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美国人傻得可爱又可恨

作者: 肖志夫(一壶茶一闲人) 日期: 2020-05-23 来源: 老夫子杂货铺 点击:

  近日,微友赵厅转发一段视频《为什么有些美国人不相信科学?》,发布者是一位叫郭杰瑞的美国人,视频全长7分30秒。老夫看了数遍,感觉对于理清当前美国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中的乱象很有帮助。

  听从特朗普的“建议”我喝消毒剂了

  4月23日,特朗普在白宫疫情简报会上建议专家寻找用强光照射和往身体内注入消毒液的方法,以杀死新冠病毒,并认为这个办法很有意思。此语一出,震惊四座。老夫笑喷了,这就是世界最发达国家的最高首脑提出的最具“智慧”的“美国方案”?

  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特朗普总统说的是傻话,可是偏偏有些美国人就信了!4月24日,纽约每日新闻网报道,在美国总统特朗普建议“注射消毒液能杀死新冠病毒”后,纽约市与消毒液有关的中毒事件激增,纽约市卫生局中毒控制中心的一位发言人表示,该中心从23日晚上9点至24日下午3点,共处理了30例可能接触消毒剂的报告事件。老夫又一次笑喷了,有些美国人真是傻得可爱,敢情特朗普让你吃屎你就吃屎?!

  更有甚者,4月30日,福克斯新闻网报道称,一对来自美国亚利桑那州的夫妇旺达和加里·雷尼乌斯,为了抵御新冠病毒,此前喝下了一杯由苏打水和鱼缸清洁剂混合成的鸡尾酒,丈夫加里·雷尼乌斯不治身亡,美国警方介入调查。幸存的妻子旺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她和丈夫是听到特朗普总统说氯喹对于抵御新冠病毒有好处的“建议”后才选择服用的。旺达称:“我现在的建议是,不要相信总统和其他人说的话,因为可能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特朗普总统终于闹出人命了!老夫为这位老先生感到惋惜之余,深感有些美国人真是傻得可恨,简直要颠覆世界对美国人的认知!

  有一种傻叫傲慢与偏执

  郭杰瑞在视频中分析了美国当前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中的一些“反权威”现象,比如政府要求民众居家隔离,以阻止病毒传播,很多人就是不相信,他们说“政府要大家待在家里肯定不可能是为了我们好”,他们认为政府在撒慌,“病毒是假的”,“死亡数据也是造假的”,他们甚至持枪集会,强烈要求复工复产;美国传染病专家福奇向民众介绍防控新冠病毒方法,建议出行戴口罩,很多人却说侵犯了他们的“自由权利”,说福奇是“坏人”,强烈要求开除他;还有很多人辱骂比尔•盖茨,说他“肯定没有那么好心给大家疫苗”,并要求逮捕他……

  为什么那么多美国人不相信权威?郭杰瑞认为与美国的历史有关,他说,200多年前,美国这个地方原本是英国的殖民地,这里的人要交很多税给英国政府,但是他们没有自己的权利,后来就有了独立战争,因为反对英国政府,所以才有了美国。因此反对权威的文化就成了美国建国的文化。开始政府比较小,不需要交多少税,政府也不管什么事,大家不相信上面的人,只相信自己,只相信他们手中的枪,因为枪可以保护他们的权利。

  后来美国人不再这么想了,他们认为国家应该由精英来领导,让大家相信科学,相信专家,相信政府,多交税,政府多管事,给大家好的福利,好的生活。

  但是,因为历史的原因,美国人骨子里始终保持着不相信权威的文化,而且根深蒂固。所以在美国电影里,你会发现最坏的大老板一般都是政府、大公司或者大机构。为什么他们坏?因为他们要控制所有人。2019年美国做了一项关于美国人最不相信最有权威的人是谁?一是大公司,不是不相信公司的产品,而是不相信公司的老板;二是国会议员。大家更相信小学校长、警察、医生……这些跟大家比较亲近的普通人,因为他们不是上面的人。

  既然美国民众不相信政府、专家和大公司老板的权威,为何他们对特朗普总统却言听计从呢?郭杰瑞说,美国民众并不认为特朗普是什么权威、精英,他们说:他有钱,但是他是一个简单的人,他虽然在政府工作,但不是权威,而且特朗普经常跟大家说一样的话,所以特朗普就是他们的人。很多民众毫不掩饰地说:“我爱川普”,“他就是一个普通的人”,“我们需要一个商人,不需要那些职业政客”,“特朗普不是一个政客”,“他爱这个国家,他是唯一为美国战斗的人”,“如果特朗普不当总统,美国就凉了”……

  郭杰瑞说,美国这种不相信权威的文化,其显著特征在于,很多人会预设立场,一旦预设立场后,他们只相信他们自己的证据,不相信权威部门发布的证据。所以,凡是他们认为是“权威”的东西,即便是对的、科学的,他们都不相信,都要反对,都会认为是“假的”,是“阴谋”……而对于一些符合他们“预设立场”的观点,即便是错误的、反科学的,他们也会坚信不疑。这种不相信权威的文化实际上已经成为一种傲慢与偏执。

