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斯郎:为什么“西方民主社会”的年轻人越来越反智?

作者: 刘斯郎 日期: 2019-07-13 来源: 郎言志

  近几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笑怼反智言论”的回答刷爆朋友圈,令众人捧腹。在针对有记者提及的香港乱局中港独艺人何韵诗大肆鼓吹的“要求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将中国除名”的反智言论,耿爽回应称:想把中国除名是吧?这是痴心妄想。怎么可能呢?她有点不自量力。

  何韵诗的“反智行为”其实并不是孤立的个案,它与多年来的香港、台湾社会的各种乱象是一体的,像早些年台湾台毒群体的反智大游行“太阳花运动”,香港毒瘤鼓动的“占-中运动”,还有近两年来被洗脑的香港大学生大肆抵触汉语、去传统文化,台独群体渗透的台湾文化部门剔除中国史、印发精日书目等各种反智行为,也都相当得令人诧异。而这一系列的“反智”行为,也构成了港台地区的“危机气候”。

  那么这是港台特色吗?其实并不是,因为在所有实行“西方民主制度”的社会环境中,这一类人都是大批量存在,也就是说,这种现象的源头在西方国家。而身处在那种环境中,人很难不被影响。

  笔者管这样的现象叫“西方民主反智现象”——被“伪民主”思想洗脑的人,会变得越来越反智。而他们“反智”的原因,最主要的是民众被利益上层当成了利益斗争的政治武器,于是,反智思想被错误引导和无限扩大,并最终形成了全社会的“反智气候”。

  

为什么“西方民主社会”的年轻人越来越反智?

  上图:用爱发电的“反智”台湾民众。

  我们可以具体看一看这样的现象:

  (一)虚伪的形式主义

  2019年3月,一个名字叫格丽塔的瑞典“00后”女孩,成为了全球舆论场和政治舞台的“新宠”,她甚至被提名了诺贝尔和平奖,登上了西方各大媒体的头版头条。而助推她走向这一个“巅峰”的原因,是因为她在过去一段时间里带领着数以百万计的欧美学生、社会民众通过罢工罢课,甚至是绝食的手段,为全球气候变化发声。

  在格丽塔的鼓动下,全球超120个国家、300多个城市,至少140万青年学生加入了这场声势浩大的“形式主义大游行”中,他们罢课,堵路,封锁学校,包围社会职能部门,不顾学业和社会的正常发展秩序,唯恐声势不够大。

  

为什么“西方民主社会”的年轻人越来越反智?

  当时有公知说这就是西方年轻人的“民主素养”,不少公知还借此批评成长在社会主义中国的青少年“不先进”。结果,立马有相关媒体给出了回应:中国的孩子,没去游行示威,都植树去了,而且在过去几年的时间里,当西方社会困于气候问题的争吵之中的时候,中国人早已完成了全球最大的森林绿化工程和沙漠治理工程,还从未了全球最先进的新能源领导国家,不吵不闹的中国人,为全球的环境保护做出了最切实际的贡献。

  

为什么“西方民主社会”的年轻人越来越反智?

  上图:不游行不闹腾的中国人,把“毛乌素沙漠”变成了绿洲。

  值得我们深思的是,瑞典女孩格丽塔的“形式主义”的号召,绝不可能是单纯的、民众自发的,一个小女孩和她的亲友,不可能凭借单薄的力量搅动全球舆论,发动如此声势浩大的非理智游行。

  很显然的是,这背后的力量并不单纯,与其说这是一场形式主义的游行,不如说是一场被美化的政治游戏,虚伪的口号背后,是政客和利益团体邪笑的面容。只是苦了那一群不晓世事的年轻人,费时费力,还荒废课业,却不知自己成了别人的游戏筹码,他们的跟风呐喊成就了格丽塔,更成就了那一群幕后的推手。

  

为什么“西方民主社会”的年轻人越来越反智?

  上图:西方学生高喊“为了气候行动而罢课”。

  其实,这种被利用的“形式主义民主”,在西方资本主义民主社会中是非常常见的,像近年来的“冰桶挑战”、“裸体示威”等等,都是如此,不仅不理智,还相当“反智”。

  (二)变味的游行抗议

  建立在整体“形式主义”基础上的西方民主社会中,原本有益于民众表态的游行抗议,开始越跑越偏,变成了阻碍社会发展的“反智民主形式”。

  除了前文中说到的“民众层面的形式主义”外,还有“政客层面的愚民化形式主义”和“变味的无理反智要求”。

  我们首先来看政客层面的愚民化形式主义。这几年笔者在西方国家,参加了许多大大小小不同类别的民众集会抗议活动,以一个旁观者的视角参与到一场场“民主活动”中。说实话,笔者起初的时候确实因为各种罢工、游行扰乱了社会秩序,而倍感个人生活上受到了巨大的影响,但这并不影响单纯的笔者羡慕他们可以“不去工作瞎闹腾”。

  

为什么“西方民主社会”的年轻人越来越反智?

