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退档河南考生:被命运扼住喉咙的咸鱼还能翻身吗?

作者: 红色青年白依依 日期: 2019-08-13 来源: 红色依依

  北大退档后决定补录两名河南考生

  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北大退档事件,让我们看到了制度背后的暗箱操作,也看到了所谓某些精英对底层的深深恶意……

  我们都不想像哪吒一样,命运掌握在他人手中,可一旦触及现实利益,才发现一切都是做梦。

  被退档的程覃临做了个痴心妄想被中国顶尖高等学府——北京大学录取的梦,而我们一群吃瓜群众做了个妄想通过高考改变底层命运的梦。

  每一个都是如泡沫般的幻影。

  如今,最新消息称北大已决定补录程覃临以及另外一名被退档考生,看起来似乎是皆大欢喜的结局,但当我们回顾整个事件,却发现了不少尖锐而普遍的问题。

  

  01

  北大被退档考生自愿放弃背后

  “凭什么我奋斗几十年,比不上一个投机取巧的家伙,呵呵!”

  

 

  以上评论为北大同学评论

  我们很难想象一群北京大学的高材生在面对一个被退档的贫困生时,嘴里蹦出的竟是充满着傲慢与偏见,充满着官老爷式作风的话语,他们和当年五四时期的青年相比,竟从为底层发声而转到了对立面:为权贵发声。

  令人唏嘘。

  他们不但对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的程覃临嗤之以鼻,也对一众考不上985/211的网民满含鄙视,似乎只有他们才是天之骄子,才配上北大,其他那些“非权贵”给北大提鞋都够不上。

  更有人认为这是按闹分配,不合理不公平,靠舆论扭转事态局面,甚至有人提出要给程覃临开个辅导班。

  我们且不说这其中制度的漏洞和暗箱操作,难道就因为程覃临在知乎上询问“被提档又退档怎么办”,到后来舆论发酵替他感到不公,就认为这是考生和网友在胡乱闹吗?

  这本来就是北大违规操作在先,而程覃临只是按照既有的报考规则填报志愿罢了,就算在知乎上提问也只是不明白这个操作流程而已,难道你在高考填报志愿时不会上网问人吗?护校护成这个样子也真是吃相难看,压根不讲自己错,全是别人背锅。北大的学生如果都这水平,高等教育恐怕没什么希望了,培养出一群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当一众线上吃瓜群众都能轻易感受到其中满满的恶意时,更何况是一个刚18岁的学生,程覃临在面对采访时喃喃道:“我个人意愿也是放弃,不上了,无所谓,不能连累人……老师对我特别好,校长都挨批了,老师也是,不想因为自己连累其他人。”

  他不断重复类似的陈述。

  在舆论能“吃人”的今天,不论是线上还是线下,程覃临必然面对着老师、同学的另类眼光以及陌生人的唾沫星子。很难想象一个性格安静、稳重,成绩优异的孩子被逼到了什么份上:在聊天中眼神不停躲闪,或抱着墙柱子,或揪着周围的树叶,状态较为紧张。

  02

  贫困县还能再出几个清北?

  曾经,寒门出身的你只要成绩优异就能上清华、北大,可在如今教育产业化、教育精英化、教育资源少数人垄断的情况下,你不能了。

  教育产业化

  所谓教育产业化,就是鼓吹要像兴办工商业一样兴办国民教育,要像办企业一样办学校。企业讲投资讲回报讲利润讲分红,学校也应讲投资讲回报讲利润讲分红;企业搞股份制,学校也可以搞股份制;国有企业搞改制,公办学校也可以搞改制;总之凡是企业可以搞的事情,学校也大体这样去做。在他们眼里,教育与经济、学校和企业并没有什么本质区别。

  在市场化的浪潮中,教育也深陷泥潭,剥离了自身的公益属性,完全投身经济收益。我们的家长恐怕是体会最明显的:

  就拿西安的民办学校来说,自2019年秋季学期起,学费都会有不同幅度的上调,此次学费的涨幅远超以往。

  在2012年以前,比较优质的民办学校收费大都在5000元/学期,2012年重新进行调整,优质学校学费调整为8000元/学期,2019年西安市民办校学校再一次调整,迈入“万元时代”。

  对于学费上涨原因,有媒体透露是为了维持办学,如果不调价,办学质量有可能下降。

  对于如此冠冕堂皇的理由,家长们简直是嗤之以鼻。

  本来学费就已经占据家庭支出的极大比例了,如今还要再升高,简直是不想让人活呀!想想孩子的上学条件:要西安本地户口,要学区房,没有的话只能借读,要收取比普通学生高4-5倍的借读费(我小时候的水平),要想孩子进好学校还得托关系交上万(甚至更多)的择校费,顺便欠了个人情债,实在是令人叫苦不迭。

