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教协,隐蔽而坚固的“乱港”堡垒

作者: 吴知山 日期: 2019-11-08 来源: 吴知山

  10月13日,星期日。下午5点,香港防暴警“祥哥”突然被一名黑衣暴徒从背后偷袭,脖子上被利器割出一道3至4厘米长的伤口,当场血流如注,被紧急送入ICU。急症科专科医生彭继茂表示,他看过警长伤处照片,称如若利器再深入少许便将伤及大动脉,导致流血不止,随时死亡。

  警方当场拘捕了行凶者——19岁的中六(高三)学生许添力。警方事后到其寓所搜查,惊讶地发现疑犯已写下遗书交代身后事,内容为大致交代身后事及嘱咐家人无须为他举行丧礼,不排除有人被征召或甘愿当“死士”杀警。

  令人震惊的还不止于此。香港媒体很快曝出,许添力的姐姐就是2016年旺角暴动案中被判囚三年的许嘉琪。许添力一直以其姐姐为模仿对象。许嘉琪在2016年旺角暴动事件中向警员掷玻璃樽,2017年被裁定暴动罪罪成,判监三年。

  报道称,曾就读港大文学院文学士及教育学士双学位课程的许嘉琪,与“本土民主前线”的前发言人梁天琦份属同窗,曾称自己的“梦想是成为一名教师”。

  她的这个“梦想”看来是实现不了了,但在香港的教师队伍中,像她这样崇尚暴力、思想极端、甚至倾向“港独”者,恐怕还大有人在。香港陷入如今的境地,教育出了问题是关键,而教育问题的首要症结之所在,就是一个把持教育界多年、荼毒了无数香港学生的大毒瘤——香港教协!

  一、“反中乱港”的堡垒

  以不同名义标榜专业的香港教育团体很多,但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只有三家: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简称“教协”)、香港教育工作者联会(简称“教联”)和教育评议会(简称“教评会”)。三家之中,教协一家独大:教联会员1万6千余,教评会会员仅数百,教协则坐拥近10万会员,是香港这座城市最大的单一行业工会和会员最多的组织。这意味着,如果你在香港从事教育行业,你身边几乎所有的同事都是教协内人士。如果持不同的政治立场,或者不遵守教协的所谓“倡议”,你被“区别对待”是大概率事情。

  教协与香港职工会联盟(简称“职工盟”)关系密切,职工盟秘书长就是香港工党主席李卓人。此人以搞罢工起家,在以发动工潮名义中饱私囊的同时,还给职工盟打造了一幅“劳方维权组织”的形象,很多职工因此被“忽悠”而来。教协能有今天的地位,与职工盟的支持呼应有很大关系。

香港教协,隐蔽而坚固的“乱港”堡垒

  教师建立工会很正常,但建立之初就奔着政治目标而去的,全世界可能独此一家。在教协的会务简介中,列明“社会事务”是第二项,里面声明就是要不断参与政治;为教师“争取权益“,反而被排到了第三项。这个组织从最一开始,就被其建立者别有用心地打造成“反中乱港”的堡垒。

  香港教协由香港前市政局议员钱世年于1973年倡议创立,同年时任葛量洪校友会观塘学校校长的司徒华获选为首任主席。司徒华从1970年代即开始参加社会运动,1985年晋身香港立法局教育界功能组别议员,教协对这一议席的把持,从此一直持续至今。

  教协从最一开始就毫不掩饰自己的反对派色彩,一直以“在野”姿态与建制派和政府对抗。1989年,司徒华建立了所谓“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简称“支联会”),并与李柱铭一起参与成立香港民主同盟(现香港民主党前身)。

  同年,通过“支联会”,司徒华以及部分香港教协骨干开始积极勾结外部势力,攻击中央政府,谋求颠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国家政治体制。“叛国乱港四人帮”之一的李柱铭和李卓人都是“支联会”的核心成员,并参与组建了其中绝大部分海内外反动关系网。现任教协会长冯伟华虽然现在没有政团身份,但曾于2011年加入民主党;现任教育界立法会议员的副会长叶建源也曾是民主党党员。2013年3月21日,教协还联同其他香港泛民政团组织成立了所谓“真普选联盟”。

  正是因为首任会长本身就具有强烈的政治色彩,香港教协自诞生之初就有别于其他行业的专业人员协会,蒙上了强烈的反共色彩。而司徒华建立的这些组织,无论是教协、还是“支联会”、民主党,现在都是名副其实的祸港“大台”。

