名字,已经忘了我的面目,爱我至深的人啊,想起我时,有短暂的沉默,生活把一切都渐渐模糊。

  几十年后,我的坟堆雨打风吹去,唯有一片荒芜,恨我的人,把我遗忘,爱我至深的人,也跟着进入了坟墓。

  对这个世界来说,我彻底变成了虚无。我奋斗一生,带不走一草一木。我一生执着,带不走一分虚荣爱慕。

  今生,无论贵贱贫富,总有一天都要走到这最后一步。到了后世,霍然回首,我的这一生,形同虚度!我想痛哭,却发不出一点声音,我想忏悔,却已迟暮!

  用心去生活,别以他人的眼光为尺度。爱恨情仇其实都只是对自身的爱慕。三千繁华,弹指刹那,百年之后,不过一捧黄沙?

  通过歌词来看,我理解这首歌词中所要表达的精神大概有三:

  一是诉说曾经的情仇与爱恨的故事。

  二是表达回望过去的空虚感。

  三是表达一种对于历史的态度。

  这种于自己民族的爱与对于毁灭自己民族的那些人的恨的情愫会一直的传递下去。一年、二年、十年,几十年……会直到永远?

  在这种无法摆脱也无法坚持的爱与恨之中,一年复一年,他们逐渐地感受到的是历史的空虚感,但即便是这种空虚感,还是无以忘怀!“我想痛哭,却发不出一点声音,我想忏悔,却已迟!”

  所以最后一句,告诉我们:“爱恨情仇其实都只是对自身的爱慕。”

  歌曲中只写“抽象”的爱与恨,“恨”是对于印第安人与美国白人的民族仇恨,“爱”是印第安人后裔对于祖先的深刻与永远的怀念。

  这个抽象的“我”即是印第安人的民族的先祖!这个曾经的“我”,代表的是一种遥远的民族的回忆!

  我为我们的另一个历史空间中的同胞而落泪。

  我感觉印第安人就是我们另一个的历史空间中的同胞。他们与我们有关共同的血缘。但是在历史的河流中,他们过早地与我们分离,然后我们的文化从表面上来看有着太多的不同!

  我并没有把他们看作是“美国华裔”,因为他们现在的所在的国度,其实远古以来即是他们的国土。而现在,他们被外来的种族屠杀殆尽,剩下的极其少数的人种,却活在外来的白人的歧视与压迫之下。

  所以我觉得称他们为“美国华裔”,并不准确,正如你现在称台湾人为华裔一样的不准确。因为他们现在也还生活在自己的土地上,而不是进入了另外的一个国度。当然,我们与他们一样,都可以称为华裔!

  在观看这个视频的时候,我看到很多的印第安人的面孔,那些面孔就好像我在家乡看到的那些老人的脸。我感觉他们和我们确实很近,很亲切,其实他们与我们有着相同的血统与基因。

  所以想到印第安人被美国白人欺凌而接近灭绝的历史现实,我感觉到了自己内心深处深沉的哀伤!

  说实话,我一遍一遍地流泪!为着我的同胞们曾经所受到的灾难与遭遇!

  2.

  印第安歌手来自血脉的哀伤与负疚感

  真正的印第安人没有忘记自己的祖先是谁。

  亚里桑德罗是真正的印第安人,他演奏这首歌曲时,我感受到了他那种作为亡族亡国的后裔的悲怆,这是一种来自于来自血脉的哀伤与负疚感。

  亚里桑德罗对民族的沦亡有着一直难以释怀的的哀伤,而对于自己振兴民族与复国无望的哀伤之中,还包含着一种深沉的苟且活着的负疚感。

  

IMG_256

  以印第安音乐为基础的混合艺术特质演绎《最后的莫西干人》。

  亚里桑德罗这样描述自己:演唱的时候,自己是回归自然、回想过去、想象未来。想象大自然中的一切,更多的是冥想。不论自己的身体还是心灵,都与大自然联系在一起。

  亚里桑德罗说,自己音乐的动机就是感受自由!将自己完全地放松,感受安宁、从容。因为无论你在那里,都有一种紧张感(为什么会有紧张感?。所以我在演奏的几个小时中,都感觉十分地放松。所以音乐是我生命的一部分!

  他尝试将传统的乐器与不同的乐器结合,特别是使用了中国传统的笛子参与演奏。

  印第安人音乐是一种宗教音乐。

  从摇滚乐开始,现代的音乐,反映了我们极其浮躁的内心世界。而印第安人音乐是在宗教音乐的基础上,增加了现代乐器的作用而形成的。确实,它具有鲜明的民族特征。我想,从印第安人音乐以及其他文化因子里边,其实可以还原很多的,中华文明传统的东西。应该庆幸,印第安人音乐确实是中国古代文化的一颗活着的化石。

  由他们所使用的排簫,让我想到了中国的编钟;他们使用洞箫所吹奏出来的音乐,让我想到了孔子曾经吹奏的馨。他们演奏中所模仿出来的鸟鸣与兽语,还有风的声音……他们的音乐被誉为大自然的天籁之音。

  是的,中国的宗教其实即是自然崇拜。所以,中国的文化是一种与自然高度和谐与统一的文明。

  我记得有人说过这样的话:如果你想获得心灵的自由,那么你只能选择走进自然或者是文学。

  所以每个艺术家都是自己心灵的导师!

  正因为艺术具备了宗教与自然的基础性要素,所以,它才能幽深、旷远而博大,穿越历史的时空,具有持久而强大的生命的力量。

  而这,正是中华文明的母本所具备的最为优秀的品质。

  3.

  同为华裔的中国人的心灵共鸣

  共鸣一:历史的孤儿的心声!

  一个名叫上“刘义龙_qq1816”的网络的留言写道:

  我看见他站在广袤的密林中,身后是他热爱的部落。

  我看见他站在倒下的尸体旁,身后是他死去的伙伴。

  我看见他站在敌人的枪口前,身后是他心爱的女人。

  我再也看不见他,只能听见他最后的哀嚎,只能听见他最后的哭喊,只能听见他最后的长啸……

  只有他,最后的莫西干人。

  我觉得,他的诠释确实很独到也很透彻!

  现存在的印第安人,不就是一支历史的孤儿么!

  《最后的莫西干人》正是这个历史的孤儿最后的哀嚎,最后的哭喊,最后的长啸!

  共鸣二:赤足行走故乡路,满目皆是异乡人。

  另外一个名叫“广州租房北宫三叔”留言道:

  令人心醉的印第安艺术家表演,

  电影《最后的莫西千人》的原声,听起来悠远而神秘,大气且苍凉。

  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在自己的土地上表演,但是土地的主人却不是自己。

  苍凉且无奈:

  仰天能吹神仙曲,跪地只为碗中食。

  赤足行走故乡路,满目皆是异乡人。

  异族若识曲中意,世间何来故乡人?

  家国若是能安生,谁题独奏悲凉音?

  不知乡音何方在?从此颠离做浪人!

  心境何等悲哀!

  

14daea52fd5f3be8a28feb388b82d37

  确实,二位网友对《最后的莫西干人》的精神与意旨的把握,感觉已经十分的到位了。

  那么,我再加上一句:这其实了就是一首哀灵曲,是对已然故去的民族与先祖的永远的挽歌!

读毛主席的书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