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与毛主席一样继续革命的人:纪念切·格瓦拉被害52周年

作者: 红色卫士 日期: 2019-10-10 来源: 新历史求真

  52年前的今天,是拉丁美洲的传奇英雄,伟大的国际共产主义战士切·格瓦拉被害52周年日子。

  在这平淡无奇的日子悄然降临时,我们才猛然发现,一位让我们敬仰巨星陨落了。

  切·格瓦拉(Che Guevara)是马克思主义革命者和古巴游击队领导人。切·格瓦拉参与了卡斯特罗领导的古巴革命,推fan了亲美的巴蒂斯塔独c政权。在古巴新政府担任了一些要职之后,格瓦拉于1965年离开古巴,在其它国家继续发动共产革命。历史学家称他是“红色罗宾汉”、“共产主义的唐吉诃德”、作家称他是“尘世的基督”、“复活的普罗米修斯”、“拉丁美洲的浮士德”。

  切·格瓦拉,一个革命者,一个继续革命者,一个永垂不朽的英雄!

  ★一个革命者 ★

  有的人或许生来平淡无奇,然而一旦被革命的火种点燃,生命就被重新赋予了意义,本来出生贵族,有着优越条件的格瓦拉,本来作为医生可以安定无忧匡扶济世的格瓦拉,却发现了这个神奇富饶的美洲大陆是那样的贫穷、落后、不公平,和无数先行的革命先行者一样,格瓦拉源自灵魂深处的恻隐之心,一下子就被激发出来了,正如切在日记中所写的:“写下这些日记的人,在重新踏上阿根廷的土地时,就已经死去。我,已经不再是我。” 他不再仅仅是一个医生,还是一个拿起枪勇猛冲锋的战士。

  英雄惜英雄,格瓦拉很快地与古巴革命先驱卡斯特罗兄弟相遇了,1955年,他遇见了菲德尔-卡斯特罗,加入他的革命队伍,参加“格拉玛”号远征的准备七年。

  他们并肩战斗,在战斗中,格瓦拉的超人的勇气及毅力、出色的战斗技巧和对敌人的冷酷无情得到了越来越多人的支持,包括卡斯特罗的赏识。他很快成为了卡斯特罗最得力和信赖的助手。在参加古巴马埃斯腊山等地的武装斗争中,他两度负伤,革命成功后出古巴人民银行行长。

  ★一个继续革命者 ★

  革命成功以后,切·格瓦拉正式加入了古巴国籍,并被任命为国家银行总裁以及工业部部长等职务。

  然而,彼时的切·格瓦拉却如坐针毡。

  他发现,古巴的很多官僚们从“革命者”变成了“新赵家人”以后,便被金钱、美色所腐蚀,完全退却了往日的锐意进取之心,丧失了革命意志,甚至脱离群众,站在了人民的对立面上。

  当几乎所有人都躺在功名簿上洋洋得意甚至开始腐化变质的时候,切·格瓦拉毅然离开了古巴,选择了继续革命。

  自从担任了古巴革命政权gao官,他就旗帜鲜明地抵制官liao主义,保持节俭生活,并且拒绝给自己增加薪水。他从没上过夜zong会,没有看过电影,也没去过海滩。一次在苏联一位官员家里做客时,那位官员拿出极昂贵的瓷器餐具来招待切·格瓦拉,他对主人说:“真是讽刺,我这个土包子怎么配使用这么高级的餐具?”同时,他周末还积极参加义务劳动,比如在甘蔗地或工厂里劳动。

  格瓦拉说:“我认为自己的祖国不只是阿根廷,而是整个美洲。在这方面我们有一个先驱,就是马蒂。我正是在他的祖国遵循他的准则行事。”

  格瓦拉体现了拉丁美洲伟大的解放传统。一个真正的、彻底的革命者不仅必须超越个人的利益,而且必须超越民族的界限。

  1965年4月1日,格瓦拉给卡斯特罗写了告别信,离开古巴去实践他世界革命的理想。格瓦并没有眼前的胜利而停止战斗,这个世界仍然处于黑暗之中,在500年资本主义的统治下,压迫与不公平充斥着这个星球的每一个角落!

