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年前,钱学森为何离开连空气都充满香甜的美国回到祖国?

作者: 红色卫士 日期: 2019-10-09 来源: 新历史求真

  在64年前的今天,1955年10月8日(农历1955年8月23日),科学家钱学森历经千难万险从美国归来。钱学森从此结束了在美国长达五年的软禁岁月,重获人身自由,并为新中国“两弹一星”事业做出了永载史册,不可磨灭的功勋。

  对钱学森来说,无论是生活条件,还是科研条件,美国当时都远远优于中国,促成他回国的因素,除了最主要的爱国情怀之外,美国的黑暗与迫害也是动力之一。如今一些无良大V甚至用抹黑自己祖国的方式来讨好美国,衬托美国,夸耀美国,恨不得将血脉和灵魂统统换掉。他们与钱学森的高尚灵魂比起来,简直蝼蚁不如;他们对美国的认识,更是停留在幻想的世界中。

  1911年,钱学森出生于忧患伤时的旧中国,早在学生时代就具有强烈的爱国情怀。1931年日本发动对华侵略战争,次年十九路军奋起发生淞沪抗战。时在上海交大机械工程系就读的他,目睹日军战机在上海天空的肆虐横行,就萌生了改变专业、从事航空事业捍卫祖国的想法:“学成必归,报效祖国”。在美期间,他连一美元保险金也不存。当朋友问他原因时,他的回答是:“因为我是中国人,根本不打算在美国住一辈子。”

  1949年10月新中国建立的消息传到美国,钱学森万分激动,他与夫人蒋英商量着回国之事:“祖国已经解放,我们该回去了。”

  其时,美国正值反共麦克锡主义狂潮猖獗。1950年8月底,就在他办理了回国手续、买好机票,准备离美之际,却被美国移民当局禁阻;随后又被投入监狱,遭受政治迫害。后虽经朋友们多方营救、保释出狱,但在长达五年的时间里,他始终处于软禁、监督居住,饱受折磨。

  钱学森作为一名科学家,在美国没有任何违法行为,既没打架斗殴,也没有参于赤色宣传。但美国不是从你有没有“违法”行为来认定,而是从思想倾向上来琢磨,来定罪。在钱学森回国这个问题上,美国撕下了“自由民主”的面具,展露了真实的丑恶嘴脸。直到今天为止,美国科学界有良知的知识分子仍然在质疑美国当年做法。

  1949年5月到8月,三个月时间内,FBI将钱学森在美国的朋友,以及朋友的朋友的朋友问了个遍。结果一个叫阿尔布雷克特的家伙说钱经常出席过帕萨迪纳小组活动,并同情共产主义。8月8日,CIA也马上行动起来,洛杉矶分局向钱学森工作地区的帕萨迪纳警察局和麻省坎布里奇警察局发出秘密协查要求。结果,两个警察局都反映找不出钱学森参于非法集会的任何证据,连纪录也没有。

  1950年10月19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出兵朝鲜。就在志愿军赴朝不到一个月,即1950年11月15日,美司法部移民局以听证会的名义开始审讯钱学森。审讯开始,检察官古尔丘询问了例行问题之后,突然问钱学森:“你不准备去国民党统治的台湾吗?”

  钱学森:“我没有计划。”

  古尔丘:“那你忠于谁?”

  钱学森:“我忠于中国人民。”

  古尔丘:“中国人民指的谁?”

  钱学森:“四亿五千万中国人。”

  第一次庭审,尽管检察官极其刁钻又诡计多端设置各种陷阱,引诱钱学森在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中国和国民党统治下的台湾选边站。但他这时已通过各种渠道获悉,中国共产党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共产党和人民的利益完全一致。所以钱学森巧妙地用“忠于中国人民”避开了陷阱。

  面对这样一个极限施压的问题,对于孤身一人,身处异国他乡、白色恐怖下的钱学森来说,压力之大是一般人很难想像的,就连美国人都称那段时期是美国历史上“最黑暗的年代”。而钱学森却面不改色,沉着而又机智地把检察官顶了回去。他违心地说“会站在美国方面作战”,但又说先决条件是“如果那场战争是为了中国人民的利益”!这是他必须坚守的底线。这是何等的勇敢,何等的气魄,何等的智慧呀!就连不可一世的古尔丘后来都说:“钱学森极其聪明,他的智慧远远超过我们。”

  钱学森并不是一位革命者,但中国革命成功后,钱学森这样的人才就显得至关重要,他们能带动这个一穷二白的国家迈向科技之颠,让落后挨打的岁月早日结束。这样的人才,对美国来说,同样不可或缺。如果不是国家层面运作营救,钱学森他们很可能被美国终身软禁,宁可弃用,不可落入敌手。 中国那一辈科学家,很多都亲眼目睹过贴着膏药旗的日本军机在上海天空中肆虐情形。中国之大,容不下一张安静的课桌。“科学无国界”,这是西方舆论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名言。但科学家有国界,钱学森是中国人,对于他来说,打败法西斯之后,最迫切的任务就是回国,为中国导弹技术,航空航天科技发展尽自己一份力量。

