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君尧议员当街遇刺,这是赤裸裸的政治恐怖

作者: 后沙 日期: 2019-11-09 来源: 后沙

  香港立法会议员何君尧11月6日上午在街站为区议会选票拉票宣传,并与市民沟通交流时,遭到一名凶徒蓄意持刀袭击。

  这名看起来长像有点怪异的凶徒,还刺伤了另外两人,目前已被香港警方拘捕,正在对他的犯罪行为进行深入调查。

  何君尧算是命大,如果这一刀刺中的是他的心脏,何生今天可能已经不在人世间了,而那些新纳粹,新汉奸们又能向主子邀功请赏了。

  何君尧胸口这一刀,是香港“法治社会”千疮百孔的缩影。

  议员在流血,香港社会又何曾不是在流血?

  刺客在录口供时,自称是一名“诗人”,名叫董某辉,生于1989年,与父母、妹妹居住在葵青区,没有精神病记录,也没有犯罪前科,曾就读于荃湾公立何传耀纪念中学。

  其旧同学向媒体披露,董性格孤僻、没有朋友。邻居街坊称,董日常行为怪异,曾见他自言自语玩手机……如果港媒再挖出董某辉小时候扶老奶奶过马路,帮邻居扫地的事迹,也不奇怪。

  董某辉只是小角色,就算以意图谋杀重罪入刑,也无法掩盖这是“白色恐怖”“政治恐怖”的事实。

  黎智英它们掌控的舆论资源对此事反应极为迅速,显然是有预案,做了准备。乱港势力在舆论场上动作有三个重点:

  一,泼脏水。

  利用脸书,推特等网络平台,颠倒黑白,混淆是非,“毒女,袜子精”何X诗第二天就在脸书发文,称何生是自导自演,理由是她家的猫都能把她抓出2CM伤口。

  类似何X诗丧尽天良的言论,今天在脸书频频出现,谁给它们布置的任务?就是黎智英这些“毒媒体”大佬 。

  二,移花接木。

  香港《大公报》6日中午第一时间在发布何生遇刺及在医院报平安消息,而这条消息被有人做了手脚,将发布时间改为11月5日19点54分。

  很快就有大批“机智”的网民指出《大公报》未卜先知,连稿子都在遇刺前一天就准备好了。接着,某位认证标签为《卫报》,CNN,ABC等媒体“供稿人”出来质问《环球时报》为何能第一个得到遇刺视频?

  通过技术手段,改变舆论方向,“乱港势力”为了控制舆论到了不择手段的地步,舆论战的激烈程度,已与战时宣传战没有多少区别。

  它的狠毒之处在于,一来可以污名化何君尧,二来可以摧毁《大公报》等爱国媒体的公信力,直接让你成为一个笑话。

  三,卖人设

  刺客人设必须是“精神病”,哪怕他精心假扮“粉丝”,带着鲜花去见何君尧,并把尖刀藏于背包,通过聊天方式松懈何君尧和身边助理的防范心,在聊到合影时,以拿手机为名,再从包里掏出尖刀……每一个环节都有设计过,我甚至怀疑有人帮他演练过,就算这样,也得说成是个“精神病”。

  “精神病”是西方政治暗杀事件中不可缺少的要素,幕后策划者都知道,当热点过去后,有多少人会对一个精神病有兴趣?

  用一万个阴谋论去掩盖一个事实,“肯尼迪遇刺案”就是最典型案例。

  董某辉在司法上是否会被认定为“精神病”?并不重要,就算是对指使他的人来说,也不会在乎一件工具。

  “泼脏水,移花接木,卖人设”也进入内地网络上,“智叟”“大V”一个比一个聪明机灵,随着这种节奏起舞。

  只要能造成许多人讨论这些议题气氛时,黎智英它们就赢了,因为议题是由它们设置的。

  拨开这些表面上的东西,那么何君尧遇刺事件本质是什么?就是政治。

  何君尧是议员,是一位爱国爱港,敢与汉奸走狗正面交锋的议员。因此,他成为“政治清洗”的目标。

  美国总说苏联存在“政治清洗”,美国自己倒是几十年如一日搞“政治清洗”,美国的“政治清洗”还要扩大到整个西方世界,战后意大利,法国,德国,日本内阁都遭遇过。

  香港实行资本主义经济体制,在政治语境上属于“西方世界”,当美国要介入香港内部事务时,它对何君尧这样的议员是无法容忍的。

  如何“清洗”?

  一种是名誉上毁灭,一种是肉体上毁灭。

  何君尧很不幸,他遭到了双重报复。

  名誉上:

  在遇刺之前,何君尧早就在脸书,推特上被污蔑成一个“言辞激进的暴力分子”。

  10月28日,他的母校--英国安格利亚鲁斯金大学(ARU)决定撤销何君尧在该校的荣誉博士学位。“罪名”是由英国上议院议员奥尔顿勋爵罗列的,一封信就能搞定。

  如果何君尧不是在中国香港,他的政治名誉,甚至个人名誉都早已被毁灭。

  让一些反华势力感到痛苦的是,它们无法直接利用政治压力剥夺何君尧的议员资格,而且何生也不会辞职。

  在名誉毁灭无法达到目的后,内体毁灭计划就安排上了。天下真有那么巧的事?10月28日剥夺他的博士荣誉,11月6日就有人向他胸口刺了一刀。

  这或许是一次不成功的“毁灭计划”,现在该轮到董某辉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全了。灭口之前,已经按剧本先将他说成是一个“精神病人”,那么,万一他招出什么重磅信息来,也不足为信。

  伤害何君尧的暴徒没有受到足够惩罚,也是造成对何君尧暴力不断升级的因素之一。

  自称“民主人士”的暴徒,对何君尧父母坟墓的破坏,付出的代价只是赔偿一点点修理费。

  何君尧办公室被打砸,成了一场暴力秀,“记者”排排站。

  它们可是一直被“毒果媒体”称为“民主人士”,要给香港带来“民主,自由,和平,理性,非暴力”,直到它们拨刀刺向议员的胸口。

  香港的暴力行为,尽管佩洛西称之为“靓丽的风景线”,但顺我者“民主自由”,逆我者“当街砍杀”的套路是不会变的。

  11月24日香港将举行第六届区议会一般选举,黄之疯(照片不上,免得看吐)之类走狗跃跃欲试,但他已被裁定不具备选举资格,它背后主子,那个恨呐。

  西方反华势力和乱港分子内外勾结,想通过议员流血事件制造“政治恐怖”,把水进一步搞混,破坏香港民主,以便混水摸鱼,目标就是政治权力。何君尧不会被打垮,但也要提醒香港爱国人士要注意安全。因为魑魅魍魉不会甘心失败,还会制造别的事件。

  在香港背后始终站着一个强大的祖国,某些势力做梦也不要想将乌克兰,利比亚套路复制到香港身上。它们越是疯狂凶残,越是穷途末路。

  捣乱,失败,再捣乱,再失败,直至灭亡!就是这些反华势力和汉奸走狗的最终下场!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读毛主席的书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