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石正丽风波”引发的思考

作者: 佛兰次小区 日期: 2020-02-16 来源: 红歌会网

  新型冠状病毒对人命和经济社会的毁灭性破坏带来的恐怖已是让全世界闻之动容。说它是魔鬼撒旦也毫不为过。这恶魔来至哪里?这不仅是科学界也是全社会都想急切搞清的大事情。不把此事搞清楚,人们就只能被动防疫,不可能釜底抽薪,永绝后患。

  坊间把矛头指向了武汉病毒实验室石正丽团队,说是从石正丽病毒实验室泄露。石正丽闻言怒起心头:“新型冠状病毒是大自然对人的不文明行为的惩罚(大概意思是有人把菊头蝠当菜吃),我石正丽以生命担保,不是从实验室流出来的”。这话当然没有说服力,因为生命担保不是证据。再者菊头蝠这一物种已有千万年,从前也有人吃过但没有新型冠状病毒传染人。很快,坊间又搬出了印度科学家的结论:新型冠状病毒有4个S蛋白是经人工改造的,自然界形成至少要1万年。医学博士武小华也公开叫板,说石正丽病毒实验实管理混乱,甚至把实验动物烹食,病毒流出的可能性极大。武小华还公开扬言可与石正义当面对质。不仅如此,网友还扒出了2015年石正丽团队在国际著名期刊《naturemedicine(自然医学)》发表的名为《一个类似SARS的蝙蝠冠状病毒群显示了人类出现的可能性》论文。

  这篇论文大致内容如此:只要把蝙蝠身上的S蛋白里的ACE2这个受体开关一调,这个病毒马上就可以传染给人类。利用病毒基因重组技术将蝙蝠的S蛋白和小老鼠的Sars病毒重组,得到的新病毒可以和人体的血管紧张素转化酶2(ACE2)结合,能很有效地感染人类的呼吸道细胞,毒性巨大。他们发现新病毒明显地损害了老鼠的肺部,所有疫苗失去作用。石正丽团队继续用猴子做实验,模拟病毒在人体上的效果。

  如何理解这篇专业论文内容?普通读者当然很难搞清楚。石正丽的同行武小华用了一个通俗的解释,在每个SARS病毒上,它表面都有紫色的凸起部分叫spike glycol protein,简称S蛋白,这个蛋白很重要,它像是一把钥匙,能不能传人,就靠它。试验室里,可以通过技术手段人为地换掉S蛋白。而冠状病毒的这个开关就是S蛋白里的ACE2受体。ACE2受体,又称为血管紧张素转化酶2,在人体I型肺泡、II型肺泡、支气管上皮和血管内皮等多种细胞均有表达,冠状病毒感染人体需要与人体组织表达的受体相结合才能实现。病毒入侵人体可能有多种不同方式,但通过呼吸道入侵肺部并引发重症肺炎仍是其致病最主要模式,也就是说,ACE2受体提供了一个类似病毒感染的桥梁。

  那么,石正丽在试验室所有没有进行上述病毒改造上的操作呢?一位生物界人士仔细研究过论文,她认为,试验最关键的部分,石正丽团队把一个本来对人没有害的蝙蝠病毒,插入SARS病毒变成了对人类有害的病毒,那是因为SARS中的ACE2受体被利用了,相当于用基因重组成功了一个新的病毒。也就是说石正丽病毒实验室进行了病毒改造,制成了新型冠状病毒。

  据说,这个论文实验当时引起美国医学界引起非常大的争议,医学专家Declan Butler也在《自然医学》上撰文表示,这种实验没有什么意义,而且风险很大。

  不仅如此,石正丽病毒实验还有与美国合作的确证。由于缺乏技术,当时石正丽团队是和美国北卡罗莱纳的一个医学小组合作研究这一病毒改造项目。2014年美国疾病控制中心意识到这个病毒有可能成为生物化学武器时,叫停了这种病毒改造计划,并停止拨款给相关的研究。很显然,石正丽的病毒实验数据已经与美国人共享了。美方停止拔款并不是销毁数据。而且,以美国人研究病毒的深厚根底和超强技术能力,在石正丽团队实验数据的基础上,完成新型冠状病毒的研发是轻而易举的。加上武汉军运会上美军代表团一块金牌都没拿到的、与强大的美军极不相称的极其反常的表现和病毒感染时间点上的惊人巧合,人们又开始怀疑美军代表团带进了病毒输入到了华南海鲜市场野生动物这一宿体上。这便是网民怀疑新型冠状病毒美国输入的逻揖,这些网民认为,美军派出的并不是军运队员,而是新型冠状病毒的携带者,并且,还有不少人亲眼看到了美军运动员进入华南海鲜市场这个作为军运队员根本不需去的地方。这也是网民质问石正丽“黄鼠狼能跟合作吗?”的原委。

  也正是因为石正丽团队人工对病毒进行了技术操作并与美国共享了“成果”,才引起了科学界的关注和中国社会极大震惊。

  按武小华的说法,这在基因研究领域并不复杂的技术。“蝙蝠身上的病毒,它的S蛋白是不能传人的,但是,病毒在地球生活了40万年了,他们为了生存下来就要不断寻找宿主和变异的。从蝙蝠到人,冠状病毒要通过不断获得人的蛋白质信息,但是蝙蝠又不是人的伴侣动物,很难从血液、体液等方式获得人的蛋白质信息,但实验室修改病毒可以实现这点。”武小华的观点再次让人感到“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石正丽推到了风口浪尖,百口莫辩,除了说别人是对她和她的团队造谣者,再也说不出让人信服的东东了。

  对此,无论事件是不是人为,一个严肃的问题都已摆到了人们面前,这就是需要的是求善的科学,而科学自身却是不能自觉求善的。科学可以造福人类,也可毁灭人类,关键在于科学家的道德情操。

  石正丽十年捉蝙蝠,与病毒相伴,这是需要勇气的。然而,她到底为了什么?如果是为了制造一个新病毒,或者为了发表论文博取名利,这样的科学不但毫无意义,而且十分恐怖。而且,在此过程中,为了钱,石正丽团队还把这一可怕的病毒研究数据与美方共享,毫无对本民族的保护意识,连一个普通中国人的做人底线都丧失了,这是极不应该的。而石正丽对此均视而不见,不是自省拷问,而是百般申辩,自我洗白,哪还有一个国家科研工作者的操守?要知道,科学一旦脱离了求善的轨道,那么,其危害将是十分可怕的。而科学能不能求善,取决于科研人员的“一双手”,对此,我们提醒石正丽女士深思!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