  格瓦拉放弃了安享和平以及“gao官厚禄”,毅然奔向世界革命的大潮。

  自愿与格瓦拉前往玻利维亚参与游击战的有17位古巴革命者‘’其中4人是古共中央委员,17位革命者平均年龄不满35岁,全都在古巴有妻子儿女,离开古巴时都留下了告别信。他们中除了3人九死一生回到古巴,其余全都牺牲在了玻利维亚。

  与切一起牺牲在拉伊格拉的战友中,还有一位绰号“中国人”的秘鲁华裔革命者陈胡安(Juan Pablo Chang Navarro),他曾经是秘鲁左翼游击队的领导人,也是被殖民者“卖猪仔”到美洲的数十万中国华南农民的后代之一。正如切的父亲曾经引以为傲地说过,切的身上流淌有爱尔兰反叛者的血液;陈胡安的身上可能流淌着曾经掀翻半个中国的太平天国将士的血脉。

  在贫瘠的非洲大地,格瓦拉言传身教,将游击战的精髓要领传授给刚果游击战士;

  在南美的玻利维亚,格瓦拉重新披挂上阵,誓言解放整个拉丁美洲;

  伟大的人物都是相同的,一国革命的成功,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革命没有止境,因为太多满怀理想的战士,正在蜕变为新的独cai者,真正有共产主义理想的人,不会无视芸芸众生的苦难。

  切格瓦拉和毛主席一样,选择了继续革命,他要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来创造心目中理想的世界,共产主义也许在遥远的彼岸星球,如果放弃战斗,永远是海市蜃楼,他坚信,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 一个永垂不朽的人! ★

  1967年10月9日,切-格瓦拉在依格拉村被"突击队"杀害,时年39岁。

  格瓦拉不幸被叛徒出卖,将自己的热血洒在了这片充满革命希望的土地上,永远地离我们而去了!即使倒下,也是以一个战士的姿态,他对着行刑的刽子手说:“我知道你要在这里杀死我。开枪吧,胆小鬼,你要杀死的,是一个男子汉!”

  在离开古巴前夕,切给自己五个尚未成年的孩子留下了这样一份告别信:你们的父亲是一个面对现实而忠于理想的人。……你们要记住,革命是最重要的,而我们每个人都是无足轻重的。……你们应该永远对世界上任何地方发生的、针对任何人的、任何非正义的事情都有最强烈的反感。

  切·格瓦拉是一面旗帜,是永远燃烧在解放人类的理想主义者心中的一团火焰。在他死后的几十年里,这个名字并没有被岁月抹去,而是成为一个反抗强权标志,风靡了全世界,即使在最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从他的故乡阿根廷,到北京、到东京、到西柏林,无数左翼进步人士特别是青年学生,高举着他的遗像冲破阻拦……

  切·格瓦拉让我们崇拜、着迷,是因为他的身上坚定不屈的抗争精神,为了共产主义舍生取义的牺牲精神,为了人类大同一往无前的执着,还有以一人之力向黑暗的深渊挑战的英雄气概!

  没有人愿意生活在压迫之下,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历史的潮流不可阻挡,恶魔在不断膨胀,因为他快要消亡!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

  黄纪苏曾说过一句话:“以人道为终极目的的社会主义探索,是人类在价值上告别动物世界的一次最悲壮的出走,是一段百折千徊历程,是一首悲喜交集的史诗。”

  青山犹在,忠骨未销。尽管切·格瓦拉壮烈牺牲了,但是他被子弹击中后所流出的炽热的鲜血,化作了不朽的伟大,顺着巍峨的安第斯山脉与浩荡的亚马孙河,肆意地流向全世界,染红了整个地球。

  2000年,当话剧《切格瓦拉》在北京人艺小剧场首演时,大多数人都未曾料到,这部史诗般的话剧会给整个中国的戏剧界带来如此大的轰动效应。《切格瓦拉》剧不仅以激昂雄浑的舞台呈现打动了观众,更以文本当中对世态一针见血的针砭和对人心深邃悲悯的思辩,征服了千万观众的心灵:

  启航!启航!

  前往陈胜吴广大泽乡

  前往斯巴达克角斗场

  前往姓张姓李收租院

  前往黑奴遭绑遭押的地方

  ……

  前往黎民百姓任人宰割的地方

  前往布衣寒士度日如年的地方

  前往道义良知烟消火息的地方

  前往黑暗邪恶卷土重来的地方

  前往需要火需要亮需要我声音的地方

  前往需要刀需要剑需要我臂膀的地方

读毛主席的书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