  讽刺的是,虽然教协对“港独”、“香港城邦论”摆出一副“言论自由”、“不要让政治干预学术”的“民主面孔”,但对内部会员批评教协过于政治化、纵容教师灌输暴力概念的声音,就称之为“渗透”,极尽打压之能事。

  从最一开始,教协就在内部打造了一堵无形的高墙。为了不让持不同意见的人当选,司徒华修改了理事会选举办法,理事会成员不再由选举产生,而是采取“内阁制”,统统由其任命。2018年,号称9万会员的教协2018年换届选举中,有效票仅2.5万张,因为大家对结果都是心知肚明,根本没有投票的欲望。

  因此,这个对外摆出一幅“斯斯文文文化人”形象的所谓“教师组织”,实际上却是一个经年打造,要钱有钱,要人有人的“政治堡垒”。更要命的是,它还占据着香港社会一个格外要害的位置。

  二、误人子弟,枉为人师

  香港特区政府是典型的“小政府”,对于教育的控制力有限,对香港大多数学校往往只给资助的钱,却放弃了管理的权。大小学校“各自为政”,教协反倒成了实际上的“话事人”。

  教育领域被敌对势力把持会有怎样的恶果?如今香港的乱象就是再惨痛不过的教训。教协肆意煽动仇恨、荼毒学子,多年以来可谓不遗余力,恶行昭彰,不胜枚举:通识教育教材刻意放大香港与内地矛盾,鼓动学生通过“非制度化途径”表达诉求;有的教师上课不讲知识、不谈规律,夹带私货、观点先行;教协甚至煽动学生不要上课,去搞政治……其结果就是香港教育“泛政治化”,学生逐渐丧失独立思考的能力,年轻人遇事容易情绪化、走极端,社会充满戾气、负能量。

  此前在网络上引发内地民众极大愤慨的香港通识教育问题,就是教协的“得意之作”。2009年起,通识教育进入香港高中成为必修科目,孰料却成了“去中国化”“本土化”的温床。教协组织编写教材的教师几乎一水的反对派立场,通过选用偏颇的材料、带有倾向性的问题角度,抹黑攻击“一国两制”,激化香港与内地矛盾,甚至煽动激进违法行为。非法“占中”发起人之一戴耀廷就曾参与其中,将通识课本改造成“占中行动指南”,39页的教材中只在1页不起眼处添加少许“争议”意见。之后虽在各方质疑之下推出了“教材”2.0版本,但仍然以戴耀廷鼓吹“占中”内容作“主打”,政治宣传本质不变。

  教协污染三尺杏坛,并不止于通识教育。2015年5月,教协公然以推广阅读为名散播“港独”,竟然将臭名远播的陈云的《香港城邦论Ⅱ:光复本土》列入“中学生好书龙虎榜”的60本候选书目之中,使其有机会获选成为“十本好书”,登上中学及出版社的推荐书本。不仅如此,多个“占中”骨干分子,包括当时刚刚遭到特首梁振英狠批为“赶客罪魁”的毛孟静、频频现身“鸠呜”及“反水货客”活动的“粗口教师”林慧思,带头参与“占中”的公民党成员陈淑庄,以及浸大讲师邵家臻等,统统“摇身一变”成为“讲座作家”,为教协所力捧。教育界乌烟瘴气到如此程度,“港独”分子黄之锋被列入“中华传统美德格言及名人系列”,也就不足为奇了。

  另一方面,学校课堂上,香港老师们的不当言行比比皆是,他们或借教学材料渗透政治理念,或肆意散播仇恨,甚至直接参与违法暴力事件。当然,教师拥有言论自由,但在校内授课时必须要有一定的限制。即使在被一些人奉为圭臬的美国校园,分裂国家、种族歧视、宣扬法西斯等也是绝对的禁区。反观香港,“港独”“违法达义”等有害思想,却能假言论自由之名大行其道。这一切,自然离不开打着“教育专业、言论自由”的旗号、一再包庇失德失格教师的教协的“贡献”。

