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伟:​壮士潘多

作者: 师伟 日期: 2019-10-10 来源: 现代质量备份号

  在写电影《攀登者》的评述时,我上网查阅了诸多资料,因此知道了潘多(1939~2014.3.31)。她的伟大事迹和糟糕的电影两相对比,更强化了我的结论:电影导演是最近肉价大涨的那个玩意、编剧也是!

  我们这代人绝大部分第一次接触到潘多,是在2008年8月8号北京奥运会的开幕式上,她是八位护送奥林匹克会旗进场的功勋运动员之一。下图左侧第二位就是潘多——

  另外七位是乒坛名宿张燮林、跳高名将郑凤荣、短道速滑冬奥会金牌得主杨扬、奥运冠军杨凌、泳坛名宿穆祥雄、跳水奥运冠军熊倪、羽毛球奥运冠军李玲蔚。 对中国体育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这些人是何等的身份,潘多能位列其中,完全是因为她在登山运动中的泰斗地位——

潘多1958年参加中国登山集训队,1959年登上7546米的新疆慕士塔格顶峰、创造了女子登山高度世界纪录,1961年登上7595米的公格尔九别峰、再次打破女子登高世界纪录。

1975年,37岁的运动生涯末期、已经是三个孩子母亲的她作为中国登山队副队长,与八名男队员一起,于5月27日从珠峰北坡登顶,成为世界上第一个从北坡登上世界最高峰的女运动员,展现了新中国妇女自强不息、勇于奉献的精神风貌——

  如果不是十天前日本女登山家田部井淳子从更加容易的南坡登顶,潘多就是世界第一位登顶珠峰的女性。

潘多是名正言顺的壮士! 壮士——心雄胆壮的人、意气豪壮而勇敢的人。

潘多是西藏昌都地区德格县人,农奴的女儿,以至于连出生的具体日子都搞不清楚,潘多二字的藏文意思是“有用的”,我们可以体会到潘多从小的艰难。事实上她很早就成了孤儿,八岁就开始为奴隶主干活,实在受不了只好逃亡,然而逃得出奴隶主的黑手、逃不出痛苦生活的漩涡,十一岁的潘多以给印度商队背货为生,翻越七千米高的山峰是常事,这倒无意中为她后来的登山事业打下了基础。

后来潘多来到拉萨谋生,1958年末经人介绍进了拉萨西边的七一农场种菜,她的命运在这里很快出现了重大的转折——1959年初,中国登山队前来挑选女运动员,潘多报了名并顺利通过选拔测试,成为中国登山队的正式队员!

接下来就是文章开始谈到的潘多两度打破女子登山世界记录。

在攀登公格尔九别峰返程时,潘多遇到恶劣天气、差点牺牲。右脚被冻伤、被迫截去五个脚趾、成了三等甲级残废。救助他的队友中有一位来自无锡的男队员叫邓嘉善,在潘多住院期间,邓嘉善天天来探望、照顾她,1963年春节,两人结婚!

那年潘多22岁、邓嘉善24岁。

想想吧,青春少年、志同道合、生死之交、照顾疗伤,不成革命夫妻反而是奇怪的事情!

  不久,根据组织安排,潘多去北京中央民族学院干训班学习,邓嘉善担任西藏林芝登山营地领队兼教练。1965年潘多毕业后,奉命赶往林芝登山营地接受新的任务——当时国外有些人借口1960年中国三名运动员凌晨登顶珠峰没有留下影像资料而不予承认。因此,中国登山队决定1966年再次攀登珠峰。此事后来因故搁浅。

  1975年,再登珠峰的项目终于再次启动,中国登山队组成了“中国男女珠穆朗玛峰登山队”,邓嘉善任副政委。当时潘多已经是三个孩子的母亲了,其中老三才六个月,在家的潘多收到邓嘉善的信说你还是来北京集训吧,攀登珠峰。