  上图:笔者参与的“民主”游行活动现场。

  笔者天真地羡慕了他们很长一段时间,可时间一长,作为旁观者的我便发现了问题:民众一次次的诉求都差不多,上面却一直无动于衷。于是我陷入了沉思,对此也非常不解。

  我把我的疑惑和我的欧洲朋友说了,可他们更疑惑地问我:“如果不出面表态,政府怎么会解决问题呢?”我接着追问他们:“那政府为什么不解决问题呢?与其这样耗着,不如把问题解决了。”

  后来,在和一位华裔学者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他说透了这一问题:看似民主,实则是放任剥削。随后,我们在讨论之后,将这样的现象定性成了“政客层面的愚民化形式主义”。

  简单地解释起来就是:其实每一场游行,都带有政治色彩,是有组织有计划的,斗争性是很强的。而他们的政府基本会都会放任民众的游行(暴力骚乱除外),说好听是“民主”,可实质是“给剥削者缓和矛盾”。

  不少西方社会的政府一直不解决社会矛盾问题,始终晾着民众在那喊,去年如此,今年如此,明年还如此,这是因为任何一个诉求都是伤筋动骨的巨大投入,所以让众人游行的背后,实则是释放社会的压力。而民众多数是一脑子空白,以为喊一喊,闹一闹就是民主了,却不想自己是被政客愚弄的棋子。

  

为什么“西方民主社会”的年轻人越来越反智?

  其次是“变味的无理反智要求”,这一类的“反智”主要体现在被鼓动的“无理取闹”上。这种现象在近几年的法国、意大利、德国等西方国家都频繁上演,像意大利民众要求政府发“白食”,德国民众追求“工作三小时拿更多工资”,法国学生因为考试难而“轰掉教育考试系统”等等,都是非常典型的反智表现。

  “变味的无理反智要求”的表现,主要体现在完全不考虑社会经济发展均衡、不同群体之间的权益平衡问题,通常情况下也并不管国家和民族的死活,因此他们并不考虑自己过分的要求和不理智的行为会给社会带来多大伤害,也因此,像一些欧洲国家的民众,在国家经济危在旦夕的情况下,依旧提出非合理性的要求,为了反对而反对,反政府、反企业、反利好政策。这样的现象明面上叫“民主表达”,实则是被鼓动的政治游戏。

  

为什么“西方民主社会”的年轻人越来越反智?

  (三)愚民的快乐教育

  按理说,如果普通民众的社会基础知识以及公民素养能够达到一定水平的话,也不至于被有心政客左右,走上如此反智的道路,而且像港台这些地区,早期实行西方资本主义民主制度的时候,也并没有出现大规模的“反智现象”。那么,问题到底出在了哪里呢?

  答案其实很简单:公立基础教育逐渐愚民化。我们看今天的台湾省和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公立基础教育,在所谓“快乐教育”的号召下,普通民众的子女所接受的教育越来越“快乐”,一问三不知,而精英阶层的孩子却在高等私立院校里接受严格的素质教育,天文地理、人文历史样样精通。这种情况与大陆严格的公立教育完全相反。

  

为什么“西方民主社会”的年轻人越来越反智?

  上图:法国公立学校学生骚乱。

  而在“快乐教育”的源头,远在千里之外的西方,被美化的“快乐教育”也正在毁掉平民阶层的下一代,形成了严重的阶级固化。就比如法国,在普通的公立学校,学生学习的基础知识水平很低,连代课老师都显得紧缺,而且不少的学生连基本的书写考核都难以过关。这种情况并非法国独有,在多数实行“西式快乐教育”的地区都存在。

  我们甚至惊讶地发现,不少从西方国家快乐教育环境中走出的年轻人,连非洲是“大洲”还是“国家”这样最基础的问题都搞不清楚,更别提一些繁琐的社会知识。而也就是这些人,总是特别活跃于各种反智活动中,因为他们没有足够的知识支撑自己做出科学的判断,在别人简单的怂动之下,哪怕是低级的谣言也信以为真,然后义愤填膺、一腔热血地走上街头,自以为无所不知,其实不过是“无知者无畏”罢了。

  这就好比如今港台那一群整天“搞独立”的无知年轻人,他们冲进学校办公室要求学校取消汉语考试,走上街头要认外国人为祖宗,他们声嘶力竭的背后,不过是被人愚弄的一场场针对自己国家和民族的攻击,但你问他们为什么这样,他们除了高喊那“民主”两个字,也根本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更何况他们所谓的民主,是“反智”的。

  

为什么“西方民主社会”的年轻人越来越反智?

