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俊杰:疫情加速美国衰落?

作者: 陈俊杰 日期: 2020-03-27 来源: 红歌会网

  自2008年华尔街金融海啸以来,美国衰落论在美国各界及其西方盟国乃至全世界此起彼伏,2020年美国新冠病毒疫情的蔓延会不会加速美国衰落?

  国际关系一直在变化,伴随西方工业革命的发展,殖民体系的建立本身也有一个过程,由开始的暴力掠夺到后来的占领市场与原材料产地,而发展到目前的阶段主要是以垄断国际金融贸易体系主导国际贸易法则为主。武力早已不再是决定国家实力大小的唯一标准,要不然前苏联也不会解体。事实上,公共卫生事件对国际格局的影响十分有限。这场疫情仅仅是刚在美国爆发,美国对疫情其实是有准备的,只不过由于国家联邦制的政治体制让人觉得美国政府并不给力。然而,减少感染人数并不是最重要的,而是在保证经济社会正常运行的前提下减少病死率。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早在2020年2月初就已警告,新冠病毒在美国爆发只是时间问题。疫情对美国的影响仅仅表现为资本市场的大幅波动,相关服务业受到影响,但由于本身由于电子商务与物流产业的发展,疫情对消费的影响并不是很大。制造业在美国经济当中的比重也并不大,并且很多企业并未停工。美国硅谷等科技企业早就已在推广远程办公,所以受到影响几乎可忽略不计。美国历史上经历的衰退与危机很多,这一次也算不上什么。美国的优势在于其制度优势,分权与政党政治能保证其内部始终保持着警惕性,具有极强的纠错能力,在危机之下都能快速反应,及时查缺补漏。所以,现在就说美国衰落还为时尚早。

  较之于新兴国家,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日本等西方国家的实力依然很强,并且影响力也非常大。西方发达国家本身都是率先实现了工业化,在技术与社会人文方面的底蕴很深厚,所以在竞争过程中具备先发优势。与此同时,由于他们本身掌控国际或参与国金融贸易体系,马太效应使他们始终保持着优势,相对落后的国家与地区很难迎头赶上。要在当前这个秩序体系下发展,仅靠自身的自力更生与努力是不够,关键还在于要尽可能参与到国际金融与贸易体系之内,进而掌握话语权与规矩的制定权。在现代文明社会,武力无法决定一切。

  美国的综合国力相对于新冠病毒蔓延之前肯定会衰落,但相对于其他各国而言则是另一回事。新冠病毒对大家的影响都一样,谁也别笑话谁。现在世界上还没有任何能挑战美国的国家,中国要走的路也很远,只有正视敌人的强大才能变得更强大。回顾一下美国是怎样走向全球第一的就一目了然了:1890年美国工业生产总值超过英国成了世界第一,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更在经济上超过英法德三国之和,但其政治影响力远远低于英国。当时的世界老大仍然是英国,美国甚至难以跟法国平起平坐。第二次世界大战才是美国真正成为世界霸主,通过布雷顿森林体系整合西方,又通过冷战等方式搞垮苏联。至此,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在可比肩美国。崛起要靠长期积累,衰落则要经过长期消耗。

  冷战结束后,海湾战争、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美国从来没中断练兵,下一个美国目标会是谁?大家也该很清楚。强大的军事实力加上最大的经济体,世界上最顶尖的科技公司都在美国,世界上最强国家真不是吹嘘。更重要的是,美国一直有危机意识。经验似乎足以证明,任何国家的GDP超过美国的60%都会遭到美国的各种限制。五十年前的日本就遭遇了这样的处理,中国近年来似乎正在取代日本的这种角色。即使中国的GDP超越了美国,西方国家还能给我们多少时间增加影响力?中美之间有可能引爆第三次世界大战吗?不会容易。

  新冠病毒对美国并不可怕,任何一个国家对新冠病毒只要重视,肯定会有有效的解决办法。美国有世界上最顶尖的科学家与医药公司,甚至各种道德、哲学的专家都在美国。《清华大学2018年毕业生就业质量报告》显示,清华大学赴美留学生中81%的毕业生留在了美国,在美国拼财富与智慧,明显是后者更受欢迎。美国圣路易斯联储主席布拉德表示,2020年第二季度急剧的经济收缩应被视为对公共卫生的投资,即使失业率高达30%也应被视为一种成功,这表明美国人也将呆在家里隔离,美联储已在通过更多的金融措施应对此次经济危机。