  1955年,在周恩来总理指挥下,中国政府通过外交努力,出示了钱学森要求回国的亲笔信,以释放朝鲜战争中俘获的15名美军飞行员作交换,才获得美国对钱学森的放行。1955年9月17日,归心似箭的钱学森携妻子蒋英,带着两个孩子同20多个中国留学生一起乘“克利夫总统号”邮船离美,经香港回国。 1955年10月8日抵达广州,受到祖国人民和科学界人士的热烈欢迎。在上海他和分别多年的家人团聚,74岁高龄的父亲特地送他一套复制的“中国历代名画”。 10月28日钱学森到达北京,第二天带着妻儿观看他们向往已久的北京天安门。回国后一个多月的游览观光,钱学森目睹了祖国社会主义建设的成就,看到了祖国的希望。他接受中科院的聘请,主持和领导中科院力学方面的研究工作,施展自己的才智,报效祖国。

  在目睹了新中国欣欣向荣的发展景象,以及共产党人的廉洁作风后,钱学森大为感动。回顾历史,他深深感到,党的事业是伟大的,无论个人有多大本事,都离不开党组织。因此,他不久便萌生了入党的愿望。1958年初,他向中国科学院党组书记张劲夫郑重提出了入党要求。1959年1月5日,经中国科学院党委批准,钱学森被接收为中国共产党预备党员。11月12日,力学所支部大会一致通过钱学森转正。从此,他成为中国共产党的一名正式党员。

  “我在美国前三、四年是学习,后十几年是工作,所有这一切都在做准备,为了回到祖国后能为人民做点事——因为我是中国人。”这就是他对自己在美国经历的总结。

  钱学森离开这个“自由”的国度后,就拒绝再回美国,1985年,总统科学顾问基沃思来北京时邀请钱学森到美国接受勋章,承认当年迫害是没有道理的。但被钱学森拒绝,谁劝都没用,钱学森说,在美国政府没有正式道歉和平反之前,他今生今世也不会再踏上美国国土。

  今天是钱老回到祖国的日子,奉劝那些视美国为精神祖国的人,无论你们如何抹黑自己的国家,有什么用?你以为美国真的把你这些奴才的当成自己人?你们不过是美国的一条狗!历史和现实早已经证明,美国在需要的时候,会抛弃一切“朋友”;历史和现实也早就证明,当汉jian是绝对没有好下场的!

  钱学森这样的人,才是中华民族的脊梁和希望。有了他们,这个国家的前进步伐谁也无法阻挡。

  钱学森是伟大的爱国者,在他的身上闪烁着崇高的爱国主义精神。

  钱学森回国后,受到毛主席的亲切接见。其后,他在党和政府的全力支持下,全身心地投入到新中国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之中。“五年归国路,十年两弹成”!钱学森不失时机地让中国堂堂正正地进入世界“‘五强’核导俱乐部”,为中华民族岿然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作出了他自己值得骄傲的一份贡献!

  “我的事业在中国,我的成就在中国,我的归宿在中国”。这就是钱学森。

  钱学森在科学上的成就,离不开他特有的科学精神。这特别体现在:好学求真,具有超乎寻常的求知精神。严谨治学,具有超乎寻常的求实精神。无畏求索,具有超乎寻常的探索精神。

  钱学森是一位真正的共产党人,在他身上具有难能可贵的共产主义精神。

  共产主义是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是无产阶级和被压迫人民的革命理论,是代表最大多数人们利益的,提倡的是一个“公”字观。只有彻底改变剥削阶级世界观的人,真正站在被剥削、被压迫人民一边,与“私”字观作彻底决裂的人,才能成为真正的共产党人,成为一名共产主义者。这是一切崇尚英雄史观的人,内心保留剥削阶级世界观的人——那些口头革命派、两面派,永远也达不到的一种境界。

  1958年钱学森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其后他严格要求自己,自觉改造世界观,就此成为了一名坚定的共产主义者。他认真学习马克思主义,自觉地用辩证唯物主义哲学武装自己的头脑,并运用它来指导自己的科学研究。钱学森以自己能成为“劳动人民的一份子”,能成为与雷锋、焦裕禄、王进喜、史来贺齐名的“共产党员优秀代表”而激动。

  这就是“人民科学家”钱学森的思想境界!

  这是什么?这就叫知识分子“转变立场”!这就叫知识分子的“世界观改造”!这就叫《共产党宣言》中所讲的“与传统观念作最彻底的决裂”!

  晚年的钱学森,作为一名坚定共产主义者,始终不忘初心,对马克思列宁主义和毛泽东思想忠贞不渝。面对一切背离共产主义发展方向的社会现象,他立场鲜明地进行不调和的斗争,发出振聋发聩的吼声:

  “如果丢掉了毛泽东思想和公有制,中国就完蛋了!”

  红色卫士整理

  2019年10月8日

读毛主席的书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