  令人悲哀的是,这些美国人只看到事物的表象,而看不到本质,或者说美国人民被特朗普这个“戏精”并不精湛甚至很有些笨拙的表演给蒙骗了。老夫写过一篇文章《比起人命总统更关心连任》(2020年4月17日人民网原创首发)明确指出,真正导致美国新冠疫情失控的根本原因是特朗普总统的“一己私利”,因为比起美国民众的生命安全,他“更关心他的选票和再次当选”。特朗普说:如果美国政府不干预,美国可能有220万人或者更多的人死于新冠肺炎,如果我们能够把死亡数字控制在10至20万人,那么我们就一起做了一项非常棒的工作(very good job)。他居然向传染病专家福奇提问:“为什么我们不让疫情洗刷全国?”《华盛顿邮报》报道称,有时特朗普对股票市场的走势表达的担忧要比对病毒在美国的传播更为真切,他似乎从未对可能的美国人大规模感染表现过强烈的关注。特朗普最关心的是复工,尽快重启和恢复经济,因为他“把连任的赌注押在了经济上”,“特朗普总统将经济作为他连任活动的核心内容”。

  美国或走上“慢性自杀”的不归路

  从郭杰瑞的视频,老夫发现有些美国人的“反权威”文化已经走向极端,甚至达到“反科学”、“反常识”的地步。

  美国法学家马克·凡思特在其著作中指出,美国社会中阴谋论的滋生蔓延导致了一些人对权威丧失信心,而对科学权威的不信任直接导致了美国人对科学证据的质疑。在美国社会,一个经久不衰的阴谋论就是阿波罗登月是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编造的骗局。

  最近的一项调查显示,18~24岁的美国年轻人中,只有66%的人相信地球是圆的,34%的人不确定地球是不是圆的,他们认为NASA拍的一些证明地球是圆的照片都是假的,他们更相信地球是平的。有一个美国年轻人自己做了一个火箭,飞上天去看看地球到底是不是圆的,结果摔死了。

  越来越多的美国人抵制疫苗,而且最不愿意让孩子接种疫苗的是高收入的美国白人。一项2017年的民调显示,三成的美国家长觉得给儿童打防疫针免疫不是必须的,他们宁可用一些“偏方”来增强孩子的免疫力,比如让孩子吃别人舔过的棒棒糖,使用陌生人用过的毛巾等等,也不愿意给孩子打防疫针。

  有民调显示,34%的美国人完全不相信进化论,四分之一的美国人认为物种进化是由超自然的力量引导的。

  关于全球气候变暖,这是全球绝大多数气候学家达成的共识,并且已经成为全人类的共识。但是在一项全球性的问卷调查中,仅有20%的美国共和党人认为全球变暖是一个严峻的问题,共和党总统特朗普在大选中说:“我不相信全球变暖,我觉得这只是天气变化,除非有人能证明给我看。”无独有偶,美国国会中56%的共和党人代表也否认全球变暖。

  越来越多的美国人怀疑科研对民众生活和健康的贡献,有数据显示,2009年有65%的美国人认为科学有积极贡献,而到了2015年这一比例降到了54%。

  还有7%的美国成年人认为从棕色奶牛身上能挤出巧克力牛奶。

  ……

  长期以来,美国人给世人的感觉是尊重科学的,而且科技水平也处于世界金字塔尖,那么多科学家,那么多科技成果,令世人羡慕。可是有一部分美国人,他们几乎不关心美国以外的国家,因为他们从小就听着“美国伟大”的言论长大,一直自恃军事强大,科技发达,教育水平高,民众素质好。1831年法国作家托克维尔到美国实地考察时发现,在美国不能畅谈任何事,只能夸奖“美国伟大”,可能只有气候、土地状况是个例外。

  对于防控新冠肺炎疫情,他们相信美国的医疗体系、医疗设备和技术都是世界一流的,对付新冠病毒只是“小菜一碟”;很多人认为就像一场大型流感,新冠病毒会奇迹般消失,美国人不会受到大面积感染,纽约州州长甚至相信病毒只会感染亚洲裔、白人不会被感染这种鬼话;美国民众该干嘛干嘛,聚会不取消,鬼混照常有;所有人不光自己不戴口罩,看到别人戴还会攻击;时至今日,仍然有很多人不顾疫情涌向海滩避暑……

  老夫以为,一旦傲慢与偏执走向极端,就成为一种愚蠢,那是一种真傻!他们自高自大,目空一切,不善学习,不求进取;他们固执己见,执迷不悟,不思悔改,一条路走到黑;他们干傻事,犯错误,小错积累成大错,直至无法挽回局面……无异于走上一条“慢性自杀”的不归路。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红歌会网新闻晚报

返回列表