      对此潘多犹豫了一阵,除了带孩子的问题,她那时婚后哺乳期体型臃肿,而且一脚的脚趾全无、一腿有骨膜炎,确实困难很大!但最后还是选择把孩子交给亲戚照顾,夫妻携手登珠峰! 一个半月的体能训练下来,体重从80公斤减到50公斤,三个手指的俯卧撑能做50个! 这种情怀和努力我想《攀登者》的导演和编剧是不懂的! 潘多在登山队的职务确定为物资队队长,也就是帮助主力队员打下手运送物资的。

  潘多有点失落、她想进突击队登顶。邓嘉善安慰她说物资队也是很重要的任务,再说了这样的安排是组织照顾你。 潘多于是干起了类似当年她给印度商队背货的工作,只是这两件事看起来一样、但有本质的不同:给商队是当牛做马、朝不保夕,为国家是革命奋斗、顶天立地! 一个解放了的农奴迸发出的力量是惊人的!

  攀登珠峰是艰苦的,突击队的第一次努力失败了,队长也牺牲了!重组队伍时潘多被选入并担任了副队长——现在看来这个安排更多是因为潘多经验丰富、为大家压阵,并无登顶的硬性任务,因为队中还有年轻女队员。

1975年5月17日,潘多和队友们开始了新的冲击,5月21日大本营党委通过报话机告诉潘多,她已被正式批准入党,这使潘多深受鼓舞!队伍到达8300米高山营地时,两名女队员和七名男队员高原反应很严重、不得不放弃,这样队伍变成九人、潘多成了突击队唯一的女同志。

这一幕和1960年的登顶有相似之处:主力队员倒下了,负责摄影的、搞后勤的队员顶了上来——显然,没有一心为国的集体主义、没有舍我其谁的英雄气概、没有舍生忘死的牺牲精神,这种情况不会出现。

5月27日下午2点30分,潘多与其他八名男队员终于到达了最高峰。潘多回忆:我们高兴地拥抱在一起,并面向北京高呼“毛主席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

  这次攀登珠峰不但创下了男女混合登顶人数的世界记录,而且测得了珠峰高度为8848.13米,让那些质疑中国的人闭上了嘴!

同1960年第一次攀登珠峰一样,1975年的攀登同样充满了危险、失败甚至牺牲,队员身体的损伤是普遍的,冻伤甚至截肢并不鲜见。

同时由于条件和装备的限制,队员们很大程度上是在无氧环境下攀登的——当时一个氧气瓶空重就有八公斤、携氧量又少,这导致脑细胞的损伤,在后来的日子里反应迟钝、记忆力差是常事。哪里像现在,地产大亨可以拿着壹基金的钱去登山、雇人把自己背上去、然后给小老婆做红烧肉、安排她拿所谓英国的贵族礼仪课程骗钱! 雄鹰的境界啊、蟑螂怎么能懂!

潘多们的攀登完全是献身报国,根本不是电影《攀登者》中那种所谓个人英雄主义的调调。看看电影中以潘多为原型的黑牡丹是个什么样子——

  简直是糟践英雄!

黑牡丹——这个轻佻的名字就够枪毙五分钟的!更不用说这个角色在电影中各种捣乱!看了上面的剧照,相信很多人会以为她会像酒吧小妹一样从包里拿出骰子跟你划拳对吹。

电影还生硬蹩脚地加入N多的感情戏,简直令人作呕! 那么电影能有感情戏吗?

当然可以!

我们需要真实的、符合人物、符合场景的感情戏,比如潘多和邓嘉善的感情!

两人的感情结缘于共同的事业、升华于对国的忠诚,体现这些感情就是对攀登者真正的尊重、如实拍摄绝对会增加电影的份量!

比如潘多曾经这样描述过攀登过程中的一个场景——在通过第二道难关大风口(三个难关分别是北坳、大风口、第二台阶)的时候,潘多的墨镜被狂风吹飞,她得了雪盲症,奄奄一息躺在雪地里,此时她隐约看到了丈夫邓嘉善的身影! 她还以为是幻觉、然而却是真实的! 原来邓嘉善此时已经编入物资队了,先于突击队出发去运送物资,实在顶不住了所以先行下山。

  为了方便潘多继续登山,他一路插下五星红旗作为标志,然后遇到了妻子潘多。 当时两人为节省体力都没有说话,邓嘉善只是指了指山顶,意思是你一定要登顶成功啊。邓嘉善把自己的墨镜摘下来给了潘多,心疼妻子的泪水刚掉下来立刻就成了冰晶。

那时两人渐行渐远的身影很有可能就是永别!