  教育产业化将教育变成商品来谋取高额利润,还打着不能降低办学质量的鬼话,堂而皇之的高收费、乱收费,让家长为孩子上学投入更多的金钱。

  如果教育产业成了盈利性产业,经济效益第一;学校成了学店,利润第一;教师成了店员,创收第一;学生成了顾客,有钱第一;知识成了商品,畅销第一,那么,我们的教育将走向何方?我们的社会又将走向何方?

  教育精英化

  “保送生、三位一体、博雅计划、高水平运动队及高水平艺术团、筑梦计划、领军计划、自主招生、自强计划……-”

  花样百出、名目繁多的招生规则真让人头大,寒门学子恐怕听都没听过,只能在夜晚的孤灯下苦读。

  曾经,文科状元接受采访时的一席话语惊四座:自己学业上能取得成绩,来源于家庭优越的生活环境,和那些城里人的孩子比,自己有得天独厚的条件。不得不承认,“寒门再难出贵子”在我们当今的社会正在慢慢变成现实。富家子弟享受着最优秀的教育资源、父母积累的优质人脉、多年良好教育得到的开拓视野,再加上自身的努力和学习天赋,试问,这样怎么可能不金榜题名?

  而寒门学子因为受制于家庭经济的压力,父辈的人脉资源不够宽广,视野不够开阔,学识不够渊博等等,只能靠下苦工读书,最后还无法竞争过那些少数人。

  我们不禁要问:这是社会公平正义吗?

  “北大的辈出率是普通老百姓的52.7倍!

  两个班级九十名学生

  只有一名来自普通民众的孩子,

  八十九名是官员及富豪家孩子!”

  中西部地区重点中学目前就存在“掐尖”现象,又称“衡水现象”。

  这导致两个问题,一是优质教育资源的过于集中,一个地级市基本只有一个省级重点中学,只有挤进去才能获得考入好大学的机会,造成了严重的不平等。

  二是乡村文化氛围的恶化,农村居民原来看得到身边人能考上好大学有好工作有好出路,但今天大家突然发现再怎么读也只能是一般学校、找不到工作,还不如去打工,就没什么人愿意好好读书了。

  这背后也是高等教育产业化的结果,一味扩招,不为培养真正的人才,只为谋取巨额的利润。如今的大学生连从前的中专生都不如,要技能没技能,要经验没经验,出了社会只能是投入无产阶级的大军。

  现在一些央企、中央部委、以及大型跨国企业,许多只定向招聘几个学校的毕业生,甚至只要北大、清华的学生,这样的资源积聚使得垄断结构越来越强悍,在精英教育体制下社会结构必然固化。

  03

  高考制度还公平吗?

  就目前来说,在很多人眼中高考仍是寒门子弟追求教育公平的唯一出路和最好出路,否则拼爹拼不过,拼妈拼不过,寒门子弟妄图追求公平正义就更加成了笑话。

  我们不难看出寒门与豪门早在一出生起就变得不同,两者之间的鸿沟会越来越大,普遍不会因为有高考制度而出现巨大的转折。那么高考也就不能作为社会公平的考量,毕竟有那么多权贵通过人脉资源和金钱将孩子送进顶尖高校,而寒门却要承担“可能因完不成学业而被退学”的退档事件。

  美国一些顶级“常春藤”名校不也被曝出有钱的家长涉嫌通过行贿为孩子购买进入名校的资格么。对于那些看了新闻的美国在校生而言,招生丑闻最令人愤慨的是权利不平等。大家都是挤过千军万马才过了独木桥的,凭什么你就能在高考时作弊,或者找个教练行贿就进高校?

  普林斯顿大学的学生在网上发了一条讽刺性评论:“原来钱才是真正的平权行动!”

  结语

  我们为程覃临被补录而欣喜,却也为整个寒门的困境而担忧。

  教育公平关乎每个人的未来,我们要的是平民化、大众化的教育,绝不是为少数人服务的精英化教育!我们呼吁取消各种不平等的招生规则,给这个国家每一个莘莘学子一个公平的录取机会。

最新推荐

习近平:确保部队安全稳定习近平:团结一心开创富民兴陇新局面习近平在敦煌研究院同专家学者座谈第五季“走长征路,圆长征梦”,9月11日瑞金见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