  最近特朗普表示,新冠病毒可能在美国蔓延到7月底8月初。美国有强大的民间慈善、防疫力量,恢复正常的生产生活将比唱衰美国者想象的更灵活、更快,除非新冠病毒在美国不能根除,时时刻刻在折磨着美国人。但事实是,3月13日美国宣布进入紧急状态以后,3月16日美国就完成了新冠病毒疫苗的人体实验。美国的医药公司实际上从习惯病毒爆发之初就完成了疫苗的研发,有了有效的疫苗,新冠病毒就再也不是大问题了。尽管会有个人自由主义的疏漏,美国毕竟有强大的战略决策团队,在战略决策上会通过复杂博弈越来越理智。

  从精神上蔑视敌人可以,但千万不要从战略上轻视敌人。美国的强大与衰落都不可能是一夜之间的,其他国家要挑战美国则有必要列个百年计划了。

  疫情打败不了美国,什么能打败美国呢?很可能是越滚越多的美债。目前美债规模已超过23万亿美元,一旦出现债务违约,影响可比新冠肺炎大。而且这种影响只会针对美国,一旦美元信用破产,美国可就真的就走向衰弱了。

  美国的强大是建立在金融、科技、军事霸权之下的,美国假借所谓的西方普世价值观在全世界制造麻烦,假借帮某些国家的人民获得自由,把那些国家搞得更加混乱,全世界已有越来越多的国家与人民看清了美国虚伪的嘴脸,只有一小撮跳梁小丑天天在吹捧美国的普世价值而已。从金融上来说,美国确实强大,但刀都有其两面性,既可用来做美味佳肴,也可用来伤人,自然也可伤到自己。美国极其高度复杂的金融运作已在2008年引发了次贷危机,危机过后金融天才们歌照唱舞照跳,必然只不过是等待下一次危机的到来。美国不断发债与反复的的缩表扩表在全世界剪羊毛,随着更多国家的不断强大与崛起也没有那么好剪了。美国陷入不断自嗨的庞氏骗局,一旦金融游戏结束则势必引发连环崩溃。

  金融体系崩溃后,高度依赖金融的美国消费就会受到冲击,这也是特朗普与美联储为什么么那么害怕美国股市崩盘的原因,以至于下跌才刚刚开始就放出了王炸,零利率加重启QE,但流动性问题只是果而非因,放水救不了美股。事实证明,放水也救不了美国经济。美国2008年次贷危机之后通过大放水缓解了危机的冲击,又通过页岩油革命的成功找到了经济扩张动力,这也是在发达国家群体中为什么欧洲一直没有获得扩张而美国却持续增长的原因,但最近疫情一起爆发的还有俄沙的油价战将一举摧毁美国用了多年才建立起来的石油话语权。

  从科技层面来看,美国倡导自由、创新反垄断,但近年来美国很少有新的创新科技企业出现,早已被美国几大科技巨头垄断,美国科技已失去了引领全球的动力,这是让美国感到害怕的,所以特朗普才不择手段打压他国科技企业。在以5G与人工智能为动力的新一轮科技革命中,很多国家已站在了同一起跑点,美国已不再具有完全主导科技创新的优势。美国最后的优势似乎就只剩下军事了,但军事的扩张是建立在经济的扩张之下,没有钱如何发展军事力量打大仗?

  从长远来看,美国的衰落已不可避免,世界万物交替发展,风水轮流转是自然道理,此次疫情将会加速全球新秩序的重构。新冠病毒不只会加速美国的经济危机,更会揭露美国帝国主义是纸老虎的丑恶本质。普通美国人再也不能用体育与贪吃暴食麻木自己,让他们清楚地能看到那些剥削与鄙视他们的贪婪精英阶层。任何有长远眼光的人都能清楚地看出,美国是一个正在急剧衰落中的帝国。由于新冠病毒的蔓延,这一点已引起了全世界有识之士的关注。由于现在面包短缺,超市货架空空荡荡,体育与马戏团的干扰也被无限期地从美国文化中暂时移除,普通美国人几乎没有什么办法可分散他们对冷酷、残酷现实的注意力。由于没有吵架或球赛可看,担心潜在的饥饿折磨着美国人的肚子与大脑,保持社会距离让他们感觉孤立无援,现在更意识到越来越难以忽视美国帝国的衰败真相,以及令人遗憾的美国媒体、金融、教育与医疗体系,这让他们有点无所适从。