随后潘多在继续攀爬的过程中,看到了丈夫一路在下山时插的为自己指路的一面面五星红旗。

  如实拍出这一幕很难吗? 不难! 然而导演编剧去拍庸俗骚气的卿卿我我了,把国家大义、壮士雄心、崇高感情抛在一边! 你说导演编剧是不是个猪? 说你们是个猪冤枉你们了吗? 白白糟蹋了吴京这样的演员! 在预告片中吴京曾经有这样的台词——

  很多人因此对电影充满了期待。 然而电影放出来这个台词消失了!

你说导演编剧是不是个猪?

吴京这个台词的背景是毛主席当时在国家极其困难的情况下亲自批了75万美元为登山队买装备,这些钱当时能建三个千人级别的工厂!

可以说,中国人征服珠峰的最大源动力在毛主席,而影片对此三缄其口。

你说导演编剧是不是个猪?

事实上导演李仁港就没拍过什么拿得出手的片子,我很不理解为什么要把这个本来可以成为史诗的电影交给这样一个导演。

编剧阿来也够可以的——阿来的成名作是小说《尘埃落定》,他藉此获得了第五届茅盾文学奖、如今还当上了四川省作协主席。

这部小说的介绍是这样的—— ……小说故事精彩曲折动人,以饱含激情的笔墨,超然物外的审视目光,展现了浓郁的民族风情和土司制度的浪漫神秘。

  注意“土司制度的浪漫神秘”,这句话一下子暴露了文化水平。

土司制度是中央政府限于客观条件无法有效控制某些区域的情况下的一种折中方案,允许当地一定程度的自治、管理者来自当地自定。而当地管理者转为中央任命后我们称之为改土归流——土官改流官。

所以土司制度的本质就是一国两制甚至一国N制,解放前的西藏实行的就是土司制度,现在的香港看起来先进、实行的其实也是落后的土司制度!

落后的土司制度何来“浪漫神秘”?

这不是没文化是什么? 看看香港都成什么鬼样子了!

解放前西藏的土司就是头人、宗教领袖、奴隶主之流,就是当年欺压潘多的那些人。

如果不是国家在西藏废除了土司制度,潘多大概继续给印度商人背货、直至饥劳而殇,哪里有可能成为为国争光的登山壮士! 可叹阿来也是藏族,对土司制度竟然是如此看法。

让阿来当《攀登者》的编剧,岂不是相当于让方方来当反映土改革命的《暴风骤雨》的编剧? 那好得了吗?

巧的是,方方这厮也是作协主席,湖北省的——

  了解了这些背景资料,我想你会更加了解潘多的心路历程,更加理解什么是“新社会把鬼变成人”——这句话也许你很久没有听到过了,但这难道不是事实吗?

征服了珠峰的潘多夫妇1980年来到邓嘉善的老家无锡生活,终老于此。

2013年9月,邓嘉善去世;半年后的2014年3月,潘多随他而去。

  两人幸福地过了金婚,潘多还写了《我的金婚岁月》、老顽童似的拍了个婚纱照——

  潘多为国家作出了贡献、国家当然不会忘记她——攀登珠峰后,潘多连续五次当选为全国人大代表,而且被光荣地选进大会主席团。从1994年起,潘多连续四次被评为全国45名“杰出运动员”之一。1995年,潘多参加了在北京召开的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

她以满腔热情歌颂了中国共产党领导西藏人民建设新西藏所取得的伟大成就,以及广大藏族同胞在祖国的怀抱中过着幸福生活的情景,使全世界的许多妇女对西藏的现状有了客观正确的认识。 更多潘多的故事在这个视频,推荐大家看看https://url.cn/5HiaIV2,比看没文化的《攀登者》强多了!

读毛主席的书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