  比如任教嘉诺撒圣心书院的资深通识课教师赖得钟,被揭发在脸书上传“黑警死全家”的头像图片,煽动仇警情绪;另一名资深通识课及历史课教师戴健晖7月底发出恶毒脸书帖文,咒骂警察子女“活不过7岁”,令全城哗然,正当各界齐声谴责之时,教协却只有一句“说法值得商榷”的蒙混回应,着实令人齿冷。究其原因,无非是赖、戴之流说出了教协的“心声”:煽动暴力、纵容暴力,好把学生当做棋子,将其推到社会动乱的第一线,为他们的一己之私充当炮灰。

  平时毒害学生尚且如此卖力,一旦遇到“机会”,这些害群之马自然不会放过。早在2014年,教协现任会长冯伟华就悍然发动大中小学的教师罢课罢教,支援非法“占中”运动;此次修例风波,他们跳得更高、更加肆无忌惮。今年6月12日,教协宣布发动“全港教师罢课罢教”;8月中旬,教协继续纵容乱港团体煽动学生罢课,副会长叶建源煽动学界“强力表达”政治诉求,理事张锐辉更纵容乱港分子煽动学生罢课,称“他们有表达政见的权利”“老师要让他们实践”等,甚至鼓动老师在校内搞冲突。何传耀中学学生袭警中枪后,教协发出的声明闭口不谈学生的暴力袭警行为,而是口口声声谴责“警方开枪令严峻的局势更火上加油”。

香港教协,隐蔽而坚固的“乱港”堡垒

  三、煽动仇恨,鼓吹暴力

  刺杀警察的许添力以涉嫌意图谋杀被警方拘捕后,他所就读的新界喇沙中学做出了回应。校方称,他们对此事感到“难过及担心”,学校辅导主任已及时到警署了解情况。校方称,许添力“平日行为没有问题,不会考虑开除该名学生”,并会继续为他提供帮助。

  “这学校就是有毒的土壤!!能种植出好庄稼都怪了!!”对这样的表态,内地网友震怒,但并不惊讶,因为几个月来所发生的一切早已让人们看清了教协所把持的香港教育界的真实面目。大学学生会几乎沦为反政府组织、暴力煽动者,高中生持利器刺警,初中生戴上“猪嘴”投掷燃烧弹,甚至连小学生都戴上眼罩,进行“射击训练”……这些还未成年的孩子,却疯狂地拿着铁扳手、铁锤、铁棍等致命性武器,在街上对着警员穷追猛打,每每专扑警员的头部及要害,手法凶残至极。一脸稚气的小暴徒,内心却有深似海的仇恨,教协对此难辞其咎——不如说,教协对此“厥功至伟”!

  根据香港特区政府在10月10日记者会上公布的消息,自2019年6月开始,已有750名18岁以下的青少年因参与反政府示威或相关非法活动而被捕,占了全部被捕者的近三分之一。这其中,16岁以下的被捕者有104人,年龄最小的暴徒刚刚12岁。这名男童被捕时,身上有一支1.5米长的铁枝,还有喷漆、头盔及防毒面罩等装备。

香港教协,隐蔽而坚固的“乱港”堡垒

香港教协,隐蔽而坚固的“乱港”堡垒

  是谁制造了这些血淋淋的事件?追根溯源,根子毫无疑问是在教协的教唆和鼓吹之上。翻开教协编纂的《明名高中通识教育-今日香港》课本,在“社会转变下的身份认同”段落里,把“驱赶内地游客”、“嘘国歌”、“提倡’港独’”等不当甚至违法行为称为“战斗”,而其他反应则被贬低为“逃跑”、“靠拢权力”或“投降”;在模拟试题部分,以“加泰独立公投”、“茉莉花革命”及“2016年立法会选举”三则资料,要求学生讨论是否同意“在参与社会政治事务时,愈激进的方式成效愈大”。岂不说将体制内选举与违法的所谓“公投”及推翻政权的“革命”并列多么不妥,试题本身就是在诱导学生得出“愈激进愈有效”的结论!

  四、救救孩子

  2014年,戴耀廷扬言,5年后,有人会重新上街。

  这并不只是一句单纯的诅咒。他很清楚,在以他为首的“黄师”洗脑之下,肯定有年轻人会把暴力凌驾于法治之上。5年后,这句诅咒应验,大批当年还在小学、初中、高中念书的学生沦为了暴徒。

  对此,有识之士无不痛心疾首,纷纷呼吁“救救孩子”,让政治远离校园。可问题是,“教协”就一直就盘踞在校园之内,呼风唤雨,无比嚣张。

  这不能不说是香港的悲哀。​​​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读毛主席的书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