  危机能揭露任何事物的本质,而新冠病毒的蔓延是一场史无前例的危机。如果美国是一个理智、健康、理性的国家,这将是一个巨大的变革机会。可惜,事实证明美国是一个不理智、不健康、非理性的国家,至少在特朗普任内是这样。例如,疫情危机再一次揭露了纸牌屋是美国经济的烟雾与镜子。长期以来,美国经济一直受到金融巨鳄的操纵,股票回购与会计欺诈使美股膨胀,但除了给大众带来繁荣的幻觉外并没有创造出任何实质性的东西。在美国,经济很久以前就停止了为普通百姓服务了。尽管生产力水平得到飞速飙升,但在过去的四十年里,美国工资一直停滞不前,而生活成本却在不断攀升。美国人的生活方式已演变成了一个奇怪的反罗宾汉式的世界,富人从穷人那里偷东西,然后将之据为己有。这场疫情危机无疑将被华尔街金融巨鳄所利用,就像2008年的金融危机一样。蠢蠢欲动的华尔街之狼一定会寻找某种方式确保他们所有的损失社会化,而其利润将进一步私有化。赌场、游轮、航空公司、酒店与其他机构已排起了长队,其中也包括华尔街的恶棍,等待着联邦政府将美国纳税人的钱转移至他们的口袋中。然而,真正为美国的工薪阶层与中产阶级纾困对美国执政精英阶层来说绝对是不可能的。美国上流社会喜欢抛出一些空洞的套话(比如极具讽刺意味的“道德风险”)证明他们的观点。考虑到华尔街的害虫与国会山的同谋在道德上是如此地匮乏,这其实是对全人类的一大公害,尽管他们的借口相当有蛊惑性。

  新冠病毒的致死率远不如美国寡头精英集团的伤害,美国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提出的紧急“病假工资”法案豁免了500名以上员工的公司支付病假工资并对低于该门槛的企业提供了一系列特殊豁免,仅剩下20%的工人有资格获得所谓病假工资福利。佩洛西法案上的漏洞绝非是其考虑不周的想法,比如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共和党人伯尔、俄克拉荷马州共和党人英霍夫与佐治亚州共和党人洛弗勒等美国情报高管一边隐瞒新冠肺炎疫情,一边提前抛售股票获利。据报道,他们利用有关新冠病毒严重性的机密情报,在1月下旬与2月初开始实施一些巧妙的内幕交易策略,以便他们可在公众有任何线索之前兑现利润。

  新冠病毒夺走面包与马戏团,也揭露了美国帝国主义是纸老虎的本质。关于是否在疫情危机期间关闭学校的辩论也进一步凸显了美国严重的经济分歧,这场争论之所以在过去的合理时间里持续升温,主要是因为美国的教育系统并非一个学习系统,而只不过是一个美化的日托与送餐服务体系。处于工薪阶层的美国父母,不能再呆在家里抚养他们的孩子了,因为现在要父母双方(通常要多份工作)才能获得比40年前父母一方工作更少的薪水。在洛杉矶联合学区,70%的学生生活在贫困线以下,他们的大部分膳食只能依赖学校系统,是不是很可耻?

  相比之下,结构性经济不平等的病毒是一个比新冠病毒更为长期与致命的问题,而美国执政精英阶层及其无耻的媒体同谋从来没有兴趣诚实地解决或承认这一问题。国会与白宫(两党)的华尔街金融巨鳄代言人,也总是喜欢告诉美国人,世界上所有其他工业化国家都已拥有的全民、单一支付的医疗保健都是白日梦。普通美国人永远不可能为医疗保健这样的颓废与奢侈的东西买单,但随后他们神奇地从自己的镀金混蛋身上掏出1.5万亿美元,以避免其收入崩溃。令人匪夷所思的是,金融界的老大们居然能奇迹般地出现赚钱的现象,目的是为了把事办好,但这正是为了他们的巨额财富而不是为了多数普通美国人的健康与福祉。

