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力红:对当前“新冠状病毒肺炎”的一点思考

作者: 刘力红:对当前“新冠状病毒肺炎”的一点思考 日期: 2020-01-23 来源: 同有三和中医

  近月在武汉发生的新冠状病毒肺炎牵动着国人的心,这让我想起了03年的非典。

  2002年9月,我在清华大学开始了为期一年的访学,按计划访学要到2003年7月结束,但由于非典的“白色”恐怖,我的访学5月初就结束了。

  我还清楚记得离京的那天上午,从清华西门打车到西客站,一路就如交通管制一样,空旷旷几乎没有车辆来往。

刘力红:对当前“新冠状病毒肺炎”的一点思考

  非典虽已过去十余年,但非典带来的思考却仍历历在目。

  非典之初,由于邓老等老一辈中医大家的极力主张,广东省得以在第一时间内介入中医治疗,尤其是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由于中医的及时介入,创造了70余例确诊病例0死亡、0转院、0后遗症、0医务人员感染的历史奇迹。

  广东抗击非典的成功经验,不但为最终中医在全国范围内的全面介入创造了条件,我想也是能够为今天主要发生在武汉的新型肺炎提供借鉴。

刘力红:对当前“新冠状病毒肺炎”的一点思考

  此次新型肺炎(简称)的爆发,距国务院主持召开的中医大会也就月余,是偶然还是天意呢?

  我想至少中医应该当仁不让,应该在新型肺炎的防治中有所作为!这也是考量我们各级部门能否在重大问题上真正贯彻中西医并重的关键时刻!

  这也是中医的同仁们能否真正将习近平主席所倡“传承精华,守正创新”落向实处的一次考验!

  西医对此次新型肺炎的认识应该说在逐渐明晰,但有效的防治方法,如疫苗,如有效的抗病毒制剂,却需假以时日。

  而中医对该病的认识与西医必须围绕新型致病微生物所展开的研究完全不同,中医虽然也关注病原(病因),而这个病原的获取并不需要假以时日,通过辨识患者的临床证候便可即时获得。

  这亦是中医的重要特征之一,辩证求因,审因论治。当然,除此之外,我们还可通过中医的运气学问来审察病因,确定相应的治疗方案。

  如此次新型肺炎发生的时间区域坐落在12月,属己亥年的终之气。

  这一时间区域的气候病候特征在《素问·六元正纪大论》中作了大致描述:

  【“终之气,畏火司令,阳乃大化,蛰虫出见,流水不冰,地气大发,草乃生,人乃舒,其病温厉。”】

  对照今年普遍的暖冬现象,《素问》的以上描述是大致符合的。可以推断,具有强烈传染性的新型肺炎,有类于上述温厉。

  当此全国上下关注新型肺炎事态的发展,关注罹患新型肺炎患者生命的安危之际,相关部门应该为中医的尽早介入创造条件。

  而中医的同仁们应该积极配合西医,在认真辨识每一位疑似病例及确诊病例时,切勿被“新型肺炎”所吓倒,切勿被“新型肺炎”所左右,切勿忘记“观其脉证,知犯何逆,随证治之”的原则,无论什么病,若离开了辩证,便就离开了中医的灵魂,也就不可能获得好的疗效。

  虽然此次的肺炎传染性強,但任何致病微生物都属条件致病,这也证明了中医所倡导的“正气存内,邪不可干”不无道理。

  所以,希望身处武汉的朋友们,以及有可能接触过传染源的朋友们,大家不必恐慌,除了正常的必要的防护外,更重要的是要呵护好正气,这就需要保证良好充足的睡眠,这一点尤其重要!

  按照《素问·咳论》的观点“此皆聚于胃,而关于肺。”造成肺系的问题,往往都是内外合邪,外者多半是受风受寒,为什么新型肺炎发于冬季?这便与受寒有关。

  所以,穿好衣服,防寒保暖,是极其重要的防护。从内而言,就是饮食有节,尽量不吃生冷的东西,尤其不宜过饱。

  饮水方面,我看到有不少多饮水的建议,个人认为单次的饮量并不宜多,按照《伤寒论》的原则,应该“少少与饮之”,就是每次只喝一点点,这样既保持了口腔咽喉的湿润,又防患了过饮伤胃。

  此外,保持心情舒畅,不要生气,这更是上等的防护。

  昨日已交大寒,按照运气的规制,气运已交庚子年,希望一切都会好起来!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