  上图:因为“反智”学生要求取消汉语考试,香港浸会大学领导被逼无奈,做出让步。

  (四)媒体的愚民报道

  资本主义社会基础教育的弱化,名曰“快乐”,实则“愚民”。而教育层面的“愚民”还不足以让民众为财团、利益集团所利用,还有更进一步的“媒体愚民”在作祟。

  前两年,笔者和身边的朋友自中国来到西方,却意外的发现,资本主义民主环境下的媒体,居然更闭塞。在西方资本主义的民主环境中,多数媒体都是“缝中必黑”、“缝中必反”,当中国人能经常看到西方社会优秀的一面的时候,在西方媒体的笔锋和口吻下,中国和中国人却被“黑”得非常彻底,以至于不少西方民众对中国人的认知还停留在数十年前,甚至是清朝时代,不少人甚至把中国和印度画在了一条平行线上。

  

为什么“西方民主社会”的年轻人越来越反智?

  上图:英国BBC曾拍摄的羞辱中国女性的视频。

  这种情况,在港台地区同样存在,不少香港西化媒体丑化大陆,台湾媒体直呼“大陆这也吃不起那也吃不起”、“大陆人民用柴油炸油条”、“大陆人民用不起空调”等等,甚至还有“大陆武警和城管到日本强制逮捕台湾人”等弱智报道,都和西方的愚民宣传有着“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关系。

  台湾媒体曾编造假新闻称,大陆武警和城管在日本强迫台湾民众上大陆救援车,意在丑化大陆同胞救助台湾同胞的温情事实:

  

为什么“西方民主社会”的年轻人越来越反智?

  我们看今天的西方媒体,还有网络平台,它们可以说是港台地区“反智媒体”的师长,为黑而黑、为愚民而愚民的舆论手段,已经被演绎得入木三分。这就好比前不久英国BBC力推的一篇网文,文章内容剑指中国支付宝,认定支付宝是“很危险的中国超级武器”,带领一众西方民众,玩起了“反智”游戏。

  有趣的是,相似的画面居然在港台地区同样上演了,港台青年这几年频繁并且努力地证明“移动支付”是落后地区才使用的“高智商行为”,已经很好地证明了这一点。

  (五)逆向的言论自由

  我们常说社会要“言论自由”,但任何事物都要有个尺度,逾越了尺度,就变了味道。而我们看到,不管是港台,还是传统西方国家,都有“逆向言论自由”的情况出现。简单地说就是:言论双标。

  这一点最具代表性的便是近期发生在台湾的“台独群体封杀红色媒体人黄智贤”事件。因为黄智贤在大陆大谈“爱国”和“两岸统一”,再加之她随后揭露了“香港乱局”的真相,而遭到了台独群体猛烈的攻击。起初的时候,台独群体还只是上街高举“反红色媒体”的牌子进行示威游行,后来则直接封杀了黄智贤的节目《夜问打权》。这是很典型的“逆向言论自由”的表现——只有反对派和台独有言论自由,其他人必须闭嘴。

  逆向言论自由的另一面,是“道德绑架”,这种道德绑架往往表现为:你不能批评他们,一旦批评他们,就是你在搞“一言堂”,你是“不民主”的。有趣的是,等他们成了气候,他们就会逼着你闭嘴。

  而在“逆向言论自由”的环境里,往往容易滋生“反智思维”的势力,这股势力会越来越大,最终成了气候,然后便会出现像当今港台地区一样的画面:在高举“西式民主”的旗帜下,变得越来越反智。

  

为什么“西方民主社会”的年轻人越来越反智?

  上图:要求红色媒体闭嘴的言论自由捍卫者,台湾网红“陈之汉”。哈哈哈哈···
  
为什么“西方民主社会”的年轻人越来越反智?
 
  上图:看透西方民主"言论自由“本质的某中国媒体的魔性标题。

  写在最后:

  政客形式主义的忽悠,民众知识的局限性,再加之教育愚民、舆论愚民,以及逆向言论自由的助推,最终成就了西方资本主义民主社会和中国港台地区的“反智”风潮——这,也正是如今西方民主社会的年轻人越来越反智的原因。

  面对这一切,我们定要擦亮双眼,用心甄别,莫要走上“反智”的不归路。

读毛主席的书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