  美国的经济危机会在疫情好转之前恶化,但最终会好转。从长远来看,美国只会变得更糟糕,至少截至目前还看不到任何因素能让“美国病”好起来。

  美国《野兽日报》援引两位白宫的匿名官员的爆料以及来自白宫的一份政府电报内容,特朗普政府要求联邦政府官员在对外讲话时将新冠肺炎甩锅给中国,必须指责中国“掩盖疫情”,强调中国官员负有特殊责任。特朗普的此类甩锅“战术”反而会加速美国衰亡,疫情过后自有公断。白宫爆料的官员称,他们被要求必须要尽一切可能将这些信息传递出去,包括在记者招待会上与电视节目上。但一些白宫的官员感觉对不住良心,因此宁愿对美国媒体爆料,来揭穿特朗普的丑闻。其实,这一切早就有了迹象,亲特朗普的福克斯电视台主持人在电视节目中要求中国道歉,污蔑中国人因为吃不饱只好生吃蝙蝠等导致新冠病毒传染给人类。这实际上就是特朗普的指令,因为特朗普特别善于媒体转移视线与矛盾。亲特朗普的电视台开始为特朗普的甩锅造势,特朗普还要求美国政府的官员也这样干,其中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就是积极分子。然而,恶有恶报,蓬佩奥这条特朗普最忠实的走狗,最近因为涉嫌感染新冠病毒而消失在公众眼里很多天。特朗普甩锅当然是为了转移美国国内矛盾与自己的压力,因为在当前美国新冠肺炎失控、美国股市暴跌、美国经济衰退的情况下,特朗普的处境非常危险,连任美国总统几乎不可能。如果不能找到一个甩锅对象,特朗普的政治前途就完了。

  特朗普早在2019年就已利用网络媒体的特朗普就宣布成立网络部队了,这支网络部队除了发动网络攻击、窃取各种信息外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发动国际网络舆论战。在南美各个国家的动乱中早就有特朗普的网络部队的身影了,他们不断制造谣言抹黑南美各国政府,组织与策划各种游行,让南美各国在2019年非常痛苦。在欧洲也有特朗普的网络部队的身影,法国总统马克龙对特朗普一直不感冒,多次在公开场合与特朗普唱反调并号召欧洲联合起来对付美国,这让特朗普极度不爽。于是,2019年法国黄背心运动一浪高过一浪,其背后则有美国的基金支持,也有美国网络部队的参与。2020年初,美国的死对头伊朗也发生了声势浩大的游行、示威,蔓延到了伊朗全境,背后美国的网络部队就深度参与了,伊朗切断互联网才平息了这场席卷全伊朗的骚乱。现在,特朗普开始将新冠肺炎甩锅中国,要求美国政府的官员尽快对外发动宣传,而美国的网络部队则在阴暗处不断的策划、组织、造谣、煽动等手段形成不利于中国的网络发酵效应。

  其实,新冠病毒来自哪里科学家也还没有得出最终的结果,而且病毒是全人类的敌人,不管新冠病毒起源自哪里,全人类共同面对与抗击才是正道,但特朗普却故意不理解这一点。早在2019年年中,美国的一些镇上就报道出现过某种神秘肺炎。后来,美国疾控中心主任也在美国国会的听证会上承认了美国政府将一些新冠肺炎病人归入到了流感病人,这就暴露了新冠肺炎在美国其实很早就存在,只不过被特朗普政府故意隐瞒了。特朗普政府不仅仅隐瞒新冠肺炎可能起源于美国的可能,而且千方百计对美国的新冠肺炎数据完成造假,而这一切终于无法隐瞒与掩盖时必然导致美国民众对特朗普的批评一浪高过一浪。

  这样一闹,特朗普就采取了甩锅战术,将矛盾转移到中国身上。然而,现在的网络并不是被美国垄断,也不是所有的民众都容易被低劣的谣言所蛊惑,特朗普此举很可能会适得其反。特朗普在公开场合将新冠病毒故意说成中国病毒一次,美国股市就暴跌到熔断到一次,这真的是苍天有眼了!不敢针对问题想办法解决,而是想着甩锅,这只会导致新冠肺炎在美国越来越严重,美国股市会越跌越惨,美国经济会越来越衰退。特朗普以一己之力将美国拖入深渊,做到了美国以前的总统都没有做到的事,这不是让美国再次伟大,而是加速美国衰落。

  新冠病毒疫情成为一面照妖镜,照射出西方国家光鲜的外衣掩盖下自私、脆弱与丑陋一面,也反应出现行世界政治体系的不足。等待疫情过去,世界格局可能将有大变,只有真正负责任的大国才能众望所归接棒世界领导地位。

  目前全球领导者美国在这一次的疫情中表现令全球都深感失望,不仅迟迟不开始病毒防控工作,疫情真的爆发后仍旧一味推卸责任。一天内有近3000人的增长幅度,意味着新冠病毒在美国社会内部彻底爆发,这背后正是跟美国政府采取消极抗疫态度具有很大的关系。疫情爆发之初,美国国内媒体选择冷眼旁观、冷嘲热讽甚至是污蔑的态度去报道,极大伤害了中国人民的心。不仅对中国,美国对盟友同样心狠。譬如3月19日外媒报道,正值意大利疫情大爆发而急缺医疗物资之际,美国悄悄派出一架C17运输机从意大利国内“抢运”走50万份试剂盒。不管怎么解释,这对意大利民众都是过于残忍了,对意大利疫情的防控也是雪上加霜。由此可见,美国“美国优先”那套并非只是说说而已,而是已深入美国政客的骨髓之中。3月初疫情刚刚在欧洲扩散之时,美国直接就断绝了与欧洲的航班往来。美国对日本与韩国这两个亚太盟友同样是极度冷漠,不仅根本就没有给两国提供援助,反而还将钻石公主号邮轮甩给了日本,同时将游轮上的88名美国感染患者也扔给了日本救治。这样的举动如何能赢得他国信任?

  美国目前拥有他国望尘莫及的军事实力,控制着世界主要贸易通道,同时又掌握着世界贸易结算的话语权,但只要美元霸权一倒,综合国力衰退,美国的盟友、小弟必然会有动作。不说落进下石,起码不会再继续一味盲从于美国的淫威。一旦美国这颗大树有倾倒的风险,到时候一定是树倒猢狲散,这无疑是多行不义必自毙。这次疫情过后,美国的实力进一步衰落,这样的趋势已有端倪。

  2020年3月20日,美国《外交政策》网站邀请全球知名思想家预测疫情大流行结束后全球秩序。哈佛大学教授斯蒂芬·沃尔特认为,此次疫情将加速国际政治权力中心从西向东转移。新冠肺炎大流行会增强化民族主义,各类政府都将采取紧急措施应对这场危机,疫情结束后会不愿放弃这些新权力。韩国与新加坡应对疫情的表现很好,而中国在初期波折之后应对良好。相比之下,欧美各国的应对举措迟缓而混乱,进一步败坏西方“品牌”的声誉。致命病毒、规划欠缺与领导能力不足相互叠加,使人类踏上了一条反霸权的新道路。新加坡国立大学教授马凯硕认为,新冠肺炎大流行不会从根本上改变全球经济走向,只会加速以美国为中心的全球化进一步转变成以中国为中心的全球化。美国民众正在对全球化与国际贸易失去信心,中国民众没有失去信心。中国领导人深知1842年到1949年的百年屈辱史缘于中国的自大自满,也缘于当时统治者徒然无益的闭关锁国,中国近四十年的经济复兴是全球参与的结果。中国人也经历了文化自信的迸发,认为自己可在各领域展开竞争。如果美国的首要目标是维持全球主导地位则不得不与中国在政治与经济上展开一场地缘政治零和竞争,美国的目标如果是改善民众福祉(美国的社会状况已恶化)则应与中国合作。哈佛大学教授约瑟夫·奈认为,美国维持影响力要靠新战略。新冠疫情却表明,即使美国在大国竞争中占据上风也无法单打独斗保护国家安全。面对新冠肺炎与气候变化等跨国威胁,只考虑美国对其他国家的影响力是不够的,美国成功的关键还在于了解与其他国家合作的重要性。各国都优先考虑本国利益,重点在于对本国利益的定义广泛还是狭隘。新冠肺炎表明,特朗普未能调整战略适应这个新世界。布鲁金斯学会会长约翰·艾伦认为,历史将由“胜利者”书写,这次也不例外。外交学会会长理查德·哈斯认为,至少在未来几年内,新冠病毒危机会导致多数政府关注国内发展而不是国际局势。考虑到特朗普认为要把资源用于国内重建与应对危机造成的经济后果,美国解决区域或全球问题的意愿或承诺会降低。这场危机可能导致中美关系持续紧张,削弱欧洲一体化进程,源自全球化的疫情危机将削弱美国应对全球性危机的意愿与能力。英国国际战略研究所副所长科里·沙克认为,美国未通过此次国际领导力测试。由于美国政府狭隘的自私自利与拙劣的应对不善,美国将不再被视为国际领导者。如果让国际组织更早更多地提供信息,那就能大大减弱新冠肺炎大流行的全球影响,各国政府将有时间做好准备并将资源调配至最需要的地方。美国本可组织这些应对措施展示美国虽然追求私利,但特朗普的甩锅套路让全球局势雪上加霜。总的来看,各国精英并不看好疫情后的美国前途。

  《超限战》的作者乔良认为,有一个重要因素很多人没认识到,那就是美国二战前后奋发创业的那一代人现在没有了。今天美国的大量移民,除了亚裔,多数都只能是劳动者(甚至吃福利吃救济者)而不是创业者,这是美国衰落的深层原因。与美国相是,中国的崛起,靠得是我们五、六、七十年代出生的一大批创业者,如没有这一代堪比美国上世纪创业一代的人,中国也走不到今天的崛起。国家的兴衰必与创业或守成或挥霍的主流代际人群有关,疫情只是个催化剂。其实这对美国已是第三劫了,也可以说是历史的第三道分水岭。第一道分水岭是2001年911事件,第二道分水岭是2008年次贷危机,第三道分水岭才是新冠疫情。事不过三,经此三劫,美国风光不再,衰落已成定局,而不是大小概率事件。再加上一个凭直觉治国的总统,美国基本上在劫难逃了。我们看着它慢慢下沉吧,然后,轰然一下,沒顶!美国有无修复能力,关键与还有无奋发创业的代际人群有关。即使表面上看,其原先的体制还在,价值观也在,但新代际人群不行了,国家就变成了一具空壳。靠硅谷玩科技创新,华尔街玩金融创新,如果落不到一代又一代的实体创业人身上则只会把一个国家越玩越空,除非美国能做到成功地让中国人代他完成实体创业。但眼下美国对中国崛起的忌惮,让他把唯一可行的路径也堵死了,他以为这是在避免帝国被后发国挑战,其实是在集体自杀。体制、价值观都只是缓慢变化或几乎不变,但人群代际变化很快且巨大,主要不是指人性和人的智商,而是指精神风貌与行为方式。对美国内华人学者、科学家和留学生的警惕和封杀、驱逐就是自掘坟墓,拒绝了最出色的创业者华人群体,仅仅依赖另一个出色人群(犹太人)来支撑,美国还能撑多久?全世界的犹太人不过1400多万,何况“美国优先”的既定政策正在排除包括欧洲盟友在内的各国,孤家寡人能修复美国再次伟大?那可真是特朗普一枕黄粱的美国“梦”了。

  美国如果控制不了疫情,会不会为了转移矛盾而发动战争?美国是不会铤而走险的,主要原因是疫情严重,美国可能必须要全力应对才可能基本控制疫情,疫情也可能会造成较大的经济损失。更重要的是打仗的好处也不多,而且可能会造成美国经济的更大损失。现在美国已进入了紧急状态,未来可能也会采取封城等措施来应对疫情,这就可能就会对美国经济造成比较大的影响,这业可能是美国股市两周三次熔断的最大原因了。疫情当前,可能美国是没有多余精力与资源去打仗的。新冠病毒是非常狡猾的,美国也必须集中精力小心应对。虽然美国现在已采取了一些措施,但这些措施可能还是不够严格。从欧洲飞往美国的航班还是没有多少戴口罩的,而且人员密集,这个可能会让美国的疫情传染的风险更大。如果未来美国疫情爆发,每天新增几千例,那么美国全国也可能会进入紧急状态全力应对疫情。在这样的情况下,美国根本就没精力再靠打仗转移矛盾了。

  即便美国现在就敢打仗,而且是打赢了,以后又能怎么样呢?全球疫情都在发作,现在没有确诊病例的国家是越来也少。因此,现在即使是打仗,可能美国投入巨大的成本打赢了,好处也不多,经济上可能就更加亏本了。美国最近几十年的十三场战争,花费了14.2万亿美元,但战争获得的好处到底有多少呢?如果美国把这些钱用于基础设施与高科技方面,可能美国经济复苏会快一点。

  受到疫情恶化的影响,美国不得不全力应对。如果现在就摊上打仗,美国的经济形势也不允许,在油价飙升的背景下打仗只能是越来越亏钱的买卖。

  在此次疫情中,美国似乎“疲态尽显”,而美国露出的“怯懦”恰恰是人们最担心的,那就是美国在经济衰退不可避免的情况下是否会“孤注一掷”。疫情已使美国民众恐惧感大增,亦可说是人心惶惶。而更令美国政府纠结的是,尽管美国政府出台了一系列的经济刺激政策,但三大股指依然暴跌,且发生了四次“熔断”。这似乎更加重了人们对未来的忧虑,有专家甚至断言,如果此次“新冠”疫情也像当年西班牙流感那样持续两年时间的话,美国的经济必然崩溃。但经济衰落也并非一定会崩溃,美国经济一旦衰落了也毕竟会影响世界经济。所以,因此断言美国会在此次疫情后退出世界舞台,至少截至目前还言之过早。

  美国在其历史上也曾不得不面对经济崩溃的局面,但都并未倒下。比如20世纪30年代的经济大萧条时期,那时美国有70%左右的企业停产,但在启动了“罗斯福新政”后居然奇迹般的活了过来,而且在几年后成了左右二战进程与主导世界秩序的中坚力量。所以,即便是美国经济在崩溃边缘了,当也不能排除美国“起死回生”的可能。当然,凡事无绝对,美国当然也存在着无法挽回衰落甚至崩溃的可能。果真如此,对世界也未必就是福音。如果美国感受到在经济上“回天无力”的话,美国的庞大军力却还在,前沿科技仍在,依照人们一直对美国“发战争财”的描述就不能排除美国通过发动战争孤注一掷赌一把的可能。

  目前美国处在病毒传播发展的高峰时期,但美国毕竟是世界上医疗技术最为发达的国家之一,国内的科技实力、医疗资源乃至经济状况都足以应对此次病毒的发展。目前这段时间最主要的任务就是要把疫情控制下来,或提前将疫苗研究提上日程。现在美国处在总统的大选时期,各项政策措施救股市已失败,如果因为发动战争而失去疫情防控这一方面的选票,特朗普连任机会就会小之又小。而且,发动战争对任何国家来说都是一把双刃剑,如果发动战争之后并没有达到自己理想的效果,那么对自己国家的人民乃至经济来说都是一种损失。在抗“疫”期间,美国方面的经济就已受到了很大的损失,如果在这一时期发动战争,无论是国家的经济还是人民的选票都不会对这一战争产生任何显著的推动作用。连自己国家的基本支持都做不到,特朗普拿什么来发动这次战争呢?并且,如果要发动一场战争,那么势必会对国家的经济以及相关国力具有很大的要求。目前尚处在抗“疫”时期的美国,其经济基本上都以抗击疫情为主,如果都拿来发动战争,那么国民必将对特朗普政府产生一定的抵触心理。尽管这次疫情严重,但美国也曾发生疫情,基本上也得到了解决,并没有使国家走向衰落甚至崩溃。

  无论如何,一场瘟疫就会使美国衰落甚至崩溃的可能性并不大。即便美国“大势已去”,那也不会是“断崖式”的崩溃,而会是渐进性的衰落。所以,如果疫情过后世界格局改变,那也只是“微调”而已!美国的综合国力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无论是国民经济还是基础建设,美国的水平都处在世界前列。我们完全不用担心美国会因为国家崩溃而发动战争,就算是要发动战争,美国也不会以此为借口,更不会亲自赤膊上阵,而是挑拨小国对相邻大国打代理人战争。但历史教训早已证明,美国此类阴谋并不足以扭转其霸权相对衰落的大趋势。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